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九章 林木石的威脅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九章 林木石的威脅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車子行駛在市區的街道上,而這一路上,周昭對唐風佩服的是五體投地,能和市委一把手稱兄道弟的人,至少周昭這么多年還沒有見過。

    “風哥,咱現在去哪兒?”

    唐風開著車,身邊的周昭一臉難以抑制的興奮。

    “去剛才租的辦公場地看看,既然要開公司,還得重新裝修一遍才行……”

    周昭點了點頭,“那肯定,安保公司就得像個安保公司的樣子才行,不過風哥,你確定真的要和你岳父鬧成這樣嗎?林氏集團在安北還是有些名望的。”

    既然是兄弟,凡事替對方考慮那自然是少不了的,周昭雖然對唐風的實力現在是重新了認識了一遍,但是他心里對于唐風現在的行事風格實則是有些不認同的。

    畢竟樹大招風,人怕出名豬怕壯。得罪的人多了,搞不好陰溝里翻船。這事兒誰又說的準呢?

    “有沒有名望對我來說不重要,我想開就開了,至于到時候會怎么樣,我不去想。”

    兩人說著話,車子已經到了之前租的辦公區寫字樓前,正準備下車,唐風的手機響了。

    重新關上車門,唐風拿出手機一看,居然是自己岳父林木石的。

    心里有些意外,但沒多想,唐風拿起電話接了。

    “小風,你現在在哪?”

    猶豫了片刻,唐風還是出口喊了一聲,“爸,怎么了?”

    雖然現在看起來已經不是一家人了,而且林木石做的事情著實也讓唐風有些不悅,但林木石自始至終對唐風都還可以,前世他混成那個樣子,林木石好歹把他當做家里人。

    “剛才的事,我已經知道了,小風,沒事的話,咱們出來談談。”

    先下車的周昭等了半天回頭一看唐風沒下去,敲了敲窗戶,唐風聞言扭頭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爸,事情不大的話,在電話里說也一樣。”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嘆氣。

    “電話里講不清楚,算給爸一個面子,我等會在市區的聽云軒等你。”

    岳父話說到這里,唐風也不好意思再拒絕,答應了一聲,掛掉了電話,然后下了車。

    “風哥,有事啊?”

    “昭,要不你那小公司別開了,來我這里干吧,你看你風哥現在就一個人忙。哪里顧得過來,你過來的話,等公司起來了,副經理的位子我給你留著。”

    周昭聞言咧嘴笑了笑,一拳砸在唐風的胸口上,但隨即擺了擺手,“風哥,瞧你這話說的,我知道你這是為了我好,就我那小公司,算個什么公司嘛,一年到頭累死累活也就掙個糊口錢,跟你這沒法比,但是小是小點,好歹也是個公司不是?我這能力我也知道,安保我也不懂,最近幾天你放心,兄弟我一定給你幫忙把這些雜七雜八的都收拾好,經理的位置就算了……”

    說完,嘿嘿一笑,撓撓頭。

    心里有點后悔剛才所說的話,但畢竟都是多年的好兄弟,周昭是什么樣的人唐風心里也清楚。

    “行,那這樣吧,辦公區的裝修跟辦公用品的采購運輸等等一系列的事情,我就交給你,我看你的公司也有這些業務,到時候別給我省錢,需要多少你直接給我說,,我岳父找我有事,我就先走了,你先上去看看,晚點聯系。”

    周昭知道這是唐風在照顧他的生意,但是這樣的話就好聽的多了,他也沒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點頭答應了下來。

    “放心吧風哥,你去忙,辦公區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又簡單說了幾句,唐風上了車,朝著岳父說的聽云軒開去。

    聽云軒是市區一家高檔的茶樓,就在市中心的正中間,不大一會兒,唐風便到了。

    將車停好,他在門口招待生的引導下,上了二樓,在靠近窗戶的雅座前,看到了岳父林木石。

    讓唐風沒有想到的是,岳父不僅是一個人來的,身邊還坐著一個風姿綽約的女人,很年輕,正是上次在酒店大廳見到的那個。

    有些別扭的走過去,唐風禮貌性的微笑一下,喊了一聲。

    “爸。”

    林木石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扭頭,“小風,來,這邊坐。”

    那女子懷著身孕,但也很是禮貌的站起了身,沖唐風微笑點頭示意,行為舉止端莊大體,一顰一笑之間溫婉有度,和傳統印象中奪位的小三形象完全不同。

    “爸,今天找我來,是有事嗎?”

    林木石笑了笑,為唐風倒了杯茶。

    “小風啊,我聽說,你要開公司?”

