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四章 高安夏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四章 高安夏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高光世此時再看到唐風的時候,其實心里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覺很愧疚,人家一個年紀輕輕的,二十來歲出頭的人就有這樣的胸懷,自己之前那樣對人家他都沒有和自己記仇,反倒現在還過來幫自己的家人,這樣的胸襟,簡直讓他這樣一個省軍區的司令,五十來歲的中年人感到無地自容。

    當唐風問到安夏的時候,他也瞬間才想起來,女兒還被自己關在軍區的辦公室里,那地方銅墻鐵壁,沒有自己的命令,手下也肯定不會讓她出來,昨天晚上忙的一團糟,把安夏的事情都給忘了,現在唐風一提,自己也才想了起來。

    “她……在軍區我的辦公室里。”

    準備轉身走的唐風扭轉身,有些的不悅的看了一眼高光世,“是你讓人把她關起來的吧?高司令,你還真是一把好手!”

    在唐風的眼里,雖然表面上這個高光世要比自己的年紀大很多,但實際上只有唐風自己知道,別看這個人已經五十歲,但自己活了幾百年,對他說話,在外人看來可能顯得自己沒有禮貌,可是實際上這么給他說話,并沒有任何的問題。

    被唐風正面懟了回來,高光世一個堂堂的正軍區司令,臉都不禁有點紅了,二弟高光輝眼見如此,連忙笑著出來打圓場。

    “唐先生你別誤會,我大哥也是擔心安夏的安全不是?這樣,您不是找她嗎?您直接去軍區就行了,您的身份,在那里不會有人阻攔你的。”

    “哦?軍隊重地,我去的話,合適嗎高司令?”

    自然的,唐風是在故意的戲謔高光世。

    “合適,合適,我現在就給那邊的警衛打電話……”

    高光世如今不僅被唐風的硬實力打敗,更多的,是被他的軟實力所折服,這個年輕人,哪里像是個只有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簡直是老謀深算!

    “嗯。”

    唐風隨意的答應了一句,轉身出了病房門,看到唐風的身影出了醫院,高光世這才一揮手,早就在外面等候著的一眾醫院專家,一窩蜂的進了病房,對病床上的高老進行逐項的檢查。

    高家兄弟的緊張寫在臉上,高老是高家整個家族崛起的基石,雖然現在人已經退下來了,但是影響力那還是在的,兩兄弟不過四五十的年紀,人生的路還有幾個階段,只要高老在,高光世就有機會再攀上幾座高峰。

    經過一系列的檢查之后,一眾的專家全都眉頭大皺,因為這高老的情況,轉變的也太快了,簡直有些不可思議,根本不符合常理。

    “院長,老爺子的情況,怎么樣了?”

    唐風的能力高家兄弟有目共睹,但是這是治病救人,可不是殺人,他治病的能力,兄弟二人還是有點不相信。

    第二人民醫院的院長,十分的不解的皺著眉頭,將聽診器收起掛在脖子上,手插進兜里,疑惑的說道,“很奇怪,高老爺子之前的情況我們是幾個小時一診斷的,他臟器受損嚴重,再加上人年紀大了,恢復的速度是很慢的,就在幾個小時之前我們都觀察過,情況其實是不容樂觀的,但是現在……身體情況都恢復好了,臟器功能恢復如初,如果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下去,老爺子很快都能出院了。”

    高家兄弟一時間面面相覷,這個唐風,究竟是什么人?

    ……

    唐風出了醫院后,開車直奔軍區駐扎地,高安夏對于唐風來說,關系說簡單也簡單,說不簡單也不簡單,他不是傻子,對于女人還是有點了解的,他們從認識一直到現在,平常見面的時候,高安夏都是針對自己,但是這種表面上的針對,實則讓他更明白她心中的想法,女人嘛,很多時候都是口是心非,越愛你,便越表現的越討厭你,但當到了真正危急的時刻,高安夏表現出來的那種狀態,自然是裝不出來的。

    因此現在事情剛剛了一段落,他便急匆匆的想要去見她,別的不說,當面的把事情結果告訴她,說一聲感謝,還是有點必要的。

    午后的陽光有些迷人眼,車子駛進了軍區營房……

    如高光輝說的那樣,唐風一路沒有遇到任何的阻攔,當然他不知道,昨晚的事已經徹底的讓他在軍中出了名,軍人可都是有血性,這幫熱血的男子漢最欽佩的便是有本事的人,唐風現在的角色,無疑就是那一個。

    知道司令室在哪,唐風開車直接到了樓下,然后下了車,望著三樓司令室門口數十個警衛,唐風無奈的搖搖頭,高安夏也是夠難受的,為了自己,被自己爸爸關在這里,算來兩三天了,這幾天,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過的。

    輕嘆了口氣,唐風邁步上了三樓,走到門口的時候,幾個警衛沒有阻攔,他們接到了命令,因此此時唐風一路暢通。

    準備伸手開門的時候,身邊不遠處一個警衛手中端著盤子,上面是兩個飯盒,還有牛奶和水果,看樣子應該是午餐。

    “她不吃飯嗎?”

