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章 盜墓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章 盜墓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出了守一堂的拍賣會場,林音和夏素琴心中都是一片疑云,唐風怎么會看出來那件東西是假的?而且他最后給那個西裝男子說的話,似乎也有其它的意思。

    “小風,你剛才怎么看出來那件東西是假的?難道你還會鑒定文物不成?”

    夏素琴心中疑惑,邊走邊問。

    唐風自然不能說實話,只不過那件東西的造假水平確實很一般,如今他的修為能夠很輕松的透。視一件東西,之前沒看出來那是因為壓根兒就沒在意,更沒有懷疑這么大的拍賣行居然會賣假東西。

    但是拍賣會開始之后他就發現了不對勁,很明顯的一點就是這件東西好像就是為了自己三人準備的,其他人都是陪襯,除了有一兩個人跟自己競爭之外,其他人更像是群眾演員,只不過這些人的演技太差,被唐風看出來了而已。

    “媽,其實也沒什么,就是他們賣的那件東西太假了,我之前看過相關方面的書,知道一些關于文物的常識,那尊花瓶造假的水平實在是不怎么樣,所以被我看出來了。”

    自然不能說自己能透。視,唐風隨口編了一個謊話,回了自己岳母一句。

    夏素琴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她現在對唐風自然是百分之百的相信,而且心里也愈發的后悔當初為什么要對唐風。

    “唉,果然這一行水深啊,小風,要不是你發現,今天我們可能就花錢買假貨了。”

    她心有余悸,萬一今天這東西真的拿到了夏家老爺子面前,被明眼人看出來,那到時候可就丟大人了。

    “沒事的媽,這么大的古玩市場,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一件真東西,放心吧,我們再轉轉,天黑之前回去就行了。”

    說了這話夏素琴的心安了下來,她說到底只不過是個女人,在面對許多事情的時候,其實是沒有主意的。

    一邊走著,林音用手肘碰了碰唐風,“剛才不好意思啊,我又冤枉你了,還準備兇你呢,幸好沒有。”

    唐風扭頭看了一眼林音,搖搖頭,嘴巴靠近林音的耳朵,輕聲說了一句,“你的腿這兩天好像恢復好了吧?今晚補償我就行……”

    林音聽到這話很是害羞,畢竟夏素琴還在身邊,趕緊斜眼看了看自己媽媽,發現夏素琴表情并沒有變化,扭頭抬手打了唐風一把。

    “媽都在呢,你說什么呢!”

    說話很小聲,看著她嬌羞的樣子惹的唐風笑得肚子都疼。

    ……

    三人繼續在古玩市場溜著,眼睛不斷的在各家的鋪面柜臺上打量,想盡快找到一件好東西。

    “唐風,我怎么覺得,好像你之前說的都是對的,這好東西他們似乎真的不會擺到明面上賣,我們都轉了三圈了,什么好東西都沒有,擺在外面的,全是一些上不了臺面的東西。”

    林音現在相信唐風剛才所說的了,這些人似乎真的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慵懶的坐在自己的柜臺里,躺在長椅上,大多數人也不主動招攬生意,你愛看就看,不看幾乎也沒人會去主動找你。

    轉到第三圈的時候,三人坐在市場中間的一間茶館里喝茶休息,夏素琴有些著急了。

    “小風,這今天要買不到合適的東西可怎么辦吶,也都怪我,沒有早點準備這件事,現在火燒眉毛了,讓你們倆跟著我受罪。”

    喝著茶,唐風擺了擺手,示意沒事,眼睛無目的往外看著,一瞬間的功夫,一個身影在唐風目光之中閃過,引起了他的主意。

    在一家柜臺前,一個農民工打扮的中年男子四下張望著,懷中似乎抱著什么東西,在焦急的和柜臺里的人交流著什么。

    看到這人的瞬間,唐風疲憊感頓時消散,看那人的模樣,應該就是一個附近的農民,四十歲上下的年紀,一身舊時的中山裝,頭發凌亂,上面沾著許多汗漬,臉上皺紋堆在一起,眼神四處亂瞥,看樣子著急且緊張。

    “媽。你和小音在這里等我,我出去一下,等會就回來。”

    說完,唐風起身,沖著那個農民打扮的人走了過去。

    沒等唐風走到跟前,那農民打扮的中山裝男子看到柜臺里面的人搖了搖頭,折身便走,懷中抱著的東西也隨之提在了手中,但是被一個黑色的布袋子裝著,看不出里面究竟是什么東西。

    唐風皺了皺眉,看的出來那中山裝農民手中提著的是一件東西,而那柜臺里的人似乎不太愿意收他的東西,也有可能是兩人之間沒有談攏。

    停住腳步思索了片刻,唐風走到了那人剛剛來開的古玩鋪面前,“嘿,師傅!”

