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戰前夕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戰前夕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本就將唐風不放在眼中的陸天干哪里想的到唐風會突然出手,況且他心里對于唐風的實力看輕太多,即便是唐風這大臂一揮,他也只是冷笑一聲,準備抬手給充大的唐風點顏色看看。

    剛剛抬手準備出擊,那道凡人肉眼無法辨識的靈氣波浪已然到了他身前,如閃電一般劃到了陸天干的臉頰之上!

    前一秒還傲慢冷笑,準備出手的陸天干,一瞬間只覺得臉上傳來一陣巨大的力道,腦袋在脖子上似乎都要挺不住了一樣,整個身子被帶的往一邊傾倒,且左邊臉頰火辣辣的刺痛!

    肉眼可見的,陸天干左臉上出現了一道紅色帶著隱隱血跡的血痕……

    這一下,陸天干有些驚了,有些難以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臉,生疼生疼的,但他自然不知道唐風是用的什么辦法將自己打傷的。

    “呵,年紀輕輕修習歪門邪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使這偏門暗器,簡直是卑鄙小人!”

    俗話說的好這打人不打臉,陸天干在比安北繁華的楚州都是人上人,萬沒想到在這小小的安北,被人凌空打了臉,關鍵還不知道是怎么打的,對于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井底之蛙,剛才我動手之時手中何曾有寸鐵?我今天無意與你爭奪替楚老板辦事的機會,也不跟你一般見識,你好自為之。”

    唐風說完,抬手一勾對面陸天干身邊有些緊張的楚一飛。

    “楚老板,說說吧,究竟怎么回事?”

    楚一飛現在心里其實是七上八下的,他也不知道究竟唐風和陸天干兩個人誰厲害,反正自己現在是誰都不能得罪,而且唐風剛才說得對,他這人做事永遠都要留一手。

    “唐先生您別急,別急,我這就將這件事說清楚,也好讓兩位心里有個底。”

    “楚老板,你盡管說,你我好歹都是楚州人,結結實實的同鄉,一個境外來的找你麻煩,這要讓你受了委屈,不是打我們楚州練武之人的臉嗎?”

    陸天干混跡江湖多年,腿腳功夫了得不說,嘴皮子上的能耐自然也是有的,楚一飛在楚州名望不低,這人他自然不敢得罪,使勁的巴結。

    “承蒙兩位照顧,這件事還得從十年前說起,今天回來找我事的這人,十年之前在楚州稱霸,可以說是楚州道上的一號人物,名頭實力都在我楚一飛之上,我當時年輕氣盛,不服于他,便設計將他趕走,手下的兄弟說當時開槍打了他之后,墜入了河中,我以為他十年前就死了,沒想到十年之后他又回來了,一身功夫何其了得,我手下的古帆連他一招都接不住……”

    簡單的將自己遇到的情況說了一遍,楚一飛的眼中。出現了絲絲的恐懼,對強者的恐懼……

    “那這個人和境外的販毒組織之間,有什么關系呢?”

    唐風面不改色,繼續問道。

    楚一飛看了唐風一眼,轉而神色暗淡,繼續開口,“這人名叫劉虎,據我得到的消息,這人十年都在東南亞一帶,跟著一個霸道的南洋高手修習功法,據說他和他師父,都在為老撾境內的索朗集團出力,這次回來,其實不僅僅是為了殺我,報當年的仇,還有打開內陸市場,先行探路的意思。”

    說到這里,唐風大致明白了,在之前這個集團的老大一直是在幕后的,而且這個集團和國內的聯系不大,因此警方掌握的信息不多,他們屢次三番派人來,也只不過是為了找到林音,拿到那份研究報告。

    而現在這個人來,很顯然不是為了林音,而是為了把生意的觸角伸到華夏這片大地上。

    “唐先生,陸師傅,這次這件事,就得仰仗二位了,我楚一飛混跡江湖多年,但劉虎此次回來實力的確太強,楚某人不怕死,但卻不想死在這種人手上,拜托二位了!”

    說完,楚一飛起身,沖唐風和陸天干拱了拱手。

    “楚老板你放心,陸某人就是搭上這條性命,也會插手到底!”

    陸天干隨即起身,表情嚴肅而莊重,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好,那就多謝陸師傅了,古帆……”

    說完,楚一飛一抬手,身邊一直站著沒說話的古帆伸手從包里掏出了一張卡,遞給了楚一飛。

    “陸師傅,這100萬是一點心意,請不要推辭,只要事成,我楚一飛必有重謝!”

    看到這一百萬,陸天干的臉上散開了笑容,“楚老板客氣了,都是楚州同鄉,這般客氣做什么?”

