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四章 痛毆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四章 痛毆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常士天站在草地之上,腳下恨恨的擰動了幾下,冷哼一聲。

    “怎么不過來,莫非是害怕了?”

    與此同時眼中滿是不屑,在安北這么多年,其它的不說,還沒有一個武者是自己的對手,他有自信。

    唐風淡然一笑,右腿微微彎曲之后踏地,整個身體凌空而起,瞬間飛掠到了常士天身前。

    “常師傅,出手吧。”

    站立在原地,唐風一只手背在腰后,另一只手前身,做出請的姿勢。

    “呵,裝腔作勢,真是托大!”

    一語言罷,常士天左腿奮力前踏,身子猛地往前竄來,隨之右手變掌為拳,直接沖著唐風胸口而去!

    唐風眼瞼微沉,但見此人雙手白嫩如同少女,心中知曉這常士天恐怕也不是一般人,心中不敢托大,反身一擰,那一拳擦著自己臉頰沖過!

    此時常士天早已經是憤怒至極,心中忘記了兩人交手,誰先動手誰便落了下風的古訓,第一拳被唐風躲過,心中更是覺得唐風修為不如自己,不敢和自己正面交手,抽拳回來的同時右腿跟上,身子步步緊逼,左拳再出!

    第二擊的速度明顯要比第一拳快上不少,唐風有意在探他虛實,一時間也沒有擊殺他的想法,因此再度閃身躲過。

    此時的唐風已經和昨天不同,固基修為和化氣完全不同,反應速度快了一倍有余,常士天的出拳速度雖然已經很快,但在唐風的眼里,卻根本構不成任何威脅。

    兩拳之后,常士天收住了攻勢,冷眼看著對面的唐風。

    “我還以為是多霸道的武者,原來就只會躲,連還手都不敢的垃圾。”

    宴會廳內,一眾武者拍馬屁似的哄笑起來。

    “常師傅果然修為大增,那人連他一招都不敢接,我看啊,那唐風就是個只會欺負老人和姑娘的主兒!”

    “就是,好歹接一招啊,一招都不敢接,還敢來這里丟人現眼!”

    周圍人的附和聲一時間更是讓常士天信心大增,傲慢的吸了口長氣。

    “據說唐先生是林家的上門女婿,為了幾十萬就甘愿給人家做兒子,之前我還不信,今天一看唐先生您這縮頭烏龜似的打法,我還真信了……”

    常士天這話一出,周圍又是哄笑一片,連一邊的高光世也覺得臉上無光,這倒不是自己的人不能打,主要是這唐風這么慫,自己之前把他說的霸道無比,要是被常士天兩下打敗了,自己也還真是臉紅。

    “常師傅,禍從口出,你要懂得這個道理。”

    唐風眼神盯著對面滿是傲慢的常士天,低聲淡淡的回了一句。

    常士天此時徹底的放松下來了,兩手一攤,嬉笑道,“難不成唐先生能打我怎的?”

    唐風沒等他話說完,氣海靈氣猛沖大小周天,腳下變換如同幻影,轉瞬之間便到了滿臉嬉笑的常士天身前,與此同時右臂在起身之時便掄了起來,身形到了右臂攻擊范圍之內時,朝著常士天還在嬉笑的左臉就扇了過去!

    “啪!”

    全場死寂!

    常士天被一巴掌扇的東西難辨,身子瞬間往一邊傾倒,好在修為不淺,堪堪用力穩住了身形,驚恐至極,卻又羞辱至極。

    場內的眾人就如同看到一個影子一般,唐風的身法快到肉眼難辨的程度,只是這一巴掌,便讓場內之前還嘲笑唐風的人住了嘴。

    被人瞬間扇了一個大嘴巴子還沒反應過來,常士天這下算是徹底的丟臉丟沒了,回過神來,站在原地也不好意思去摸那腫起來的左臉,但火辣辣的疼卻是真的,嘴里黏糊糊的,似乎后槽牙也掉了兩顆,他一時間尷尬到了極點,既氣憤又感覺屈辱,但又不能吐出來血沫子,不能摸臉,不然就證明那一把掌是打的瓷實了,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辦。

    “常師傅,沒事吧?”

    唐風微一歪頭,嘲笑似的問道。

    常士天心中把唐風是恨死了,現在自己嘴里滿是血還有斷掉的牙齒,這一開口說話不就是讓人都看到自己堂堂的安北武道尊長被人家一巴掌扇的牙都掉了,這以后自己還怎么混?

    “呦,常師傅,您這站著不動不說話是什么意思?憋大招呢?”

    常士天喘著粗氣,兩拳捏的“吱吱”作響,目光惡狠狠的盯著唐風。

    之前被唐風打傷的洪剛此時也在場,看到此情此景,看到唐風男傲慢的神色,他心里的氣就不打一處兒來,猛地一拍桌子。

    “姓唐的,你裝你媽了個巴子的!”

    說著三步并作兩步就往唐風身邊沖去,好歹他也是宗師修為,身法極好,轉眼之間掠至唐風身側,腳一沾地便再度發力,一記飛踹直逼唐風左肩!

