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二章 偏執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二章 偏執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電話中傳來唐風發火的責問聲,本就心煩意亂的王志高一個激靈。

    “唐先生,您這是什么意思?老城拆遷跟您沒啥關系吧?您家住的別墅在市區啊。”

    “王書。記,我爸在老城,我小時候就是在這里長大的,你的手下們無緣無故找借口抓我爸,你看這事兒怎么處理吧!”

    “什么?抓您爸?您現在在什么地方,我馬上過去。”

    “老城中心街道上。”

    說完自己的位置,唐風掛掉了電話,對面還在抓人的黃大勇,隱隱覺得不對。

    而就在唐風剛剛把電話掛掉,老城區長樊志成的電話就響了。

    “樊區長,你今天早上干什么了?誰讓你隨便抓人的!”

    樊志成正在辦公室里泡著茶,黃大勇想的辦法著實讓他眼前一亮,內心正沉浸在開心之中,沒想到這個時候電話響了。

    “王書。記,您這消息咋這么靈通,這不都是為了拆遷能順利進行下去嘛,怎么,沒啥事吧?”

    “沒事?還沒事?你這次給我捅大簍子了!”

    “去!趕緊讓你手下把人給我放了,你趕緊到現場去,我也馬上就到了!”

    說完,王志高掛斷了電話,樊志成楞了半響,一股子涼風從后脊梁骨直沖天靈蓋!

    難不成?

    真一腳踢到了硬石頭上了?

    思索了片刻,雖然沒有什么結果,但既然是王志高親自打電話告訴自己惹事了,那怎么都不可能騙人的,起身的同時,他拿出手機,顫顫巍巍的找到了黃大勇的電話,撥了過去。

    ……

    “幾位,我們現在要帶人走,麻煩你們讓開一條路,不然的話,你們就是妨礙公務,是違法的行為。”

    唐風和林音以及夏素琴站在警車旁邊,根本沒有要走的意思,而這時小麻將館里的人已經盡數被警察們帶著押到了車上,按照計劃,黃大勇要把他們帶回警隊,聚眾賭博自然不是什么大罪,但是處罰一下,拘留個十來天,也是合理合法的。

    心里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但沒成想半途殺出來一個唐風。

    “我好話說盡了你不聽,市委的王志高等會兒會來跟你說清楚的,黃隊長,你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恐怕經不起別人一查吧?”

    黃大勇的臉色變了變,但是眼前這個唐風他實在是不認識,上來說話就這么橫,一向做事跋扈的他,哪里受的了別人對他這種態度。

    “妨礙執法,還當眾威脅警察?我看你是好日子過的燒住了吧?想進去蹲兩天?還我經不起查?這里的人就是聚眾賭博,我無非是來的巧了一點而已,這難道有什么問題嗎?”

    說著話,黃大勇的手機響了,一看屏幕,發現是樊區長的。

    “喂,樊區長,有什么指示嗎?”

    樊志成一邊穿著衣服一邊拿著手機沖聽筒里的黃大勇說道。

    “大勇,人你抓了沒有?”

    有些意外,黃大勇笑了笑,“樊區長,人抓了,你就放心吧。”

    他以為樊區長是打電話來詢問事情的進度,但誰曾想,樊志成聽到這話低聲罵了聲娘。

    “黃隊長,先把人放了,我五分鐘就到,那個唐建國也不知道是什么來路,王書。記剛剛給我親自打的電話,大勇啊,這次咱們可能是捅婁子了!”

    臉色的笑容僵住了,黃大勇表情有些呆滯,干笑了兩聲,重新打量了對面的唐風一眼,難道剛才那個電話真是給市委的王書。記打的?

    那自己今天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啊,好,樊區長我知道了……”

    放下手機,他有些迷,環視了一圈自己手下的警察,他們都在等自己說話然后出發回警局呢,但何曾想到,情況變化如如此之快。

    “黃隊,人都抓齊了,咱出發?”

    身邊的人有些等不及的催促了一句。

    “放人吧……”

    身邊的手下答應了一聲,隨即發現不對,疑惑的看著黃大勇。

    “隊長,你說啥?”

    “放人!”

    黃大勇吼了出來,驚的自己手下就是一激靈,大惑不解的看著自己隊長。

    “隊長,這些人可都是我們千辛萬苦才抓到的,這怎么又要放?”

    黃大勇的心情很是煩躁,冷冷的瞥了一眼自己手下。

    “我他媽讓你放人你就放人,哪那么多廢話!”

    手下吃癟,撓頭下去了,招呼手下打開車門,將一眾剛剛抓起來的“聚眾賭博”的老頭老太太們放了。

    這個時候,黃大勇才開始重新打量眼前這個相貌并不出眾的唐風。

    而看到自己的施壓起到了作用,唐風瞪了一眼黃大勇,“把車門打開!”

