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九章 假的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九章 假的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東西放好之后,現場的工作人員便開始了簡單的介紹,大致說的和宣傳海報之上差不多,唐風聽了一個大概,這件宋代窯變釉細頸花瓶的年份是北宋年間出窯,年代久遠,且保存完好,是當今現存于世數量不多的孤品之一。

    藏品放置在玻璃箱中,唐風走到跟前仔細看了看便返回了座位,心中不由得生起了一絲疑云。

    但這時的他并未多想,畢竟這里是安北最大的古玩交易市場,這個守一堂似乎規模并不小,在這里拍賣的東西,是贗品的幾率應該不是很大。

    而且關鍵是這個花瓶的造型古樸,其上的畫作筆法剛勁,一看便不是出自常人之手,這即便是對于一個外行人來說,也能看出其不凡之處。

    “小風,我看這個花瓶不錯,這個樣子給你外公做擺件他肯定會喜歡。”

    夏素琴自然也到跟前看了一眼,對此贊譽有加,十分的喜歡。

    “媽,你喜歡我們等會就給你拍下,你放心,只要外公喜歡,花點錢我們不心疼。”

    林音博士畢業,在仁德醫院的年薪都有三百萬,她自然不會心疼這點錢,媽媽現在唯一的念想可能希望家人能夠接受他,為此多花點錢,她自然不會在意。

    “對是媽,只要你喜歡我們等會肯定拍下來。”

    夏素琴欣慰的點了點頭,周圍的眾人全部看完之后,工作人員簡單的說了幾句,拍賣正式開始。

    “各位先生女士,本次宋代窯變釉細頸花瓶拍賣正式開拍,底價50萬。每次加價最低為5000元,舉手示意即可,每位先生女士的座位上都有號碼,我們工作人員會全場紀錄,感謝各位的到場,現在正式起拍!”

    “砰!”

    一錘落下,拍賣正式開始。

    錘音落下的第一時間,唐風身側幾個座位外的一西裝男子即刻舉手。

    “八十萬!”

    直接加價三十萬,連唐風都有些瞠目,這樣的加價手法,那得對這件東西多愛。

    “20號先生八十萬第一次。”

    拍賣師報了第一次價,場內發出了一陣驚呼聲,而此時會場外面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他們不參加拍賣自然不能就坐,但是可以站在外面看。

    “20號先生八十萬第二次!”

    拍賣師抬高了音調,唐風剛準備舉手,林音抬手說道,“我們八十五萬!”

    “25號女士八十五萬一次!”

    全場的目光驟然之間聚集了唐風三人身上,已經開始有人小聲議論起來,畢竟人家的加價標準是5000塊,你這上來就十萬五萬的加價,實則有些太高,這樣進行下去,最大的可能就是最后成交價超過藏品的實際價格,這對于這些常年混跡于古玩市場的老油子們來說,簡直有些不可理解。

    “八十六萬!”

    最前面落坐的一中年女子舉手,又加了一萬。

    拍賣師報價,唐風接著舉手,“八十七萬!”

    報完價沖身邊的林音說了一句,“不要心急,慢慢來,先耗著,拍賣會就是這樣,千萬不能心急。”

    林音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之前第一次加價的鄰座男子聞言轉過頭看了一眼唐風三人,冷笑了一聲,再次舉手,“一百萬!”

    全場再度嘩然,五十萬的起拍價,僅僅兩三分鐘的時間,已經翻了整整一倍!

    這在國內外的拍賣市場上,也是極為少見的情況。

    20號先生100萬一次!

    報價到了此刻,也不過在幾分鐘的時間,但出現這樣的情況,著實讓唐風有些感覺不對,這樣加價,似乎有些過了。

    “他是不是來跟我們作對呢?怎么加價這么狠?”

    林音有些不解,扭頭問唐風道。

    “不知道,我們素不相識,按理來說,不應該啊,我也覺得有些不對勁。”

    “20號先生100萬第二次!”

    拍賣師再度報價,眼見周圍的人交頭接耳,但沒有人再進行加價。

    “100萬了,小風,要不就算了吧,太貴了。”

    身側的岳母夏素琴面露難色,小聲對唐風和林音說道。

    “現在拍價100萬,還有人加價嗎?”

    按照慣例,拍賣師詢問了一遍,唐風定了定神,舉手道,“100萬零5000塊。”

    他要看看,這個20號桌,到底有多想要這件東西。

    隨著唐風報價結束,全場一片嘩然,人家都說幾萬幾十萬的加價,現在突然來個加5000的,顯然有些奇葩。

    那西裝男子蔑視的看了一眼唐風,“110萬!”

    唐風隨即再道,“110萬5000塊!”

    這一下報出來,那西裝男子的表情變了,但旋即一笑,“120萬!”

