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五章 再起波瀾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五章 再起波瀾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王志高連忙擺手,“夏總,您也千萬不要多想,這些都是我自己猜想的,是不是這樣還真的不一定呢,萬一你說因為我這些話影響到了你們之間的關系,那我這不就里外不是人了嗎?”

    夏青石喝了口茶,面色深沉如水,輕笑一聲,“我姐已經在二十年前被我爸爸逐出唐家,這么多年了,一直都沒有任何的聯系,我和她之間哪里還有什么關系?早已經是路人了,如今他們在我的這個項目上給我難處,恐怕也沒想過我這個三弟的感受吧?”

    聽到這里,王志高的心安了,要的不是別的,就是這么個效果,只要夏青石和唐風攪在一起,自己便能輕松許多了,這畢竟是個商人,本來就是利益至上的,現在有人橫在他面前擋著路,那就更是不能放過了!

    “原來是這樣,那行,夏總,我今天來呢,其實就是想說這么件事,那多出的1500每平的拆遷款我們市里出了,別的沒什么,我就先走了。”

    剛一起身,夏青石說了句,“王書。記請慢,那1500部分我們青石創投出,同樣的,也感謝你今天來親自過來跟我說這個事,要不然我可能就一直被蒙在鼓里了。”

    客套一番,王志高出了門,這次的林州之行無疑是收獲頗豐。

    而唐風這邊,跟林音一起為唐建國個夏素琴做了頓飯,四個人吃完飯,眼看天色也不早了,唐風和老爸打了招呼,帶著夏素琴和林音下了樓,準備回家。

    之前來的時候車是停在家樓下不遠處的小麻將館跟前的,而之前被拆掉的兩座房子就在小麻將館不遠處,唐風去取車,便必須經過這個地方,這個時候天色漸晚,街道上行人本就不多,但快走到停車的地點時,隱隱約約的,唐風看到在被拆掉的兩座房子廢墟前,圍著一圈人。

    “老秦,你也不要太難過,這房子已經沒了,區長那邊會給個說法的……”

    “就是,剛才樊區長和市委的王書。記都來過了,說是每平米現在給6000塊了,老秦啊,你就別太難過了。”

    聽到人群中有人說這話,唐風知道這是之前被拆掉房子的老秦和老王回來了,也沒準備上前去安慰幾句,突然的,人群之中有人喊了一聲。

    “你們快看,老王家那大兒子在樓頂上!”

    “不好,那老王的大兒子怎么在那?不會是要尋短見吧?”

    突然之間人群之中就炸了鍋,所有人的目光往不遠處廢墟旁邊的樓頂看去,此時在那樓頂上,站著一個人。

    “小風,你看那邊是不是真的有人要跳樓?”

    身后的林音瞇著眼睛往樓頂看去,唐風走到了車邊,拿出車鑰匙準備開車,順帶看了一眼。

    在不遠處的樓頂上,一個人影走來走去,不時嘴里大喊著什么,但無奈眼前人群發出的聲音太吵,聽不清那人說的是什么。

    “壞了,那是老王家大兒子,他們家房子被拆了,這是要鬧事啊?”

    將車鑰匙收起來,唐風跟隨著人群往樓頂下走去。

    這個老王家的三個兒子自己都認識,是兒時的玩伴,這個樓頂上站著的大兒子自己也認識,名字叫王平,年紀比自己大,三十歲左右的樣子。

    快到樓頂下面時,老王家兩口子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那老太太一看到兒子站在樓頂準備跳樓,一下子直接就暈了過去,場面一時間陷入了混亂,報警的報警,打120的打120,抬人的抬人……

    “小平,你站那兒干嘛呢?你趕緊下來可不敢做傻事啊,你媽剛才都暈過去了!”

    老王家一家接到自己家被拆掉的消息之后就立馬往回趕,沒想到這兒子一下火車就先走了,老兩口一看他神色不對,一路上嘴里罵罵咧咧的,生怕他回來鬧事,就趕緊馬不停蹄的跟了過來,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一回來看到房子被拆,緊接著又看到兒子爬上了樓頂,簡直是一茬接著一茬……

    老王一發話,周圍吵鬧的人群瞬間安靜了下來。

    “爸,咱們家老房子被拆了,我可連婚都結呢,之前我都跟人家說好了我們家有房子,還是三層的別墅,現在倒好,房子沒了,補償那么點錢,在市區連套大點的房子都買不起,我這后半輩子都毀了,我也不想活了!”

    聽到兒子這話,老王腦子一陣暈眩,幸好周圍有鄰居眼疾手快趕緊扶住了他。

    “不爭氣……不爭氣啊!”

