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四章 設計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四章 設計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夏青石依舊是面不改色,淡淡說道,“王書。記你這話說的有點不大好聽啊?如果拆遷款這一項再增加投入,那就不是我一個人是否同意的問題了……”

    本來王志高還想著讓青石創投將這剩余的每平1500出了,沒想到這個青石創投是一毛不拔,一分錢都不愿意多出,現在這鍋就只能是自己背了,想到這里王志高輕嘆了口氣,掛掉了電話。

    這錢青石創投不出,但承諾已經做出來了,這個窟窿就得自己補上了。

    想到這里,他不得不再次陷入兩難的境地,前面副駕駛上坐著的秘書很會察言觀色,此時詢問道,“王書。記,青石創投那邊不給錢嗎?”

    輕點了點頭,王志高沒說話。

    “王書。記,我看這件事最大的癥結不在錢多錢少的問題上,而是有人從中作梗,領著老城區的這幫老頭兒老太太們鬧事,才把拆遷這件事復雜化的,如果能把這絆腳石除掉,我覺得這件事就會簡單很多……”

    王志高這個秘書可是畢業于國內名牌大學的高材生,當年選調生考試第一名,王志高親自點名要來的,之后的表現也證明他當初的眼光是沒錯的,這姑娘不僅是人長的漂亮,會來事兒。最關鍵的是業務能力強,腦瓜子靈活,遇事能往多方面想,是個難得的人才。

    “小李,你這話的意思是?”

    在他的眼里,這次拆遷面臨最大的問題所在就是拆遷款的問題,如果錢夠了,哪怕是哪些老頭老太太不同意搬離,他們的兒女也會同意的,畢竟誰跟錢過不去呢?

    李秘書把頭轉過來,笑著說道,“王書。記,你想啊,老城區這邊的人和新市區那邊的可不一樣,這邊的人大多數都是安北市最早的居民,和那幫眼里只有錢的人不一樣,他們其中大多數可不差錢,兒女也都在外面工作,他們這次反對拆遷最大的問題就是在于唐家父子……”

    眉毛瞬間鎖在一起,王志高有些不懂,這件事又如何會跟唐家父子聯系在一起呢?

    “小李,雖然說唐家也在拆遷范圍之內,房子也得拆,但是就唐風現在的身家地位,我覺得他沒必要為了這點錢跟我撕破臉皮死扛到底吧?唐先生不是那種人。”

    李秘書聞言哈哈一笑,“我說您啊就是把人都想的太好了,你仔細想想看,唐建國在老城那邊的威信,比大領導都要高,他說一句話頂您多少句?那幫老大爺老大媽們就信唐建國說的,只要唐建國同意拆遷,不管這件事,就那幫老頭兒老太太,恐怕一個個也沒人敢出來反對了。”

    “李秘書,接著往下說。”

    王志高的興趣上來了,聽這個小姑娘這么說,好像還真是這么回事。

    “唐風那邊有沒有錢我們不知道,可是您別忘了,他不到一年之前可是為了幾十萬去給人家林家做的上門女婿啊,雖然說他和高家關系看起來非常好,但是這能證明什么呢?他在林家的地位又如何?這些我們知道嗎?所以啊,王書。記,您不要把人都想的和您一樣好,這年頭人為了利益,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您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點了點頭,王志高若有所思起來,就他現在所看到的,似乎是這么個道理,如果這件事沒有唐風家插手,真的好像可以簡單很多。

    “小李,你既然這么說了,那肯定也已經找到了解決的辦法,說來我聽聽。”

    李秘書莞爾一笑,低聲說了一句,“坐山觀虎斗……”

    “坐山觀虎斗?”

    王志高扶著下巴靠在后面的座椅上,腦中思索著,唐風的實力清楚的告訴他,自己在安北還是不要正面得罪的好,既然自己不能得罪,那自然有人得罪的起,讓誰去和唐風斗呢?

    “青石創投!”

    王志高猛的眼前一亮,對啊,夏青石可是夏家家主夏良儒的小兒子,就夏家的實力來說,放在整個江南省那都是大名鼎鼎的,制造一些機會,讓夏家和唐風之間發生一點什么,無論如何,都傷不到自己,而且還能漁翁得利,這個辦法就目前來說,似乎是最為穩妥不過的。

    想到這里,王志高嘴角勾起,“小李,你還知道什么,全部說出來!”

    他這個秘書別人不知道,自己還是很了解的,沒有很大把握的辦法,她是不會給領導說的,這姑娘腦子活。活就活在這里。

    “我是什么都瞞不過王書。記您啊,您既然都開口了,那我就直說了吧,我在之前的時候調查過唐風和林家的人,唐風的那個老婆,也就是您剛才看到的那個林音,她的母親叫夏素琴……”

    “夏素琴?”

