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一章 抓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一章 抓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樊志成腦海之中閃過唐建國的影子,在他的印象之中,這個人的確是老城區那邊威望較高的一個人,這次不同意拆遷的人就是他組織起來的,好像那些老頭兒老太太都很聽他的。

    “黃隊長,這么做?不會有什么問題吧?你也說了,這個唐建國的威望很高,萬一到時候出點意外……”

    這一店不得不讓樊志成感到擔憂。

    黃大勇眼珠子轉了轉,得意的笑著,“樊區長,想找他的事兒還不簡單。你就放心吧。我到時候找幾個人演一場戲就行了。”

    猛的吸了口煙,樊志成眉頭逐漸的舒展開來,“你是說,給唐建國栽贓?”

    搖搖頭,黃大勇嘿嘿說道。“樊區長,這話說的難聽了點吧?什么叫栽贓,他們既然是聚眾賭博的話,那我可是秉公執法啊。您說是不是?”

    “嗯。行,那你下去安排吧,這件事一定要做的干凈,這幫老頭兒老太太雖然怕事兒,但是一旦被抓住把柄,那就不好辦了。”

    “放心吧樊區長,我這就安排人,只要唐建國再進一次麻將館,我立馬給他抓進去,到時候您再去老城街道那邊做工作,我想肯定會順利很多。”

    ……

    到了4s店,看了幾個小時,唐風和林音都不做主,只聽夏素琴的意見,到了中午時分,終于是在賓利店里選中了一輛慕尚。

    全款600萬,唐風直接刷卡提車,一系列的手續自然都有4s店去辦,唐風只需要在家里等著就行。

    開心的出了店,唐風準備帶林音和岳母夏素琴去市區找個飯店好好吃頓飯,這個時候,手機又很不和時宜的響了起來。

    站在門口,唐風掏出手機,“媽,你們先走,在車里等我,我接個電話就過來。”

    說完,唐風按下了手機的接聽鍵。

    “喂?喂是小風嗎?我是你韓叔啊!你爸被抓了,被抓了!”

    電話中傳來焦急萬分的聲音,聽著有些熟悉,唐風一懵。

    “韓叔嗎?怎么了你慢點說。”

    “小風,你爸被抓了,警察說是要帶人走呢!”

    “啊?”

    “我爸好好的為什么抓我爸?”

    “唉,你就別問了,趕快過來看看吧,晚了人都被抓走了!”

    “好,我馬上到,韓叔你先幫我盯著,我爸身體剛恢復,千萬別讓警察給刺激到!”

    說完,唐風趕緊將電話掛掉,三步并作兩步沖到車前,一臉慌張的拉開車門,扭頭對身后的岳母和林音說道。

    “媽,小音,我爸那邊又出事了,我得趕緊回去一趟……”

    看著唐風的臉色不太好,夏素琴和林音意識到可能真的出事了,“沒事小風,那就趕緊去你爸那邊,我和小音也沒事,跟你過去看看,萬一幫點忙什么的。”

    點點頭,唐風發動車子,飛一般往老城那邊開去!

    而此時在老城唐建國的樓底下,停著數十輛警車,有上百警察圍在一樓的麻將館外,黃大勇一身警服,一臉的嚴肅。

    “快,一個都別讓跑了,光天化日之下聚眾賭博,你們的擔子可真是夠大的!”

    麻將館門口,兩個警察押著一個人,陸陸續續的往外走,唐建國就在這其中,他被兩個警察反銬著雙手,腰被壓的很低,人生第一次感覺到了莫大的屈辱,他唐建國一生行的端坐的正,哪里想得到有一天會被警察這樣押著往外走?

    他的臉火辣辣的燙,好像自己真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一般。

    “警察,我們就是個棋牌室,不打錢的啊,就是一群老年人消磨時間玩玩的……”

    黃大勇臉一翻,橫了麻將館老板一眼,“不玩錢?那幾個人怎么回事?難道他們沒賭博嗎?你這個麻將館聚眾賭博,以后就別想開了,來人,把他給我抓了!”

    麻將館臉色一變,他也是腦袋發懵,不知道是什么情況,這平時小麻將館就是周圍的老頭兒老太太來打麻將玩玩,跟賭博什么根本扯不上什么關系,沒想到今天這突然來了幾個生面孔,上來就玩錢,玩的還挺大,結果這幾個人一來,過了沒有一個小時,這數十輛警察就把小麻將館圍了個水泄不通。進來就把所有人都抓了。他這個做老板的,楞是沒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周圍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不多時后,一輛黑色的奧迪停在了靠后的警車旁,唐風打開車門,沖下了車,只看到上百的警察不斷的從麻將館內往外押著人,掃視了一圈,他并沒有看到自己老爸唐建國。

    “小風,小風你來了,你爸,你爸也被抓了!”

