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章 釣魚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章 釣魚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您好,街道派出所所長,丁巖。”

    來人走到唐建國面前,左右打量了一眼,微笑之后說道。

    “唐建國。”

    “唐叔,現在這里是怎么個情況,您能大致給我說一下嗎?”

    明知故問便是丁巖現在的狀態,他比誰都清楚這件事是誰做的。

    唐建國看了看丁巖,“丁所長,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清楚,我們這邊有兩家的房子被無緣無故被偷著拆了,我沒什么文化,但是我知道,不經過人家的同意就拆人家房子,這顯然是不合情理,也不合法的。因此,我們老城區這附近幾百號人,都希望丁所長能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丁巖自然明白,聽完唐建國說的之后,低著頭走到兩座廢墟前,打量了一眼。

    “老唐,這三個警察到底靠不靠譜啊,我怎么越看心里越沒底了……”

    “就是啊,我看他們這態度,也不像是為我們解決問題來的!”

    三個人的表現被周圍的人看在眼里,他們自然不傻,這三個警察這表現,哪里像是來真正辦案的?

    有一兩個人懷疑起來,周圍的眾人瞬間也跟著開始懷疑,丁巖額頭開始發汗,這上級果真是不拿他們當人看,著實將他們裝在了里面。

    “大家別急,我們要相信警察,事情要一步一步來解決不是?”

    唐建國知道現在需要穩定住大家的情緒,因此趕緊出來打圓場,好在他的威信在這一片還是有的,話說完,周圍上百人的情緒算是穩定住了。

    丁巖站在廢墟前,左右為難,身后就是轄區內幾百號人,他現在如坐針氈,不知道該怎么辦。

    “丁所長,現在距離案發不過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如果你們能盡快調取路口的監控錄像,我想一定能有些發現……”

    楞了楞,丁巖硬著頭皮回道,“唐叔,是這樣……現在這房主不是還沒回來嗎?你們這幾條街道最近不是要拆遷?萬一是人家同意拆遷呢?對不對?我的意思就是咱們先別急,這房子是被拆了,是有問題,但是有問題也應該是房主說才合理吧?”

    唐建國瞬間眉頭大皺,“丁所長,這兩家是我們多年的老鄰居了,也是我唐建國的老相識了,再者剛才我們已經打過電話詢問過人家的意思了,確實是不知道這件事,這還不能夠說明什么嗎?”

    “能夠說明什么?這兩座房子的房產證在誰手里您知道不?萬一是人家家里人做主同意拆遷呢?唐叔叔,凡事不要想的那么簡單,得按照程序來。”

    想了很久,丁巖總算是找到了一個看似合理的解釋為自己的不處理辯解言辭,心也一時間稍稍安穩了下來。

    “丁所長,你說這話的意思就是說,這件事你現在不想管了?”

    有些生氣,唐建國低沉的問道。

    沒有第一時間回答,丁巖背著手走到人群前面,“各位叔叔阿姨,我是街道派出所的所長丁巖,今天晚上這事到現在還沒搞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現在的情況是兩座房子的主人都沒有出現,因此我們并不能確定是不是人家不同意拆遷,萬一是經過人家同意的呢?那這就等于沒事了啊對吧?”

    一眾老頭兒老太太等了半天,最后聽到這所長說出這樣一段話,情緒瞬間不滿。

    “哎小伙子你怎么這樣說話呢?那老王家和老秦家肯定不會同意拆遷的!”

    “我們剛才還給打過電話了,人家確實是不同意拆遷的,人都在在往回趕呢,你怎么這樣說呢!”

    ……

    唐建國心中隱隱感覺到了一絲不安,他總覺得,這個派出所長的表現有些反常,似乎說出的這段話,是在找借口不調查這件事。

    “大家不要激動,如果真的是違法行為,我們一定會調查清楚,給人家房主一個交代的,但是現在我們沒有見到房主,總不能聽大家的一面之詞就隨便抓人吧?這不合適啊,再者說了,如果是違法行為的話,那就得刑警隊出面了,我們只是個小派出所而已……”

    丁巖不是傻子,盡全力給自己撇清責任。

    話說到這里,眾人雖然心中不滿,卻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這里確實沒房主在,推的是人家的房子,又不是其他人的。

    “丁所長,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唐建國踱了兩步,走到丁巖面前,不悅的開口說道。

    “我的意思?那就是等人家房主來了再說,如果人家不知情,那這件事就算是違法的,我會向上級匯報,保證合理合法的進行處理。”

    “好,那我們就等著,我們大家都相信警察,希望你不要讓我們失望。”

