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一章 面館交易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一章 面館交易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眼見那人將布袋收入柜臺里面,唐風無奈的一拍大腿,沒有想到這個人居然這么謹慎。

    正猶豫要怎么辦才能看到這人拿的究竟是什么東西的時候,眼見那戴眼鏡的掌柜嘲笑一般的看了一眼那中山裝農民,臉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合著您就拿一這玩意兒來跟我這兒玩呢?就這裝畫的盒子,您跟我要100萬,想錢想瘋了吧你?滾滾滾,趕緊滾!”

    接下來讓唐風更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那掌柜直接將布袋連同里面裝著的東西直接扔在了柜臺上,冷笑一聲,輕聲叱問道。

    東西扔在了柜臺上,唐風此時看清了,布袋里裝的是一件木質的長方形盒子,顏色古樸,樣子像是一件古代的東西,長度還不斷,約莫30公分左右的長度,一時間看不出來是做什么用的。

    掌柜斥責了一聲,那中山裝男子尷尬的一笑,隨即將東西收了起來,笑瞇瞇的看著那掌柜,用討好的語氣說道。

    “我說大掌柜的,我看您也是像個行家,怎么連這點眼力見兒都沒有?”

    那掌柜本來是轉身準備走的,聽到這刺耳的話,明顯有些不悅,重新趴到柜臺上,面色不善的沖其說道。

    “我說你這個人怎么這么不識好歹,這盒子的真假我能看不出來?沒錯,這是真的,是有年份的東西,但即便它是宋代的東西,那又能值幾個錢?你拿這東西跟我漫天要價,要100萬,你想錢想瘋了還是我想錢想瘋了?”

    說完,掌柜的轉身就走,那中山裝農民冷哼了一聲,臉上滿是不滿之色,邊收拾東西邊低聲說道。

    “真是書呆子,念書估計行,做生意你還是算了吧,真是不懂行……”

    遠處的唐風看著不遠處那人手中拿著的小長方盒,心中不斷的想著這東西究竟是做什么用的,直到那人把盒子收起李,他也似乎想出了一點眉目。

    裝古畫用的!

    之所以這么認為,那是因為一般古畫的卷起來的長度和尺寸就是那么長,畫軸也不過就30到40公分之間的尺寸,而且這個盒子里面沒裝東西,有著一道凹槽,其形狀和卷起來的畫差不多。

    想到這里,唐風一拍大腿。

    “明白了!”

    隨即起身,沖剛剛離開柜臺的中山裝農民靠了過去。

    心中已經明白這個人為什么拿著只拿著一個小盒子就敢人家老板開口要100萬,唐風淡笑一聲,轉瞬之間便到了那人跟前。

    伸手攔住那人,唐風呵呵一笑,面對著滿臉警惕驚慌的那人,“伙計,談生意嗎?”

    開門見山,省的那人多想,但即便是這樣,那人還是一臉的緊張,畢竟他滿身的土腥味,不見得是正經的農民,估摸著八成就是職業的盜墓賊。

    “不談,不談,我又不說生意人。”

    果然,那中山裝農民急忙擺手,似乎急于證明自己并不是來做生意的,說完之后繞開唐風急匆匆的走了。

    遇到這樣的情況,唐風并沒有感覺到意外,畢竟盜墓這行當自古以來無論哪個朝代那可都是重罪,被抓住都沒有好果子吃,這人眼見唐風主動湊上來,估計因為看唐風并不是這里做生意的,心里不怎么放心,生怕遇到的是警察。

    不緊不慢的跟上去,唐風邊走邊說,“我知道,你手里拿的只不過是一個配件,他們不識貨,但我認識,你已經找了兩個下家了,都沒有談成吧?”

    “他們不相信你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你這人太仔細了,根本沒有把真正的好東西帶在身上,只不過把那副畫的盒子帶來了而已,可惜啊,沒遇到伯樂,我敢保證這里的掌柜都沒我有實力,只要你的東西真,我們這單生意馬上就成。”

    當唐凡說到這里的時候,那中山裝男子瞬間停住了,轉過身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唐風,眼中的警惕也少了不少。

    “你……你怎么看出來的?”

    毫無疑問唐風猜對了,真正的盜墓賊誰又會把真正的“土貨”隨身帶著,那簡直無異于隨身帶著一枚定時炸彈,隨時都會爆炸,只不過這個很少有人知道而已,剛才那兩個掌柜根本沒有猜到這男子的用意。

    “我猜的,你信嗎?”

    中山裝男子用有些奇怪和驚詫的眼神望著對面站著的唐風,就這樣保持姿勢站了有不少時間,這才開口。

    “我信,你想干什么?”

    雖然唐風猜中了,但是這無疑并沒有打消此人心中的疑問,反而讓他更加的警惕。

    “你賣東西,我買東西,你說我要干什么?伙計,有興趣的話,我們到外面找個地方談?”

