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七章 獨手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七章 獨手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青石創投的總裁辦公室內,夏青石眉頭緊鎖,他是剛剛從茶館回來的,王志高這次帶來的消息讓他的心情著實有些沉悶。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那個多少年已經沒有聯系過的姐姐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還給自己帶來了這么大的麻煩。

    身邊的秘書懂事的倒了杯水,“夏總,我看你心情不好,是不是安北那邊的項目又出什么問題了?”

    抬頭看了一眼,看是自己人,夏青石重重點了點頭,“是啊,這次安北的這個項目是個風險極大的投資,同樣的,如果成功建成,那么日后的收益也是很高的,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在工程的建設初期就遇到了這么多麻煩……”

    秘書聞言輕點了點頭,淡色的包臀裙難以遮擋火熱的身材,她微微彎彎腰,靠近桌邊的夏青石。

    “夏總,后天可就是老爺子的生日了,我看還是家里的事情畢竟重要一點,安北那邊的事,再怎么也翻不起什么大浪的,那些不想拆遷的無非就是想多要一些錢而已,大不了到最后多給點就是,但是老爺子生日那邊,我感覺您還是多上點兒心為好。”

    身邊的秘書這么一說,夏青石才恍然大悟,一下子想了起來,最近一直在忙著項目的事情,連家里老爺子的生日都差點忘了,幸好這個秘書還記著不然到時候真得鬧笑話不可。

    “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是啊,老爺子生日快了,手頭的事是該放一放了,后天,看來我得找時間給挑一件禮物才行啊,今年可是老爺子七十大壽。”

    說到這里的時候,桌上的電話適時的響了起來。

    秘書殷勤的過去接上,發現是剛走不久的王志高。

    “喂,王書。記,你回到安北了嗎?”

    對待一個市的一把手,夏青石還是有些自己的分寸的。

    “夏總啊,我到了,這一到安北我就聽到了一個消息,這才趕緊給你打電話啊……”

    有些意外,夏青石“嗯”了一聲。“王書。記,你得到什么消息了?”

    “夏總,剛剛有人來給我說,唐風一家,也就是您夏總的姐姐還有她女兒,以及唐風后天要是您在的林州,去給夏家的老爺子拜壽!”

    “什么?二十來年了,他還有臉回來?”

    “我也是剛聽到這個消息,今天還去買車了,說就是為了那天去的時候不丟人,夏總,我這個外人說話不知道您愛不愛聽,我覺得這簡直就是故意在給你難堪啊!”

    王志高適時的火上添油,且樂此不疲。

    聽到這里,夏青石不禁有些沉默,姐姐夏素琴小的時候和自己關系是很不錯的,對他也很好,在他的印象中,自己姐姐一向都很疼自己,這二十年沒見,難道真的變化就這么大嗎?

    “好,王書。記這事兒我知道了,我們夏家已經沒有這個人了,你既然知道這件事了,那我想擺脫你一件事。”

    如今的夏青石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商人,他心中很清楚,親情在商業利益面前狗屁都不是的道理,自己姐姐既然這么跟自己作對,處處難為自己,那就不要怪他不認手足親情了。

    “夏總,你說,只要是我王志高能做到的,我肯定辦。”

    “我想讓她們三個人到時候在夏家長者面前丟盡臉面,讓她們日后在再無臉面回我們夏家。”

    乍一聽王志高有些迷糊,這聽著著實有些難辦,但反過來仔細一想,一個人的面孔出現在了腦海之中。

    王瞎子的師父!

    在這一瞬間,王志高似乎都有些佩服自己,更佩服天意,一切似乎都是上天安排好的一樣巧,王瞎子現在被唐風害的進了局子,他的師父恐怕不會袖手旁觀,既然不會袖手旁觀,那定然會找人報仇,而那個人就是唐風。

    掛掉了夏青石的電話,王志高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緊接著將電話打給了還在審訊室的黃大勇。

    “喂,樊區長,對那個王瞎子狠一些,最好讓掛點彩,受點罪,記住,不要手下留情。”

    一直為抓了人還提心吊膽的樊志成得到王志高這樣的命令,一時間不知道真假,但當他聽出來這王志高不是在開玩笑之后,心一下子安穩了下來,直接通知黃大勇,對那個嫌犯王瞎子,直接動真格的,不用擔心別的,哪怕就是廢了也有人頂著。

    早就因為審訊有些煩躁的黃大勇得到上級這個授意,不再跟王瞎子廢話,給手下打了個招呼,審訊室的門一關,幾個身強力壯的特警站在王瞎子面前,按照上級教他們的說法,裝模作樣的說了句。