    韓叔第一眼先看到了唐風,焦急的招手小跑了過來,沖到了唐風身前,氣喘吁吁的說道,“小風,你把和街坊十幾號人全被抓了,你要再晚來一步,人都估計被帶走了!”

    “韓叔,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爸沒事喜歡打兩把麻將,這個愛好你是知道的,但是我們這街坊左鄰右舍的平時也就自己打著玩玩,不玩錢的,這今天早上也不知道從哪里來了幾個人,上來要了桌子就玩錢,這剛開始沒什么,打的小錢,誰知道這幾個人越玩越大。老板還沒來得及說道,這警察就來了,上來就抓人!”

    “你爸剛才也在里面,已經被抓上車了!”

    唐風眼睛都冒火,韓叔這么一說在,這是個傻子也能聽得出來,顯然就是栽贓陷害!

    “韓叔,我爸在哪輛車上?”

    已經有些著急,唐風也顧不上許多,準備先把自己老爸救下來再說。

    “在第三輛車上,我剛才看見的,小風,咱別亂來哈,人家可是警察。”

    聞言沒再答話,唐風沖了過去,到了第三輛警車前,周圍的警察看到有不認識的人想做什么,急忙圍了上去。

    “你干什么的!”

    唐風趴在車窗上,往里看有沒有自己老爸,與此同時不斷敲打窗戶。

    “爸,爸你沒事吧?”

    自己老爸的身體不好,現在才剛剛恢復,這些警察可不知道,萬一抓人的時候動作大一點,傷到他估計也沒人知道。

    “喂,我問你做什么的!”

    幾個警察荷槍實彈,如臨大敵一般圍住唐風,不善的問道。

    “你們為什么抓我爸!”

    “他剛做完大手術沒多久,你們這樣粗暴的對他,萬一出點意外你們誰負責任!”

    幾個警察相互一對視,冷笑一聲,“你爸他涉嫌聚眾賭博,難道不該抓他嗎?”

    黃大勇眼神瞥到了這邊,眉頭皺了皺,大跨步走了過來。

    “喂,干什么呢!是不是有人擾亂抓捕行動?”

    唐風聞言看向對面,只見一臉傲慢的黃大勇往這邊走來。

    “隊長,這個人說他是唐建國的兒子,給我們說他爸有病,威脅我們說萬一出意外我們沒人承擔的起!”

    一聽這話,黃大勇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兒,冷冷的看著對面站著的唐風。

    “你是唐建國的兒子?”

    “趕緊把你抓的人放了,他們就是一群老頭兒老太太,是不是聚眾賭博你這個做隊長的心里應該比誰都清楚,栽贓嫁禍,這事兒要是傳出去,你這個隊長可就沒了吧?”

    黃大勇心頭一震,臉色稍微變了變,做這事其實很多人都能看穿,但是你看穿也得有證據才行,這事兒他做的天衣無縫,不怕別人說!

    “呵,你誰啊你,要再這么無理取鬧,那就是擾亂公務,我連你一塊抓了!”

    不遠處的林音和夏素琴看到唐風一上去就和警察鬧了起來,急的不行,母子兩趕緊跑過去站在唐風身后,抓住他的胳膊。

    “小風,別急,別激動,有事咱們慢慢說。”

    “這位警察,唐風他爸究竟是怎么了?為什么就被你們抓了?他身體不好,萬一你們的人不知道情況,手重一點,舊傷復發,這對大家都不好不是?”

    黃大勇來之前也不知道這個唐建國身體不好,現在這么一說,他心里其實也有點毛。

    “行,我會讓手下注意的,但是你們現在必須離開,不然那就是妨礙我執法。”

    “執法?呵,你們為了拆遷可真是不擇手段啊,我現在給你一次機會,把我爸和其余的老人放了!”

    唐風指著黃大勇,冷冷的說道。

    “你是誰啊你!你讓放人就放人,那到底你是警察還是我是警察?”

    林音拉了拉唐風,讓他先不發火,可是現在唐風心里著急的很,老爸一輩子從不做虧心事,再者又是軍人出身,最看不起的就是犯罪的人,現在自己被無緣無故的抓了,心里肯定很難受,剛才唐風通過車窗往里面看時,唐建國抱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正因為這樣,唐風才萬分著急。

    沒再說話,拿出手機,唐風壓抑住自己的怒火,將電話給王志高打了過去。

    市委辦公室內,王志高為了老城拆遷的事,已經是滿臉愁容,就在這個時候,自己的私人電話又響了。

    “喂,王書。記,你究竟想做什么?難道為了建成你的項目,我們一家子都得被你的手下們給抓進監獄才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