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五章 拆遷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五章 拆遷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下了樓之后,到了湖心島岸邊,上船靠岸,開車回家,到了林家別墅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

    回到家林音看到唐風安安全全到了家,懸著的心算是放下了。

    家里只剩下了三口人,每天也沒什么事,到了飯點岳母將飯做好,菜也都是唐風喜歡吃的。

    吃飯的時間,夏素琴一邊吃著飯,一邊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唐風,“小風,小音外公的壽辰快了,大后天我就準備過去,你和小音都答應去了,媽心里挺開心的,但是這幾天有點自己的小心思,你看家里車都是之前買的,雖然也都不算便宜,但是不瞞你們說,夏家的不是一般的小家族,媽這么多年沒回去了,這頭一次回家,不想讓別人看媽的笑話……”

    岳母話說到這里唐風自然明白她口中想要表達的意思,點了點頭,笑著道,“媽,瞧你這話說的,不就想換車嘛,我明天跟小音出去一趟,提一輛回來就是了,您看500萬左右的價格合適不?不行的話咱們再買貴點的,這些都是小事。”

    夏素琴的心思唐風和林音其實都能理解,畢竟這么多年沒回去過了,況且雖然說不怎么理解這個夏家究竟有多厲害,但是聽夏素琴這么說,恐怕不會說空話。

    “500萬?不用那么貴的,有個300萬左右的就行了,你們還要開公司呢,以后用錢的地方多,不能亂花。”

    林音看著自己媽媽,“媽,我外公到底多厲害啊?你以前都沒給我講過,你們夏家真有那么厲害嗎?”

    “到時候你去了就知道了,媽給你打個比方吧,夏家的地位,和高家在安北的地位差不多。”

    吐了吐舌頭,“哇,原來這么厲害呢,你這樣說我還真想回去看看呢。”

    “你就放心吧媽,明天一早我就和小音去提車,您要是不嫌麻煩,咱三個一起去,您看上哪輛咱們就買哪輛。”

    三人吃完飯,林音和夏素琴收拾碗筷,唐風和往常一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嗑著瓜子看著電視。

    約莫晚上六點左右的時間,兜里的電話響了。

    “喂,哪位?”

    來電顯示是個陌生的號碼。

    “風哥,是我,周昭啊!”

    電話里傳來周昭焦急的聲音,似乎有什么焦急的事情一樣。

    “周昭?怎么了這是?裝修那里有問題了?”

    之前他將新公司辦公地的裝修任務包給了周昭,聽到他這么著急的說話,唐風第一感覺以為是那里出現問題了。

    “風哥,不是,不是這事兒,你現在有事嗎?沒事的話趕緊回來一趟,老城咱們家街道這片兒這邊不知道怎么回事,說是要拆遷,我估摸著,得出大事!”

    從沙發上坐直,唐風一皺眉頭,“拆遷?老城什么時候要拆遷了?我怎么一點消息都沒得到?”

    老城那邊是安北最有歷史,年代最久的街道,里面住的大多都是安北老土著,而且大多數都是老年人。

    “哎呦風哥,要不然說可能會出大事呢?你別問了,電話里我幾句話也給你說不清楚,你趕緊回來一趟吧!”

    周昭的聲音很是著急,唐風心里不由得揪了起來,老城那邊的情況和這邊的新市區不一樣,住的基本都是老土著,街坊鄰居之間關系都很熟悉,拆遷這種事情,萬一處理不好,老城自家街道里的老大爺老奶奶們聯合起來,還真是很容易發生一些危險情況。

    想到這里,唐風“呼”的一身站了起來,他爸唐建國在老城的威信不低,又是軍人出身,小的時候,街坊家里有點事大家都會找他想辦法,周昭現在給自己打電話,說不準就是因為這一點。

    想到這里,他也開始有些著急了,掛掉電話,慌忙走到廚房門口,“媽,小音,我爸那邊有點事,我得現在馬上回去一趟。”

    說完急忙出了門,上車,趕緊往老城那邊趕去。

    此時正值下班晚高峰,整四十分鐘,唐風才把車停在了自己家的那棟老式居民樓下。

    下了車唐風就感覺空氣里味道有些不對,老城區并不寬敞的街道上,停著很多推土機。

    皺了皺眉頭,唐風上了樓。

    到了自己家門前,很意外,門沒鎖,是半虛掩著的,屋里似乎有人在說話,聲音還不小。

    沒多想唐風伸手推開了門,只見本就不大的客廳屋里,桌邊坐滿了人,一眼看過去這些人大多數唐風都認識,基本都是街道里的老大爺,多數都比自己老爸年紀大,有的唐風小時候都叫爺爺,是看著唐風長大的。

    “爸,各位叔叔伯伯,爺爺,大家都在呢。”

    進門打了聲招呼,屋里的氣氛瞬間冷了下來,沒人說話了,都盯著唐風看。

    唐建國看到自己兒子回來,微微低了低頭,只是這一微小的細節,唐風心里便知道,這里肯定出事了。

    “小風回來了?來,坐這兒。”

    樓下唐風一直叫韓叔的中年男子看到氣氛不對,連忙笑著讓唐風坐下。

    “沒事韓叔,您別客氣。”

    在自己家里,唐風自然不會客氣,找了個空位坐下,眼神一直沒有離開父親唐建國的身上。

    “爸,周昭給我說,咱們老城要拆遷,你們是商量這事兒呢吧?”

