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二章 劉虎出現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二章 劉虎出現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先生,陸師傅,湖心島是楚州最為僻靜的地方之一,我和劉虎約的就是這個地方。”

    陸天干似乎自信滿滿,背著手仰著頭,傲慢的環視左右,“楚老板,你放心,那個劉虎把地方選在這里,我定叫他今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輕蔑的一笑,唐風扭頭看了一眼楚一飛,不難看出此時他還是有點緊張,聽到陸天干的話,笑了笑,“有陸師傅這句話,楚某人心里就放心了。”

    “陸師傅,你就這么相信,那個劉虎不是你的對手嗎?”

    楚一飛帶的人不少,此時都聚集在他周圍,在大戰之前聽到這樣泄氣的話,都不約而同的看向唐風。

    “呵呵,唐先生,這大戰在即,您長別人志氣滅自家威風,這是什么道理?”

    瞥了一眼陸天干,沒搭理他,“楚老板,前面帶路。”

    楚一飛點了點頭,面色也顯然有些不悅,走到湖邊,早已經有船等候。

    眾人上了船,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到了湖心島。

    下船登岸,一行人浩浩蕩蕩上了湖心島,島上的風情和對面城市中的景色截然不同,頗有些熱帶島嶼的風情。

    在小島中間的位置,有著不大的幾座熱帶建筑,類似于觀光酒店,樓層不高。

    此時島上除了一些身著工作服的人之外,一個游客都沒有。

    “各位,最近這湖心島被我楚一飛包了幾天,只要今天解決了劉虎這個王八羔子,兄弟們在島上盡情的造,我楚一飛買單!”

    楚一飛做事一向喜歡留有后手,今天來的人不少,但唐風大致看了一眼,這些人中基本都是貼身保鏢一類,身上都帶著家伙,其中有數十人目光峻冷,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

    一行人聽到老板這么的豪爽,心中不由得憧憬開來解決掉劉虎后花天酒地的快樂生活。

    眾人沉浸在盲目的喜悅中,而唐風則環視了一圈,發現這島四面環水,距離對面的城市最起碼有幾公里,此人將地方選在這里,簡直是再好不過。

    跟著眾人進了三座建筑中間的一座海濱別墅,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上到了別墅二樓,雖然是別墅,但建筑面積要比尋常人家的別墅大上太多。

    到二樓之后,眼前的環境更是讓眾人眼前一亮,裝修的簡直是金碧輝煌,楚一飛坐到中間位置,身后跟著的一眾保鏢們將他團團圍在里面,陸天干和唐風則一人一把木椅,坐在楚一飛左右前方。

    “各位弟兄,今天我楚一飛和劉虎約在這里,說不好聽的,生死有命,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楚某人這條性命,就包在眾位弟兄身上了,只要我楚某人渡過今天這劫,絕不會虧待各位!”

    “謝飛哥!”

    一眾的保鏢齊聲高喊,氣勢恢宏,這氣勢若是換做常人,只是這場面估計都能被唬住。

    就在眾人剛剛高喊結束,偌大的二樓別墅空間內,頃刻之間陽臺的落地窗抖動起來,眾人目光朝窗口看去,卻是什么都沒有,屋外也是風平浪靜,也一絲風都沒有。

    這詭異的一幕瞬間讓眾人的心都提了起來,之前就聽說這個劉虎殺人不眨眼,楚一飛的好幾個手下被瞬間擊殺,這才逼著楚一飛花大價錢四處找人擺平這件事。

    而現在這陣勢看起來,還真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楚一飛身邊的一眾槍手保鏢們,全都聚精會神的看向窗戶位置,隨時準備舉槍射擊。

    陸天干端坐在唐風側對面,一臉傲慢神色。

    “哈哈哈,楚一飛,這么多年你的膽子是越來越小了,你以為你帶來的這幫烏合之眾,能傷的了我?”

    凌空之間傳來一句極為尖銳的男聲,語氣之中那種得意和傲慢,那種對楚一飛的無視和輕視,展現出來的淋漓盡致……

    與此同時,身前的一眾槍手瞬間舉槍,做出防守的姿態,這些槍手的反應速度確實很快,快到讓唐風都有些意外,之前霍剛帶去殺自己的特種兵,做出反應的速度也不過如此,這些人看樣子著實不簡單。

    而被圍在中間的楚一飛,則是緊繃著神經,強裝出鎮靜的神色。

    “劉虎,男子漢大丈夫做事光明磊落,出來咱們面對面,真槍真刀的斗上一斗!”

    楚一飛的聲音都有些顫音,畢竟生死只在一線之間,他不害怕是假的。

    一句話剛說話,推拉式的落地窗瞬間被一股不知哪里來的力量從外面推開,一道黑影倏然之間飛入,落在了眾人面前的地板之上!

