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內因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內因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建國的這番話算是給大家吃了一顆定心丸,但沒有不明白其中真實緣由的人,人家敢來拆,也就證明背后的人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里。

    “老唐,你說這……他們膽子這么大,這以后要是我們哪天不在家,是不是等我們回來,自己家房子也沒了?”

    唐建國心中知道,這種緊張氣氛一旦傳播開,以后很長一段時間內這些街坊們是沒有好日子過了,畢竟老年人本身就喜歡多想,現在出了這樣的事,后果只能是更加的嚴重。

    “大家不要慌,不要著急,我現在就報警,大家一定要相信警察,等會警察一來,大家也不要亂,什么事情都要按照程序走,我們要相信法律是公道的!”

    不同的場合之下,往往需要說不同的話,目前這樣的形勢,唐建國必須穩定住這幾百人的情緒。

    “那行,既然老唐都這么說了,我們大家伙也就別著急添亂了,畢竟老唐做事我們都是知道的……”

    “對,信老唐的,我們等警察來!”

    眼看大家伙這么相信自己,唐建國感覺到了壓力,這種事說到底就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萬一以后出現一點讓眾人不滿的事,自己指定被罵的很慘,但是事情到了這一步,退無可退。

    深吸了口氣,唐建國拿出手機,給老城區街道派出所打了過去。

    凌晨時分,派出所內只有值班的警察,鈴聲響了很久,電話接了起來。

    “喂,老城區街道派出所,有什么事嗎?”

    清了清嗓子,唐建國低聲說道,“警察吧?我是老城區的住戶,我叫唐建國,今晚,也就是剛才,我們街道上兩棟房子被人偷著強拆了,沒有經過任何人的同意……”

    值班的警察只是個協警,本來睡的迷迷糊糊的,聽到拆遷兩個字,頓時睡意全無!

    拆遷?這件事他自然知道,最近老城這邊為了這事出了不少問題,上級領導就怕因為拆遷出點事,萬一再流個血死個人的,這是他們的轄區,到時候責任追究下來,他值班警察首當其沖!

    “大爺?您沒開玩笑吧?晚上偷著拆了?沒傷著人吧?”

    小協警嚇得面無人色,今晚可是他值班,萬一真出事,這本來就不是鐵的飯碗,那可就算是砸了!

    “沒有,沒傷人,就是房子被拆了,你們趕緊過來一趟,這已經是構成犯罪了吧?”

    “好,我們馬上出警!”

    小協警掛了電話,地址問都沒問,要拆遷的就是那幾條街道,在老城區的最中間。

    掛掉電話,小協警趕忙叫醒了和自己一起值班的另外一名老警察。

    “師父,師父,出事了出事了,醒醒!”

    值班負責警察是個四十歲還沒混上所長,連個副職都無望的老警察,早已經成了老油條,大半夜被叫醒,還有些生氣。

    “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大驚小怪的!”

    揉著惺忪的睡眼,老警察起身不滿的看著一臉驚慌的小協警。

    小協警急的團團轉,“師父,之前要拆遷的那幾條街道出事了,剛剛有人打電話報警,說是有兩棟房子被拆了,沒經過人家的同意,強拆的!”

    身子一怔,老警察急忙穿上衣服,“壞事了壞事了,這種事情一旦處理不好,咱們兩個吃不了兜著走,你趕緊給所長打電話,把情況簡單說一下,讓他趕緊來!”

    面對突發情況,老警察還是要老練許多,穿衣服的同時,不忘安排接下來的事情。

    “好好,我馬上去打!”

    安排完一切,五分鐘之后,兩個警察開著車,往事發地趕去。

    ……

    老城區長樊志成家中。

    家中的座機在凌晨時分響起,樊志成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醒來,突兀的電話鈴聲讓最近本就心情不怎么好的他煩躁頓生。

    “我去接吧,你最近都沒睡幾個好覺。”

    身邊溫柔賢惠的妻子掀開被子,將樊志成推倒,關切的說道。

    臉上頓生無奈之色,“唉,這時間打來電話,肯定是有事,還是我去吧,你睡你的,沒事。”

    下了床,到了客廳,穿著睡衣的樊志成拿起了聽筒。

    “喂?”

    “樊區長,現在通知你一件事,老城區今晚有兩棟房子被拆了,是上面的意思,殺雞儆猴,這件事,你應該明白怎么處理吧?”

    瞬間清醒,樊志成不禁有些想罵人,“這件事為什么之前不跟我商量一下?強拆人家房子,這是犯法的事情!”