    此時黃大勇心里感覺到了一絲不安,這個人果然非比尋常,也不敢拒絕,一抬手讓身邊的警察上前打開了車門。

    “爸,您沒事吧?”

    唐建國此時腰背挺直端坐在車內,表情肅穆,面對唐風,根本就不搭理。

    看到唐建國這個樣子,唐風心突然就是一沉,老爸一生為人做事光明磊落,哪里受過這樣的屈辱。

    “爸,他們抓錯人了,快下車吧……”

    身邊的林音也看到了這一幕,趴到車門口,“爸,下車吧,沒事了已經。”

    但兩人輪番上去讓唐建國下車,卻一點作用都沒有。

    幾分鐘的時間,樊志成區長和市委的王志高,一前一后,開進了街道。

    樊志成等司機剛剛將車停穩,便著急忙慌下了車,三兩步小跑到了黃大勇身邊。

    “大勇,人都放了沒有?”

    喘著粗氣,樊志成滿臉的焦急。

    黃大勇面色有些難堪,點了點頭又搖搖頭,“放了,是全部放了,可是……”

    “可是什么?”

    這個點兒,樊志成就怕出點意外。

    “那個……那個唐建國不肯下車……”

    一拍大腿,樊志成覺得今天這事兒算是栽了,手指著黃大勇,恨鐵不成鋼的罵了一句,趕緊往身邊的警察跟前湊了過去,看到唐建國端坐在警車內表情肅穆,心中隱隱覺得有種不祥的預感。

    “你是唐建國的兒子吧?”

    拍了拍趴在車門口的唐風,樊志成帶著一臉歉意的笑。

    “嗯,是。”

    唐風皮笑肉不笑的回應了一句。

    “是這樣,今天的抓捕行動有些魯莽,是我這個區長的問題,這樣,你先把你父親帶回家,我抽空一定登門致歉,你看怎么樣?”

    樊志成不認識唐風,但是能請動王志高的人,總之不會是個小人物,跟這樣深藏不露的人說話,還是小心為好。

    轉頭瞪了一眼樊志成,唐風冷冷說道,“樊區長吧?打的一手好牌啊,為了拆遷成功,你們可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臉上有些發燙,樊志成還是低頭笑了笑。

    “唐先生說笑了,這只不過是一次意外,跟拆遷沒什么關系,你千萬別多想。”

    “我不多想,等會王志高來了,你跟他說吧,總之我告訴你一句,哪怕就是老城的人全都拆遷搬走了,我們唐家也不搬,你記住這句話,是我唐風說的。”

    笑容停在臉上,樊志成的身子停滯了兩秒。

    與此同時,王志高的車停在了不遠處。

    樊志成沒再說話,趕緊跑到車前,但王志高已經下了車,狠狠的瞪了一眼走過去的樊志成。

    “你干的好事……”

    直接將他撇在一邊,王志高快步走到了唐風身邊。

    “唐先生,這究竟是怎么回事?老爺子沒事吧?”

    聽到王志高來了,唐風回頭看了一眼,手指著一身警服的黃大勇,“你問問他,我覺得他比我更清楚。”

    黃大勇充其量也就是個區刑警隊的隊長而已,和王志高之間差的級別可不是一點半點,光是看到王志高對唐風那恭敬的態度,腿都已經快軟了。

    聞言王志高陪著笑站了起來,這唐風連高家都不放在眼中,自己這個小小的市委一把手又算的上什么?

    “樊區長,這人是誰?”

    樊志成捏了一把汗,“王書。記,這是我們刑警隊的隊長,叫黃大勇。”

    “黃大勇,黃隊長?說說吧,今天這是怎么一回事?”

    黃大勇有些懵,迷茫的眼神看了看身邊的樊志成,不知道該怎么說。

    “王書。記問你話呢你看我干什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一五一十的說清楚!”

    黃大勇現在是死的心都快有了,這叫什么事兒?合著自己出的主意替你樊志成解決麻煩,到頭來屎盆子往自己頭上扣?

    “樊區長,這行動不是咱們……”

    “住口!什么叫咱們?這次行動跟我有什么關系?”

    黃大勇一拍腦門,連忙哭笑不得的看著王志高,“王書。記,這行動沒啥特別的,就是接到報案,說是這里有聚眾賭博的人,我這不就過來了?”

    王志高人精一般的人物又怎么會看不出這其中的貓膩,但是畢竟都是自己的手下,何況這件事真實的用意無非就是為了拆遷,萬一真把真相捅出來,對誰都沒好處。

    瞪了一眼黃大勇,王志高轉身笑著看著唐風,“唐先生,一場誤會而已,做人嘛,哪有不犯錯的,你看今天這事兒……要不就這樣算了?”

    唐風還沒開口,車里一直坐著沒說話的唐建國,彎腰下了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