    此人落地的瞬間,楚一飛身側的一眾槍手幾乎是同時扣下了扳機,“噼里啪啦”的一通槍響,無數顆通紅的子彈在唐風的眼前飛過,不偏不倚盡數射向剛剛落在地上的黑影!

    換做是平常人,這幾十子彈盡數打在身體上,指定會被打成蜂窩煤,當場斃命不可,可此人站立在原地,如同沒事人一般,子彈進了他的身體,不僅僅沒出血,沒傷口,而且就如同打進了海綿里一樣,被泄去了力道,沒有造成一絲絲的傷害。

    “楚一飛啊楚一飛,十年了,你是越來越沒出息了啊,就這么幾把小手槍,你就敢來和我斗?”

    身側的一眾槍手們頓時楞在了原地,都說這人霸道無比,誰知道會這么霸道,通紅的子彈打過去,人家根本沒事!

    巨大的恐懼開始在眾人的心里蔓延,沒有人不怕死,他們也一樣,面對這樣的高手,他們哪里是對手?

    “呵,劉虎,十年了,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劉虎身材瘦小,身高不高,一臉的褶子,看不出具體的年紀,但那一雙閃著邪光的眸子,尖尖的勾鼻,棕黑色的皮膚如樹皮一般……

    “嘿嘿,楚一飛,我想做什么,你難道不知道嗎?”

    說完,身子似乎一發力,之前射進他體內的子彈,盡數被其震出,飛速往對面一眾槍手身上飛去!

    子彈傷不了劉虎,可這些槍手都是爹生娘養的,他們可擋不住子彈,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只聞聽一聲接著一聲,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傳出,圍在楚一飛周圍的槍手們,盡數負彈倒下……

    局勢幾乎是在瞬間朝著一邊倒的趨勢發展,楚一飛此時是真的怕了。

    “劉哥,虎哥,當年的恩恩怨怨都過去了,這都多少年的事了,咱們有話好好說,來,坐下慢慢說……”

    楚一飛的臉上帶著百般的討好,起身讓開。

    “哼,我呸!楚一飛,你大概忘了吧?十年前,老子在楚州是什么地位,要不是你,我至于流落海外受盡人世間的冷暖嗎?我老婆當年還懷著孩子,你都沒放過她?今天,你妄想我會放過你?”

    楚一飛臉上紅一塊白一塊,神情尷尬緊張到了極點,他和劉虎的恩怨,說起來是十年之前的事了,但確實那換做是個人都沒商量的余地,畢竟是血仇。

    “虎哥,你看這樣行不行,你現在回來,我把我的產業直接分給你一半,不,多一半,你以后還是我大哥,和當年一樣,怎么樣?”

    楚一飛似乎是忍痛割愛一般,硬著頭皮說道。

    對面瘦骨嶙峋的劉虎聽到這話,不由得仰天大笑。

    “哈哈哈,楚一飛啊楚一飛,當年你不過是我身邊的一條狗,看來狗永遠都是狗,是做不回人的,現在知道怕了?晚了!”

    楚一飛面紅耳赤,說實話他還是有些低估這個劉虎的厲害程度了,此時的他是騎虎難下,進也不行退也不行。

    “楚老板,莫急,我們楚州人焉能讓一個賣主求榮從境外回來的無禮之徒騎在頭上拉屎撒尿?”

    陸天干看到這里,“蹭”的一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目光堅定的看著唐楚一飛,而后轉身指著劉虎“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楚老板給了你那么優厚的條件,你居然這么羞辱他,你以為,我們楚州無人嗎?”

    陸天干身形彪悍,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常年的練武生涯使他和常人的氣色完全不同。

    站在瘦骨嶙峋,還有些彎腰駝背的劉虎面前,簡直將劉虎襯托成了一個行將就木的小老漢。

    駝背的劉虎聽到陸天干的話,緩緩的轉過身,那泛著邪光的眸子瞥到了渾身怒意的陸天干身上。

    “哦?想活命的話,趁早收回剛才說的話,我還會考慮饒你一命,或者,留你一個全尸……”

    有些略帶拗口的普通話,聽著讓人渾身都感覺不舒服。

    而楚一飛看到陸天干出手了,心中稍微有了些底氣,咽了口唾沫,重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陸天干肆無忌憚的大笑一聲,“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本事沒露出多少,口氣倒大的不得了,我陸天干今天倒還想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陸天干說完的瞬間腳下連踏兩步,身形驟然騰空,而后右臂抬起蓄力,待的到了劉虎身前之時,提掌便攻他的面門!

    劉虎彎著腰駝著背,眼皮都沒抬一下,眼見陸天干攻來,攻勢到了眼前之時,眼中閃過一絲邪魅的光芒,而后微抬左臂,看似風輕云淡的和陸天干勢大力沉的來掌接到了一起……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