    知道他們商量的就是拆遷的事情,但其中究竟是什么情況,他還真不知道。

    唐建國皺著眉頭,風霜侵蝕過的臉上,露出一絲嚴厲的神色。“小風,這拆遷的事兒給你沒關系,你趁早回去,這里都是你的長輩,沒有你說話的地方!”

    換做別人可能沒有人敢給唐風這么說話,但是唐建國敢,聽到唐風的話,直接頂了一句。

    “老唐,怎么說話呢?孩子這剛回來,什么事兒都不知道呢,你就趕著走是什么道理?”

    “老韓,這趟渾水就不要讓孩子們跟著往里攪了……”

    唐建國輕嘆了口氣,冷冷的看著自己兒子,言外之意就是讓他走。

    自己老爸越是這樣,唐風的心里越納悶,也越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再度環視一圈,唐風發現這些平時都很開朗的街坊老頭們,今天無一例外板著臉,不時口中嘆著氣。

    “小風啊,我們都知道,你這孩子有出息,別的不說,你是老城這里長大的孩子,有點事,你也應該知道才對……”

    樓下的韓叔沉著臉,看了一眼唐建國,語重心長的徐徐說道。

    “老韓,咱們之前不是說過,這件事就由我們這幫大人商量著處理?你怎么……唉!”

    一拍大腿,唐建國似乎對韓德才對兒子道出實情很不滿,重重的嘆了口氣。

    一臉懵逼,唐風被他們越說越蒙圈,感覺自己被繞進去了一樣,同時的心也被揪了起來,從小到大,他還沒有見街坊大爺大叔們這樣過。

    “爸,您有什么事給我說,您這身體剛剛恢復,別什么事都親力親為,萬一出個好歹怎么辦。”

    在自己老爸面前,唐風是沒有修煉者的那份高傲的,說實話也的確是因為擔心自己老爸的身體情況。

    “小風啊,你爸是怕你知道這件事擔心,既然你都來了,大爺給你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不把自己兒子當外人,唐建國心里是既欣慰又害怕,但說話的年紀比他大,也不好再說什么,索性扭過頭。

    “這前些天吶,城區突然下發了一個通知,冷不丁的讓我們搬家,說是要搞什么項目,老城區全部要拆遷重建,小風啊,你也知道,這里的叔叔伯伯大爺大媽們你都認識,我們一輩子都在這過了,現在年紀都大了,就先不說我們對老城有感情,你這突然讓我們十五天內一下子全部搬出去,我們去哪?兒女大多數都不在身邊,我們搬出去住哪?”

    唐風點了點頭,老城區的情況他比誰都清楚,這里住的多是老人,有的更是幾代人都住在這兒,他們年紀大了,和年輕人不一樣,只要給錢就行,他們對這片地方有感情,這絕對不是給錢就能解決的問題。

    “陳爺爺,我明白,區領導那邊應該能考慮到這點才對啊,這平常我記得區領導那邊跟你們關系都不錯的,你們沒派代表去找領導商量嗎?”

    “再者說,區里那邊能搞什么項目,老城區的情況大家都知道,和新市區沒法比的,別說搞什么項目了,連老舊城區的用電線路改造喊了這么多年了都沒正式實施起來,別說其它什么大項目了……”

    唐風這么一說,屋里的一眾長輩們盡皆嘆氣。

    “誰說不是呢,這讓搬家的命令是區里下發的,我們也覺得其中有蹊蹺,這不最近去了幾趟區里,軟磨硬泡才問出幾句實話,說是咱們安北要建個什么國際會展中心,臨時需要征我們這幾個街道的地,區長說,命令是逐級下發的,而且上級的口吻很堅決,他這個級別也只是聽說這次搞開發的公司背景很雄厚,直接是和市里打的招呼,而且跟省里都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哪怕就是區長,也只不過是硬著頭皮傳達個人家的話而已……”

    聽到這里,唐風大致明白了,說的簡單一點,就是人家有權有勢,就是要拆你家房子。

    “小風,這都不算什么,你說你要拆也行,現在市場價是什么情況這出去一打聽就知道,安北市區的房價快破萬了吧?他們給我們一平米補償三千塊,你說說,這誰能愿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