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七章 背后的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七章 背后的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建國抽著煙,本就不大的客廳之中一時間煙霧繚繞,更顯得父子之間氣氛的凝重。

    “好吧,你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爸沒什么說的,萬事小心,爸經歷過的事比你過,這次拆遷的事情,我隱約覺得,不會很簡單,畢竟給的補償款太少,說句不好聽的話,這幾條街道上住的你大大多數都認識,上年紀的居多數,年輕的能有幾個?他們的兒女都和你差不多大小,給這么點錢,我聽說有的人家的孩子已經給家里的爸媽打了電話,話里話外的讓他們跟拆遷方作對,明面上看起來是為了自己爸媽好,但實際上呢,還不是惦記著那點拆遷補償款?”

    唐風有些意外,但安靜下來之后想了想,也確實是這樣,現實情況就是如此,如今的房價是普通的工薪階級無法承受的,就像剛才來的那幾位大爺里,有幾家家庭條件本身就不是很好,兒女在外面打拼,多少年了連一座房子都買不起,現在若是老房子再沒了,父母沒地方住,這顯然又是一個巨大的壓力。

    “爸,按照您說的這樣,那這件事,真的就難辦了?”

    在來之前,唐風遠遠沒有想到這一點,但如今看到老爸滿臉的愁容,心也跟著沉了下來,說到底還是老爸和這里的街坊們有感情,對這老房子有感情,他不希望不好的事情在這里發生。

    “是啊,明天看具體的情況吧,先看看不同意搬家的有多少,這種事情如果說大家團結一致還好說,中途只要出一兩個經不住壓力簽字的,事情就不好辦了……”

    點了點頭,看到老爸這樣子,唐風起身,“爸,您還沒吃飯呢吧?我下樓給您買點飯,都這會兒了,就別做了。”

    “行,隨便買點就可以了。”

    唐風剛出門準備下樓,一扭頭看到林音著急的往上走來,同時也看到了唐風。

    “出什么事了?怎么著急忙慌的就走了?”

    林音加快步伐走了上來。

    “沒事,老城這幾條街道說是要拆遷,事兒挺多的,我不知道情況,以為出了什么事呢,別擔心。”

    林音聞言放下了心,“那你現在準備去哪?”

    “下樓給我爸買點吃的,老爺子為了這事兒都還沒吃呢。”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兩人下樓,林音很是嫻熟的拉住了唐風的胳膊。

    “拆遷是好事啊,很多地方一拆遷,之前住的人都發財了,你看電視上有些農村,一拆遷全成百萬富翁了,這應該是件好事啊。”

    “這次的事情有些復雜,三言兩語說不清楚,我覺得這后面牽扯的人不少,拆遷方給的補償款是一平方米三千塊,你說,這根本就是不合理的。”

    “三千塊?不是開玩笑吧?十八線的小縣城房價都不止三千,補償三千塊,這等于是在搶劫啊!”

    重重的點了點頭,唐風不置可否。

    “說的是啊,可是即便是這樣,市里區里卻相當的支持,給這里的住戶下的是死命令,十五天內必須全部搬離……”

    “那這樣的話我就明白了,拆遷的事情一旦處理不好,很容易引發群眾性。事件,老城這邊我看住的都是老頭老太太,這種事情最容易發生了。”

    說著話,兩人到了老城的美食街,也就是這里的夜市,到之前一直喜歡吃的川菜館買了幾道菜打包,又買了兩瓶酒,唐風帶著林音一路又返回了自己家。

    在唐風還在路上的時間,老城樊區長的電話恰如其分的打到了唐建國的手機上。

    坐在家里的沙發上,樊志成愁眉緊鎖,拆遷這件事最近讓他夜不能寐,已經好幾個晚上沒有睡個好覺了。

    “老唐啊,剛剛市委的王書。記又把電話打到了我這兒,距離拆遷通知已經下發四五天了,你們那邊一點動靜都沒有,我這心里是越來越著急了,你們那幾條街道,我知道你的威望是最高的,再這么抵抗下去,最終的結果還拆,你給街坊們好好解釋解釋,做做工作,讓他們趕緊辦吧……”

    “樊領導,你也知道,本身十五天之內讓我們搬完,這個期限就很緊,加上補償款的數字真的太少,大家的意見都很大,我也沒有很好的辦法……”

    唐建國深知這件事的難處理,再者說,他無論如何不會站在樊區長那邊,別說別人的不會同意搬,就他自己而言,也不會同意。

    “老唐啊,我們倆多年的交情了,這件事,你得幫我啊……”

    “唉……樊區長,不是我不幫你,我自己都不會同意拆遷方給出的條件,就別說其他人了。”

    “我們今晚大致商量了一下,明天要是誰同意簽字,就同意他們簽了,我聽說有幾家人已經有簽的意思,但是不簽的人,我沒有辦法。”

    電話中的樊區長沉默了良久,說了聲謝謝,掛掉了電話。

    此時,唐風和林音,也拎著菜進了家門。

    “爸,您最近身體還好嗎?”

