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五章 注冊公司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五章 注冊公司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高安夏吃飯的手不禁停頓住,愣愣的住了兩秒,抬起頭,眼睛直直的看著唐風。

    “你……把霍叔叔……”

    “把他廢掉了。”

    唐風重復了一遍,起身踱步,看著辦公室里的陳設,走到書架前,隨意拿起了一本書。

    高安夏輕聲嘆了口氣,而后低頭繼續吃飯。

    “謝謝你,我爸爸那么對你,你沒有傷害他。”

    高安夏倒不是有多關心霍剛的安危,本身兩家人的關系就很一般,當唐風說霍剛被他廢掉的時候,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聯想到了自己爸爸高光世,畢竟他似乎較霍剛更加的想除掉唐風。

    手里拿著本書,隨意的翻看著,唐風無所謂的回了一句,“你和高老對我很好,看在你們的面子上,我也不能對你爸和你二叔如何,人嘛,總得講點情面。”

    情緒一時間有些復雜,幾口將飯吃飯,高安夏擦了擦嘴,“現在我好像越來越看的明白你的性格了,不過唐風,我要告訴你的事,這件事,遠遠沒有結束,可能我根本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但是我知道的是,你將霍剛廢掉,這算是捅了簍子了,再者,昨晚的那些毒梟手下可能也被你一網打盡了吧?但是他們的大本營在境外,力量基本沒有受到一絲的削弱,唉,你得罪他們好像越來越深了,我真的挺為你揪心的……”

    霍剛是江南軍區的副司令,不是街上的小混混,打傷了就打傷了,花點錢了事就可以,高安夏從小在部隊大院長大,軍隊里的關系網,有的時候比社會上還要復雜的多,霍剛再不濟也是經歷過戰爭的老前輩,他親手提拔上去的部下們,很多地位現在都不低,別的不說,只在燕京軍區的就有好幾個位高權重的,現在他們的老首長被人打成了這樣,日后唐風的麻煩,只會越來越多。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廢掉他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日后應對很多麻煩的準備,還有,等我騰出手來之后,我會親自去一趟東南亞,親手將這個一直找麻煩的販毒集團一網打盡,永絕后患!”

    將書合上,唐風回頭,目光冷厲的看著高安夏,有些事情不能給林音說,但在他的心里,這個不怎么熟悉的高安夏,對待這些問題上,要比林音更加的明白透徹。

    “唐風,你為什么要這樣,世上的女人多了,你為什么偏偏要對她那般好,你不覺得不值嗎、你為了她,付出了多少?難道你忘了她們母女以前是怎么對你的了嗎?”

    高安夏鼻頭發酸,不知道什么時候,她無時無刻不在心疼眼前這個男人,他和她之間,似乎更心有靈犀,這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言語無法說清,但可以知道的是,她似乎有些愛慕這個男人。

    “難道你以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女人嗎?”

    唐風嘴角微微揚起,眼神似乎深如一眼深潭,讓人看不清他究竟想的是什么。

    “那是什么?”

    高安夏不解。

    “我要改變這個世界的秩序,你信嗎?”

    聲音不大,但傳到高安夏耳畔之時,如同一聲雷暴,讓高安夏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改變這個世界的秩序?”高安夏在內心之中呆呆的問自己,她望著眼前這個男人的背影,貌似明白了什么,好似有愈發的不認識他……

    “這幾天好好吃飯,有時間我會去看你和高老的……”

    唐風轉身離開,到了門口的時候,扭頭對發愣的高安夏言語了一聲。

    門口的背影徹底的消失之后,高安夏回過了神,心中一種悵然若失的惆悵之意襲來,有種失落感,她開始覺得,自己要追不上這個男人的腳步了……

    ……

    駕車出了軍區駐地,唐風一路回家,經過市區超市的時候,進去捎帶買了些菜和肉,而后才回了家,前世他其實是一個很顧家的人,只不過那時的他沒有地位,做的飯再好吃林音也不會嘗一口,這一世自然不同,他今天心情不錯,準備自己下廚,為母女兩人做頓飯。

    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母女二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看起來聊的很不錯,眼見唐風回來,手里拎著很多東西,岳母夏素琴站了起來,到門口幫唐風接過了幾包東西,在唐風的印象里,這似乎是第一次。

    “買這么多菜干嘛,家里都有。”

    “沒事媽,我今天露一手,給你和小音做頓飯。”

    夏素琴會心的笑了笑,這個女婿這么懂事,做大人的,哪里有不開心。

    “你還會做飯啊?之前沒聽你說過啊,你做的好吃不?我喜歡我媽做的,你要是沒媽做的好吃,可別怪我嫌棄你哈。”

    林音受了傷倒是安穩了下來,斜躺在沙發上磕著瓜子,瞟了一眼唐風,笑著說道。

    “你等會就知道了……”

    說完,拎著東西進了廚房,岳母執意要幫忙,唐風沒辦法,只能讓她留下幫自己洗菜擇菜。

    夏素琴其實心里還不怎么相信自己女婿會做飯,但當看到唐風切菜剁肉的手法很是嫻熟,根本沒有一點生疏的跡象之后,算是相信了。

    在廚房忙活了近兩個小時,唐風做了六個菜一個湯。

    三人落座,看著桌上散發著濃郁香味的菜和肉,林音都有點不相信。

    “來,這個紅燒豬蹄,多吃點,吃啥補啥。”

