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二章 往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二章 往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到了門邊時,唐風回頭望了一眼遠處站起來的高光世和高光輝。

    “之前裝扮成我傷人的人應該還活著,位置剛才他也說過了,高司令,你知道接下來該怎么做,安夏那邊,先替我謝謝她,我安頓完家里的事兒過去看她。”

    說完之后,邁步出門,林音雖然腿上的傷有些疼,但躺在唐風的懷里,今晚見到的所有的不可思議的,讓人感到恐懼害怕的事,都變得無足輕重,因為過度驚嚇而狂跳不止的心臟,似乎都安穩了下來。

    “今晚讓你受苦了,腿都受傷了還讓你等了這么久。”

    出門之后,唐風抱著林音一邊下山,一邊柔聲說道,雖然大巫師和那幾個人都解決掉了,但唐風依稀覺得,他和那個幕后毒梟之間的恩怨,不會就此結束。

    在他的心里,總有一天要去東南亞,親手將那個毒梟抓住,這種人,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

    “沒事,就是一點小傷而已,我是醫生,沒什么大問題的。”

    “那么危險的事情,你都不告訴我一聲就來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萬一你出點什么事兒,我怎么辦?”

    一步一步的下著臺階,唐風像個孩子似的一笑,“男人之間的事嘛,你知道了之后只會多一個揪心的人,何必讓你在家還不安心呢?”

    “再者說了,我這不是什么事兒都沒嗎?”

    林音被唐風攔腰抱著,聽到這話親昵的捏了一把唐風的手臂。

    “就你大男子主。義,一天就覺得我多事,哼!”

    “好了好了,不大男子主。義那還是男人嗎,怎么著,你喜歡軟耳根子的?”

    “你理由還挺多的,以后再這樣,別怪我不客氣!”

    兩人就這樣又打又罵的,到了山底下大門口的車前,唐風打開車門,把林音先放了進去,而后開車,往仁德醫院開去。

    “你最近很長時間沒去上班了吧?你們院長不生氣的嗎?你可是人家幾百萬年薪挖過去的,這兩天也沒什么事情了,等腿上好了,就過去上班吧。”

    林音坐在副駕駛上,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似乎若有所思,想了想之后,扭頭對唐風說道。

    “唐風,我不想再去醫院上班了,想辭職。”

    有些意外,在唐風的內心之中,林音是很喜歡這份工作的,她能上到醫學博士這個地步,足見她對醫生這個職業是很熱愛的,但現在突然說想要辭職,真的讓他很是意外。

    “怎么回事?不是干的好好的嗎?”

    似乎她心里有點心事,唐風問了之后,她沉吟片刻之后,才繼續說道。

    “我想開家公司,和爸爸那家公司一樣的公司,我要讓他在安北徹底的生存不下去!”

    聲音不大,但語氣之中似乎帶著一股子不可抗拒的執著。

    握著方向盤的手不由得僵了一下,聽到林音這么針對自己的親生父親林木石,他有些想不到,更有些不可思議。

    “小音,我知道你心里對爸的所作所為有些氣不過,但是,他畢竟是你親生父親,你對他……能不能不這么狠?”

    “我狠嗎?你知道媽媽為了他,年輕的時候就和家里鬧翻了,那個時候,媽媽是夏家的千金,長得漂亮不說家里還有錢有勢,多少富家公子追求媽媽都拒絕了,死心塌地的跟著他,他有什么?窮小子一個!為了他,媽媽這么多年連娘家都回不去,最后呢?人老了,他倒重新找了一個年輕的,不就是想要個兒子嗎?他有考慮過媽媽和我的感受嗎!”

    林音的情緒瞬間炸裂,唐風也有些措手不及,有些尷尬的開著車,停頓了幾秒,扭頭看了一眼,眼見她的眼睛紅了,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

    “好了好了,你先別生氣,我明白你心里難受,既然你心里已經決定了,不管是對還是不對,我都支持你,你不是想開公司嗎?我答應你,等這幾天我手頭上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咱就去登記一家公司,也做安保,正好我之前當過兵的戰友們很多也都退伍了,到時候我把他們都招來,咱們好好干,好不好?”

    過了一會兒,林音的情緒逐漸的穩定了下來,伸手擦了擦眼淚,“好,等我傷好了,就去找院長辭職,完了咱們就開公司,我就不信,我擠不垮他!”

