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八章 大戲開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八章 大戲開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霍剛此時心里涼透了,半生戎馬的他,此時也怕了,這不是硝煙彌漫的戰場,但現在的自己,就如同砧板上的魚肉,而唐風就是一把鋒利無比的刀,自己的性命,完全掌握在了別人手中。

    唐風一步步的逼近,會場內安靜的沒有一絲雜音,霍剛躺在一地的碎木中間,沒有一絲反抗的能力。

    “你……欺人太甚,有本事你今天就殺了我!”

    四周全是安北有名望的一眾大佬,霍剛想示弱卻實在是做不到,只能是強忍著內心的恐懼,“硬氣”的說了一句。

    “你以為……我不敢嗎?”

    唐風自然不是在嚇唬他,堂堂的修仙者,殺死你一個凡人,那又能如何呢?

    霍剛第二句話還未出口,唐風已然到了身前,運氣發力,半蹲下身,右掌擊出,按在了他的腹部。

    霍剛本就難看的臉色在唐風的右手搭在腹部之時,瞬時間成了豬肝色,眾人肉眼可見的,他的身子在不斷的發抖,發顫,好像在經受著極為痛苦的刑罰一般,臉上沒有了一絲的人色。

    片刻之后,唐風收手,站立直身,臉色平淡而冷厲的看著身前地上,還在不斷發抖的霍剛。

    “我破了你的氣海,斷了你的經脈,霍副司令,你是個廢人了。”

    此話一出,會場之內,所有的人,包括高光世,全都倒吸了一輛涼氣!

    殺人誅心!

    比死更可怕的,是讓你生不如死!

    全身經脈被廢掉,以為著霍剛之前宗師級別的修為徹底的沒有了,這個之前靠著一身武者修為在戰場上所向披靡的“戰神”,此刻成了一個徹頭徹尾廢人。

    清晰可見的,霍剛癱軟在了地上,如一灘爛泥般,廢了他的修為,這比殺了他更讓人難以接受,他霍剛引以為傲的修為,頃刻之間,化為了烏有,幾十年的苦練,付之東流……

    “唐風……你,你殺了我吧!”

    “殺你?我還嫌臟了我的手,你這種表面上正義凜然的偽君子,還不值得我親自動手,如今你修為盡失,更是不值得我多看你一眼。”

    霍剛痛苦難當的閉上了眼睛,殺人誅心,真正的殺人誅心!

    做完這一切,唐風轉身,看到了連站都有些站不住的林音,邁步走了過去,將疼的面無人色的她扶住,而后抱起,走到了會場中間,將她放在桌子上,一把將腿上的褲子撕開。

    大腿處一道兩指寬窄的傷口鮮血淋淋,好在那人不敢下死手,傷口的深度并不是很深,加上林音自己也是醫生,按住了止血的血管,因此傷勢并不是很嚴重。

    將手放在傷口上方,唐風為她灌輸了一絲靈氣,緩解了傷勢。

    “我們回家吧。”

    林音淚眼朦朧的看著自己身前的丈夫,他經受的事情太多了,而他所做的一切,全都是為了自己,事情發展到今天這一步,全都是因自己而起。

    唐風聞言沒有答話,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蓋住了林音的傷腿,憐愛的目光掃視了片刻,抬手拭去了她眼角流出的清淚。

    “事情還沒結束,等我一會兒。”

    說完,轉身,往高光世坐著的位置走了過去。

    這時的高家兄弟,簡直是如坐針氈,本來是教訓他來的,沒想到這唐風真是個不能惹的主兒。

    “高司令,我們之間的事兒,你說說吧,怎么辦。”

    找了一個空位置坐下,唐風正色開口。

    高光輝表情凝重的看了自己大哥一眼,而高光世此時哪里知道該怎么辦,自己所有的招數都使出來了,總不能調幾萬軍隊過來跟他硬剛啊,自己雖然是個司令,但是那樣做,明天自己估計就得上軍事法庭,被一擼到底了。

    “唐風,你究竟想干什么?”

    說不怕,那是假的,沒有人不怕死,包括他高光世。

    “高司令,這話不對,應該我問你究竟想做什么才對吧?”

    瞬間被噎了回去,高光世臉色難堪,坐在會場中央的他,似乎看到有無數雙眼睛在看他的笑話。

    拳頭捏的“咯吱”作響,但就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兩人目光瞬間的碰撞,這個閱歷豐富,城府極深的軍區司令,也似乎覺得,這個唐風,有些冷靜的可怕,那如深水一潭的眸子中,平靜的看不出任何的波瀾。

    這哪里像是一個為了幾十萬甘愿在人家做上門女婿的年輕人?