    李秘書愜意的躺在公寓沙發上,嘴角勾過一絲邪魅的笑,“樊區長,這是上面的意思,老城那邊的工作一直沒有進展,我們也是沒有辦法,你要知道,要明白這次的國際會展中心項目對老城,,對安北有多重要,樊志成,這點你不會不懂吧?”

    “但你也不能這么魯莽,你知道這思想工作不好做,現在給我來這么一出,我到時候怎么跟那些老大爺老太太們交代?”

    不覺有些火大,這上面擅自行動,直接將自己裝了進去。

    “樊區長,我們不這樣做,難道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我!”

    樊志成一時語塞,“但是不好做工作那可得做,你們這么蠻干,只能適得其反!”

    “好了,事情已經發生了,你說這些也沒有用,總之那幾個拆房子的人,你不能抓,明白我的意思嗎?”

    無名邪火驟生,但是樊志成不敢發,官場之上說每一句話都得小心。

    “好,我知道了。”

    電話掛斷,樊志成呆呆的站在客廳中間的地板上,恨得牙根都癢癢,這次上面是將自己完完整整的裝了進去……

    ……

    兩個派出所警察很快到了下場,而一群老頭老太太看到警察開來,紛紛涌了上去,小協警開著車,哪里見過這種陣仗,慢慢悠悠的開進人群,停都不敢停。

    “師父,這……這怎么辦?”

    老警察眉頭緊皺,“我咋知道!”

    將車停在路邊,瞬間一群老人就圍住了兩人。

    “哎呦警察啊,你看看你看看,老王家老秦家可都是你們長輩,這都在老城這邊住了多少年了,現在這是房子說拆就給拆了,這還拿我們當人嗎?”

    “是啊,這件事你們可得調查清楚,不然我們這晚上連覺都不敢睡了,萬一哪天睡的死了,第二天起來連家都沒了……”

    說話間,唐建國擠開人群走了進來,眾人看到是他來,讓開了一條路。

    站到兩名警察面前,唐建國清楚的看到這兩人的眼神簡直比自己都要迷茫,低聲嘆了口氣,轉身說道。

    “大家先不要急,我帶兩位警官先看看現場,大家千萬不要急!”

    “二位,這邊來。”

    兩個警察互相看了一眼,知道這人是眾人之中拿事兒的,跟在了唐建國身后。

    “你看,這就是兩棟被拆的房子,成廢墟了,有人偷著晚上趁人不注意,來拆掉的。”

    兩個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不禁都沉了下來,他們這一級別自然沒有資格知道這事后的真實的秘密,只知道在自己值班的晚上出了這種事,這個月的獎金是肯定拿不到了,沒準下個月的也夠嗆!

    “啊……這,我們看到了,看到了……”

    三言兩語之間,唐建國看的出來,這兩人顯然做不了什么主,什么作用都發揮不了。

    “不經過房主的同意就私自拆人家的房子,這是犯法的事情,我提議現在馬上調監控,聯系交警部門,一定可以將這伙人抓到。”

    說完,唐建國看著兩位眼神迷茫的警察。

    “師父,怎么辦?”

    小協警那有處理這種事件的經驗,扭頭焦急的看向老警察。

    “那個……先別急,我馬上給我們所長打電話,你們放心,這事兒我們會給大家一個交代!”

    ……

    派出所所長丁巖此時正在趕往事發地的車上,非工作時間出警,他的心情并不好,加上剛剛區長那邊的電話打了過來,什么話沒說,就只讓他別深究這件事,能蒙混一天是一天。

    這無疑又給了他很大的壓力,他警察,自然知道強拆人家房子是犯法的,但是犯法的人不能抓,自己給人家怎么交代?

    罵名總歸還得自己背不是?

    正煩著呢,手機又響了。

    “丁所,我們兩個到現場了,房子是真給拆了,現在查監控,估計還能抓住人,您看怎么辦?”

    一拍腦袋,丁巖的頭都大了,“你們兩個在那里什么都不要說不要做,一切等我到了再說,聽到沒?”

    還調監控,萬一人抓到了,自己給上級怎么交代?這事兒傻子都看的出來,是上級找人做的,但是這話不能說,心里知道就行。

    “哎!好好好!”

    電話掛斷,老警察抹了把汗,慶幸自己沒有說什么。

    “警官,怎么樣了?你們所長同意調監控嗎?”

    老警察一愣,皮笑肉不笑的沖唐建國咧了咧嘴,“您先別急,我們所長馬上就到,等他來了會給大家一個解決辦法的,你們放心啊,放心啊!”

    知道這兩個警察做不了什么主,畢竟兩座房子的事情不是小事情,唐建國雖然有些感覺不對,但也沒多想。

    幾分鐘后,老城街道派出所長丁巖的車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