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承諾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承諾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建國下了車,看了一眼兒子,他身體在做手術之前一直都是很好的,哪怕是經歷完一次大手術,站著的時候,腰背依舊如鋼板一樣直。

    “爸……”

    唐風喊了一聲,他明顯感覺到自己老爸的情緒有些不對勁,想上前攙扶一把,被唐建國一個眼神瞪開。

    看了一圈周圍的人,唐建國將目光落在了王志高身上。

    “您就是安北的一把手,王書。記吧?”

    眼看說話的這人器宇不凡,和平常人見了自己恭敬敬畏的態度不同,他腰桿直挺,不卑不亢。

    “您好,我是王志高,您是唐風先生的父親?”

    唐風不敢得罪,人家老爸自然也就不敢得罪了,王志高笑臉相迎,走到了唐建國身側。

    “我是唐風的父親,唐建國,也是這老城幾十年的老住戶了,王書。記,今天你剛好也在這里,我想說幾句話,您看可否?”

    這當然啥問題沒有,王志高點著頭。

    輕微嘆了口氣,唐建國環視了一圈,而后低了低頭。

    “王書。記,我知道,今天這件事呢,你們領導心里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老唐心里也明鏡一樣,但是呢,有些話咱們看破不說破,今天這事兒我們不會追究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都不容易,相互理解是應該的,這幫大小伙子們也指望著每個月那么點工資生活呢,砸了誰的飯碗都不好……”

    王志高一愣,隨即撥浪鼓似的點頭,看來人家這唐建國真是個明白人,一眼便看穿了今天這出戲是樊志成他們為了拆遷進度自導自演的,目的就是為了抓幾個人,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

    “老唐啊,謝謝你理解,你能這么想,我這個做一把手的,心里也著實欣慰。”

    頓了頓,唐建國繼續說道,“今天的這事兒我自然是可以不追究的,只不過是一件小事而已,我唐建國是愛好面子,凡事是喜歡打抱不平,可是王書。記,你說說,這次的拆遷,我們不該拒絕嗎?”

    “這里是生我們養我們的地方,是根兒,現在要拆遷了,那就等于是挖了大樹的根,王書。記啊,你們的用心可能是好的,為了整個安北的發展嘛,這一點放到哪里去說也是無可厚非的一件事,但是你想過沒有,這里一旦拆遷了,那些拿到一平米三千塊的老居民們,去哪兒住?去哪生活?”

    “市區的房子已經漲到快一萬的水準,三千塊拿去連個廁所幾平米都買不來啊,你說說,這讓那些老人家們怎么辦?”

    連續的一番話讓一旁的王志高聽的滿臉通紅,他坐在那個位置上不是不想這些事情,而是迫于多方面的壓力,有的時候自己也是身不由己。

    “老唐啊,你說這些我都明白,可是……唉,如果能給大家多一些補償款,我王志高肯定二話不說就批準了,但是我也有我的難處啊……”

    唐建國點了點頭,“天大的難處,還能有自己家房子被拆,沒地方住這個困難大嗎?王書。記,我知道安北要發展,肯定會犧牲掉一部分的利益,這沒有錯,今天輪到我們老城區這幫土著們出力,貢獻出自己家的房子來,這沒錯,可是你看看,周圍這些老大爺老大媽們,有的都七八十了,房子拆了又沒地方安置,他們怎么辦?”

    王志高有些慚愧,面對著這么多老百姓,他嘆氣過后,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老唐啊,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市里拿出一部分資金,補貼到你們拆遷款中,每平米補償三千,這樣和項目方加在一起,就有六千塊了,老唐啊,你的那番話我何嘗不懂呢?現在我也只能拿出這么多了,畢竟市委也不是做生意的……”

    乍一聽這話,唐建國還是有些意外的,他沒想到的是自己這三言兩語的,居然說動了這安北的一把手,同意提到補償款的數字。

    “街坊們,王書。記剛剛說了,補償款張到6000塊一平米,大家回去了和家里人商量,愿意簽字的就簽……”

    剛剛自己說出這話的時候王志高倒沒有感覺有什么,當唐建國將這個消息傳達出去的時候,他的心開始有些痛了,一平米三千塊,老城街道這邊拆遷的面積不小,這一句話出去,市里至少得拿出幾千萬甚至上億的資金去補上青石創投不愿意多給錢的這個口子。

    但話已經說了出去,收肯定是收不回來了,現在只能是硬著頭皮上了。

    之前圍觀看熱鬧的大多也都是要拆遷的人家,現在聽到唐建國說上面多給一倍的錢,心里也不由得已經動心了,畢竟這老城的房子已經是多少年的老古董了,能賣六千塊,加上自己的養老金什么的,足夠在市區再買一套新房子住。

    “王書。記,這6000塊是真的嗎?不會是哄我們呢吧?”