    王志高低頭想了好久,但確實想不起來這個夏素琴是誰。

    “難道說?”

    猛然之間反應過來,王志高手指著李秘書。

    “沒錯,夏素琴就是青石創投老總夏青石的姐姐!”

    “啊?”

    驚呼出聲,王志高驚訝萬分,但隨即李秘書的一番話,讓他懸著的心重新落回了肚子。

    “這個夏素琴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為了跟隨林家的林木石背叛家門,夏家的老爺子夏良儒更是發話日后再不許她進夏家門,可以說這件事在當時鬧的沸沸揚揚的,堂堂的夏家更是因此蒙羞,這次也真是機緣巧合,沒想到唐風又和青石創投扯上了關系,王書。記,只要我們方法得當,我想夏家定然不會袖手旁觀的,他們要是知道是當年那個背叛家門的夏素琴的女婿在有意阻礙他們夏家的發展,那這件事不就……”

    聽到這里,王志高是全明白過來了,他瞇著眼看著前排副駕駛上的李秘書,心中佩服這個姑娘聰明能干的同時,不由得生出一絲寒意。

    說的好聽一點是聰明伶俐,說的難聽一點不就是陰險狡詐?

    他看著這個姑娘,心中不由得在想,有沒有一天,自己也被算計進去?

    ……

    話說到了這里王志高連市委都沒回,直接讓司機開去林州,他要當面見夏青石,將這件事“說清楚”。

    而另外一邊,唐風攙扶著唐建國,后面跟著夏素琴和林音,四人一起回了家。

    “爸,您身體沒事吧?剛才那幾個警察沒把你怎么樣吧?”

    唐風其實最關心的自然是唐建國的身體,一進門讓老爸坐下,問道。

    “親家母,小音,你倆坐。”

    沒回答自己兒子,唐建國先讓秦家和兒媳婦坐下,扭頭示意讓兒子去倒水。

    “老唐啊,你身體沒事吧?剛才把小風急的,他就是擔心你的身體,畢竟也都這么大的歲數了。”

    夏素琴落座,微笑開口。

    “是啊爸,這拆遷的事情我看您能不插手就別插手了,現在他們對待拆遷這件事上使用的手段越來越多,尤其是一些拆遷公司,無所不用其極,您看今天早上這一出兒,不就是明擺著的嗎?”

    唐建國這么多年的閱歷了,又怎么會看不出來那幾個去小麻將館賭錢的是有人故意安排進去的,但是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要正大光明的去替大家討公道。

    “小音啊,這件事呢你和小風就不要再管了,你們年輕人有年輕人的事情,我聽說最近你們在準備開公司的事,去忙這事吧……

    眼見唐建國不愿意聽自己的,林音作為一個晚輩也不好說什么。

    唐風把水倒來,放在唐建國面前,“爸,現在您已經把拆遷款爭取到6000了,比之前多了一倍,我看您就把字一簽,我給您重新買一套。”

    其實說心里話唐建國何嘗不這樣想呢,但是沒有辦法,他知道這6000也有人不愿意搬,只要有一家不搬的,他就不能走,好幾輩人都是街坊鄰居,總不能看著老街坊們被人欺負自己袖手旁觀去過自己的小日子去,這事兒他做不到。

    “這件事我說了你不要再管了,去把你自己的事情做好,我這把老骨頭他們能整散了不成?”

    無奈,唐風知道老爸的脾氣,索性也不再說了,招呼林音起來,兩人去廚房做飯。

    ……

    而王志高這邊,則在下午時分趕到了林州境內,傍晚,天色稍暗。

    在林州市內算是頂級的一家茶館內,夏青石親自接待了王志高,畢竟人家好歹是一個市的一把手,怠慢不得。

    喝了幾杯茶后,王志高逐漸說明了來意,開始抽絲剝繭,將拆遷事件遇到的重重困難全部加在了因為有唐家從中作梗之上,而唐家之所以這么霸道蠻橫,全是因為有唐風在背后。

    但夏青石只是當做王志高在訴苦,直到他說出那句,“這個唐風不是別人,就是你夏青石的姐姐,夏素琴女兒的女婿!”

    二十多年了,當“姐姐”這個字眼出現在耳畔的時候,夏青石似乎楞了一下,反應了幾秒才回過神來。

    對啊,自己還有個姐姐。

    定了定神,夏青石臉色冷了下來,“王書。記,這個唐風故意阻礙拆遷工作的進行,跟我夏青石有什么關系?”

    自然是沒有什么關系的,唐風到現在都不知道這個項目的開發商居然會是夏家的人,但王志高是什么人?有些尷尬的一笑,擺了擺手,難為的低聲一句。

    “你們兩家好歹都是親戚,有些話我這個外人說了恐怕……”

    夏青石不是傻子,但也正因為不是傻子,他才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說了一句,“好啊,我明白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