    洪剛的出現順利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常士天如釋重負,趕緊歪頭將口中的斷牙和血水吐出,抹了把嘴。

    “洪師傅,我來幫你!”

    局勢瞬間變化,洪剛和常士天聯手,左右夾擊,直攻唐風上盤!

    暗笑一聲,唐風眼見洪剛一腳先來,左臂挺起肘子,而后身體猛地向左一發力,肘部和洪剛的一腳相接,發出“砰”的一聲響,洪剛雙腿如同踢在了厚重的鋼板上一般,骨頭都要碎了,慘叫一聲落在了地上。

    唐風未來得及上前補拳,常士天身法鬼魅的上前,變拳為掌,變掌為爪,直接就往唐風臉上去了!

    心中冷呵一聲,這顯然是為剛才的那一巴掌找回顏面,但這一爪同樣不容小覷,這人雙手白嫩如同少女,證明這雙手不尋常,唐風不敢大意,左右手瞬間向兩邊一揮,擋開了常士天的爪子。

    一擊不成再接一擊,常士天腰腹發力,眼見唐風兩手往兩側揮動之時胸口部位空虛,提腳便踹!

    招招不留情面!

    唐風右腳踏地,身體急速往上騰起,同時右腿膝蓋前伸,硬接了這一腳。

    倏然之間五招已過,唐風心中有數,急退兩步,臉色也冷了下來。

    “常師傅,再打下去,我可要真的動手了。”

    莫大的羞辱!

    常士天氣的嘴唇都在發抖,你這裝的也太過了一點,你這么說的意思是剛才那么幾招你根本就沒使出全力!

    “我看你是嫌命長!”

    狠話說完,常士天站在原地急速抖動身體,如同被電了一般周身劇烈的抖動起來,宴會廳內的眾人看到此情此景,盡皆瞪大了眼睛,常士天這是要干嘛?

    “大巫師,這是什么意思?”

    一邊的K哥看著常士天突然有些詭異的做法,不解的問道。

    “武道中人擯棄的偏門功法,看來此人是要和唐風以命相搏了。”

    ……

    隨著他身體的抖動,面色逐漸的慘白起來,唐風看著眼前這幕,不由得搖搖頭。

    這些武者接觸到的修行法門都是上古大拿遺留下來的細枝末節,而想要通過這些殘缺不全,或者說在他修仙者眼里根本不入流的法門修行,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大的成就,常士天似乎覺得自己不使出點霸道的本事來,無法戰勝自己。

    看著對面常士天身體發生的變化,唐風沒有搶先動手,靜靜的看著他抖了有一分鐘,而后猛地睜開眼睛,那暴睜的眼珠子就像是要突出來一般死死的盯著唐風。

    “唐風,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周年!”

    說完,常士天爆喝一聲,大踏步往前,與此同時周身散發著一股刺鼻的氣息。

    “想不到你也用的是旁門左道,唉,真是可惜了……”

    微微搖頭之際,那人已經到了身前,白嫩的雙手此時變得如同鬼爪子一般,彎曲成爪,指甲暴漲,揮動著就往唐風身上伺候!

    心中知道有變,不敢大意,閃身躲過,眼見此人今天是鐵了心的要殺自己,心中也不再抱有手下留情的想法,急轉身軀的同時,調御氣海之中靈氣,左右手齊齊往地下一揮,凜冽的靈氣掀開了地皮,直接朝著常士天劈頭蓋臉就砸了過去!

    時不我待,唐風沒給他反應的機會,幾步上前,身體驟然凌空,十幾腳在瞬間蹬踹在了常士天的胸口,直接將其踹翻在了草地之上。

    但不出手則以,一旦出手,唐風絕不會手下留情,身體剛剛落地,便又蹬地而起,身體在半空之中收斂氣息,下墜感傳來,他右腿膝蓋打彎,直直的朝著地上躺著還站不起來的常士天胸口就頂了下去!

    “咔嚓!”

    伴隨著一聲脆響,常士天整個人眼睛暴凸,狠狠的盯著唐風,一口鮮血自嘴邊溢出……

    他的肋骨被頂斷了,但唐風沒有下殺手,收斂了幾分力氣,僅僅是這樣,他的胸口處也能用肉眼看到陷下去了一個坑!

    滿座皆驚!

    但是讓眾人更為驚訝的還沒結束,唐風并沒有就此放過常士天,起身之后又連續補了三腳,直接生生將癱軟成泥的常士天踹到了宴會廳的臺下!

    而后扭頭回到原地,正在地上哀嚎的洪剛此時是真的怕了,他雙腿像斷掉了一樣的疼,根本就無法站立起身,只能靠著雙臂不斷的往后撐著移動。

    “洪師傅,你說,我該怎么處置你呢?”

    洪剛咽了口唾沫,想認慫但對面那么多人看著,自己臉面又何在?

    但不認慫這唐風真正的動起手來是真的心狠手辣,絲毫不留情面,到現在他心里是真的悔不當初,沒事坐著多好,非要出頭。

    “你……你有種就弄死我……”

    一句話還沒說完,洪剛屁股處傳來一陣刺痛,而后就感覺自己凌空了,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砸在了宴會廳的地板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