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章 楚州陸天干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章 楚州陸天干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楚一飛?”

    唐風在腦子里回憶了片刻之后,想到了這個人,也就是之前王磊還在的時候,找的這個楚州的楚一飛聯合安北的鄭世豪,想要除掉自己,連最卑鄙的手段都用上了,只不過很可惜,他們實力還是太弱了些,最終未能成功。

    “對對對,就是楚州的楚一飛啊,唐先生,我們之前見過的啊……”

    電話中的楚一飛語氣恭敬,句句帶著笑意。

    “哦,我想起來了,楚州的大佬楚一飛楚老板啊,怎么?找我有什么事嗎?莫非還想找人練兩下子?”

    “沒有沒有,不敢,唐先生您玩笑了,這不是經過上次一別,好久沒見您了嗎?想請您出來吃個飯,不知道您能不能賞個臉?”

    吃飯的林音似乎聽著兩人交談的語氣有些怪異,扭過頭來問了一句。

    “誰呀?”

    “一個老相識,沒事,你吃飯。”

    說完,唐風回過頭,一笑,沖著電話說道,“楚老板,我覺得沒這個必要吧?沒什么事的話,我就先掛了,吃飯呢。”

    提起電話準備掛掉,對面的楚一飛急了。

    “別別別,唐先生您先別掛,等我說完啊……”

    “有屁快放!”

    有些不耐煩,唐風催促道,這楚一飛沒閑到沒事專門找自己吃飯的地步,既然是找自己,恐怕八成是找自己有事。

    “哎哎哎,唐先生我說,我直接說,這次我算是遇到難處了,唐先生,我知道您平生急公好義,仗義的很,小弟我這次遇上硬茬子了,若沒有您出手,估計性命難保啊!”

    大致猜到了這點,因此唐風沒有感覺到很意外,眼神往落地窗外看去,與此同時說了一句。

    “我的性格你應該見識過,你性命難保,跟我有什么關系?我為什么要出手幫你?”

    此時正坐在安北五星級大酒店內的楚一飛,滿頭大汗,早就知道唐風不好請,最關鍵的是上次自己得罪過人家,現在再反過來找人家幫自己,這又談何容易?

    “唐先生,這個……我這個真是遇到難處了,還請您行俠仗義啊,您說,不管是什么條件,只要是我楚一飛能給的起的,我絕無二話!”

    “我沒什么想要的,這個條件對我來說,沒有一絲的吸引力,楚老板,不好意思了。”

    說完,唐風又要掛電話。

    “唐先生先別掛!”

    “要殺我的人,和境外的販毒組織有關!”

    拿著電話的手停在了空中,楚一飛的聲音很大,連飯桌邊上坐著的林音都聽到了個大概。

    思索了片刻,唐風重新將聽筒搭在了耳邊。

    “說個地點,晚上我過去,如果你敢騙我,下場你是知道的。”

    楚一飛咽了口唾沫,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喘了兩口氣。

    “好的唐先生,我現在就在安北,皇都國際大酒店,我訂好包間,晚上你來了給我打這個電話就行,我下去接您……”

    唐風聽到了具體的地點之后,什么話沒說便掛掉了電話,回到了餐桌邊,繼續吃飯,心情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晚上你要出去嗎?”

    林音筷子停下,臉上有些不滿的問道。

    “嗯,有點事。”

    撅了噘嘴,林音一臉的不情愿,“這才安穩了幾天,又有事……”

    “這次不一樣,你放心吧,沒事的。”

    一家三口吃完了飯,唐風扶著林音道客廳看電視,一起商量新公司的籌備事項,一直到晚上八點半,唐風出了家門,開車一路到了之前楚一飛說的皇都國際大酒店。

    將車停在門口,便有保安過來將車開走,整了整衣服,他走進了酒店內。

    路上的時候給楚一飛打了招呼,因此剛進酒店大廳,楚一飛一臉笑意的彎腰迎了上來。

    “哎呦唐先生您可算是來了,讓我好等啊,快,樓上請!”

    唐風瞥了一眼這個楚州的大佬,淡然一笑,“楚老板請。”

    一行人上了電梯,經過走廊,到了楚一飛訂好的包間。

    包間的空間很大,光房間內的服務員便不下七八人,此時偌大的黃色圓桌邊,只在北首坐著一個中年男子,而這男子聞聽門口的動靜,卻依舊在閉目養神,沒有絲毫起身問好的意思。

    眼見這中年男子太陽穴鼓起,端坐之時穩如磐石,且呼吸緩慢,相比于普通人明顯有異樣,唐風站立在門口,扭頭冷聲責問。

    “楚老板,你這是什么意思?”