    說完,唐風一指外面,隨即補充說道,“對了,地方你隨便選。”

    那人似乎考慮了一會兒,最終臉上露出了老實而又狡黠的笑,點了點頭,“行,走。”

    操著一口拗口的普通話,那人答應了下來,率先邁開步子往外走去,唐風隨身跟在后面。

    出了古玩市場的大門,外面已經夕陽見紅,那人左右看了看,指了指街邊的一家刀削面館,“就那家,邊吃邊說行不?”

    摸了一把頭,唐風會心的笑了笑,這人還真是實在,“行,沒問題。”

    說完兩人直奔那刀削面館,坐下之后,招手叫來了老板,那人似乎有些餓了,看了看墻上的菜單,“我要一碗油潑面,辣子多放,面多!”

    唐風聞言笑了笑,“老板,一樣,兩碗。”

    說完老板進廚房做飯,那人敲了敲桌子,用一臉謹慎的眼神望了望唐風,“咱們先說好,地方是你讓找的,這生意談成談不成,面錢可都是你的……”

    還以為他會說什么,沒想到居然在跟自己計較這點飯前,本來之前心中還稍微有些懷疑這人的身份,這一下直接不用懷疑了。

    “行,沒問題,你吃幾碗我都請你。”

    “不過你吃飯之前你得給我句準話,這盒子里之前裝著的畫,是不是在你手里?”

    這男子左右看了看,沉了沉氣,往前湊了湊,低聲說道,“小哥,我看你也是真心要,我就實話給你說,我手里確實有幅畫,來之前專門找人看過了,北宋范寬的真跡,溪山行旅圖,真著呢,絕世珍品,本來想留著做傳家寶的,可是沒想到這孩子他媽身子弱,得了病了,家里沒錢治,我這才急著出來找買家,要不然也不會一百萬出手,那人告訴我,這東西要運作運作,找個收藏家,別說一百萬,就是兩百萬三百萬都大把的人要,唉……也是怪我沒那發財的命……”

    看著面前這個人雙手手掌滿是老繭,唐風更加在心中確定這個人的身份就是盜墓賊無疑,因為真正的盜墓者和考古人員其實是很像的,使用洛陽鏟是必須會的一門技術,而使用洛陽鏟勢必會使雙手手掌之上布滿老繭,再加上這人滿身的土腥氣,更加印證了他的判斷。

    “嗯,伙計,我看你穿著打扮像個農民,但你不是吧?”

    本來喝水的那人手停在了半空中,楞了幾秒,轉而嘿嘿一笑,說話間的功夫,面好了,老板將兩碗冒著香氣的油潑刀削面端到了兩人面前,他倒也不客氣,沒跟唐風客氣,端過去拿筷子攪拌了一下就開始大口的吃起來。

    已經到了下午,唐風本來也有些餓了,看到這人的吃相,不由得也有了食欲,跟著這人一起吃了起來。

    不到五分鐘,那人碗見了底,接著又跟人家要了碗面湯,喝著。

    沒吃完碗里的面,唐風招手叫來老板,付了錢,擦了擦嘴。

    “伙計,咱們吃也吃了,該辦正事了吧?那畫在哪兒,帶我去看看,如果可以,一百萬我馬上轉給你。”

    但那人看了看天色,沉默了兩秒,“你身上啥都沒帶,這會兒銀行都下班了,你哪兒來的一百萬?我這可是一錘子買賣,我只要現金,什么轉賬我不懂,怕被騙,你拿錢來了我才能給你看畫。”

    這人的條件多的讓唐風都有些煩躁了,但沒有辦法,是自己想要人家東西。

    “伙計,我丑話說在前頭,一百萬我說能給你就一定能給你,我現在就給銀行的人打電話,他們會把錢給我送過來,但是如果你看到錢之后還不給我看畫,那后果你自己承擔……”

    中山裝農民使勁點了點頭,“我們莊稼人,從不說謊,你先拿錢吧!”

    “好。”

    答應下來,唐風拿出包里之前辦業務存錢時那個銀行經理的名片,按照上面的聯系方式打了過去。

    幾秒之后,電話接通了,聽筒里傳來一個甜甜的女子聲音,“喂,哪位?”

    “齊經理,我是唐風。”

    唐風現在名下有著四個億,這樣的儲戶自然是銀行的財神爺,沒人不不記住他,電話里的齊經理一聽到是唐風的電話,不禁說話聲音都有些激動。

    “唐先生啊,您……您這會兒打電話,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嗎?”

    話語之間,不由得聽出來齊經理似乎渴望其它的回答。

    “是這樣齊經理,我現在需要一些現金急用,如果你現在有時間的話,麻煩你給我送過來,可以嗎?”

    “行行行,沒問題唐先生,您是我的客戶,這事兒是我應該做的,您把地址給我,我現在回銀行拿錢,完了給您拿過去……”

    “嗯,麻煩你了。”

    說完掛掉了電話,唐風發一條短信,說明了地址。

    半個小時之后,唐風將一個小箱子放在了中山裝男子的面前,而那人則瞪大了眼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