    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眼看著大家站在這里也沒有什么用,唐建國便讓大家伙都先回去,等老王家和老秦家的人來了之后再說。

    丁巖眼看事情終于被自己搪塞了過去,也開著車離開了現場。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東邊的太陽漸漸的升了起來,林家別墅內,唐風和林音一早起床,早早的下樓吃了早飯,帶著岳母夏素琴,三人開著車,往安北市區的4s店趕去。

    而另外一邊,安北老城區區長辦公室內,樊志成早早的便到了。

    不到九點,樊志成將街道派出所所長丁巖和老城區刑警隊長黃大勇叫到了自己辦公室。

    之前市委的一把手,他的直屬上級王志高已經說過了,如果是因為老城的拆遷進度影響到了國際會展中心的建設進度,他就可以主動辭職了,他雖然心里也在為這些老城區的住戶們想,但是自己也沒有辦法,王志高說一不二,自己被放到這里做區長,足可以證明一些什么。

    從不在辦公室內抽煙的樊志成眉頭緊鎖,丁巖和黃大勇兩人憂心忡忡,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上級。

    抽完一根煙,樊志成招呼秘書給兩人泡了茶,這才愁眉不展開口道,“丁所長,你今天早上去現場,是怎么給那些老頭兒老太太們交代的?”

    “樊區長,是這樣,因為這兩座房子的主人并不在場,我就說人家當事人不在,這件事就得等到人家房主來了之后再做進一步的調查,萬一是人家同意拆呢?我是這樣說的,上面派人做的這事兒,我當時也是真的不太好說話……”

    樊志成聽著,再度點了上煙,陽光自落地窗照進來,煙霧繚繞。

    “丁所長,你這個理由說的非常好,現在拆遷的時限越來越緊了,丁所長,黃隊長,我樊志成不滿你們兩個說,上面給我下的是死命令,假如到了時間不能如期搬離這些群眾,我這個老城區長的帽子就得主動脫掉了,你們兩個不用我說,到時候恐怕也難逃一劫……”

    丁巖和黃大勇心頭都是一震,他們兩人都知道自己是樊志成的親信,要不然丁巖怎么可能三十歲就坐做所長?黃大勇怎么可能直接在好幾個競爭對手之中做上老城區刑警隊的隊長?

    這其中自然都有樊志成的功勞,如今一旦樊志成出了意外,被破辭職,那他們兩個的好日子也算是到頭了。

    “樊區長,上頭真這么不留情面?我就搞不明白了,拆遷這種事哪有這么辦的?給半個月讓他所有人搬走,完了一平米給人家補償三千塊,人家一套老房子在市區頂多換一間廁所,換成我我也不干!”

    黃大勇說話直,加上最近上級給的任務太過于苛刻,他的意見也很大。

    樊志成嘆了口氣,“是啊,誰說不是呢?這明擺著是坑錢來了啊,我打聽過了,這次項目的幕后投資方是青石創投集團,當時我也納悶為什么市委會如此重視,沒想到幕后的老板是這家公司……”

    “青石創投?”

    黃大勇撓撓頭,似乎在自己的印象之中,并沒有聽說過這個公司。

    “單說名字你們可能不太清楚,青石創投的ceo是夏青石,林州夏家夏良儒的小兒子,據說是哈弗商學院畢業的高材生,回國沒多少年,便獨自做了一家市值近百億的投資公司,這個青石創投,就是他的。”

    黃大勇和丁巖都是一愣,怪不得上面這么堅決的讓他們執行命令,原來背后有這么一出兒。

    “好了,你們兩個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畢竟你們兩個是我最看重的人,即使最后沒完成任務,我樊志成被擼了,也會盡量幫你們兩個不受影響的……”

    黃大勇和丁巖被這么一說,盡皆低下了頭,老上級這么器重他們二人,他們還有什么理由不為他賣命?

    眼珠子一轉,黃大勇心生一計,“區長,我聽說,這反正拆遷的呼聲很強沒錯,但是最重要的是有人起帶頭作用,如果沒有人帶著這么一群老太太老大爺,他們這個年紀我可是最清楚的,最怕事了,沒人領著他們這事兒我想可就好辦多了……”

    黃大勇在樊志成耳邊這么一吹風,抽著煙的他頓時也清醒了不少,茅塞頓開的感覺。

    “黃隊長,你接著說。”

    “據我這幾天的了解,領頭的叫唐建國,是個老退伍軍人,在那片兒威望很高,這次就是他領的頭兒,我的手下告訴我,這老頭兒平時沒啥愛好,就喜歡去樓下的麻將館和平時關系好的幾個老哥們兒打打麻將,樊區長,我覺得,咱們完全可以從這件事上做點文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