    鋪面掌柜是個矮胖中年男子,聽到有人叫,把頭轉了過來,斜瞅了一眼唐風,那人笑了笑。

    “呦,先生,看上那個物件了,我給您拿您瞧瞧眼?”

    一口地道的京城腔,聽著讓人感覺很舒服。

    點頭一笑,唐風扭頭看著離開的那個中年農民往哪走,一邊從口袋里掏出了兩張百元大鈔,舉在了空中,說道,“剛才那個人,是不是想跟你做生意?”

    這話說出來,矮胖掌柜臉色瞬間就變了,冷眼打量著唐風。

    “不知道!”

    說完,返身回去,不再搭理唐風。

    一時間有些意外,隨即一想,唐風猛拍了自己一把,自己怎么能問出這種問題呢?他們這些做古玩生意的,多少都有些打擦邊球的嫌疑,沒有人不謹慎,此人聽到自己問這話,多半是把自己當成警察一類的人了。

    有些尷尬的一笑,唐風摸了摸鼻子,將兩百塊放在柜臺上。

    “喂,我不是警察,你別多想,我是想買個真東西而已,剛才那人我看樣子像是有真東西的,所以我才問的你。”

    解釋了一句,那矮胖子站起了身,收錢的速度和自己的體型完全不匹配,拿了錢之后滿是肥肉的臉上露出了討好的笑。

    “嘿嘿,早說嘛,看你也不像警察,你說的沒錯,剛才那人啊,確實拿了件東西,只不過……不太好出手,而且他要價太高,沒成……”

    確認了那人確實是來賣東西的,唐風點了點頭,轉身朝著那人離開的方向跟了上去,身后那矮胖子的聲音接著傳來。

    “喂,還要問什么嗎?一百塊就行……”

    沒搭理,唐風緊緊的跟在身后,只見那矮胖男子不斷的左右環顧,似乎在尋找下一個買家。

    跟著這人差不多走了一圈,將古玩市場差不多轉了整整一圈,那中山裝農民終于停在了二樓一家規模并不大的古玩店前,這家古玩店,唐風大致看了看,發現店內掛的都是一些筆墨字畫。

    看到這人站在了鋪面前,唐風沒有直接靠近,而是找了一處長椅先坐了下來,觀察這人的一舉一動。

    跟在這人身后的時候唐風遠遠的便聞到了一股子味道,很奇怪,就像是許多關于盜墓影視劇和文學作品中寫的一樣,這人身上有股子土腥味,很有可能身份就是一個“地下工作者”。

    這個地下工作者顧名思義,就是盜墓賊!

    “老板,收土貨嗎?”

    修為的提高帶來的諸多變化之中就有聽覺的靈敏度增加,雖然兩人相隔十幾米遠,但唐風靜下心來,依舊能聽到他們兩人之間的對話。

    中山裝農民小聲問了一句柜臺里的老板,壓低聲音問道。

    柜臺里的老板是個身材高挑戴著眼鏡的男子,身上有著一股子書生氣,看樣子像是個文化人,聽到有人說話,用手抬了抬眼鏡,上下打量了一眼趴在柜臺上的男子,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起身走到柜臺前,直勾勾的盯著這人看了幾眼,而后接著四下張望了一會兒,干咳兩聲,壓低嗓音說道。

    “你有貨?”

    那中山裝農民聞言使勁點了點頭,隨即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老板,不知道你這里給不給得起價兒?”

    戴眼鏡的老板習慣性的扶了扶眼睛,神色變得嚴肅起來,“要是貨好,價錢不是問題,我們做生意的,你覺得會差錢嗎?”

    狡黠的一笑,農民男子將手中的黑布袋提了起來,在老板眼前晃了晃。

    “老板,一百萬,你拿得出現錢嗎?如果可以,東西我賣給你,家里老婆生病急用錢,要不然我也不會急著出手。”

    鋪面老板撫了扶沒有幾根的胡須,老謀深算的一笑,“呵,東西我都沒看見一眼你就獅子大開口要一百萬?你是來做生意的嗎?”

    老板顯然有些不耐煩了,眼中的期待感淡了許多。

    那中年農民見此不屑的一笑,露出了一口的黃牙,隨即將布袋放在了柜臺上,示意讓老板打開,而不遠處遠遠看著的唐風也睜大了眼睛,想要看看里面究竟裝著什么好東西。

    畢竟這人如果真是盜墓賊,那他帶出來的東西肯定是真的,而且看這人謹慎的模樣,應該不是一件簡單的小玩意,要不然他根本用不著這樣。

    睜大眼睛準備看看究竟是什么東西的時候,沒有想到那鋪面老板看到此人交了底,左右看了看,一把拿過布袋收進了柜臺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