    現在加價到了120萬,已經和起拍價50萬有了質的區別,唐風留了一個心眼,錢雖然來的容易,但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花也應該花在該花的地方上。

    深吸了一口氣,唐風站了起來,“拍賣師,你們這里的拍賣師保證是真品嗎?”

    這話問出來,全場眾人先是一靜,隨后竊竊私語起來,而這個問題,直接將拍賣師問楞了。

    反應了幾秒,拍賣師身邊的女工作人員站起身說道,“先生,我們這里的文物都是經過國內知名專家鑒定的,每件拍賣品都有鑒定書,您可以放心的。”

    唐風頓了頓,正想開口,身側20號的西裝男子靠在椅子上,不屑的開口說道,“沒錢的話以后還是不要來這種場合了,畢竟大家都是大手筆,舍不得花錢的人,來這兒只能是丟人現眼!”

    周圍發出一陣哄笑,唐風冷笑一聲,眼中的目光漸冷。

    “小伙子,你真想要這件花瓶嗎?”

    “不然呢?”

    那西裝男子反問了一句。

    “好,我不加價了,花瓶,屬于你了……”

    說完,唐風一伸手,微笑說道,身邊的林音聽到這話顯然有些意外和不滿,拉了拉唐風的衣角。

    拍賣師重新報價,“120萬第二次!”

    等了片刻,全場再無人加價,拍賣師環視全場,臉上不由得滲出了細汗,而這一切,都盡收唐風眼底。

    “呵!沒錢還來這地方裝13,傻叉!”

    那西裝男子似乎也覺得有些意外,他顯然沒有想到,唐風居然不加了,直接讓給了他。

    面的這人的挑釁,唐風只是淡然一笑,未做理睬,只不過身邊的林音有些不滿。

    “才120萬,你怎么就不要了?”

    “這件東西媽媽很喜歡,我覺得150封頂還差不多,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一件喜歡的,沒了!”

    面對林音的責問,唐風扭頭看了一眼,隨即起身,在眾人的注視之下,走到了臺前,盯著三個工作人員。

    “你們守一堂,也會賣假東西嗎?”

    “如果這個消息傳出去,恐怕對你們影響不是很好吧?”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那三個拍賣師大眼瞪小眼,一時間愣住了。

    “先生,我們是專做這一行的,守一堂在安北的聲譽是有目共睹的,您沒有證據的話,可不能這樣說,影響了我們的名聲這一點您是要負責的。”

    面對工作人員的回話,唐風話鋒一轉,“好啊,那今天我唐風就讓在座的以及周圍的朋友們見識一下,你們守一堂賣的東西是什么貨色!”

    說完,指頭往玻璃箱上一戳,堅固的玻璃直接被打碎,接著在工作人員的注視下,將花瓶拿在了手中,舉了起來。

    “各位,雖然這個花瓶現在不是唐某人我的,但是120萬我唐某人出的起,現在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給你大家看看,這瓶子的真假。”

    旁邊的工作人員頭上的冷汗都冒了出來,他們顯然沒想到唐風居然這么難對付,這場拍賣會就是專門為他準備的,沒想到唐風沒有拍下不說,居然看出了這瓶子的真假。

    “先生,現在這瓶子不是你的,您沒有權力處置它,請您趕緊放下它!”

    “如果這瓶子是真的,我賠給那位小伙子,三倍都可以。”

    說完之后不顧眾人的阻攔,高高將瓶子舉起,在眾人的驚呼之中,重重的將瓶子摔在了地上。

    林音和夏素琴哪里想到唐風會這樣,驚的也站了起來,他們不明白唐風為何要這么做。

    但隨著瓶子砸在地上,碎成了一地的渣子。

    面對著這一地的渣子,眾人傻眼了。

    花瓶碎片散落一地,但碎片的斷層顯然可以看清楚,除了瓶子的表面是做舊的之外,里面居然是白色的斷層,而稍微有些常識的人都知道,存放幾乎上千年的花瓶,質地又怎么可能會和剛制成不久的瓶子一樣呢?

    面對一地的碎片,不僅僅是工作人員傻眼了,周圍圍觀的不少行家和古玩行當鋪面老板也都傻眼了。

    “這……這花瓶竟然是贗品!”

    “守一堂居然出了贗品?”

    而此時那西裝男子臉上卻并沒有驚喜和慶幸,反而很是難堪,看著滿地的碎片,支支吾吾,很是尷尬。

    瓶子既然是假的,唐風自然不用賠償,轉身走了下去,到了那西裝男子身旁,淡淡的說了一句。

    “年輕人,演技差了一點,你要再逼真一點,沒準我就真買了。”

    說完,沖一臉驚訝的岳母和林音招了招手,出了會場。

    會場后面的房間內,守一堂的老板蔡德章抿嘴一笑,端著手中的紫砂小壺抿了一口,“別急,好戲還在后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