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六章 青石創投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六章 青石創投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韓叔,你說,一個平方補償給你們三千?”

    唐風有些不可思議的驚嘆道,現在是個人都知道房價是年年攀升,安北頂多算是一個三線城市,但是房價已經接近一萬一平,按照拆遷的價格來說,即使是一平米拿不到一萬,七八千塊已經也是要給的,這并不算高,附近拆遷的很多村子,地價都是這數兒,更不用說這里好歹是城區了。

    “沒錯,就是三千,你說說,這上哪兒說理去?”

    韓叔一攤手,滿臉的愁容,現在區里的通知已經發了下來,明確要求他們在十五天之內搬離,別說現在一個平米只給三千,就是給個一萬兩萬的,他們其中很多人也不一定會同意拆遷,他們都是老人了,住什么好房子對他們來說沒有了什么吸引力,反而這個生他們養他們的地方更值得他們留戀。

    “我明白了……”

    唐風重重點了點頭,事情說穿就是這么個事,但表面上看起來很簡單,但其中有多少隱情,恐怕是人很難想象的。

    “小風,你回去,這件事我們這幫大人可以處理,用不著你在這兒給我們添亂!”

    唐建國此時抬起了頭,一臉溫怒的看著自己兒子,怒道。

    老爸退伍那年回了家,鄉里鄉親的有什么事都愿意找他,加上他見多識廣,慢慢的在老城這幾條街道上威信就積攢了起來,這次發生這么大的事,這些平時街道里有名望的老大爺們聚集到自己家,估計就是想讓唐建國出面管管這件事。

    做兒子的唐風何嘗不知道,但是現在唐建國的身體剛剛恢復,這件事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萬一背后真的是有權有勢的人在操控,到時候發生一絲絲的意外,自己父親的身體能否支持的住,這是讓唐風最為之擔心的問題。

    “韓叔,王爺爺,那你們知道,這次要建的場地,背后是哪家公司的嗎?既然市里區里都這么的支持,我想背后的企業一定不會小,不然的話,他們不會這么突然就下這樣的決定,而且態度還如此的強硬。”

    “小風,我說過了,這件事不用你管,你現在連爸爸的話都不聽了嗎?”

    當著眾人的面呵斥自己的兒子,唐建國臉上也有些難堪,畢竟他都成家了,可是一想到這背后錯綜復雜的關系,唐建國又不得不逼著自己兒子走。

    他是真的不想讓兒子趟這趟渾水。

    “老唐,你先別急,孩子都這么大了,又不是小的時候……”

    之前說話的王爺爺見唐建國這般訓唐風,有些責怪的說了唐建國一句,畢竟唐風這孩子是他們看著長大的,街坊之間關系一直很好,從小到大都是護著唐風的。

    “王叔,那天區長不是說過了,這件事背后的主兒勢力有多大?說的更甚一點人家的胳膊都能伸到燕京去!”

    “我們要反對,要抵抗著拆遷,這沒事,大不了這把老骨頭礽在這兒,可是小風這一輩的人還年輕,別為此搭上,拆遷引發的血案你們不是沒見過吧?”

    “爸,你就告訴我,要開發咱們這兒,建什么會展中心的背后企業是哪家?我就不信,還沒有王法了,咱們住的房子,憑什么他們說拆就拆,再者說了,就給三千塊?那大爺大嬸家的房子這么一弄,最后在市區連個廁所都買不了,他們住哪?”

    房間里的空氣似乎都在瞬間凝固了,唐風說的無疑是實話,但是這些實話,也戳到了眾人的痛處。

    看了看自己兒子,唐建國嘆了口氣,點了點頭,接著擺了擺手。

    “好了,今天咱們就說到這兒吧,這件事大家回去都再想想,明天各家各戶把具體的情況都上報一下,誰家愿意接受人家的補償款就簽字,我老唐不攔著。”

    有些心煩的唐建國靠在椅子上,輕嘆著氣喃喃說道。

    人家主人都說了,眾人也不好意思再說什么,紛紛起座出門,回自己家去了。

    之前給唐風說話的韓叔和王爺爺走之前,很是沉重的望了唐風一眼……

    看著眾人都出了門,唐風到門前將門關上鎖住,輕聲慢步走到了自己父親身邊,沉默了一會兒。

    “爸,現在究竟是個什么情況,有外人在你不好說,現在人都走了,你有什么,就給我說吧,我是您親兒子,況且您現在身體又不好,我是真的不放心您才過來的,說實話,我早就想給您在市區買個房子,讓您老了也享個福,還有您也不年輕了,不是壯小伙了,這些事,我看您最好就別跟著摻和了,現在咱們家也不缺那點錢,實在不行您把那合同一簽,跟我走。”

    唐建國等兒子說完,面色稍稍恢復了過來。

    “小風,我知道你現在過得不錯,能養活的了我,可是你想想,我走了,你大爺大叔們怎么辦?拿著那三千塊一平的補償款,在市區能買什么?這次拆遷人家說是什么會展中心,不是地產項目,給不了新房子,你想一下,他們怎么辦?”