    楚一飛瞬間有些尷尬,今天這是著實是湊巧了,這個桌邊坐著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楚州有名的武道尊者,陸氏武館的掌門人,陸天干陸師傅!

    之前楚一飛多次去請陸師傅,都是機緣巧合人家不在,這次專程來安北找唐風,沒想到就遇到了恰好回楚州路過的陸師傅,這個人在楚州可不是一般人,據說修為高深,功法深厚,本來楚一飛是將自己這件事托付給他的,找了幾次正好人家都不在,這才找的唐風,沒想到,今天真是巧了,在這兒遇上了。

    看著門口站著的唐風臉色明顯不悅。楚一飛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自己這點咋就這么背!

    “那個……唐先生,這是不巧了嗎?正好今天遇上了,我給您介紹一下,楚州陸氏武館館主,陸天干陸師傅,人稱楚州武道第一尊長!”

    唐風聞言看向了桌邊坐著的那人,表情微微一沉,“楚老板果然是生意人,做事知道留一手。”

    “不不不,唐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您二位都是我的貴客,我哪能那么做?唐先生您千萬別誤會,快里邊請!”

    楚一飛做出邀請的手勢,唐風頓了頓,目光落在了那閉目的中年男子身上,心想今天來主要是因為這件事和境外的販毒組織有關,至于其他的,自己不管也行,跟楚一飛這種油嘴滑舌毫無道義的生意人,犯不上有什么爭執。

    走到桌邊坐下,立馬身邊有服務員上前,端茶倒水,伺候的很是到位。

    “楚老板,你知道我為什么而來,你的這件事和境外的販毒組織有什么關系,請直接說明白。”

    唐風開門見山,直截了當的問道。

    唐風一語說罷,正對面一直閉目的陸天干瞬時睜開了眼睛,目光直直的盯著唐風,半響后緩緩道出一句。

    “楚州陸天干,敢問這位朋友名號?”

    聲音雄厚,穿透力很強,說話之時態閑自若,足可見其人極端的自信,絲毫不把唐風放在眼里。

    “安北唐風。”

    那人聽到唐風答話,滿意的點了點頭,“敢問唐先生師出哪門?練的是哪家功夫?”

    心中只想知道關于境外販毒組織的信息,唐風無意和此人有過多的糾纏,便只是扭頭冷冷的回了一句。

    “和你有什么關系?”

    陸天干在楚州地界上那可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存在,就連這楚州的大佬楚一飛,平時見了自己那也都是一口一個陸師傅的叫著,這個唐風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的年紀,說話行事居然如此不敬,簡直讓他惱羞成怒!

    “無禮之輩!”

    一語言罷,縱身站起,一掌拍在厚重的實木圓桌之上,而后怒目而視,憤怒的看著唐風。

    這一下讓楚一飛也愣住了,呆呆的看著發火的陸天干。

    這一掌拍完之后,停頓了大約有個一兩秒的時間,眾人圍坐的實木圓桌倏然之間碎成了無數的木渣,轟然坍塌在了眾人腳邊。

    包間內的一眾服務員,包括楚一飛以及他身邊站著的貼身手下古帆,盡皆大驚失色!

    這場面,恐怕大多數人只在電視上見過,只有那武俠片中內力深厚的高手,才能有這種能力。

    而今天,陸天干這一手,簡直讓楚一飛開了眼界,之前還對唐風服服帖帖的他,此時心中對陸天干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

    “陸師傅,陸師傅您息怒,唐先生他就是這脾氣,您別生氣,來人,去叫人換個桌子搬進來!”

    說完,剛剛還在唐風身邊的楚一飛屁顛屁顛的起身,站到了陸天干身邊,態度極其的恭敬。

    眼看對面的唐風沒有回應,陸天干嗤笑一聲,看著楚一飛對自己畢恭畢敬,滿意的重新落座。

    “陸師傅,您是不知道啊,之前在楚州我可是找了您好幾次,可是您的徒弟都說您不在,這不,我才來的安北,也是巧了,沒想到在這兒遇到了您,看來這都是緣分吶!”

    唐風看著這個前后態度變化極快的楚一飛,心中倒沒什么感覺,畢竟這些人,本身就是趨炎附勢之輩,和他們相處,不必在意許多。

    “楚老板,你要是再不說我問的問題,那我就只能先回家了,家里老婆還等著呢。”

    楚一飛剛和陸天干搭上話,唐風這么一開口,心中左右為難,這兩人他是誰都不敢得罪。

    “哼,楚老板,這種鼠目寸光,毫無本事眼中只有老婆女人的胸無大志之人,叫他來做什么?”

    “放肆!”

    怒喝一聲,唐風右臂一揮,一道常人肉眼不辨的靈氣波浪沖怒目圓睜的陸天干臉上砍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