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二章 感覺不對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二章 感覺不對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一百萬,這真的是一百萬嗎?我沒有眼花吧?”

    唐風看到此人驚訝的眼神,伸手從箱子里拿出一萬塊,放在他面前用手撥了撥,嶄新的錢幣發出清脆的響聲。

    “這位先生,這是我剛從銀行里取出來的,是一百萬整,不會有問題的。”

    齊經理在唐風道完謝之后并沒直接離去,而是站在一邊,替他解釋道,說話時還不忘用眼神的余光看向唐風。

    錢無疑有著無窮的魅力,如果你覺得錢很多時候并不是萬能的,那么一定是你擁有的錢還不夠多。

    聽到身邊的齊經理替自己解釋,唐風側抬頭看了一眼,微微頷首表示感謝。

    中山裝男子使勁咽了口唾沫,眼中對錢財的貪戀表現的淋漓盡致,一百萬,在這個國家,一個農民辛苦一輩子又能掙多少錢呢?

    “錢我已經拿來了,按照你的條件,這可都是現金,現在,你應該把畫給我砍了。”

    所謂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可亙古不變的法則。

    “大兄弟,不,大老板,既然你這么有誠意,那好,我現在就給我侄子打電話,讓他把畫送過來,說實在的這年頭壞人多,城里更是,這東西可不能隨身帶在身上,萬一出個岔子,哭都沒地兒哭去!”

    說完,中年農民從破舊的中山裝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很有年代感的諾基亞1100,笨拙的按了幾下,撥出了一個電話。

    “喂,小光,把東西拿過來,就在古玩市場西口的刀削面館這兒,嗯,我在門口等你,快點啊,把東西拿好。”

    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中年男人已經掛掉了電話,收起手機笑呵呵的看著唐風。

    “大老板,我想再跟你商量個事兒。”

    靠在飯館的靠背椅上,抱著雙臂,唐風一點頭,“說。”

    “等會我侄子來了,也得吃飯,這面錢?”

    唐風此時簡直有些恨鐵不成鋼,一百萬都有了,還在乎這幾塊錢的面錢,這樣的人也真是少見。

    “我給,你放心。”

    剛剛答應下來,身邊傳來一陣女人的笑聲,唐風隨即抬頭,發現齊經理還在。

    “齊經理,坐吧,下班了吧?沒吃的話要不在這兒湊合點兒?”

    眼看人家沒走,出于禮貌,唐風自然也不好直接趕人家走,畢竟這會兒都是下班時間了,人家愿意趕過來替自己送錢,僅僅沖這一點,也不能對人家沒禮貌不是?

    一個堂堂的大銀行的經理,此時竟然沒有了一絲的架子,很是靦腆的笑了笑,答應了一聲,坐在了唐風的身邊。

    “齊經理,吃點什么,我請客。”

    等人的時間唐風也感覺無聊,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這個經理說著話,也在這個時候,唐風才靜下心看了這個齊經理幾眼。

    165左右的身高,穿著黑色的高跟鞋,小腿上包裹著黑色的絲襪,一聲簡單精致的小西服和包臀裙,盡顯職業白領的氣質同時也不失性感,臉上帶著一絲靦腆的笑。

    “那就謝謝唐先生了,老板,給我來碗面。”

    她能在這里吃飯其實讓唐風還有些意外,畢竟她這個身份,收入應該是不低的,加上又是愛美的姑娘,估計平常也不會在這里吃飯。

    “讓齊經理在這里吃飯,著實有些怠慢了,改天有機會,我再請齊經理。”

    人家幫了自己的忙,請吃一頓好的是自然的。

    “唐先生這樣身份的人都在這里吃飯,我又怎么不行呢?”

    簡單的一兩句話,讓人聽著就很舒服,唐風微笑點了點頭。

    幾分鐘后,一個身著有些破舊的瘦俏少年出現了餐館門口,睜著大眼睛有些緊張的往里張望著,中年男子見此起身離座,走到門前跟他說了兩句話,帶著人走了進來。

    “嘿嘿,大老板,這是我侄子,東西在這里。”

    說著,從瘦俏少年的懷中掏出了一個包袱,一圈一圈的扯開了纏著的布條,最后將一副古畫放在了唐風跟前。

    一股子很難描述的味道傳來,在一旁吃飯的齊經理不由得都停住了筷子,看向桌上的東西。

    未做遲疑,唐風拿過古畫,緩慢的將其展開……

    泛黃的紙質,似乎訴說著它歷經的滄桑,唐風的臂展有限,只不過拉開了一半的長度,展現在面前的畫作已然足夠震撼。

    唐風是個外行,但真正的大作展現在面前時,卻依舊看的出來,如此蒼勁有力的筆法,獨樹一幟的國畫風格,一眼看過去,絕對是珍品無疑!

    看的出神,一旁的齊經理也不吃了,瞥眼看向唐風這邊。

    “齊經理,幫我拉一下。”

    唐風將另外一頭接給齊經理,兩人起身將整副畫作展開在了空中……

    《溪山行旅圖》!

