章節目錄 第一百章 常師傅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章 常師傅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高光世心疼極了,這樣做也是出于無奈,女兒這么護著那個唐風,留著她在這,誰知道接下來她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兒來,從小這姑娘就任性,長大了更是管不住了。

    有些不忍看女兒被強行帶上車,他轉過了身。

    高安夏喊的撕心裂肺,歇斯底里,但她畢竟是個姑娘,這些司令身邊的警衛一旦動了真格,根本沒有她還手的機會。

    被強行塞進車里,兩個警衛左右夾住她,車子一加油,往軍區開去。

    醫院中還是和往常一樣的人來人往,沒有人可以拒絕生老病死,老爺子還躺在重癥監護室,醫生為了保護老爺子,不讓任何人進去,高光世站在窗戶外面,隱約能看到老爺子躺在病床上。

    他能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上,也肯定不傻,老爺子是被境外的販毒組織的人打傷,他心中恨唐風,同樣的更恨那些境外的毒販。

    不多時之后,去軍區的弟弟高光輝出現在了身邊。

    “大哥,霍剛那邊,已經說好了。”

    高光世點了點頭。

    “好,你請的那個人是誰?”

    “唐風不是一般人,你也知道,如果實力平平的話,就不要讓他去了。”

    高光輝抬手一擺,“大哥有沒有聽過安北武道協會的常士天?”

    肉眼可見的,高光世神色一凜,轉過頭看著自己弟弟。

    “常士天?你還認識他?”

    略作高深的一笑,“何止是認識,他和我是至交,大哥,你以為我這些年在安北,在江南混的風生水起,人稱高二爺,靠的是什么?”

    “如果真的身邊只有洪剛之輩護我,恐怕我高光輝這條命,早就沒了!”

    心中有些驚訝,他高光世沒有想到,自己的弟弟如今的手段能力,已然如此的深藏不露。

    “常士天可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據說他是整個安北,大半個江南武道中修為最精深,也是整個安北武道百年來,最有希望突破宗師進入神境的武者,我沒想到,光輝你居然還認識他。”

    說到這里,高光輝的心中也不免有些感慨,出來混的,哪里有容易二字,當年他年輕氣盛,不聽老爺子的話,執意放棄為他鋪設好的陽關大道,非要自己下海,一開始吃了多少的哭,受了多少罪,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不會武功,也沒有跟老爺子學高氏功法,出去全靠著自己的兄弟,而想要籠絡住手底下的人,靠的就不是自己有多能打,而是明白如何籠絡這些人的心。

    之所以能夠認識常士天,也完全是偶然,這些武道上的人,平時囂張跋扈,自恃清高,不愿與普通人交朋友。

    前些年常士天家中遇到變故,他高光輝看準時機幫了常家一把,助他們渡過了難關,常士天自此之后便和高光輝走的近了。

    加上他深諳人性,之后對常家更是照顧有加,常士天便對他敬重備至,乃至于到了最后,也開始改口叫他二爺。

    將其中的緣由告訴了大哥,高光輝難掩臉上的得意之色,當老大的要的不是你有多能打,而是你是否能招攬人,你是不是能讓手底下的人服你。

    “光輝啊,那你約常師傅出來吧,這個人不是一般人,我們一起去,請他這次出手,那么這件事則必然能成。”

    ……

    兩人再次出了醫院,手下的人已經約了常士天定好了飯店。

    車子行駛不多時,到了安北的建國大飯店,這是家有歷史的店面,位置更是市區的正中間,不高的五層小樓,外面的建筑風格便能看出,有年頭了。

    兄弟二人邁步而出,踩著地上的紅毯,進了飯店的旋轉門,經理早就聽說有位軍區的司令要過來,早就在等候,眼見人來,趕忙上前親自指引著幾人上了二樓。

    二樓有著幾間裝修風格很偏古典的雅間,經理帶著兩兄弟,到了其中一間門口。

    “高先生,您請的客人已經到了,就在里面,待會兒有什么需要直接叫我。”

    擺擺手,讓經理下去,高光輝伸手推開門,先邁步走了進去。

    房間內的餐桌和平常的飯店不一樣,是正方形的,只有四把椅子,此時一位身穿黑色長袍的男子正坐在桌邊喝茶,身側還站著一位年輕人。

    這黑袍男子面色紅潤,皮膚粗糙,須發皆白,唯獨那一雙端著茶杯的手卻如妙齡女子一般白嫩,聞聽門口有人進來,緩緩轉頭,轉而離座起身。

    “二爺來了。”

    “快請入座!”

    聲音雄厚,一聽便是練武之人,舉手投足之間便看的出絕非是等閑之輩。

    “常師傅請坐!”

