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二章 大戰前夕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二章 大戰前夕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第二天一早,唐風雖然一夜沒怎么睡,但還是精神飽滿的早早起了床,洗漱結束林音還睡的沉,便沒有叫她,下到一樓,到廚房做了點早餐,出門買了面包片和牛奶,一切都準備好之后,上到二樓叫林音。

    睡的正香的林音眼見是唐風叫自己起床,起身一把將床邊的唐風撲倒,蓋上被子。

    “喂喂喂,大白天的你就想對一個良家男子欲行不軌,膽子不小啊!”

    林音莞爾一笑,“那又怎樣?”

    兩人眼睛一對,正準備做點什么,門口傳來腳步聲,還未起身,門已經打開。

    “早餐都擺好了,怎么?”

    夏素琴打開門,一眼便看到了床上抱在一起的女兒女婿,尷尬的瞬間語塞了,反應了兩秒這才想明白,趕緊關上了門。

    “那個……吃飯了啊,別睡了。”

    唐風和林音尷尬到了極點,沒想到這個時候岳母居然會出現。

    “好了好了,趕緊起來,我媽都看見了。”

    林音臉紅到了耳朵根兒,推開唐風,起身穿衣服洗漱。

    唐風已經洗漱完了,只能先下樓。

    岳母此時已經在桌邊坐著,看到唐風下來,也看的出微微有些尷尬,拉開一張椅子讓唐風坐下。

    “咱們先吃,不等她了。”

    ……

    吃完早飯,林音又和領導請了幾天假,帶著夏素琴去逛安北最近新開的一家公園,唐風自然跟著。

    在公園玩了一早上,快到中午的時候,又去了萬豪商場,林音看著給媽媽挑了幾套衣服,又吃了飯,快到下午的時候,三人才驅車回家。

    而就在唐風回家的路上,距離安北不遠的江南國際機場,K哥一行人等在出站口半個多小時,終于等到了大巫師的到來。

    一行人上了車之后,才齊聲問好。

    “大巫師,一路辛苦了。”

    車子開動,K哥坐在大巫師身側,問候道。

    “你們在安北這么久了,辛苦的是你們,怎么樣?你的計劃實施的如何了?”

    大巫師身上的衣服比較奇特,和尚穿的袈裟有點像卻又不說,顏色鮮艷,花紅柳綠,很是怪異。

    “師父,我早就說直接動手干脆利落。可K哥就是不聽,非要搞什么計劃,現在倒好,這么長時間了,什么事都沒辦成,還勞煩您親自過來一趟。”

    大護法連日來盡受K哥的壓制了,見到師父心里也有了底,很是不滿的對師父講到。

    大巫師有些粗糙瘀黑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滿。

    “沒腦子的東西,若是沒小K看著你,天知道你會惹出什么亂子來!真是沒腦子!”

    大護法,愣愣的看著自己師父,心里本就憋屈,還以為見到師父能給自己做做主呢,沒想到上來就碰了一鼻子灰。

    悶悶不樂。有些委屈的扭過頭,“師父您怎么也畏首畏尾的了……不就是個唐風,至于這樣嗎?”

    “放肆!”

    “若是這么容易對付,昨天你怎么兩下便被打的狼狽而回?你真是莽撞無腦!”

    大護法被嚇得瞬間蔫了,低著頭在一邊不敢說話。

    K哥瞅了一眼大護法,心中冷笑一聲,轉而說道。

    “大巫師,剛剛得到的消息,高家那邊好像是準備今晚和唐風動手,您看?”

    大巫師一來,現場的指揮權自然不在他手中了。

    大巫師聞言臉上樹皮一般的皺紋瞬時皺在了一起,那笑似乎比哭都難看一些。

    “好,我們坐收漁翁,他們什么時候打起來,什么時候便是我們出手的絕佳機會!”

    K哥聞言看著大巫師,得意的一笑。

    “一場大戲,馬上就要上演了……”

    ……

    唐風攔著林音和岳母回了家,到了家門口的時候,遠遠的看到,別墅大門口停著一輛軍車。

    進到了院子里,唐風讓林音和夏素琴進了房間,自己出去,走到了車前,之間車內坐著一個司機,眼見唐風趴到了窗戶邊,那司機一個激靈。

    “唐先生……我們司令請你下午過去一趟,說他在郊區的景逸莊園請您吃個飯。”

    唐風聽完擺了擺手,這意思很明確了,實打實,如假包換的一場鴻門宴,一切來得都有點快,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好,我知道了,回去告訴你們司令,我一定去。”

    軍車發動,離開了別墅區,唐風折身返回。

    林音知道一定有什么事,一臉緊張的看著唐風。

    “怎么回事?他們又找你麻煩?”

    “沒有,我沒事,放心吧。”

    林音還是不放心,但唐風不說,她也沒有辦法,他的脾氣,這么久了,自己也了解,決定過的事情,別說自己,就是唐建國來了,也攔他不住。

    回屋休息了一會兒,唐風下午時分,開著車直奔郊區的景逸山莊……

    他臨走之前沒有告訴林音,也不打算帶林音,但他沒有想到的是,林音居然后面開車跟著他,當然,唐風并沒有注意到。

    景逸山莊很大,包括一個高爾夫球場。游泳館。茶園等等,涉及餐飲,休閑于一體,是安北為數不多的幾個綜合性游玩去處。

    唐風出發了的時候,江南軍區的“第二文工團”和“367后勤倉庫”也已經整裝待發,“第二文工團”只不過是它的對外番號,他們內部的番號——暗夜之虎,才真正的符合他們真實的身份。