    心里總覺得有些不是滋味,唐風一路直行,很快到了仁德醫院,因為是熟人,加上腿上的傷也沒有傷到骨頭,簡單的處理縫合之后,就可以走了,唐風一路又將林音背著下樓,上車,回了家。

    一夜的奔波,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夜里十一點了,但有些讓人意外的是,岳母夏素琴還沒有睡,客廳的燈還亮著,唐風背著林音進門,看到她還在看電視。

    “媽,我們回來了。”

    進門之后,林音有點不敢跟自己媽媽說受傷的事情,唐風笑著,先問了一句。

    岳母今天的心情看起來似乎還不錯,看到女兒女婿回來,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準備去拿什么。

    “小音,這才幾步路都不愿意走,到了家門口還讓人背著,被鄰居看見,不得笑話你。”

    “等著,我今天出去剛買了點新鮮的水果,這就給你們拿去……”

    不敢說也得說,唐風心里也有點過意不去,撓撓頭,“媽,那個……小音腿上受了點傷,所以我才背著她的……”

    夏素琴臉色一變,急忙幾步走了過來,看到紗布圍著的傷處,“小音,這……嚴重不嚴重?有沒有去醫院看?”

    “媽,沒事的,就是擦破了點皮而已,看給你嚇得……”

    聽到這話她的臉色才緩和了下來,“都多大的人了,還一天不讓人省心,小風,給她放沙發上去,一直背著得多累啊,我給你們拿水果去。”

    答應了一聲,唐風到了沙發跟前,輕手輕腳的將林音放下,靠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里的內容。

    不久之后夏素琴端來了水果,看著如今的女兒女婿關系這么好,她的心里倒是安穩了不少。

    三個人坐在一起看了會兒電視,夏素琴忽然有些意外的看著唐風和林音,將電視的音量調低,有些為難的開口說道。

    “小音啊,再過一個禮拜就是你外公的七十歲的生日了,媽……想回去看一眼,都這么多年了,也沒回去過一次,做女兒的,心里也過意不去,以前的時候,你爸總攔著不讓去,怕你外公不給他好臉色,現在好了,也不用再擔心這個了,到時候,你和小風,陪著媽一塊去吧……”

    說完,林音楞了楞,顯然有些意外,外公外婆,別家的孩子最親最熱的人,她似乎從小到大就沒有見過,這么多年了,夏素琴似乎沒有回去過,而他們也從沒來看過自己一眼。

    “媽,你現在回去,他們能接受你嗎?”

    這句話說出來,夏素琴的臉色變了變,眼神之中露出一絲失落。

    “不管他們能不能接受我,總歸我都是他們的女兒,現在想來,你外公當年說的話,現在也都一一實現了,他們當年把我從夏家趕出來,也是迫不得已,這么多年了,我也早就不怪他們了。”

    看著母女兩個的臉色都不好看,唐風知道這其中必然有著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也就沒再插話,只是說了句,“媽,您要想回去,不管如何,我和小音都陪著您。”

    夏素琴聞言有些感激的看了唐風一眼,閉上眼睛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了,小音,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也對你外公外婆有意見,可是你想啊,他們是我的爸爸媽媽,是他們生了我養了我,而且是我當年為了林木石,才不聽他們的話,壞了夏家的規矩,你外公無奈,才將我趕出來的,夏家是個大家族,做事和一般人家不一樣,有很多禁忌和講究,你心里也不要對你外公外婆有什么怨言,他們也都已經是七十來歲的人了。”

    語重心長,夏素琴撫了扶女兒的頭發,微笑著說道。

    林音一撇嘴,“當年我們那么困難,都快餓死的時候,他們都沒說管我們一下,那心得有多狠才能做出樣的事,媽,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那年我上小學,爸爸出去欠了人家那么多錢,咱們都快活不下去了,你有一次晚上偷偷出去在報刊亭給外公打電話,跟他們借點錢,是借錢啊,他直接就把電話掛了,那一幕我這輩子都不會忘,他的心比誰的都狠!”

    夏素琴突然聽到女兒說出的這話,表情凝固了,她沒有想到,女兒知道這么多,情緒有些繃不住,眼神躲到了一邊,“好了好了,小音,現在不都好了嗎?你要是不想去,過幾天媽媽一個去就好了,這么多年了,還想那些事情干嘛……”

    眼看母女二人情緒都不怎么好,唐風出來打圓場,將林音拉了拉。讓她別再這樣說話,然后蹲下身,將她放到了自己背上。

    “沒事的媽,到時候我們兩個一定陪你去,小音不是針對您,就是心里替你感覺不好受而已,您別多想。”

    說完,背著林音就上了樓。

    進了房間之后,唐風打開燈,一下將林音扔在了柔軟的床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