    開門見山,林木石并沒有藏著掖著。

    “嗯。已經在籌備當中了。”

    唐風自然也是如實相告,本身這事情就沒有隱瞞的必要。

    “還是安保公司,你這是要和我對著干啊……”

    窗戶外的夕陽散著余暉,帶著血色的光芒撒落在桌上,茶杯中飄出的熱氣經過絲絲余暉,給人一種極為祥和安靜的感覺……

    “爸,以后要是有什么困難,我會扶您一把的,當然,我不是推卸責任,開公司的想法,是小音的,你知道,她心里對你是很不滿意。”

    提到林音,林木石的臉色一變,隨即搖搖頭,又點點頭。

    “女兒長大了,翅膀硬了,再也不是以前那個乖乖女了……”

    他的眼神之中露出一絲失落,畢竟林音是他的女兒,現在父女之間關系成了這樣,他的心里怎么可能不難受,以前,林音可是她的掌上明珠,是他的驕傲……

    “爸,你覺得這件事怪小音嗎?”

    唐風對林木石本身也有些看法,更不用說現在他還把這個女人帶來了。

    林木石目光暗淡了下來,搖搖頭,沒有說話。

    “小風,我知道小音和你媽媽都恨我,覺得我是個小三,破壞了人家家庭,但是事實不是這樣的,我和木石是真心相愛,我和其它那些愛慕虛榮,拜金的女人不同,我和他在一起,肯為他生兒育女并不是因為他的錢。”

    此前一直沒有說話的她此刻開口,說話之時抑揚頓挫,語氣平緩,如果不是知道她做了小三,常人根本無法將她和小三這個名詞聯系到一起。

    “難道不是?”

    唐風聽完,只是簡簡單單的回了四個字。

    肉眼可見的,那女人臉紅了,尷尬的笑了笑,略微低下了頭。

    “不管別人怎么說,我是真的喜歡木石,你們怎么說都可以。”

    一扭頭,唐風看向林木石,“爸,還有事嗎?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正欲起身,林木石抬手攔下了他。

    “我叫你來,其實也沒什么大事,你那個安保公司,真的要開的話,爸也不攔著你們,到時候有什么不懂的,需要幫忙的地方,打個招呼,我讓人過去幫你們。”

    低頭一笑,“爸,這就不用了吧,你也看的出來,這公司是針對你的林氏集團的,爸,以后多顧著你自己的生意吧,我們這邊,就不用你操心了。”

    說完,唐風起身。

    “小風!”

    林木石的語調提高了幾分,臉色也不由得沉了下來。

    “怎么了?”

    “四個億,恐怕還對林氏集團構不成什么威脅,好自為之。”

    心里生出一絲不爽,唐風往前走了兩步,到了樓梯口時,扭頭回了一句。

    “爸,我看你還是經營好林氏集團吧,以后會發生什么,我也說不好。”

    說完之后,唐風下了樓,到前臺將茶錢付了,出了茶樓。開車回了家。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路上的時候林音就發了短信,讓他快點回去,到家的時候,餐桌上已經擺了好多道菜。

    “小風啊,趕緊坐下,媽今天專門做了你喜歡吃的紅燒茄子,還是媽專門請教了一位五星級酒店的大師呢,來來來,嘗嘗……”

    一回家就有這種待遇,唐風心里自然也很開心,拿起筷子吃了口,很是可口。

    “事辦好了沒?”

    林音一臉期待的望著唐風,看起來對開公司這件事,很是放在心上。

    “嗯,手續都下來了,你看看。”

    一邊吃著,唐風一邊將手中的文件遞給了身邊坐著的林音。

    拿過文件看了一遍,林音的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這么多年了,她的人生一直被自己的爸爸安排,從幼兒園一直都博士畢業,她所有的決定都是爸爸替她做的,如今,她終于覺得自己是個獨立的人了,也能隨心所欲的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對了,辦公區我也租好了,在市中心,不過安保公司需要的手續和設備硬件和人員還很多,需要些時間的,慢慢來別急。”

    飯菜很合口味,唐風吃的津津有味。

    “不著急,等我腿好了,我跟你一起籌備,最近幾天,就得靠你一個人了……”

    唐風將菜喂進嘴里,“沒事,我閑著也是閑著。”

    林音開心的笑了笑,仿佛想到了什么,將手中的文件放下,“剛才你回來之前我接了個電話,說是找你的,我沒聽出來是誰,他說讓我告訴你一聲,回來了一定讓給他回個電話。”

    “嗯?找我的?”

    說著唐風把筷子停住,走到客廳的座機前,回撥了過去。

    電話響了剛剛兩聲,那頭有人接了。

    “喂?你找我?”

    不知道是誰,唐風問了一句,順帶拿過桌上的紙巾,擦了擦嘴。

    “唐先生,是你嗎?我楚一飛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