    和他們的性質有些相似的“367后勤倉庫”,真實番號叫“野狼突擊隊”,兩支小隊的建制人數不多,合起來不到五十人,但戰斗力,卻是一般的特種部隊無法比擬的。

    暗夜之虎小隊接受高光世司令的命令指揮,野狼突擊隊接受霍剛的指揮,兩支小隊平時暗地里較勁,但沒想到今天晚上卻一起出了軍營。

    隨著兩輛運兵車出了軍區大門,司令室內的高安夏,靜靜的站在窗邊,內心火燒一般的焦急。

    已經兩三天沒怎么收拾自己的她,滿臉的疲憊,頭發凌亂,黑眼圈很重,她不知道今晚要發生什么,但是隱隱約約覺得,那兩輛運兵車開出,執行的任務不簡單,她從小在軍營里長大,接觸的最多的就算軍人,她的直覺很準。

    敲了敲窗戶,外面看守的警衛扭頭,“大小姐,怎么了?”

    高安夏干咳了兩聲,“我要出去。”

    警衛作難的一搖頭,面露難色,“大小姐,您也別難為我們,我們就是執行命令,高司令臨走之前說過,沒有他的命令不能放你出去,那可是軍令,我們不敢違抗。”

    高安夏看著一臉難為的警衛,無奈的嘆了口氣,“好了,你站你的崗吧……”

    說完重新坐到了無奈的沙發上,這是司令室,該有的東西一樣不差,但她似乎心里著急,什么都不想做,爸爸的脾氣她了解,也知道,這件事,八成他不會和唐風善罷甘休,更何況加上二叔在,他本就是個心狠手辣的人,唐風不受他們的控制,爸爸和二叔怎么可能饒過他?

    ……

    兩輛拉著江南軍區王牌特戰隊員的運兵車出了軍營的時候,萬豪大酒店內,大巫師、大護法已經K哥,也已經做好了準備。

    他們在安北待了這么久,終于等到了今天,今夜除掉唐風,他們便能輕而易舉的抓到林音,一切看起來似乎都是那樣的美好。

    兩輛別克商務車,載著K哥一行人,直奔景逸山莊……

    ……

    而高家兄弟這邊,早已經先行到了山莊,畢竟高光世的身份地位不低,又加上高光輝,因此景逸山莊早早的準備好了一切,一般性的客人一縷拒絕入莊,只接待高司令邀請過的客人。

    兄弟兩人在一眾警衛的護送下,在景逸山莊山門前下了車,此時天還沒黑,山莊正處在半山腰,高光世下了車,站在山門前的廣場上,望著西邊的夕陽,眼神平靜。

    望了幾眼之后,在光輝的催促下,進了山門,山莊內的露天宴會廳,此時燈火通明,在此之前,常士天帶著一眾安北武道有名望的武者,已經先到了,眼見高家兄弟到了,這些平時在安北小有名望的武者們,全都起身躬身。

    “高司令,二爺,您二位主座。”

    禮儀小姐般的服務員引導著兩人入座,偌大的宴會廳內頓時鴉雀無聲,這些武道中人,在高家面前,還只是一下小蝦米。

    眼見兩人落坐,常士天一馬當先,起身拱手。

    “高司令,二爺,今天我把安北武道有點手段的都請來了,之前也是我常士天大意,不知安北出了這么一個不知高低的豎子,今晚二位看著,我常士天和眾位安北武者,定要替高家老爺子和大小姐討回一個說法,讓他們知道知道,這安北,是有王法的!”

    常士天作為武道的尊長,一語言罷,身側周圍幾十號武者盡數附和!

    一個個揚言要替高家出手,滅了唐風以儆效尤。

    高光世心中有數,擺擺手讓眾人落坐,而后有些感動的說道。

    “我高家在安北能得各位的尊崇厚愛,光世感激,也感謝各位了,家門不幸,屢遭羞辱,我也是實屬無奈,今夜,懇請各位了!”

    說完,微微抬手拱了拱。

    底下瞬時間又是一陣呼聲,身邊的警衛在高光世身邊耳語了幾句,告知暗夜虎小隊的人到了。

    點了點頭,高光世說道,“讓他們上來,這里有他們的位子。”

    不多時之后,幾個身穿便服的人進了宴會廳,一一站立沖高光世敬禮之后,齊齊落坐。

    這些人與一般印象中的特種兵完全不一樣,別說沒拿武器,就是連軍裝都沒穿,一個個都是穿著普通的衣服,一眼看過去,除了站立行走之時腰背挺直挺胸抬頭和常人有些不一樣外,根本和常人沒有什么兩樣。

    但這些人自然不知道,這數十個人,每一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以一當百不敢說,但在實戰中,哪一個都是以一當十,當幾十的狠角色!

    說的明白一些,他們都是全華夏找來的,具有異能的異能者!

    ……

    又過兩分鐘,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霍剛在自己所帶的野狼特戰隊的護送下,進了這露天的宴會廳。

    霍副司令一到,眾人再度起身,拱手問好,高光世和他雖然還未冰釋前嫌,但也站了起身,迎接了霍剛。

    霍剛自然坐的也是主位。

    不多時,今夜的主角都來了個七七八八,隨后來的也有許多人,但他們都是安北的一些商業大鱷,在高光世和二爺的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人物,充其量也就點頭示意,讓其落坐。

    等了許久,宴會廳內差不多要坐滿的時候,一行五人左右的小隊伍,緩緩進了宴會廳的大門……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大巫師一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