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八章 局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八章 局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王安看到小玉現在正在氣頭上,更加擔心他出去會遇到什么危險,加上他們這個職業,本身就見不得光,哪里還敢主動去找人家。

    “小玉,你千萬不要沖動,小眼哥被抓了我們心里都不好受,但是你現在去找那個唐風又有什么用?人家能把小眼哥弄進去,那就證明不是一般人,咱們惹的起嗎!”

    瓜子臉姑娘聞言冷哼一聲,“王安,你少管我,你們甘愿做縮頭烏龜,我可不愿意,我知道小眼哥跟爺爺賭氣你們心里都對他有意見,但小時候就他對我最好,我絕不能看著他在警局里受苦,你們可以,我做不到!”

    說完也不管身后的王安就往前走,院子里的年老男子自然聽到了院外兩個小輩的說話聲,但至始至終他沒有說一句話。

    另外一邊,唐風帶著林音和岳母夏素琴回了家,已經到了晚上,沒有再做什么,岳母打了招呼,后天就是夏季老爺子的壽辰,明天讓唐風和林音跟她去買禮物。

    兩人答應下來,上二樓臥室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夏素琴和林音吃完早飯開始收拾東西,唐風接到4S店送車的電話,出門在院子外面等著。

    大清早,別墅外面的人并不多,唐風百無聊賴的站著,本來送車的人說很快就能到的,但是唐風等了好幾分鐘時間,卻并沒有看到車的影子,無聊之下左右環顧,余光卻看到了一個有些奇怪的人。

    一個年紀不大的姑娘,在看到唐風的余光掃到她之后,快速在路口消失,唐風微皺眉頭,腦海之中回憶了一遍,發現自己并不認識這個姑娘。

    心中閃過一絲異樣,但在這時,不遠處車子來了,唐風便沒有再多想,往前迎了上去。

    車子開到院門外,4s店的店員下來和唐風簡單交談了幾句,接著又簽了字,之后工作人員離開,唐風將車開進了院子。

    賓利慕尚停在院子后面的車庫中,已然是五輛車中最好的。

    回到房間里又接了一個周昭打來的電話,問他自己提供的裝修方案如何,唐風打開電腦看了一下郵件,發現整體的效果圖還不錯,接著征求了林音的意見,便恢復了周昭,讓他就這樣裝,沒有問題。

    做完這一切,岳母和林音將出去幾天要用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好,時間也已經接近中午,由于還要出去買東西,需要的時間還多,唐風便開車帶著母子二人直奔安北市的古玩市場,在市場外面簡單吃了點東西,進了這個平常從來沒有來過的地方。

    而唐風沒有注意到的是,自己的車后面一直跟著一輛白色的思域,在他們三人進了古玩市場之后,思域的副駕駛上坐著的男子拿起手中的手機,將電話打給了一個人。

    “王書。記,他們三人進了古玩市場,您看接下來怎么辦?”

    市委辦公室內,王志高濃眉緊鎖,聽著電話不時點著頭。

    進了古玩市場,那這用意似乎很顯而易見,這是要給夏家的老爺子買禮物去了,老年人,尤其是有錢人就喜歡這些花哨的東西,這一點當女兒的夏素琴自然是了解自己老爸的,因此他們此行的目的自己應該沒有猜錯。

    想到這里,王志高腦子快速的轉著,“你們繼續在那守著,不管他們去哪都給我盯的死死的,你們這兩天的任務就是這個,明白嗎?”

    “明白,王書。記!”

    掛掉了電話,王志高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唐風進了古玩市場,得找個法子讓他丟盡臉面才行,按照夏青石的意思,一定要讓這家人在老爺子面前顏面盡失才行,要達到這樣的目的,似乎現在面前就擺著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古玩,文物!

    唐風再厲害,也不至于是個文物古玩專家吧?只需要找一個懂行的人,給他擺一道,到時候給夏青石透個底,在夏家老爺子的面前當眾揭穿他們,這不就成了?

    想到這里,王志高看向了自己書架上的一只元青花大瓷瓶,心中有了一個完整的計劃……

    ……

    另外一邊,唐風一行三人進了古玩市場,立馬被琳瑯滿目的各種文玩字畫看的眼花繚亂。

    “媽,咱們去大商場給外公挑一個禮物不是更好嗎?這古玩行當的水很深,我之前聽我一個英國的朋友說,他來我們這里買過好幾次古董,回去找專家鑒定,全身贗品。”

    一邊走,林音拉著自己目前的手臂說道。

    夏素琴聞言微微搖了搖頭,“你不知道,你外公年輕的時候就已經是林州的首富,他的眼里又怎么會看得上一般的東西,現在這上年紀了,就喜歡古玩字畫什么的,你媽媽我二十年沒回去了,不帶點他喜歡的東西怎么行呢?”

