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三章 看望高老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三章 看望高老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林音腿上有傷,走路的時候十分的不方便,沒有辦法,唐風便只能是放下她之后,用盆兒接了熱水,先讓她洗了臉,然后泡了腳,這才算是將她給安頓好了。

    將水倒了,屋里收拾好,唐風伸了個懶腰,從衛生間出來,準備上。床休息,此時墻壁上的掛鐘已經顯示是夜里0點了。

    走到床邊,剛想坐下,林音的聲音響了起來。

    “慢著,起來起來,去洗澡,不然今晚不讓你上我的床你信不信!”

    無奈,唐風起身轉過去,“大小姐哎,咱別這樣成嗎?你看看我今晚這都累了一晚上了好不好,別折騰我了……”

    大眼睛一瞪,小嘴一撅,“去,我是受傷了不能洗澡,你又沒受傷,干嘛不洗澡?”

    “我這不是昨晚才洗的嗎?”

    “都24個小時過了,你今天又忙了一天,洗洗干凈不說,也舒服不是,別啰嗦了快去!”

    唐風聽完之后若是有所思的笑了笑,“好好好,我懂了,是不是昨晚讓你流連忘返,徹底被我的男人氣給征服了,今晚又想要了?行行行,你直說嘛,跟講不講衛生扯什么關系嘛真是……”

    說完,一臉笑意的拿著換洗的衣物進了衛生間,身后的林音坐在床。上,小臉緋紅,“你不想洗就別洗了,說的人家誰多想跟你睡覺似的!”

    “難道不是?”

    唐風把頭從衛生間伸了出來,滿臉的壞笑,賤賤的說道。

    “不是!”

    林音甩手將一個枕頭扔了過去,結果當然是沒有砸到他。

    二十分鐘之后,唐風洗完澡,擦干了頭發換上了林音前幾天給他買的睡衣,舒舒服服的走了出來。

    林音已經躺在了床。上,蓋著被子,正在看手機。

    “洗干凈了?”

    看唐風出來,林音溫柔了問了一句,說完臉都有點紅了,畢竟昨晚那件事經歷了之后,她才算是真正的成了女人,成了唐風的女人,那種感覺說不清楚,但是和之前她想的那樣恐怖完全不同,她今年二十五歲了,似乎也到了享受那種美妙的年紀。因此當兩人獨處一室的時候,內心之中那種壓抑不住的渴望,似乎像一團星星之火,正有燎原之勢!

    “干干凈凈的,不信你聞聞,還用了你的沐浴露呢。”

    唐風賤賤的上半身往前一靠,沒想到并不嫌棄,身子欠了欠,真的湊上前聞了聞。

    “嗯,這還差不多,上來吧,我允許你上我的床了。”

    “呀哈,小娘們家家的,這家伙給你能的,還你允許我上你的床,你信不信我連你……”

    不過低頭一看林音的大腿上纏著厚厚的紗布,唐風知道這幾天晚上又是什么都干不了,不然傷口一旦撕裂,她又得受罪。

    “連我一塊怎么?你說啊!”

    林音故意將自己的傷腿往上一伸,架在被子上,一臉得意的說道。

    “得,你贏了,我不跟你計較,給我讓點位置,我要睡了。”

    站在床邊,唐風將毛巾扔在一邊,開口說道。

    兩人躺在床。上之后,唐風蓋好被子,準備休息,反正也做不了其它的事情,還不如早點睡覺。

    而林音則把小腦袋伸了過去,依偎在唐風懷里,房間的燈關上,黑漆漆的,只有屋外路燈的一絲光亮透過窗簾照進來。

    “今晚發生的事,說實話,我要不是親眼看到,我真的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這樣的人。”

    房間里沉默了許久,林音開口說道,聲音中似乎都帶著一點顫音。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你不知道的事了,但是你不能因為你沒有見過,就覺得它不存在,畢竟,人類的認識能力是有限的……”

    唐風情緒一瞬間也沉了下來,他心里也在考慮,這么久的時間了,應該不應該把自己的真實身份說出來,但思索片刻,輕聲嘆了口氣,還是算了吧,有些事情,她不知道貌似更好一點。

    “那……你為什么會那么多異能?我之前在英國讀博士的時候,我的導師給我提到過相關的事情,比如有的人會放電,就和你之前遇到的那兩個女人一樣,這是由于身體構造異于常人而出現的異能,其實并不算什么特別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是后來的那幾個,尤其是最后的那個惡靈,還有那個腦袋離開身體還能殺人的那個,我真的不怎么明白。”

    早就知道她心里肯定會有很多疑問,唐風心里有了準備,因此沒有多意外,伸出胳膊將她摟住。

    “你不用知道那么多,因為沒有意義,這個宇宙之中存在的奧秘太多了,普通人不知道,其實也不用知道,安安心心,快快樂樂的過好每一天就行了。”

    林音顯然對這個回答很是不滿意,嘟著嘴很是不悅。

    “我也不傻,現在我越來越覺得,你好神秘啊,有點越來越不懂你了,唐風,你說,你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呢?”