    唐風小聲問了警衛一句,持槍的警衛立正,也同樣有些無奈的低聲回道,“大小姐從進來到現在,沒吃過一口東西,這都兩三天了,就只喝水,我們干著急,沒有用……”

    心里有些難受,唐風擺擺手,讓警衛將盤子遞給了自己,而后端著,有人拿出鑰匙打開了門,他頓了兩秒,邁步進入。

    屋里陽光從窗戶照進來,屋里似乎所有的東西都沒有動過的痕跡,桌上的文件整整齊齊的磊在一起,辦公桌旁邊的真皮沙發上,坐著一個頭發有些凌亂,更有些瘦小的姑娘。

    看到有人進來,她緩緩抬起了頭,透過那散亂的發絲,一雙眼珠子泛紅,臉上的神色有些疲憊,靜靜的看著來人。

    “你沒死。”

    高安夏站了起來,呆呆的看著面前端著盤子的唐風,泛紅的眼睛似乎閃著一絲晶瑩……

    “命大,死不了。”

    “那么多人要你的命,你沒死。”

    她的聲音之中帶著些許的驚異,帶著些許的喜悅,但這驚異和喜悅似乎有些過了頭,讓她的身子不住的顫抖。

    這幾天,沒有人知道她是怎么過的。

    “你盼著我死嗎?”

    唐風歪著頭,打量著面前精神憔悴的高安夏,實則心里也很是難受,別人不知道,他心里知道,這都是因為擔心自己。

    情緒在一瞬間決堤,高安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身子半蹲在地上,雙手抓著自己的頭發,不住的揪扯,哭的撕心裂肺。

    人在最難過的時候,安慰其實是沒有什么作用的,哭反而是情緒宣泄最好的方式,因此唐風并沒有上前阻攔,端著盤子,靜靜的看著地上的高安夏。

    幾分鐘之后,高安夏的哭聲逐漸的小了下來,唐風走上前,“別哭了,吃點東西吧,我這沒掛,你要是再這樣下去,就該掛了……”

    高安夏一臉埋怨的站起身,一拳砸在毫無準備的唐風胸口,直接將端著東西的唐風砸的向后退了幾步,一個不穩手中盤子差點掉下。

    “打一下是不是心情好了很多?要是這樣可以,那你就多打幾下,反正我不怕疼。”

    這么一說,高安夏幽怨的小眼神盯著唐風,盯了一會兒之后,本來是哭著的有眼淚的,一下子破涕為笑,沖到唐風跟前又是拳打又是腳踢的,打了好一會兒之后,才算是停下了手。

    “好了好了,累了吧,沒力氣了就吃點東西吧,一天不吃東西算怎么回事。”

    說著,將手中的盤子放在了沙發前的桌子上。

    “我不餓,你快給我說說,昨天晚上都發生了什么。”

    “我爸爸跟我二叔,那可都不是什么一般人,他們找的人一定不怎么好對付,而且我你還知道,霍剛一定會去,他那么要強的人,你之前打了他一掌讓他丟盡了臉面,昨天晚上那么好的機會,他怎么可能會放過你……”

    高安夏雖然一直都在這里沒有出去,但她心里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只不過這件事的結局讓她驚喜之外又很難相信。

    “好了,你先吃飯吧,昨晚的事兒,一兩句話也說不清楚的。”

    把盤子往前一遞,唐風開口催促道。

    “你先說。”

    “先吃。”

    “你不說我就不吃,急死你!”

    站起身,“你著急什么,你不吃就不吃,我走了。”

    唐風作勢要走,這下高安夏急了,往前追了兩步,“哎哎哎,你怎么這樣,就不知道憐香惜玉的啊?”

    “我之所以憐香惜玉這不才讓你吃飯嗎?你不吃我也不能給你灌進去不是?”

    高安夏小臉一拉,順了順自己的頭發,“哼哼,我就知道,男人沒一個好多東西,我才不虧待自己呢!”

    說完,佯裝生氣,坐到沙發上,低頭打開了飯盒,吃了起來。

    看到高安夏沒事了,唐風心里也好受了一些,雖然嘴上不愿意說一些安慰的話,但實則內心對她的所作所為依舊是很感動的,只不過她的性格自己了解,與其說一些柔軟的話,還不如和平常一樣,自然一些。

    安靜的坐在她身邊,看著餓了很久的高安夏狼吞虎咽的吃著,唐風沉默片刻,悠悠的說了句,“霍剛被我廢掉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