    “還有這個,王八湯,大補哦,我給你盛半碗……”

    林音試著嘗了一口,味道雖然和大飯店的不能比,但是味道很舒服,很家常,心里簡直樂開了花兒。

    ……

    時間很快到了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飯之后,唐風上樓拿了之前岳母給自己和林音的那張有著4個億的銀行卡,到了客廳,大致將他和林音的想法給岳母講了一下,而后開車出門,林音腿上有傷不方便,注冊公司這件事,就只能是他親力親為了。

    到了市工商局,在辦事大廳排了會兒隊,算是拿到了一張企業名稱預先申請表,而后簡單的填寫了一下,給公司起名“安北大唐安保有限公司”,然后將申請遞上。

    辦理唐風業務的科員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手上的動作很慢,唐風坐在柜臺前等了半個多小時,那人敲一會兒電腦,看看表,喝口水,一臉的不耐煩。

    忍著沒有說什么,半個小時之后,唐風拿到了公司名稱的預先核準書,而后大概咨詢了一下,還得先去租房,開公司肯定得有辦公室,然后拿著這個核準書,出門開車,直奔市區的寫字樓。

    路上的時候,他把電話打給了自己的好兄弟周昭,他一直在安北混,也有自己的小公司,相比于自己要懂行。

    周昭好久沒接到唐風的電話,聽到唐風要開公司,立馬一口答應了下來,問了地方,等唐風到了市區一棟高檔寫字樓前時,周昭也已經開著自己那輛小捷達到了。

    幾天不見,周昭氣色似乎不太好,但見到唐風,依舊臉上帶著笑。

    “風哥,怎么著?在嫂子家反客為主了?都要開公司了。可以啊!”

    拍了拍唐風肩膀,而后又看了看唐風停在路邊的奧迪A6,眼睛都亮了。

    “風哥,可以啊,小奧迪哎,滋滋,說,你發啥大財了?”

    唐風淡然一笑,“好了,來找你是有事的,你要是想開,等會事兒辦完了,借給你開都行。”

    說著先行進了寫字樓,在一樓的一處顯眼位置找到了該樓的經理公司,然后詳細了解了房源位置,又和周昭在公司人員的帶領下,到辦公區大致了看了一遍,最終租下了一間一千平米的辦公區,然后到樓下簽合同,付定金,拿到了一系列的所需文件之后,又接著去了一家會計事務所。

    在會計事務所拿到驗資的征詢單,他又和周昭馬不停蹄的趕到銀行,當驗資報告出來的時候,不僅僅是柜臺里的小姑娘看唐風的眼神變了,周昭拿著那份報告,手都在抖。

    4個億!

    周昭拿著文件。“風哥,你真掌權了?4個億啊,我他媽這輩子也沒見過這么長的數字的存款……”

    “好了好了,手續還多呢,咱趕緊去工商,不然人家下班了。”

    當兩人風風火火的趕到工商局,把該有的文件都遞給之前那個男科員之后,唐風靜靜的坐在椅子上等。

    此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半,一摞資料遞過去的時候,唐風明顯看到那人的臉色變了。

    一頁一頁的看著文件,那人一邊喝水,一邊看,那喝水的動作,看的唐風心里都著急,不緊不慢,一副老干部模樣。

    隨意的翻看了幾遍之后,那人將一摞文件直接扔到了唐風面前。

    “驗資報告上面那個章,不清楚,去銀行讓重新加蓋一下。”

    唐風心里不爽,拿過文件看了一遍,發現上面的紅色銀行印章的確有點暗,不過基本的看不出有不清的地方。跑了一天,心里本來就很煩躁,被這人的態度一激,唐風有些火大。

    “這都五點半了,我再去趟銀行,恐怕來你們下班了,你看著章子完全看的清,那個麻煩你一下,就給我辦了吧。”

    畢竟人家的衙門里的人,沒什么事唐風沒想著得罪,也沒什么意思。

    “不行,這是規定,讓銀行重新蓋一下,不然的話我這里審核過不了。”

    那人一扭頭,眉頭一挑,冷冷說道。

    唐風咬了咬牙,起身讓周昭在這里等自己,快步出了工商局。直奔銀行。

    銀行對待這種大額的儲戶態度那是相當的好,唐風說明了來意,大堂經理直接親手操作,兩分鐘解決。

    出了銀行唐風馬不停蹄又趕回了工商局,將文件遞過去的時候,窗口里那男子品著茶,悠閑的翹著二郎腿,眼見唐風遞資料,下巴一揚,指了指對面墻上的電子掛鐘。

    唐風一時沒明白,皺了皺眉,沒收回手,周昭看到這里,上前拍了拍唐風的肩膀。

    “風哥,馬上六點了,人家該下班了,明天再來吧。”

    唐風扭頭看了一眼,這才明白了過來,還沒說什么,柜臺里的那人傲慢的來了句。

    “瞧瞧人家,那才是做生意的料,不看看幾點了還遞資料……”

    說完,優哉游哉的品了口茶。

    胸中的火兒“蹭”的一聲躥了上來,唐風一把將資料摔在那人面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