    聽完這話,唐風的鼻子不禁有些酸,父親一輩子都在為大家操心,可是他凡事都為大家著想,誰又能替他想想呢?

    “爸,我還是那句話,要不你就跟我走,這事兒咱別管了,行不行?”

    一瞥自己兒子,唐建國“蹭”的一聲站了起身。

    “胡說!小風,你大叔大伯們我能不管?”

    看到自己老爸生氣,唐風知道這是勸不回來的,不禁也微微嘆了口氣。

    “行,爸,這事兒咱要管,沒問題,你給我說,究竟是什么個情況,到底是哪個企業在背后使得手段,讓市里區里下死命令?”

    很久沒有抽過煙的唐建國聞言走到茶幾旁,將生病以來再沒有碰過的煙拿了起來,悠悠的點了一支。

    “那天我們去區里。走的時候,區長把我留下,小聲給我說了一句,這次投資方的來頭不小,據說是省城那邊的企業,直接就給市里施壓,他一個區長連說話的份都沒有,區長也勸我們,說這次拆遷和以往的不一樣,強扭不過來的,人家的勢力太大……”

    ……

    卻說另一邊,青石創投高級總裁室內,一個身著名貴西服的男子坐在寬敞高檔的辦公桌旁,手中拿著座機聽筒,臉上的神色有些不悅。

    “王書。記,在你們安北建這個項目,你也知道對你們的好處有多少,現在只不過是麻煩你批一塊地而已,真的就這么難嗎?”

    安北,市委辦公室內,王志高一臉的小心翼翼,額頭見汗。

    “夏總,不是我們市里不出力,你要說別的地方,哪怕是市區,你要個幾百畝我立馬批下去,不到半個月肯定能拿下來,但是現在這情況不是不一樣嗎?那是老城,里面住的都是老頭兒老太太,這思想工作不好做,再者說,拆遷款給的也確實少了些吧?一平米三千塊,安北底下的縣城房價都不止這個價啊……”

    “哦,王書。記,我們開門見山的說,這次建的這個國際會展中心,說白了對你們安北是公益項目吧?那不是商業開發,不是搞房地產,我們青石創投給出的是十個億,如果需要的地價再高,我們的投資預算就得超支一半以上,王書。記,我想你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我們憑空多拿幾個億,我們的其它股東能同意嗎?”

    王志高摸了一把額頭的汗,咬緊了牙關,這個國際會展中心能建在安北,那對整個安北的GDP增長自然是雪中送炭似的幫助,上級能將位置選在安北,其中的緣由他心里比誰都明白,只要會展中心建成,無疑會在他王志高的政治履歷上,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這塊大蛋糕,都到了嘴邊,他怎么可能松口呢?

    “行,夏總我知道了,居民的安置工作,我會加緊解決的……”

    掛掉了電話,青石創投的夏青石和王志高的心情各不相同。

    青石創投作為一家新興的實力雄厚的創新型投資公司,近幾年來在他夏青石的掌舵下,財報年年飄紅,股票價格更是近乎一年一倍的往上翻番,這次能拿下這個江南國際會展中心的投資項目,更是旁人眼紅的而不可得,穩賺不賠的好項目,能在省里拿到這個項目,是他動用了多少關系才成功的,但是以為一切都會一帆風順的進行,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剛剛邁出第一步,就遇到了麻煩,選在安北老城的拆遷地,居民不同意拆遷!

    但是壓力現在都下放了下去,由安北市方面解決,夏青石倒不是特別的擔心……

    而此時的王志高一臉黑,拿著電話給老城區長樊志成打了過去。

    “樊區長,現在距離最后的搬離時間只剩下十一天,剛剛上級又給我下了死命令,必須按時將會展中心的用地給我騰出來,你別給我叫苦,到時候辦不成,項目黃了,我們都得主動辭職!”

    天色已經黑了很久,老城區長樊志成在自己的家里,眉頭也是久久不能舒展……

    ……

    “爸,我知道了,這件事你要管,我沒意見,但是我這個做兒子的,不能躲在你身后,這里也是我長大的地方,別人不能隨隨便便一句話就拆了我們的家!”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