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六章 救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六章 救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先生,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這房子又不是我們區里安排人讓拆的,憑什么讓我出錢賠償?”

    剛才王志高一番話直接讓樊志成承擔了1500每平方的拆遷款,這個數字實則算下來已經不是個小數目,現在這稀里糊涂的又讓自己拿錢,這叫什么理兒?

    斜瞥了樊志成一眼,“有些話還是不要說破的好,樊區長,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這邊說完,唐風直接往那人所在的樓頂走去,當然,他避開了樓頂上王平的視線。

    而另外一邊,黃大勇得到頂頭上司樊志成的命令,直接分散警力,開始調查昨天晚上兩座房子被拆事件的始作俑者,他是刑警隊的隊長,偵破這種案件無疑是手到擒來,再者如今天眼密布,雖說老城這邊公共建設老舊,但是天眼攝像頭還是每個街道口都有的。

    一隊人調監控,一隊人負責技術分析,很快,坐鎮指揮車的黃大勇得到了報告,昨天晚上是三輛本地牌照的半掛式貨車拉的挖掘機過來拆的房子,天眼系統給這三輛卡車最后消失的地點是在老城出城口,外面是郊區農村。

    從開始調查到得到準確線索,用時不過三十分鐘,黃大勇吸了根煙,大臂一揮,“抓人!”

    車子還依舊停在老城郊區外農村大路上的王瞎子眾人,此時正和往常一樣,喝酒吃肉打牌,之前李秘書把話說的很清楚,不會有人找他們麻煩,對此王瞎子自然是深信不疑的,但就在這情況之下,天還沒擦黑,數十輛警車前后將他們圍在了中間。

    緊接著從警車上跳下來上百號荷槍實彈的刑警和特警,直接給這十幾號人來了一個囫圇吞棗!

    手銬拷在手腕上時,王瞎子還有些不敢相信。

    “黃隊,咱們都是自己人,你看你這樣干什么……”

    王瞎子一笑,眼睛就瞇成了一條縫兒。

    一巴掌扇在腦袋上,黃大勇一陣冷笑,“咱們是自己人?王瞎子,你他媽的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帶走!”

    看到面色不善的黃大勇,王瞎子此時才急了,昨晚那個李秘書可是說過的,出了事千萬不能說跟她或者王志高有關系,那現在這陣勢也不像是鬧著玩的,擅自拆人家的房子,這罪名要是實打實安在自己頭上,搞不好還真得進去蹲幾年不行。

    上了車,王瞎子急了,“黃隊,我們哥幾個可都是為衙門做事兒的,咱不得卸磨殺驢過河拆橋啊,你說我一個施工隊的沒事沒人給錢我去拆人家房子干什么?”

    車子發動,黃大勇扭頭看了一眼王瞎子,“是啊,這問題你問我做什么,總之房子是你拆的吧?”

    “是……是我拆的。”

    “這不就結了?誰拆的房子我就抓誰,別的我還真管不著!”

    說完,黃大勇坐在車前面的副駕駛上不再說話。

    王瞎子嘴動了幾下,愣是不敢說出真話,畢竟上面的人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目前還就只能是認栽了。

    ……

    唐風這邊,輕手輕腳上到樓頂,唐風站在了王平身后。

    他的速度自然不是王平可是反應的過的,樓下的人們只看到一道黑影閃過,王平整個坐在樓邊的人直接被甩的飛在了空中,重重的摔在樓頂的水泥板上,這一下對常人來說可是不小的沖擊,摔的王平整個人七葷八素,躺在地上抱著肚子,蜷縮成了一團。

    后面跟來的警察直接上去將王平按住,緊隨而來的醫護檢查王平的傷勢,而唐風則站在王平被按住的腦袋前。

    “做男人多少該有點男人的樣子,你遇到點挫折就尋死覓活的,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你樓底下年邁的父母怎么辦你考慮過沒有?”

    王平先前還用一種仇恨的眼光看著唐風,隨后這話說出來之后,他的目光變得躲閃,不敢在直視唐風的眼睛。

    “我……我也是沒有辦法,家里房子被拆了,我都三十大幾的人了,沒有房子誰跟我結婚?媳婦都要吹了我還要命干啥!”