    “老王啊,你先別急,我們已經報警了,警察馬上就到,你可千萬不能再倒下了!”

    這種事情傳播的速度是極快的,不到幾分鐘的時間,現場已經聚集了不下數百人,唐風出門時還在家的唐建國此時也出現在了這里。

    “爸,那是王平,看樣子,這是出來要錢來了。”

    唐建國愁眉緊鎖,這無疑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結果,房子現在無疑是很多的命根子,現在老房子被拆,老王家這大兒子做出這種事情,似乎并不意外。

    隨后剛剛開走的警察重新開了回來,消防車跟在后面,在樓下拉起了一圈警戒線,支起了救生氣囊,樊志成剛剛回了區委還沒坐下,電話就打了進來,說這邊出了事,他又和黃大勇乘車馬不停蹄的趕到了現場。

    情緒已經有些難以控制的老王看到有領導來了,上前一把抓住了樊志成的領口。

    “你們,你們憑什么拆我家房子,憑什么!”

    眾人趕緊將情緒失控的老王拉開,樊志成一臉吃黃連樣兒,整了整衣領。

    “老先生您先別急,這房子真不是我讓人拆的,您不能冤枉好人上來就打人不是?”

    樊志成找誰說理去,自己說來說去成了背鍋的了。

    “我不管,我兒子現在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跟你拼了!”

    樓下的話還沒說完,樓上的王平已經坐在了樓頂邊緣。

    “姓樊的,你們每一個好東西,全是假話,你今天要是不給我們家賠房子,我就從這兒跳下去!”

    因為激動,身子不斷的顫抖,屁股底下的水泥邊被蹭的掉落下去,驚的樓下的圍觀人群發出一陣驚呼聲,而樊志成這邊手心都出了汗。

    這萬一真要下來了,自己這區長那指定是難辭其咎,到時候輿論風向估計肯定對自己不利。

    但是這老王家老秦家的房子偏偏不是一般的房子,人家那是三層樓的小獨棟,不是別墅但也和別墅差不多,那要是賠下來,沒個兩三千萬擺不平!

    這錢不是樊志成出不起,但是你花錢還得有個來頭不是?

    這事情憑啥自己掏錢擺平?

    沒道理不是?

    “黃隊長,你看能不能派人上去給拽下來,這站在樓頂上威脅我,萬一我要聽了他的,那明天不知道得有多少人學他那樣威脅我,我還能有好日子過嗎?”

    黃大勇一點頭,準備帶人上去,唐風適時出現了。

    “樊區長,這件事是王平那小子做的不對,但是更加不對的應該是你們吧?把人家房子沒經過同意就拆了,你說不是你讓人拆的,那你總得讓警察出面抓住拆放的人吧?你這兇手不抓,房子也不打斷賠,說到底不像是一個領導該有的態度,您說呢樊區長?”

    這么一說,周圍的老大爺老太太一聽,好像還真是這么回事,不管怎樣你得給個交代不是?

    樊志成盯著面前這個素不相識的男子,心跳加速。

    “你的意思難道我真要答應他的條件不成?憑什么?房子又不是我拆的,我為什么賠錢?”

    “對,但是正因為這樣,你應該讓警察去抓拆房的人,這一點沒錯吧?你不陪有道理,那你就讓警察去抓拆房的人,我相信現在各個路口都有監控,況且這幫拆放的人一定不會走遠,因為它們還要回來繼續干,所以只要黃大勇帶著人,查了監控,那幫人抓到定然是輕而易舉的一件事。”

    頓時間,樊志成被說的啞口無言,本身這事兒也確實是自己理虧,但是也沒有辦法,是上面打了招呼不讓查的,也不是自己不讓查。

    “這個……那我……”

    一時間結結巴巴的,不禁讓周圍的群眾哄笑一片。

    “樊區長,你現在去派人抓拆放的兇手,我去上樓替你們救人,你看怎么樣?”

    話說道了這里,他哪里還有說不行的借口,揮揮手讓黃大勇回來。

    “黃隊長,集合你的人,去外面集合,把那幾個拆房的人給我抓回來!”

    迫于無奈,樊區長只能這樣做,畢竟這是是他本分之中的責任。

    “唐先生,你剛才說了,只要我們去抓兇手,你就救人,現在我的人已經去抓兇手了,你趕緊上去把人救下吧,這萬一出點事誰負責的起?”

    “你放心,人我一定給你救下來,但是有句題外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這一句話讓樊志成有些意外,眉頭皺在了一起。

    “什么意思?”

    唐風一笑,“我覺得,就算是我把人救下來,警察把拆房的人抓到,這兩座房子,恐怕也得你樊區長賠錢吧?”

    一句話,直戳樊志成的心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