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三章 狂妄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三章 狂妄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兩人手掌接觸的瞬間,一股氣浪產生,與此同時空中的陸天干整個人往后倒飛而去,劉虎的這一掌看似云淡風輕,卻出奇的霸道凌厲,他身體往后倒飛的同時,發動攻勢的右臂感覺到了一種骨裂般的劇痛,直鉆人心肺。

    “啊!”

    頃刻之間,偌大的二樓空間內,回蕩著陸天干慘絕人寰般的喊叫聲,而后他撞上身后墻壁,跌落在地面,口鼻耳朵之中盡是鮮血流出,顯然是剛才的那一掌對他內臟造成了巨大的創傷。

    隨著陸天干這瞬間被秒殺發出的慘叫,楚一飛的心懸了半空中,扭頭望著地上已經無力掙扎,眼中盡是對于死亡恐懼的陸天干,他絲毫不懷疑,這個人能在舉手投足之間將自己殺掉!

    咽了口唾沫,楚一飛的腿有點酥軟,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號稱楚州一霸,武道尊長的陸天干,居然如此的不經打,先行出手還被人家一招打的成了將死之人,簡直是浪得虛名。

    心中恨透了這個只會說大話的陸天干,楚一飛顫顫巍巍的起身從椅子上站了起身,重新裝出了一副笑臉,腆著對滿臉傲慢的劉虎說道。

    “虎哥,虎哥您別生氣,您千萬別生氣,剛才我說的都是真的,只要您現在回來,我把我手中所有的產業,分百分之60給您,讓你東山再起,還做楚州的老大,怎么樣?”

    看著這個楚一飛前后不一,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一副小人的模樣,唐風心里看之不起,但今天來這里說實在的不是為了幫楚一飛,而是為了自己的目的。

    因此唐風并沒有著急出手,他的底線是對方不要殺了楚一飛就行,其余的事,他不管,因此到了現在,依舊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劉虎臉上的表情很是得意,他很享受眼前楚一飛向自己屈服求饒的樣子。

    “楚一飛,分你一半的資產給我?你可真是大方啊,呵呵。”

    楚一飛的額頭上冷汗直流,后背的汗水將衣服都快打濕了,如今的劉虎,自己好像確實不是對手,而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唐風,自己給他使了好幾個眼神,唐風都置之不理,他現在是不軟根本就不行。

    “虎哥,莫非你嫌一半少?行,我把所有的產業都給您,只要您今天放我一條生路,我名下所有的產業,都歸您虎哥所有,您看怎么樣?”

    說到這里的時候,楚一飛的腿都在打顫,看今天這架勢,這劉虎是要自己的命來了,要不出點血,可能還真的沒有辦法解決這件事。

    做到這一步,楚一飛已經感覺自己仁至義盡,自己這么多年打拼出來的產業,全部給你,你還想怎么樣?

    誰知那劉虎聽到這里,哈哈大笑。

    “楚一飛,我這十年跟隨師父走南闖北,如今讓整個東南亞都聞風喪膽的索朗貢都對我們恭敬無比,每年給我的錢是你想都不敢想的數字,你想用你那么一點產業就換回自己的性命,恐怕有些癡人說夢了吧?”

    面如死灰,楚一飛楞了,膝蓋瞬間一軟,不爭氣的“撲通”一聲跪在了劉虎面前!

    “虎哥,饒了我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十年前的事情是我不對,您就大人有大量,放過我這一次吧,我求您了……”

    面對生死之時,再堅強的人也會軟弱下來,沒有人不怕死,對于一個凡人來說,生命只有一次,沒了就是沒了。

    劉虎佝僂著身子,緩緩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踱著,唐風坐在楚一飛的身側,但在他的眼中,根本不值得一看,在他看來,楚州甚至說江南這塊地界上,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十年前,我也是這么求你的,楚一飛,做人得講良心啊,那個時候,我對你不薄吧,可是你呢?你為了奪我的位置坐大哥,什么手段沒用過?你害的我好慘啊,妻離子散,一無所有,幸好蒼天有眼,沒讓我劉虎死,不然的話,哪有你楚一飛飛哥現在的狼狽啊……”

    心中的仇恨早已經讓劉虎恨透了楚一飛,當年他好心收留楚一飛做手下,沒想到最后被他害的家破人亡,妻子兒女被殺,連他自己也暗遭毒手,差點一命嗚呼,這殺妻滅子之恨,如何能消除的了?

    “這十年,我苦練功法,習的一身神通,楚一飛,你以為我死了吧?可是我沒有,我沒有,我不僅沒死,我還要讓你嘗嘗,被人宰割的滋味!”

    緩緩的往前走著,楚一飛跪在地上,仰著頭驚恐的看著瘦小佝僂的劉虎,面無人色。

    “你說,你想先斷那一只胳膊呢?”