    話是這么說的,但手上的接卡的動作卻沒慢上半點。

    唐風嗤笑一聲,沒說什么,“好了楚老板,到時候我會去的,這個人對我有用。”

    說完,起身離座,準備回去。

    “唐先生別急!”

    楚一飛趕緊跑了過來,從古帆手中接過另外一張卡,塞到了唐風手中。

    “唐先生,多謝您今天賞我這個面子,我知道您不缺錢,但這好歹是我一點心意,就算您這次出手不是為了救我,我心里也沒怨言,就當是為上次的事賠禮道歉了,還請您收下……”

    唐風扭頭看著一臉期盼的楚一飛,淡然一笑將卡收下,“行,那我就收下了,等會把你們約好的地點給我,到時候我會去的。”

    一擺手,唐風從容的出了包間,身后桌邊坐著的陸天干面色陰沉,雙眼死死的盯著出去的唐風,恨得是牙根兒都癢癢,楚一飛剛才塞給唐風的那張卡,很明顯是金卡,那里面的存款最低不會低于五百萬,而自己只拿到了一百萬,他看的出來,唐風剛才那一下讓楚一飛明顯覺得自己陸天干不如他唐風,這才給他的多給自己的少。

    只是這一點,便讓陸天干心中對唐風的恨更深一層……

    進了酒店,唐風掏出那張金色的銀行卡看了一眼,發現卡片和平常銀行卡根本不一樣,要精美許多,于是到了酒店前臺大廳時,往沙發上一坐,招手叫來了一個酒店服務員。

    “您好先生,有什么可以幫您?”

    看著眼前這個年紀不大的小姑娘,唐風伸手將那張銀行卡遞了過去,“幫我查一下這個卡里有多少錢。”

    這種高檔的國際酒店自然有ATM機,服務員將卡接過,很快返回。

    “您好先生,卡里有五百萬的余額。”

    起身,將兜里僅剩的兩百塊取出,以閃電般的速度塞進了小姑娘的兜里,轉身拿卡出了酒店大廳。

    保安將車開出來,唐風上車,往家開去,半路上楚一飛便把短信發了過來。

    “兩天后,楚州楚河公園湖心亭。”

    ……

    到家之后已經過了十點,不過林音還在客廳坐著看著電視,看到唐風回來,臉上露出了笑容。

    “我還以為你今晚又要回來很晚呢。”

    “怎么會,家有嬌。妻,大晚上的不回家做什么,來吧,我背你上樓。”

    關掉電視,唐風背轉身蹲下,林音害羞的笑了笑,起身趴在了唐風背上。

    雙手往后一抓,剛好抓住了林音本就翹起的屁股,在家里她穿的絲質睡衣,入手的觸感極為的柔軟絲滑。

    這下倒是讓林音成了一個大紅臉,羞澀的打了一把唐風的肩膀。

    “喂,你往哪兒抓呢?”

    本來就是故意的,唐風笑了一聲,又使勁了抓了一把,“怎么?背你了你還有意見了?我不抓這兒我抓哪兒?”

    “就你理由多!”

    林音雖然嘴上表現出很生氣的模樣,但心里其實并不生氣,趴在唐風的背上,鼻息間有一股極為特殊的男人氣息傳來,說不出的味道,可就是很吸引她,讓她渾身似乎都酥。軟了下來,緊緊的貼附在他的背上,很是享受……

    回到房間,將人放下,唐風和前晚一樣,到衛生間接了水,出來讓林音洗了臉,之后自己洗了澡,這才上。床睡覺。

    心里不可能沒什么想法,但無奈林音大腿上的傷口恢復需要時間,他怕一激動到時候傷口二次撕裂,她又得難受,便強忍著心里的那股子想法,而林音似乎膽子倒大了許多,仗著自己有傷,躺著的時候就往唐風身邊靠。

    不時一條腿搭在唐風身上,又一會兒之后抓住唐風的胳膊抱在自己胸口枕著睡,相比于之前的羞澀,簡直是什么都不怕。

    ……

    第二天一早,唐風醒來,下樓吃早飯的時候,岳母夏素琴又提了一遍夏家那邊的事,征求唐風的意思,之前答應過岳母的,自然便沒有推辭。

    吃完飯,出門到之前租好的地方和周昭匯合,新公司剛開業,需要做的事非常之多,唐風和周昭兩人忙了一整天,進度也沒有多少。

    時間很快到了第二天,唐風一早便接到了楚一飛的電話,和林音打了招呼,唐風開車出了家門,直奔鄰市楚州。

    兩個多小時之后,唐風進入了楚州境內,楚一飛親自駕車在半路迎接,然后楚一飛的車隊在前帶路,領著唐風直接開到了楚河公園。

    在公園門口下了車,抬眼看去,楚河公園景色宜人,風景秀麗,湖泊中心的位置,有著一小塊陸地,上面建著好幾座高檔建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