    林音聞言半懂的點了點頭,她這個醫學博士在這古玩市場里,可一點鑒別的能力都沒有,只能是跟著往前走,走馬觀花似的看著。

    三人花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將古玩市場基本轉了一個遍,卻并沒有發現中意的東西,雖然說這古玩市場并不小,但這些開著的柜臺里,擺著的好東西卻并不多,大多數都是一些小玩意,夏素琴好歹也是大家閨秀出身,根本看不上眼。

    轉了一圈,三人坐在市場中間的長椅上休息。

    “小風,你看我們這都轉了一圈了,我連一件好東西都沒看到,再這么下去,咱們得空手回去啊。”

    夏素琴走的有些累了,一邊歇著,一邊有些擔憂的問道唐風。

    “媽,這古玩我雖然不是很懂,但是大概的我還是知道一點的,這些鋪面都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明面兒上根本不會放好東西,媽,你想啊,現在無論是拍賣的還是私底下交易的文物,大多數,基本上都是地底下倒出來的,說白了都是盜墓賊弄出來的,這種掘人墳墓的事情無論是在道義上還是法律聲都是不被允許的,所以真正的好東西來自黑市,也絕對不會放在明面上去賣,這種生意,其實大多做的都是熟人生意,我們這么轉,別說一個小時,就是再轉一天,也估計買不到什么好東西……”

    唐風說完,夏素琴和林音大致明白了,剛點著頭,不遠處不知道誰喊了一聲。

    “老張,三樓守一堂拍賣呢,聽說東西不錯,咱上去開開眼去!”

    “守一堂可是有好東西啊,走,去瞧瞧!”

    林音和夏素琴相互看了一眼。

    “唐風,聽你剛才說的頭頭是道的,還說不會有好東西明著賣,這不就有了?”

    心中似乎覺得也有些意外,但是畢竟古玩市場他之前也很少來過,人家到底是每天都有拍賣還是如何也不知道,唐風也就沒有多想,尷尬的一笑,跟著林音和夏素琴上了三樓。

    整個三樓被隔出來一個五百平米左右的小會場,會場前面擺著一張桌子,背后是守一堂三個大字,下面是上百把椅子,和傳統的拍賣會場格局一樣,沒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唐風三人進了會場的時候,已經有不下五十人,大致掃了一眼,身穿西裝和唐裝的老者占了大多數,他們都已經落了座,而之前說上來看熱鬧的那幾個鋪面上的生意人,卻站在會場外,站著看向里面,不時的點頭搖頭。

    “先生,女士,要參加拍賣嗎?您三位先看一下,今天的拍賣品是一尊宋代窯變釉細頸花瓶,造型古樸簡約,送人或者自己收藏,都有著相當的價值,而且這是一尊窯變釉,其色彩獨一無二,世上僅此一件,可謂是孤品,三位有興趣的話,請入座等待。”

    拿過宣傳冊看了一眼,夏素琴的眼睛亮了,這上面介紹的相當詳細,她大致看了一下,便被吸引住了,這個窯變釉花瓶的顏色很是獨特,類似深藍色卻并不是簡單的藍色。

    “小音你看看,這個花瓶的顏色真漂亮,這要是送給你外公,他一定會喜歡的。”

    林音聞言也看了一眼,發現上面照片著實漂亮。

    “媽,你要真喜歡,咱們就進去拍一下,等會好好看,要是真這樣,我等會替你拍下它就是了。”

    夏素琴連連點頭,說話間三人進了會場,找了處座位落坐,接著會場內的工作人員登記了三人的信息。

    坐下之后,夏素琴心里有些打鼓。

    “小風,我剛才看宣傳畫冊上這件東西起拍價就要五十萬,剛才我是一時激動,沒想到那么多,現在冷靜下來一想,五十萬的起拍價,誰知道最后會要多少錢,等會要是太貴了咱們就不要了,你們兩個公司現在剛剛開始做,花錢的地方多,我不能老給你們添麻煩。”

    知道這話夏素琴是真心的,唐風其實心里挺感動,畢竟那四個億并不是自己的,岳母現在能這么想,那確實是拿自己當家人,當孩子了一樣看待了。

    “媽,你放心吧,我和小音有分寸的。”

    三人說話的時間,拍賣方的工作人員將拍賣品搬了上來,放置在一個透明的玻璃箱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