    劉虎站到了楚一飛身前,微微彎腰,小聲問道,看見楚一飛因為驚恐而嘴唇發白顫抖,他臉上帶著笑,一種慘笑……

    血海深仇得以報之的笑……

    “虎哥,饒了我,饒了我這一次……”

    “你說話了,那我就先割掉你的舌頭,這樣,你就不會再喊疼了,你看好不好?”

    因為激動,劉虎的嗓音有些沙啞低沉,而面前的楚一飛,渾身抖如篩糠,身子已經有些不穩了,雙眼無助的看向面前的仇敵,心中已是萬念俱灰。

    “慢!”

    一道刺耳的,有些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回蕩在偌大的二樓空間內,劉虎微微側眼,余光看到了一旁一直坐著,閉目養神的唐風。

    殺人,在劉虎的眼里,已經是家常便飯了,多殺一個少殺一個,其實并沒有多大的區別。

    這道聲音響起,還是讓他有些意外,更有些不悅,這人的插手,掃了他的興致……

    “現在就下樓,忘掉這里發生的一切,我會讓你活下去,不然的話……”

    劉虎頭都沒轉,低沉的聲音喃喃說道,按照常理,這人自然看到了之前這些人的下場,如果他不傻的話,聽到自己的這番話,抱頭鼠竄,趕緊逃命才對。

    “不然的話?莫非你能咬了我不成?”

    玩味的一扭頭,唐風眼神瞥向這個不知道練的什么功法,蒼老加速身子佝僂駝背的劉虎,那張如同松樹皮的臉,讓唐風看到都有些不舒服。

    劉虎心中的氣瞬間涌了上來,對楚一飛冷哼了一聲,扭轉身子往唐風這邊走了過來。

    “年輕人,你知不知道,剛才你的這句話,會給你帶來什么樣的噩夢?”

    訕笑一聲,唐風終于站了起來,看著面前沖自己走過來的劉虎,歪頭說道,“劉虎是吧?我們之間沒有什么恩怨,至于你和楚一飛之間的事,我不了解,也不會怎么插手,只要你不殺他就行,但是,我今天過來的目的就是要知道,你如今背靠的那個索朗貢,究竟是什么人?如果你告訴說實話,我唐風今天有一說一,說話算話,絕對讓你走,不然的話,我保證,楚州你是出不去了。”

    劉虎停在了原地,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這個看起來二十出頭的唐風,緩了幾秒鐘,仰天大笑起來,好似聽到了什么冷笑話一樣。

    “哈哈哈哈,年輕人,難道你沒有看到剛才那個人的下場嗎?說大話,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再重復一遍,若今天你回答了我的問題,我便放過你一馬,讓你回去,不然的話,你真的會后悔。”

    正色開口,唐風背著手,面色不由得冷了下來。

    “哦?你想知道索朗貢是誰?就憑你?也配?”

    劉虎和他的師父跟在索朗貢集團手下已經有幾年了,這個讓東南亞毒梟們聞風喪膽,連一國之軍隊都犯怵的大人物,又怎是隨便一個小人物想知道就能知道的?

    再者說,這人如此口氣和自己說話,在他的眼里,他已經是個死人了。

    “看來你還真是茅坑里的石頭,你以為收拾幾個烏合之眾,自己就能上天了不成?井底之蛙!”

    一語言罷,唐風雙手自身后松開,自然垂在兩邊,目光冷冷的看向劉虎,而劉虎此時心中便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掉這個人,然后慢慢的將楚一飛折磨死……

    心念至此,劉虎凌冽的目光掃向唐風,隨之右臂前伸,腳下并未動彈身體卻詭異的往前閃電一般竄去,想直接一把將唐風的喉嚨鎖住,使其慢慢的被自己掐死!

    劉虎相信自己,以往自己和無數的高手過招,憑借著自己詭異的身法殺人如同碾死一只螞蟻一樣的簡單。

    剛才一掌打飛陸天干,甚至都沒使出什么功法,因此,他自信滿滿,甚至有些自負。

    可惜的是,他遇到了唐風。

    知道此人心狠手辣,唐風沒有給他一絲的反抗余地,左手變掌為拳,隨之靈氣外延,厚重的靈氣包裹著手臂,帶著風聲接上了前伸而來的劉虎右手……

    電光石火之間,劉虎眼睛圓睜,他實在想不到,此人竟然能反應的過來,但也僅僅是驚訝與此,等到唐風周身厚重的靈氣將他擊飛,右臂劇痛之時,他才反應了過來,這人居然如此的霸道。

    倒飛向空中,一口黑血自口中狂噴而出,劉虎怎么也想不到,楚州居然有這樣的人物,剛才手臂都沒真正的接觸,自己便被擊飛,這種功法外放的霸道法術,他以為在當今世上只有自己師父,還有其余屈指可數的幾個大拿能做到,哪里想的到,在楚州這個小地方,遇到了這樣的絕頂高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