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三章 無知的常士天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三章 無知的常士天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大巫師一行人高光世等人并不認識,眼見這幾人中有兩個穿的衣服很奇特,高光輝低頭在大哥耳邊耳語道,“大哥,這幾個人看起來有點奇怪,會不會是境外的……”

    高光世一抬手打斷了自己弟弟。

    “先別著急,等會再說。”

    眼看著幾人落了座,滿堂眾人一時間又安靜了下來,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角落的大巫師眾人。

    常士天不是一把人,一眼看出了其中端倪,那大巫師身穿一身花袍,似和尚的袈裟卻又不是,倒是和南洋巫術一派傳人的打扮有點相似。

    但是這種場合之下,也輪不到他先講話,目光瞥了瞥端坐的高光世,看他的神色。

    看著幾個來人自顧自的就坐,高光世淡淡一笑,開口問道,“幾位看面相有點生疏,不知道是哪里來的朋友?”

    身邊的警衛很有警惕性,說話間手便按在了腰上。

    大護法聞言一扭頭,準備答話,被大巫師一個眼神堵了回去,接著他背靠在椅子上,目光掃視一圈,低沉而略帶沙啞的回了一句。

    “不請自來,還請高司令不要見怪,我們幾人遠道而來,只是想看看,今夜的一場大戲。”

    宴會廳內的一眾安北武者瞬間將目光轉向了高光世,他們只是局外人,并不知道這其中的緣由。

    “大哥,果然是境外的那幫人,要不我讓你的……”

    高光世此時才是這場內真正的大佬,微微搖頭否決了弟弟的想法,轉而笑道。

    “既然是遠來的客人,那就請自便。”

    霍剛側眼打量了高光世一眼,心中已然有了判斷,他久經沙場,雖然城府相比高家兄弟要淺一些,但識人的功夫還是有的,這幾個人如此怪異,不是境外的販毒組織又是誰呢?

    但高家人不說話,他犯不上跟人家較勁,況且今晚真正的正主兒還沒來,也沒有理由先跟這些人翻臉。

    大巫師端坐頷首,沒有再答話。

    露天的宴會廳三面都是墻壁,唯獨正面是空的,正對著外面的一片空地,空地之上又有一處人造的湖泊,配合著本來就存在的小山,滿是一副詩情畫意。

    高光世將地方選在這里,也是為了親眼看到自己的人將唐風擊殺!

    天色漸暗,宴會廳內氣氛卻是安靜的出奇,即使是有人說話,聲音也壓的很低,約莫到了晚上七點左右,唐風到了。

    將車停在山門下,微微仰頭,看著景逸山莊內燈火通明,唐風整了整自己衣服,只身一人沿著臺階往上。

    已是傍晚,山間微風很是清涼,單薄的衣衫似乎都無法帶來一絲暖意。

    進門之后,已經有山莊的人在等著,得知了唐風的身份,引導者領著唐風往前,直達宴會廳。

    前面的人將門推開,唐風面帶微笑,跨門而入,一臉的淡然隨和。

    宴會廳內上百人,目光瞬間聚集到了門口,眼看著這個只有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全場竟沒有了一絲雜音。

    唐風來了!

    站在門口,唐風目光掃視一圈,直直的看向遠處主座之上的高家兄弟和霍剛,不由得輕輕一抬手。

    “高司令,霍副司令,高二爺,久等了。”

    他此時的心境,早已經不是那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唐風活了三百多年,心性一旦沉下來,那一雙眸子都足可以讓人膽寒!

    高光世冷冷的看著門口這個年輕人,猛然間,他內心一滯,似乎覺得這個年輕人哪里不對,那面對此種大場面時的淡定和從容,哪里又像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倒像是一個沉著老辣的老者。

    “來,唐先生這邊坐。”

    抬手一指,高光世正色開口。

    “嗯。”

    唐風答話,隨即邁腿向前,路過角落的那桌時,余光瞥到了桌邊的大巫師和大護法以及K哥。

    沒有說什么,唐風到距離高光世不遠前的座位上落坐,四周安靜的可怕,但卻只有他泰然自若,扭頭打量著宴會廳內的眾人。

    宴會廳是長方形,最靠近東面的一張桌子是獨立的,高光世和高光世以及霍剛在哪里,旁邊是一眾荷槍實彈的警衛和特種兵,而再往下則是自己,以及人數不再少數的武者。

    之所以能看出來這些人是武者,那是因為其中就有唐風剛剛親手踢出林家別墅的洪剛洪師傅!