    一進門,林音先笑著問唐建國,靠到自己兒媳婦來了,唐建國滿是陰霾的情緒頓時好了不少。

    “小音來了啊,快,坐,小風啊,給小音倒水,冰箱里有水果,洗了端過來。”

    唐風將菜拿到廚房,往碗里放的同時,很是隨意的回了句,“爸,她是自己家人,又不是客人,用不著那么客氣!”

    “是啊爸,我又不是外人,別那么客氣,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看到兒子和兒媳婦的感情現在這么好,唐建國的心算是徹底的放下了,等兒子把菜端出來,三個人坐在桌邊,唐風開了瓶酒。

    “爸,今晚咱少和喝兩杯,至于這幾天上火發愁的那拆遷的事兒,咱先別放在心上,吃好喝好,把您身體注意點才是最重要的,來,我敬您一杯!”

    ……

    老城區不遠處就是郊區,和農村接壤,此時黑夜濃罩著大地,天空中烏云遮住了月光。

    在靠近老城的鄉間土路上,不多幾步便撐著幾頂藍色的帳篷,上面印著“搶險救災”。

    最中間稍大一些的帳篷中,燈火通明,不時傳來酒瓶子碰撞發出的“叮當”聲,其中還混雜著叫罵聲。

    酒桌中間,一個黑壯的男子,手中拿著幾張牌,嘴上叼的煙燃著,將他眼睛熏得成了咪咪縫兒。

    一張一張的將牌搓開,他咒罵了一聲,剛剛抬手準備將牌摔在桌子上,腰間兜里裝著的手機響了起來。

    黑莊男子一瞇著眼一看手機屏幕,眼睛皺在了一起,只剩下一條縫兒。

    “媽得!別吵了,領導那邊的電話!”

    經這人這么一吼,原本喧鬧的屋內頓時安靜了下來,這群地痞流氓打扮的人頓時一個個盯向中間的瞇瞇眼。

    “喂,李秘書,什么指示啊?這兄弟們都等了四五天了,一點動靜都沒有,你說說這一天光吃飯都得二三十呢,我們干等在這里也不是事兒啊……”

    市委大院的三樓衛生間內,燈光有些昏暗,李秘書臉色并不好看。

    “王瞎子,今天晚上就動手,有幾家人不在,臨時出去了,先叫你們的人過去,把房子推了再說,至于這幾天的誤工費,不會少了你們的,但是有一點你給我記住了,萬一出了事,不準說是我給你打的電話,不然的話,我保證你會后悔!”

    “哎!哎!李秘書您放心,這件事我保證給你辦的妥妥的,大晚上的,我們推倒就走,絕不拖泥帶水!”

    “好了,等會我發信息給你,上面會有那幾座房子的具體門牌號!”

    嘟嘟嘟……

    電話掛斷,王瞎子一把將手機砸在桌子上,“臭娘們,老子遲早干。死你!”

    王瞎子自然不是真正的瞎子,只不過是因為他眼睛小,很多人叫他王瞎子,叫的人一多,這綽號就慢慢的跟上了他。

    “王哥,這妞兒咋說的?”

    “是啊,這都來四五天了,兄弟們沒活干,回去我老婆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王瞎子環視一圈,提起桌上的啤酒狠狠的灌了兩口,一抹嘴,“弟兄們,上頭叫我們今晚就動手,但是我還是那句話,這次的工錢是普通工程的兩倍,但是一旦出事,你們都得把嘴給我閉緊了,不然的話,后果咱們承擔不起!”

    “你就放心吧王哥,只要給錢多,兄弟們這嘴絕對緊的跟沒破了身的娘們兒那啥似的!”

    帳篷內一陣哄笑,王瞎子橫了一眼,“今晚動作都給我麻利點,干完就跑,最好讓他們不要看到我們是誰,聽到沒有?”

    “放心吧王哥,哥們兒辦事你放心!”

    ……

    吃完飯,唐風硬是被唐建國罵著帶林音回了家,好不容易看到兒子和兒媳婦的關系好了些,他如今唯一盼望的就是這兩口子能一直和和睦睦的走下去。

    看到兒子兒媳下了樓,唐建國深吸了口氣,回了自己房間。

    夜深了,街道上偶爾傳來幾聲野貓的叫聲,月光被烏云遮住,似乎就是月黑風高的夜晚,注定要發生什么似的。

    凌晨,正是人們睡的最熟的時間,幾輛卡車拉著挖掘機,放慢速度,悄悄駛進了老城街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