    果真是北宋初期的畫家范寬的真跡《溪山行旅圖》!

    唐風不僅都有些吃驚,宋代的東西到了今天已經有差不多一千年的歷史,能保存的如此完好,這簡直就像是一個奇跡。

    “唐先生,這是您一百萬買的畫嗎?”

    齊經理雖然學歷不低閱歷不淺,但是這種關于文物方面的東西,她確實沒有鑒別的能力。

    “沒錯。”

    “伙計,這幅畫是你從哪里拿到的?”

    唐風扭頭看向那中年男子,眼神看向此人的瞬間,那中年男子陰狠冷淡的神色閃電一般改變,嘿嘿笑著看向唐風。

    “嘿嘿,大兄弟,你既然都看出來了就不用我說了吧?畢竟這話好說不好聽不是?”

    確實是這么個道理,唐風也就沒有再多問,示意收起畫卷,捆好之后放在了桌子上,同時又讓老板給這中年農民的侄子下了碗面。

    “伙計,畫我要了,咱們寫個字據,這一百萬就是你的了。”

    “行,老板,這單生意我做了,唉,也是我沒發財的命,要不是老婆子得病急用錢,這畫我就真留著當傳家寶了……”

    中年農民表現出一副痛心疾首忍痛割愛的神情,低聲說道。

    唐風在餐館收銀臺上撕了一張紙,拿了一支筆回到座位,簡單的寫了一張字據。

    “伙計,簽上你的名字,咱們這單就算成了,我這里還有兩千的現金,算是你們爺倆的交通費了,我的電話也寫在了紙上,你記一下,以后有什么困難給我打電話,能幫你的我一定幫。”

    這幅畫的價值在唐風這個外行人看來絕對是不止值一百萬的,今天自己算是撿了個便宜。

    中年農民拿過字據看了一眼,接過中性筆歪歪扭扭的在字據上簽上了字,轉而遞給了唐風。

    “得,大老板,這幅畫現在是你的了。”

    說話間老板端上了面,中年農民的侄子端過碗就開始大口吞吃起來,看的唐風都直搖頭,這叔侄兩個吃飯的姿勢可真是像。

    齊經理到了這時候似乎也覺得自己在這里有些尷尬,起身跟唐風打了招呼,離開回家去了,走之前略有嬌羞的給唐風又塞了一張名片。

    ……

    等那人的侄子吃完,三人起身離座,唐風在餐館外站定,準備折身回古玩市場和林音已經岳母匯合。

    “好了,伙計,裝畫的盒子給我,你們找個酒店住下,明天早點回去。”

    “好,大老板走好。”

    中年農民滿臉訕笑,將盒子遞給了唐風,而后領著自己侄子轉身離去。

    唐風接過盒子將古畫裝進去,蓋好之后抬眼看著叔侄離去的背影,隱隱約約的,他似乎覺得有些不對。

    但究竟是哪里不對他也說不上來,可就是看著這人離去的背影,看著他行走的步伐,就是覺得不對。

    將盒子攥在手中,唐風回想了一遍整個過程,越想越不對,整個交易過程似乎看起來就是為自己準備的,只不過看起來像是巧合,似乎是偶然,但唐風知道這個世上從來都沒有巧合,從來就沒有偶然。

    一遍一遍的在腦海之中回憶整個過程,唐風思緒快速的轉動,猛然之間,他反應了過來,再轉頭看向那中年農民離去的背影時,哪里還有那人的影子!

    “不對……”

    一旦懷疑的種子開始萌芽的時候,便沒有什么辦法再能夠阻止它。

    快跑幾步想要追上那中年農民,但很遺憾,古玩市場外面街道縱橫,根本就沒有辦法判斷知道那人去了哪里。

    找不到人,唐風再度拿出裝著古畫的盒子,打開將古畫反復看了幾遍,透視的異能也一起用上,但就是不知道哪里有問題,無奈的嘆了口氣,唐風重新將畫裝好,返回了古玩市場。

    沒有直接去茶館找林音和岳母,唐風轉了兩圈找到了剛才那中年男子問的第二個下家,那個戴眼鏡的瘦高掌柜。

    將盒子放在柜臺上,唐風敲了敲。

    “掌柜的,幫我掌個眼唄?”

    戴眼鏡的掌柜正在看書,聞言將手中的書放下,走到了柜臺前,扶了扶眼鏡。

    “這位先生……呦,這不是剛才那人給我看的那個盒子嗎?”

    “不用看了,盒子是真的,估計能值個一兩萬。”

    說完轉身就要走,唐風無奈一笑,“掌柜的,別急,這里面裝著的東西呢。”

    掌柜聞言停住了離去的腳步,返了回來,也沒有說其它的,畢竟他心里其實也在好奇,剛才那人給他看的這個盒子,此時里面能裝什么東西。

    正色看了一眼唐風,他輕手輕腳打開了木盒子。

    盒子打開的瞬間,掌柜的眉頭大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