    “就是,之前才給3000,那么少怎么可能。”

    王志高眼看底下很多人已經動了簽字的心思,臉上洋溢起了笑容。

    “是真的,開發商補償大家3000,我們市里補償大家三千,是6000塊沒錯,各位大爺大媽,回去和自己家人商量商量,能在拆遷同意書上簽字就盡快簽了吧!”

    剛剛還是一場危機,經王志高這么一調和,做出了讓步之后,整件事又似乎成了喜事,畢竟對大多數人來說,一平米6000簡直和3000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大家趕緊回去商量商量吧,今天警察抓人的事兒是一場誤會,沒事了,大家散了吧!”

    書。記發話,黃大勇趕緊招呼自己的手下們幫助疏散周圍的大爺大媽,此時大多數人心中記著的是那漲了一倍的拆遷款,哪里還有人想起這些都是唐建國為他們爭取來的?

    “王書。記,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先替這些老人們謝謝你了。”

    “老唐你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李秘書,你記一下,唐風先生家這老房子,按照一平米一萬的標準進行補償。”

    前一秒剛剛露出笑意的唐建國,臉色立馬變了,唐風在一旁看著,沖一臉懵逼的王志高使了個眼色,但無奈也已經晚了。

    “王書。記,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唐風比誰都了解自己老爸的而性格,他將錢這個東西看的不是那么重,一直把錢當做身外之物,要不然也不會在唐風的上一世時,生病連個幾十萬都拿不出來,當然更重要的一點是老爸一直覺得錢應該取之有道,當年他從特種部隊退下來,而且還是提前退伍,年紀又輕,安北不少安保公司開價年薪十萬請他,他都不愿意去,在他的眼里,做保安都比給人家做保鏢掙的錢干凈!

    但是在王志高的眼中,錢這個東西,沒有人不喜歡,且不說唐風的實力如何,單論唐建國在老城這邊的影響力和號召力,多給點錢穩住他的心,顯然是穩賺不賠的一件事。

    “老唐,我這……沒什么意思啊,你看你為了拆遷這件事也受了不少苦。多給您點補償,這沒啥吧?”

    誰知唐建國一瞪眼,“王書。記,如果市里有這個能力的話,我希望給每家每戶都是一平米一萬進行補償,你這樣給我單獨多給,我唐建國不要!”

    說完,轉身背著手離開了……

    留在原地的王志高。干瞪眼,死活想不通這個世上還有這種人,多給你錢你都不要?

    唐風看到自己老爸生著氣離開了,沖王志高拱了拱手,也跟了上去,后面夏素琴和林音也跟著唐風離開了。

    場面上瞬間只剩下了王志高和樊志成以及一群警察。

    扭頭瞪了樊志成一眼,“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多出來的那三千塊補償款,樊區長,你想辦法解決一半吧,剩下的,我找青石集團要!”

    樊志成臉色驟變,什么?自己區里掏錢?

    剛才不是你王志高說好的自己拿錢嗎?

    “王書。記,這不對吧?您剛才不是說?”

    “說什么?我那不是為了給你擦屁股?樊志成,你長點腦子行不行,剛才那陣勢,人要給真抓了,我實話告訴你,就唐建國那兒子唐風,能把你一擼到底你信不信?真是胡鬧!”

    說完,王志高也上了車,心情有些煩悶的拿出手機,撥了出去。

    “夏總,是這樣,您看對于那些拆遷戶,咱們青石集團可不可以再多拿出一平米一千五?我讓區里再拿一千五,把每平米的補償款漲到6000,這樣的話,整個老城區的搬離速度會快很多……”

    林州,青石創投集團總裁辦公室內,一身正裝的夏青石面色冷厲,聽到電話中的王志高這么說,臉色不變。

    “王書。記,這個問題我覺得沒有必要再討論了吧?我之前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拆遷款只能是三千塊一平,我們青石創投是風投公司,不是慈善企業,接手安北國際會展中心我們面臨的風險已經很大了,如果再無端增加我們資金的投入,我只好召開股東會議,討論是否再繼續投資你們市國際會展中心這個項目。”

    王志高的臉頓時黑了下來。

    “好吧,夏總不愧是國外留學回來的,這賬,算的可真有一股子資本家的味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