    三人落了座,常士天身側的年輕男子用熱水沏茶,十分的恭敬。

    “常師傅,這位是我大哥高光世,今天聽我說要請你吃飯,專程過來陪坐。”

    那黑袍常士天聞聽此言面露驚訝,趕緊站了起來。

    “原來是高司令,練武之人不懂眼色,還請高司令不要見怪。”

    高光世看著眼前這個年歲四十上下卻已經須發皆白的男子,沒有起身,微微一笑,擺手說道,“常師傅客氣了,你是我弟至交,那也就是我的朋友,友人之間,用不著那么客氣!”

    三人相視一笑,常士天重新落座,他是個明白人,高家老大是司令,身居高位,他即便是修為精深無比,也得對人家客客氣氣的。

    “二爺,高司令,我常某不過是一普通人,今天讓兩位請我吃飯,著實是受寵若驚,愧不敢當啊!”

    說著,往后看了一眼,身側的年輕男子會意,走到房間另一側,端起了一個盒子。

    “這是前幾天我一徒弟,在長白山一老道長處得到的千年人參,剛好兩株,我常某是個粗人,這精貴的東西消受不住,今天就送給兩位了!”

    說完,年輕男子將大木盒放在桌上,伸手拿去了蓋子,之間盒子中放著兩株人參,看尺寸斤兩,每個都在半斤以上,色澤明亮,根須分明,以紅色絲帶束腰。

    兩兄弟雖然不懂這些,但好歹見過世面,高光世一眼便看出,這兩株人參的價值不會太低。

    高光輝顯然也有些意外,打量了一番,抬頭疑惑開口。

    “常師傅這是做什么,千年人參實在是難得,多少錢也難買到,你把這么精貴的寶貝送給我們,確實是太過于貴重了。”

    “是啊,練武之人更需要大補之物,常師傅,你就收起來吧,更何況,我兩兄弟今日叫你過來,不單純的是為了請你吃飯啊……”

    看著兩位有些驚訝,常士天搖搖頭。

    “高司令,你看我才四十不過,便已經是須發皆白,這是為何?”

    高光世一懵,扭頭看了一眼自己弟弟,心里也確實是不懂。

    “哎,常師傅,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都過去了。”

    擺手打斷高光輝,常士天接著有些激動的說道,“高司令,我這一頭白發,都只因是前些年家中的一場大變故所致啊,要不是高二爺那時相救,我常某何來的今天?這兩株人參二位如何都得收下,至于有什么事需要我常士天幫忙的,盡管開口便是!”

    房間內安靜了幾秒,高光輝哈哈一笑,“好,既然常師傅有心,我和我大哥就收下了,免得駁了你的一片心意。”

    年輕人聞言將盒子重新蓋上,恭敬的放在了一邊。

    常士天喝了口茶,面上帶著笑,主動開口詢問道,“二爺,高司令,我常某是個練武的,說話直,不知今天二位叫我過來,是為了什么事?”

    高家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還是高光世輕嘆了口氣,開口說道。

    “家門不幸,這些天被一人連番羞辱,家里的老爺子被打傷,連我的姑娘也未能躲過,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兄弟決定出手,為老爺子和姑娘討個說法,因此今天這才請常師傅你過來……”

    常士天有些吃驚,聽完之后“呼”的一聲站了起來,“怎么可能,安北誰不知高家?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連老將軍都敢傷?還傷了高司令的千金?”

    一旁的高光輝嘆了口氣,“這人身手不一般,年輕氣盛,不僅僅是羞辱我高家,安北有名的連氏集團的連大鵬的獨子連坤,只是得罪了他,此時還躺在醫院中,后半輩子都醒不過來了……”

    “什么?有這種事?安北武道中人我都知曉,也都認識,高二爺,您說個名字,我立馬叫他過來給二位磕頭認錯,只要是我武道中人,那便交給二位,怎么處置您說了算!”

    兩兄弟聞言都是搖頭一笑。

    “常師傅,這人可不是你武道中人,但他的厲害,卻不輸于安北的武者。”

    常士天聞言興趣大增,拉開椅子重新坐下。

    “安北真有這樣的人物?那我常某人還真想認識認識,看是哪個無知小兒,敢傷高家的人,敢把整個安北的秩序打亂。”

    高光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轉而抬頭說了兩個字。

    “唐風。”

    常士天一楞,心中快速的把自己手底下認識的所有練武之人全部過了一遍,發現確實不是自己的武道中人,而且自己連聽似乎都沒聽過。

    難不成真是自己孤陋寡聞,或者真是安北出了個大人物,自己不知道?

    側了側頭,身邊的年輕人低頭耳語道,“師父,這個人我聽說過,好像是前些天一個人將五個雇傭兵收拾了,據說厲害的很。”

    緩緩點了點頭,常士天心中大致有了數,還以為是我多厲害霸道的人,結果也就是一個人打了五個雇傭兵而已。

    “二爺,高司令,您們說句話,這個人我替你們教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高光世滿意的點了點頭,“好,常師傅果然是個爽快人,不過此人不是一般人,我也同時從部隊挑了幾個兵,到時候一起協助常師傅你,這次,我們要那個唐風的命!”