    “王瞎子,別怪哥們兒下手狠,你要怪別怪我們這些做警察的,逼著讓抓你那是唐風做的,現在讓你受點罪那也是唐風的意思,沒辦法,人家牛掰,認識上級,所以啊你有怨氣別記在我們哥幾個身上,得罪了……”

    說完,噼里啪啦的就給王瞎子一頓狠揍,這兩個特警的手段都不是鬧著玩的,幾分鐘之后,王瞎子已經躺在審訊室內奄奄一息了,不過他們下手也有分寸,不會真的把人打死,但也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做完這一切,王志高聯系人員,故意將王瞎子被抓和挨打的事情散了出去……

    ……

    夜色降臨,黑夜籠罩著安北這座小城。

    步行街上人頭攢動,繁華的商業街有著上百家的商鋪,傍晚時分,夜幕洗去了白天的燥熱,漂亮姑娘們穿上輕薄的裙衣,抹著淡妝,三五成群的行走在繁華的街道上。

    她們的目的性很弱,遇到好看的衣服就買,碰見好吃的零食就吃,從不在意自己的工資還剩多少,因為總有許多男人甘愿為她們付出些什么。

    和熱鬧的人群同在的還有一群人,他們從不張揚,甚至連真的名字都不曾有,彼此之間的稱呼只是綽號。

    他們有男有女,大多數都是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

    每當黑夜降臨的時候,便是他們上班的時間,食指中指之間夾著一枚鋒利的刀片,假裝與過路的漂亮姑娘不小心撞在一起,只在那一瞬間,鋒利的刀片劃開姑娘們的包,以極快的速度夾取掉包中的財物。

    他們有一個難聽的充滿貶義的稱呼——賊!

    頗為巧合的是,王瞎子在干這個施工隊之前,就是一個賊。

    而但凡是做賊的,不同的地方都有不同的派別,乃至于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賊幫,雖說安北只是一個小城市,但整個城市靠偷生活的,也有上百人,而這上百人,幾乎都在一個人的手下——獨手王!

    此時,安北市區邊上一個獨棟的小院子中,一個老年男子坐在靠椅上,身側放著一小桌子,上面有一壺茶,壺蓋放在一邊,在燈光的照射下,冒著徐徐的水汽。

    老年男子皮膚粗糙,身材瘦俏,只有那一雙右手白皙如同女子一般。

    面前站著一男一女,都不過是十八歲左右的孩子。

    “爺爺,小眼哥被抓了,那幫警察還打人!”

    “放出來的人說,是一個叫唐風的使的手段害的小眼哥被抓的,爺爺,你快想想辦法,現在可怎么辦啊!”

    老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在安北無人不知的賊王——獨手王。

    獨手王也不只有一只手,只不過他年輕的時候偷東西只用一只手,久而久之得了一個獨手的稱呼,且如今手下的人多了,他也已經幾十年未曾出過山了。

    王瞎子就是面前小姑娘口中的小眼哥,是他獨手王收的唯一一個徒弟。

    “小玉,你先別急,爺爺一定有辦法救出小眼哥的,小眼哥和爺爺關系那么好,爺爺不可能不管這件事……”

    說話女孩身邊是個年紀稍比她大一點的男孩,也不過是十八九歲的模樣,聽到姑娘焦急的聲音,趕緊出來安慰道。

    “好了,這件事你們倆就不要再管了,小眼出去之前我就給他說過,既然走正道,那就本本分分掙錢過日子,少和衙門里的人來往,他不聽我的話,現在倒好,事情替人家辦了,最后落得個背黑鍋,還被往死整的下場,怨不得別人。”

    老年男子端起紫砂茶壺喝了口,淡淡說道,但仍舊看的出來,眉頭皺了皺,只不過他隱藏的極深。

    “爺爺,那個人手黑著呢,我們要是不管小眼哥,他可就真的沒命了,你不管他,我咽不下這口氣!”

    姑娘生的眉清目秀,只不過眉目之間藏著幾分凜冽之氣,和那小巧的瓜子臉十分的不配。

    “小玉,你要去干嗎?那些人我們得罪不起,你忘了爺爺怎么教我們的了嗎?”

    眼看小姑娘負氣轉身離開,急忙跟在身后勸阻,而那靠椅上躺著的老年男子,看到這幕,則是輕嘆了口氣,卻沒說什么。

    “王安,你少管我,你們平時不都最敬重小眼哥的嗎?現在他人出事了,你們一個個跟縮頭烏龜似的,算什么男子漢,你們不敢去,我敢!我現在就去找那個叫唐風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