    王平比唐風大十歲,但說到底是一個街道上長大的。

    “拆你們家房子的人警察已經去抓了,我想不久就會有消息,到時候,不管如何這件事都會有個交代給你,任何事都會有解決的辦法,但你要死了,可就什么都沒了。”

    轉身下樓,唐風輕嘆了口氣,如今這個時代,房子似乎就是人的命,沒房子大多數年輕人連對象都找不到,不管是農村家庭還是城市家庭,許多人結婚前最看重的就是家里有沒有房子,任憑許多男孩拼死拼活工作,但薪資的增長速度仍舊連房價的尾氣都吃不到……

    王平只不過是一個較為典型的例子,僅此而已。

    腳步緩緩的往樓下走著,一個大膽,似乎又虛妄的想法在唐風的腦海之中生了根。

    ……

    剛到樓下,樊志成先迎了上來。

    “唐先生,昨晚拆房的施工隊已經抓到了,現在就關在區警隊的審訊室內,您看我現在怎么辦才好?”

    不得不說在宦海沉浮多年的樊志成也有些迷惘了,早上的時間王志高剛剛給他打過電話,明確告訴他這件事不要調查,沒想到下午突然出現這么件事,迫于無奈之下只能抓人,現在人是抓了,那也就以為著王志高那邊搞不好已經是得罪了,突然陷入兩難的境地,他很難做。

    唐風笑了笑,“樊區長,那些人你比我更清楚他們是誰指派的,我想,你恐怕拿他們沒有辦法吧?反正不論如何,這兩座房子你得先著手賠付,這倒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上頭壓在那里,你不得不做,你說我說的對嗎?”

    有些沮喪的低下頭,唐風無疑說的是對的,其實這道理他樊志成何嘗不明白。

    “唉,好吧,官大一級壓死人吶,我呀……只能是打碎牙往肚子咽了!”

    無奈的長嘆了口氣,樊志成讓手下人安撫秦家和王家人,自己驅車直奔區委,沒辦法了,說到底這爛攤子只能是自己去收拾,出錢出力,最后還落不下一點好處,這就是他的命!

    另外一邊,王瞎子一行數十人被關進了老城區警隊審訊室。

    他王瞎子作為這十幾個人中的老大,實則已經和黃大勇算是老相識了,前幾年這王瞎子還做賊的時候,每年都要進來幾回,一來二去的,和黃大勇倒還成了熟人。

    “王瞎子,說吧,為什么拆人家王家和秦家房子,你知道不知道,你這算是破壞私人財產,那兩棟房子的價值可都不低,萬一要是追究下來,你小子下半輩子算是出不來了……”

    坐在對面,王瞎子一臉黑。

    “黃隊,這我這真不能說,你自己想想不就明白了,誰最想拆那房子?”

    黃大勇靠在椅子上,冷哼一聲,一把拍在桌子上。

    “王瞎子,你他媽算是個什么東西,讓我自己想,你當你自己是我上級呢是不是?別他媽豬鼻子插大蔥,有什么給老子說什么!”

    黃大勇本身就是個粗人,他哪里會往別處想。

    王瞎子一擰大腿,恨得牙根兒都癢癢。

    “黃隊這我真不能說,您就是判了我,我也不敢說啊,不然對咱們誰都不好。”

    聽到這話,黃大勇呵呵一笑,“呦呵,王瞎子,你這話說的,我怎么聽到一股子威脅的意味?”

    “黃隊,您別逼我成不?我真不能說!”

    “不說那就只能你是主謀了,我告訴你王瞎子,人家那兩座房子價值上千萬,你未經人家同意把人家房子拆了,這罪名要是追究下來,王瞎子我真不是跟你開玩笑,前幾年你那小偷小摸的我就不說了,這次可不一樣。”

    現在王瞎子就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這黑鍋自己可背不起,萬一真要給自己逮進去了,可就不好玩了。

    “黃隊,是這樣,你讓我打個電話成不?”

    “放屁!你現在是什么身份?你以為你是進來觀光旅游來了?”

    到這時候,王瞎子算是看出來了,這黃大勇簡直就是個榆木疙瘩。是怎么點都點不明白,他這腦子怎么就想不明白這么簡單的道理呢?

    而王瞎子被抓的消息,則是很快傳到了王志高的耳朵里,這場行動背后的指揮是他,早上的時間他就給樊志成打過招呼了,但是為什么打過招呼了最終還成了這樣,他著實有些想不明白。

    坐在專車里,車子飛快的往安北方向行駛著,王志高腦袋靠在后座椅上,輕嘆了口氣。

    “王書。記,這個唐風……”

    她欲言又止,嘴角帶著一抹邪魅的笑。

    “到處都有他,我王志高不出手,他還真的以為在安北這地界上,他能只手遮天了。”

    作為安北一把手,王志高不喜歡別人挑戰他的權威。

    “王書。記,其實我感覺這事兒您不用親自出手,剛才我看夏總的臉色不好看,我隱隱覺得,咱們用不著和唐風撕破臉得罪他,夏青石對這個項目同樣感興趣,如今唐風是共同的敵人,我們只需要適時的搭一把手,就足夠了……”

    抱著胳膊,王志高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