    常士天眉頭鎖在一起,他已然意識到了,這個唐風似乎得罪高家這兩人太深了。

    “對,常師傅,這一次你不用手下留情,能一擊必殺便不要留到第二手。”

    高光輝也說話了,兩兄弟心照不宣,并沒有把實情告訴常士天,在他們兄弟的眼里,這樣的人確實是厲害,但也只能是做自己的打手,畢竟練武之人,心性剛猛率直。

    “既然兩位都這么說了,我常士天哪怕就是搭上這條命,也一定盡全力!”

    高光世淡淡一笑,抬起左手,示意讓他先坐下。

    “常師傅說笑了,你的修為加上我們幾家的力量,這人在劫難逃,我高光世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但除掉一個人,讓他死的不明不白,這點能力還是有的,所以常師傅盡管放心,不要有什么顧慮。”

    常士天一拍大腿,“好!有你高司令這句話,我便能放開手腳了。”

    說話間時間已經過去大半個小時,高光世是第一次見這個常師傅,心中對此人的能力還不是很了解,話到中途,委婉的問了一句。

    “早就聽說常師傅是整個安北武道的第一人,但只是耳聞,從未見過常師傅的本事,我高某舞刀弄槍慣了,今天想見識見識這武者的霸道,常師傅可否?”

    高光輝聞言也沒說什么,畢竟這常士天雖然厲害,但不過也就是他們高家的一個手下而已,至于大哥想怎么樣,都沒有什么。

    常士天也明白,像這樣身居高位的人,平時掙著搶著想為之效力的人都多了去了,自己憑什么被人看中?不管怎么樣你都得有那個本事,得亮出一點讓人家知道,自己不是個水貨!

    “哈哈,高司令也是快人快語,好,既然司令說話了,那常某就獻丑了!”

    一語言罷,將右掌輕輕的放在木質的方桌之上,那白嫩的皮膚和粗糙的臉已經花白的頭發,簡直就不像是一個人的。

    高家兩兄弟不明所以,靜靜的看了幾秒,當常士天笑著將手拿開的時候,只見木質的方桌之上,被手掌壓過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坑!

    高家兩兄弟雖經歷過大場面,但也被這一幕震驚到了,這手輕輕的往桌子上一放,就是一個坑,那要是放在人的血肉之軀上,還不得直接將人給……

    “哈哈,常師傅果然是名不虛傳,小試牛刀便讓高某大開眼界啊。”

    常士天起身拱手,“高司令是見過大世面的人,見笑了。”

    三人之間談的不錯,高光輝叫了服務員,點了菜,兩人累了這么久,都沒怎么吃過飯,也算是忙里偷閑的吃點正常的,兩個人都是中年了,也不是年輕小伙子了,身體經不起折騰。

    ……

    而此時的唐風,坐在林音的臥室里,靜靜的看著落地窗外的天空。

    衛生間內傳來“嘩嘩”流水聲,林音在里面洗澡。

    他心里此時倒不怎么亂了,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退路,也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高家人已經和自己徹底的翻了臉,接下來,不用多想什么,必然是有一場大戰等著自己。

    靈氣運轉,重新感知了一遍自己的修為,現如今只不過是化氣修為后期,說的難聽一點根本不能稱之為修仙者。

    只有真正的突破地玄期才算是修仙者,而地玄又分為六段,分別是煉氣期。化氣期、固基期、流體期、強根期、晉升期六個階段。

    煉氣期和化氣期只算是入門,基礎之中的基礎,根本不算什么修為,因為只是基礎,因此也無法施展什么霸道的法術,而想要和仙人一般施展異能,只有進入固基期。

    固基期一到,自身便能擁有凡人想到不敢想的能力。

    比如視力增強、力量暴漲、凌空飛掠。靈氣外放距離增遠等等……

    最重要的一點是,氣海之中靈氣容量會幾何倍數的增加。

    心中這樣想著,唐風深吸了口氣,坐到床上,盤腿閉眼,開始煉氣……

    之前一直不怎么在意修為,畢竟雖然自己和仙人的距離還很遙遠,但在安北,唐風倒沒有遇到對手。

    畢竟自己是修仙者,他們和自己相比,距離不是一星半點。

    但現在事情成了這樣,對方一定會聯起手來對付自己,自己再厲害也是一個人,孤軍奮戰,修為越高,到時候越輕松。

    盤腿打坐之后,唐風很快進入了狀態,閉上眼睛之后周圍一片黑暗,卻能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空氣之中,一絲絲的淡白色靈氣自四面八方涌向自己,而自己就像是臺風眼一般,吸引著周圍的靈氣……

    不知過了多久,唐風緩緩的睜開眼睛,發現房間里的燈已經打開了,窗簾拉住了,扭頭一看,林音正坐在自己身邊,用一個很是驚異的眼神看著自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