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九章 血祭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九章 血祭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空中的桌子翻了個兒,旋轉著便往唐風臉上砸去,坐在自己的椅子之上沒有動彈,等著距離自己很近,快要砸上的時候,他右手在空中一揮,凌冽霸道的靈氣自眼前的空中將實木圓桌生生劈碎!

    那大護法抓住這個機會,順勢向前撲去,暴躁易怒的他哪里管這里是什么地方,自己和唐風實力究竟相差多少。

    眼見其余兩人都沒動,只有這個之前打過照面的男子沖自己發難,唐風心不急氣不燥,這人之前就不是自己的對手,更何況自己現在已經是固基修為,眼見他那尖利的爪子就要到自己身前之時,面色微沉,右手變掌成拳,坐在自己椅子上,并未使出大多的力道,正面迎了上去。

    大護法心中早已經對唐風恨之入骨,情緒異常的激動,哪里還知道什么叫分寸。

    兩人拳掌相接的瞬間,使出全身力道的大護法整個人的手臂如遭雷擊一般,麻木的失去了知覺,與此同時向后倒飛而去!

    片刻之間砸在了身后的宴會廳墻上,撞了個七葷八素。

    這瞬時間,大巫師本就暗黑的臉色又陰沉不少,抬眼看了看面前的唐風。

    “唐先生,大丈夫在世,何必為一女子這般,好看漂亮的女人多了,只要你不攔著我們,之前的事我一概不究,并且我會給你一筆錢,讓你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錢,你看如何?”

    大巫師身旁就是K哥,他此時也有些意外,沒有想到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大巫師居然還是先禮后兵,沒有直接動手的意思。

    唐風道沒有太大的感覺,而他身后的林音聽到這話,心里有些上下打鼓了。

    這個物欲橫流的世界,沒有人不愛錢,有錢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事,對于一個男人而言,有錢就意味著有女人。

    聽完這話,唐風低頭笑了笑,沒有先說話,扭頭朝后看了看坐在桌子上抱著腿的林音。

    “喂,人家說要給我一筆巨款,讓我把你賣了,你說我該不該答應呢?”

    林音坐在桌子上,眼見唐風這么說,心里反而安穩不少,看著他有些賤賤的模樣,佯裝不滿的喝道,“你敢!”

    會心一笑,唐風繼續賤賤的說道,“還沒跟你睡夠呢,不賣不賣。”

    說完轉過身,看著大巫師。

    “不好意思,你就算是給我多少錢,我唐風也不會讓你帶走我的女人,況且你們做的可都是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嫌臟。”

    在身后墻壁邊上倒著的大護法此時早已經忍不了,大聲的對自己師父說道,“師父,別跟他廢話了,殺了他我們照樣抓走那個女人!”

    大巫師端坐如常,沒有理會身后的徒弟,瞇了瞇眼,“唐先生真的要為了一個女人和我們作對?”

    “沒錯,隨時恭候。”

    “好。”

    簡短的對話結束,大巫師緩緩的站起了身,那多年未曾修剪過的頭發蓋住了大部分的臉,他的身高不是很高,起身之后,向后退了兩步,盤腿而坐于地面,雙臂自腦袋上方劃了半圓之后放下,搭在了兩膝之上,腦袋低垂,長發披散開來,擋住了臉,口中開始喃喃自語,像是在念什么拗口的咒語一般,但唐風聽不懂。

    眼見大巫師開始作法,K哥向后看了一眼地上正在爬起來的大護法。

    “大護法,動手!”

    此時終于見有同伴開始幫自己了,大護法也顧不上之前的傷勢,從地上爬了起來,跟在K哥身后,朝著唐風殺將過去!

    局勢瞬間突變,三對人的陣勢頃刻之間成型,唐風環視左右,并不著急。

    那K哥雖然不是什么修行中人,但他卻是地地道道的打手出身,手中也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血,第一次和唐風動手便下死手,助跑起跳,膝蓋前屈,直接朝著唐風胸口頂了過去!

    其氣勢剛猛異常,速度奇快無比,只是這一下,唐風便知此人也并不是常人能比的,就連霍剛剛才帶來的特種兵,估計要是徒手相對,絲毫也不是這人的對手。

    等那膝頂快到跟前之時,唐風側身一閃,躲過這一擊的同時,大護法已然到了,此時的他嘴角似乎還留著一絲鮮血,表情猙獰恐怖,眼見唐風躲過一擊身體重心并未站穩,運氣發力,手臂前伸之時寬大的袖子中間猛然間竄出一條黑色的事物!

    “小心!”

    林音看到那竄出來的東西是一條蛇,被嚇得花容失色,不禁驚叫出聲,連忙高聲出聲提醒前面的唐風。

    而唐風也沒有想到這個人居然會瞬間放出這么一個玩意,有些意外的同時手腕微微一抖,反手抓住了這條黑的有些發亮的毒蛇!