    林音抬頭看著天花板,有些迷茫的說道。

    “我是一個讓你著迷的人……”

    說完,唐風一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不過還是刻意的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不讓自己碰到她的傷腿。

    “不要臉,你才沒讓我著迷呢……”

    林音伸出胳膊頂著唐風的胸口,呼吸似乎在這一刻都變得有些急促起來,唐風不傻,自然知道她也是年輕女人,有那方面的需要,因此不由得賤賤的一笑。

    “不著迷你喘氣干什么?臉紅干什么?”

    被這么一說,林音的臉更紅了,胳膊捶打了幾下唐風堅實的胸膛,眼睛都不敢直視他了。

    “誰臉紅了,你下來,我可是傷員,你要這么欺負我,我就叫我媽了。”

    “別呀,咱們大晚上的辦事,你叫媽來干嘛?”

    “誰讓你欺負我了!”

    “誰欺負你了?”

    “你欺負我!”

    “好好好,我下來還不行嗎?”

    無奈,唐風只能翻身下來,但看著林音紅撲撲的臉蛋,心里就覺得開心的不行,這個女人,還是那么靦腆。

    都二十幾歲的人了,面對這事的時候,還是那么的羞澀。

    探手再度將她摟入懷中,幫她撫順了頭發,柔聲安慰了幾句。

    “好了,我不欺負你了,今天累了一天了,早點睡吧,以后日子還長著呢。”

    林音也很聽話,依偎在唐風的懷里,很快就睡著了。

    等林音睡著之后,累了一天的唐風卻沒有感覺到一絲絲的倦意,固基期的修為雖然很低,但是帶給人的變化也是翻天覆地的,夜視能力這個時候也已經有了,再也不用如同以前一樣,一到晚上便看不清東西。

    此時就和白天一樣,唐風抬頭看著天花板,心中不免想起今晚發生的事,雖然大巫師也已經死了,但是在唐風的心里,這件事依舊沒有結束,他們幕后的販毒組織看起來規模和實力都不容小覷,給自己和林音制造了這么多的麻煩,這件事,不能因為他最后死了幾個手下就完了。

    惹了自己,他必須得付出慘痛的代價。

    ……

    第二天陽光灑進房間的時候,唐風將睜開眼睛,發現身邊的林音已經不在了。

    揉了揉眼睛,坐起來伸了個懶腰,林音聽到動靜,從衛生間探出了身子。

    “你醒了?媽已經叫了,早飯做好了,快點起床洗漱,然后下去吃東西。”

    答應了一聲,唐風翻身下床,和林音一起洗完,背著她下了樓,岳母夏素琴已經準備好了早餐,牛奶面包加雞蛋,還有一些小菜,不豐盛,但很干凈舒服。

    吃完飯,唐風有事,給母女二人打了招呼之后,出門開車,直奔第二人民醫院。

    車還在路上的時候,唐風把電話給高光世打了過去,男人之間的事有的時候是很難說清楚的,他和高家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雖然這高光世曾經百般的想法子想要弄死自己,但唐風心里其實并不記恨,因為自己不怕。而且高光世好歹也算得上光明磊落了,敢和自己正面交手,這一點,足可以看出來,此人以后還是可以相處的。

    簡單的交流了幾句,得知了高老的大致情況,唐風驅車,半個小時之后,到了醫院。

    當高家兄弟和唐風再次見面的時候,似乎三人之間的關系也已經發生了變化,但終究昨晚是刀兵相見,今天再見到,高家兄弟顯得有些不自在。

    “好了,我們之間的事,就算是翻篇了,我今天來沒別的意思,那個假冒我的人你們也已經抓到了,真相此時應該沒有什么爭議了吧?好了,帶我去見高老。他雖然不是我打傷的,但是畢竟他之前幫過我,我不能見死不救,帶我去見人吧……”

    唐風說完,高家兄弟互相對視一眼,似乎唐風能來這里,應該也沒有什么惡意,高光世想了想,帶唐風進了高老的特護病房。

    之前那晚高老是被那假冒自己的人一掌擊傷,導致臟器受創,此時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面無人色,加上年紀大了,恢復的很慢。

    站在病床前觀察了片刻,唐風透。視之后發現,高老受損最為嚴重的是肺部,有一塊隱約的黑色病灶之氣繚繞。

    觀察結束之后,唐風右手食指伸直,快速在高老胸口猛點幾下,而后探掌搭在其胸口,以自身的靈氣補充其缺失的生氣,約莫幾分鐘后,眼見高老呼吸平緩下來,肺部病灶之氣消失,這才收手。

    高家兄弟看到了自己父親的變化,自然很是驚訝,但唐風本就不是為了討好他們才這樣做,因此辦完事情,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淡淡的問了高光世一句。

    “安夏在哪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