    而且練武之人手臂腿腳粗壯,精神氣也不一樣,和再往后的安北各大商業大鱷相比,多了些草莽氣,一眼便看的出來。

    再往后的區域是幾桌西裝革履的商人,這些人盡都是些肥頭大耳的白胖體型,也一眼看的出來,不過他們大多都是看熱鬧來的,高家請他們過來,用意也不過就是殺殺他們的威風,讓他們知道,這安北,誰才是真正老大。

    掃視了一圈,唐風心中已經大致有了數,高光世果然不是一般人,那前面一桌子的便衣軍人,一個個虎狼一般的盯著自己,而且看樣子,這些軍人絕不是一般的軍人,應當是軍方神秘力量之一,他當過兵,自然清楚這其中的奧秘。

    反觀霍剛手下的幾名特種兵,手里拿的家伙都不簡單,改進版的巴雷特重型狙擊槍,至少唐風當了幾年兵,見都很少見,更別說用了,在華夏軍方中,能用上這種家伙的兵,那都是特種兵中的特種兵,戰斗力不容小覷,至少比前些時間的那五個外籍雇傭兵要厲害不知多少倍。

    看完宴會廳中的眾人,唐風只是覺得自己有些孤獨,想不到自己低調做人,不去招惹欺辱別人,最終還是招來這樣的禍端。

    如今仔細想來,這些事情好像本就應該發生,從自己重生歸來的第一天開始,自己就已經跳進了這個局。

    所有的事似乎都是偶然,但又絕不可能是偶然,到了現在這一步,自己不能退,只能進,今晚,只有毫不留情的痛擊他們,才能讓這件事徹底的畫上句號,息事寧人,根本就不可能!

    ……

    “高司令,不知道您今晚請我過來,是請我吃飯呢,還是請我賞月,我看著快到月滿的時候了,今晚無云,賞月剛剛好。”

    高光世還未講話,身后桌上的常士天“蹭”的一聲站了起身,指著唐風,狠狠罵道。

    “豎子!年紀輕輕囂張跋扈,安北武道沒有你這一號人,吃了豹子膽連高家老爺子你都敢動手,我看你真的是活夠了!”

    眾人瞬時間看向一臉憤慨的常士天,就感覺被打傷的不是高家的老將軍,是他親爹一般。

    眼不急,心不燥,唐風喝了口桌上的茶。

    “高司令,你說這么有閑情雅致的好地方,怎么就把狗放進來了呢?在這兒亂咬人,你也不怕有人把這狗的狗頭打爛了?”

    高光世面沉如水,沒有答話,但是這罵人的話將常士天激怒了,這個年輕人看起來沉穩至極,沒想到一上來便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直接將常士天罵成了高家的狗!

    常士天怒不可遏,手一指滿臉笑容的唐風,嘴巴抖了抖,顯然被氣的不行。

    “呵,果然是年輕氣盛猖狂至極,年輕人,你可知道我是誰!”

    冷笑一聲,常士天得意的一仰頭,蔑視的看著唐風。

    周圍的武者盡數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常士天是誰?那可是整個安北武道真正的尊長,修為高深,哪怕是在江南省,那也是排的上名號的,現在又有高家撐腰,在安北誰又敢惹?

    誰知唐風坐著,看都沒看那一臉得意的常士天,淡然說了句。

    “不知道。”

    冷哼一聲,常士天拉開腳邊的椅子,一指唐風。

    “安北武道容不下你,我說的!”

    武道?

    這些人竟然以為自己和他們一樣都是修煉武道的,這簡直讓唐風哭笑不得。

    “鼠目寸光,坐井觀天。”

    唐風接了一句,面不改色。

    常士天指著唐風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整個人一愣,胸中的火似乎就要噴發出來一般。

    “乳臭未干的小兒,竟敢如此羞辱我!”

    滿場盡皆安靜下來,唐風“呼”的站起身,冷然開口。

    “高司令,都是堂堂七尺男兒,今日如果是鴻門宴,那就請你賜教,我唐風沒時間在這里聽你的狗亂叫。”

    高光世臉上閃過一絲殺意,手指重重的在桌上敲了幾下。

    “唐風,你偷襲我高家尊長,打傷我愛女高安夏,羞辱整個安北有頭臉的人,你說,你眼里還有我們嗎?你以為在這安北的小地方上,你真的可以為非作歹,興風作浪,沒人治得了你嗎!”

    高光世憤然起身,那多年造就的首長氣勢,一時間鎮的眾人無不膽寒,當然,唯獨唐風沒有感覺。

    輕蔑的一笑,“高光世,既然你到這會兒還把這屎盆子往我頭上扣,那我也告訴你,我唐風此時取你性命如同小兒玩泥巴一樣容易,我給你說過,高老不是我打傷的,那些人跟我沒有半點關系,檢驗報告你也知道了結果,今天你要是息事寧人,我唐風就當沒這件事,還能幫你醫治好高老,如若不然,別怪我唐風辣手!”

    “高司令,別跟他廢話,他就是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您說個話,我現在就替您收拾了這小子!”

    高光世自知理虧,但這世上不講理的事兒多了,要是什么事兒都講理,那才奇怪了。

    “唐風,我高光世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你現在當眾認個錯,表個態我不會難為你,可你要是執意這般,你也別怪我下手黑!”

    “哦?那就請高司令賜教了!”

    到了此時,已經沒了任何商量的余地,高光世目光看向常士天。

    “常師傅,那就先勞你出手了。”

    一語言罷,常士天拱手答應,恨恨的瞪了唐風一眼,先行邁步出了宴會廳,到了正對面的草地之上。

    唐風拉開腳邊的椅子,背著手,看著對面草地上的常士天。

    “常師傅,準備好了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