    誰知那蛇反應速度極快,在被唐風抓住的瞬間扭轉蛇頭便咬向了唐風的手腕。

    千鈞一發之際,唐風膽大心細,并未有絲毫的慌亂,隨手一揮將那蛇扔出。

    一切都只是在電光石火之間發生,待的將蛇扔掉,K哥的一記凌空飛踹便又到了身前。

    眼見這兩人蹬鼻子上臉,唐風有些火了,反身蓄力,右腿在空中劃過,直接與K哥飛踹相接。

    “砰!”

    骨頭肌肉相接的聲響傳出,本身身體離地的K哥瞬間失去了重心,身體在空中翻轉了方向,也沒有蹬踏借力調整身形的機會,只能任憑自己重重的砸在地上。

    解決了K哥,唐風不敢懈怠,轉眼的瞬間便看到那黑蛇似乎跟自己有仇一般,如閃電一般朝著自己竄了過來,而大護法似乎在操縱著這條黑蛇,臉上表情陰晴不定。

    未做理會,右手揮出一道靈氣,那黑蛇瞬間被靈氣砍為兩截,落于地面……

    就在此時,一直盤坐在地上沒有動手的大巫師口中驟然之間喊了一聲晦澀難懂的咒語,語調較之前要高上很多倍有余,將唐風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目光看向那大巫師的時候,整個宴會廳內炸了,本身還坐在中間的一眾安北大佬們,如同見到了極為恐怖的事物一樣,紛紛離座往后逃竄,嘴里因為驚嚇而發出刺耳的尖叫!

    唐風目光看向大巫師的瞬間,心里也不由得一驚,只見這大巫師的頭頂有一道黑色的虛影正在緩慢的往出掙扎,此時半個身子已經脫離了他的身體。

    這道虛影看著雖然只是個影子,但如同有實體一般,廳內的燈光打在他身上,地上還出現了如人一般的影子。

    而此時K哥和大護法看到這幕,不由得都收住了攻勢,轉而站在大巫師身邊兩側,獰笑著看著唐風。

    那黑影緩緩的從大巫師頭頂位置鉆出,并且速度越發的快速。

    “唐風,惡靈一出,你今天必死無疑!”

    “哈哈哈哈!”

    大護法看到這黑影鉆出,興奮的難以自制,不由得仰天大笑起來。

    隨著黑影的不斷鉆出,大巫師慢慢的抬起了頭,披散的長發蓋著的臉龐漸漸地露了出來,那一雙泛著紅色光芒的瞳孔,似笑非笑的看著唐風。

    “這惡靈是我煉制了九十九條枉死之人的魂魄才制成的,唐先生,你會死的很難看的……”

    此時間大巫師喉嚨中發出的聲音似乎都有點改變了,陰沉而沙啞……

    而此時徹底被釋放出來的黑色虛影,緩緩的扭動著身子落在了地面之上,虛影的身體居然也在一點一點的真實起來……

    那是一張極為丑陋的臉,尖尖的能戳死人的鼻頭,凸出的牙齒,佝僂著的脊背,渾身散發著一股極為惡心的腥臭。

    “九十九條人命,你們可真是心狠手辣啊……”

    唐風搖了搖頭,異端邪術在東南亞一帶十分的猖獗,他們為了得到自己的目的,什么都做的出來,想不到今天算是真正的見到了。

    “呵呵,你就等著受死吧!”

    說完,扭頭看向了自己的徒弟大護法,而此時的大護法則十分的興奮,眼看自己師父使出了霸道的手段要為自己弟弟報仇,一眼感激的看向他。

    “師父,殺了他,替頌猜報仇!”

    大巫師眼神直直的盯著,大護法還是頭一次被自己師父這么盯著,有點意外,更有些不知所措。

    “師父,您這是……”

    “想為你弟弟頌猜報仇嗎?”

    大護法連忙點頭,他做夢都想為自己弟弟報仇,親手殺掉唐風。

    “想,為了我弟弟,就是死我也愿意!”

    大巫師面色慘然一笑,一把抓住了大護法的肩頭,生生將他拉了下來。

    “好,徒兒,既然你愿意,師父就借你的身體一用,讓惡靈附著在你身上,替你殺掉唐風如何?”

    此話一出,大護法整個人楞了,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嘴唇不住的發抖,眼神中的恐懼表露無遺。

    “師父,師父……不,不要……”

    他的身子不斷的發抖,大巫師手指那尖銳的指甲瞬間在他的脖子上劃過,鮮紅的血液涌出,大護法身子痙攣著,眼神死死的盯著大巫師……

    緊接著,那黑影走到了大護法身前,看了看,而后化成一團黑氣,自那動脈傷口處鉆了進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