    “高司令,高二爺,你們兩兄弟心里想的什么,我大致也猜的到,想這小小的安北,你們高氏家族算是第一家族了吧?可是你今天做出的這事兒,還真讓我唐風瞧不上眼,我不跟手無縛雞之力的你們動手,但是,也不代表這事兒就這樣結束了,你要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將這件事說清楚,之前的事情我就是看在安夏和高老的面子上,也絕對不會再計較,但你們要是讓我唐風一直背著黑鍋,不好意思,我做不到!”

    話說完,高家兩兄弟沉默了。他們的身份可不是地痞流氓,如果這時候承認了唐風并非是打傷他們家人的兇手,也承認他們自己早就知道,那不就是直接說他們今天晚上這是故意來找茬的?

    找茬也就算了吧,還被反打臉了,底下那么多安北的商界大佬都看著呢,他們兩兄弟的臉往哪兒擱?

    高光輝混跡江湖多年,此時也不由得皺了眉頭,遇上這軟硬不吃,實力又可怕的主兒,還真是讓他束手無策。

    打也打不過,說呢,自己本來就是理虧。

    “那個……唐先生啊,今天晚上呢,這事兒確實是我們兩兄弟有些欠考慮,畢竟家父重傷在床,我們心里這不也是著急嘛,而且現在這情況,我們也知道,唐先生你肯定不是打傷家父的兇手,估計這其中是有人作梗,挑撥我們之間……”

    高光輝面上帶著笑,還沒說完,唐風那邊直接抬起了手。

    “你是老。江湖,這些和稀泥的話,就不要再說了,你就直接說,這個錯,你們是認,還是不認?”

    凌厲的眼神霎時間掃向高光輝,這個在江南省叱咤兩道的二爺,此時不覺心中都是一冷。

    這個人的眼神,簡直冷到可怕!

    “年輕人,做事不要太絕,把人往死胡同里逼,我高光世也不是吃素的。”

    習慣了往常那種身居高位的姿態,高司令情緒有些激動了,憤憤的說道。

    “砰!”

    一聲桌子破碎的聲響傳出,唐風身前的實木方桌瞬間碎成了木頭渣子,而他并未起身,收回右手,指著高光世。

    “我管你吃什么的,我再問你最后一遍,你說是不說!!”

    高光輝看著那被唐風一把拍的稀碎的桌子,知道今天這不低頭估計是走不了了,低頭思索了片刻,在大哥高光世耳邊說了幾句,轉而一臉笑意的起身。

    “唐先生,行,都是男人,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今晚這事兒……是我們兄弟做的不對,還請你不要見怪。”

    當著眾人的面兒,高光輝還算是語氣平靜的說完了這話。

    本身還沒怎么想著難為這兩兄弟,畢竟高安夏那么幫自己,高老之前還幫過自己,看在他們兩人的面子上,唐風也不好把事情做的太絕。

    “那好,唐先生,我們兄弟兩人就先走了,今晚的事兒,我們改天一定專程給唐先生你賠罪,這就告辭了!”

    說著,高光輝就拉自己大哥起來,招呼身邊的手下們離開。

    “慢!”

    唐風一抬手,高光輝心里又是一震,抬眼看著唐風。

    “唐先生,您這是?”

    沒有答話,他站了起來,緩緩的走到了會場內的角落位置,看著這張桌子邊坐著的三人,笑了笑。

    “高司令,高二爺,大戲還在后面,坐下看吧。”

    說完,唐風拉開一把椅子,直接坐下,還不管別人的眼光。

    高家兄弟準備走了,但唐風這么一說,騎虎難下,也不敢走,只能是硬著頭皮坐下。

    霍剛的手下們將受了重傷的副司令抬起,出了會場,直奔醫院,看著這個不可一世的霍剛如今成了這樣,高光世心中也不免有些酸楚。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爺子說的這句話是真沒錯。

    桌前的三人看著唐風,唐風同樣看著這三人。

    大護法和唐風是打過照面的,此時看著這個將自己親弟弟殺死的人,他拳頭捏的咯吱作響,眼神恨恨的盯著。

    輕松的一笑,唐風抬頭看著中間穿著黒袍的大巫師,隨意的說道。

    “幾位是來抓我老婆的吧?最近這些天可真是煞費苦心啊,連栽贓陷害的招兒都使上了。”

    大巫師面色平靜,知道自己的大徒弟容易上頭,扭頭看了一眼,轉而開口道。

    “唐先生前些天取了一個人的性命,不知道是否還記得?”

    唐風端坐正色說道,“當然記得,他殺了我們華夏好幾位士兵,最后挾持我的女人,你說,他該不該死呢?”

    大護法“蹭”的一聲站了起來,“我弟弟該死?我看你才該死!”

    一言說罷,一把將眼前的桌子掀起,朝著唐風砸了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