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好戲開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好戲開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發覺了掌柜的表情變化,唐風心揪了起來,難不成自己的擔心成真了不成?

    “掌柜的,這畫難不成是假的?”

    按理來說如果是假的自己應該是可以看出來的,但是畢竟古玩字畫這一行內水深的很,自己看走眼實則也不是沒有可能,若真是自己看走眼了,那今天就只能說明自己被擺了一道。

    那掌柜戴著眼鏡看了足足有好幾分鐘,最后還拿著放大鏡仔細的瞧了一遍,剛開始情緒還很平穩,最后眼睛瞪得越來愈大,表情也緊張激動起來。

    “小伙子,這是北宋范寬的溪山行旅圖真跡啊,你從哪兒買的?”

    “范寬畫風獨特,是北宋有名的大畫家,他的作品存世極少,但是每一件可都是珍品啊!”

    話說到這里,唐風的心算是放下了,長出了一口氣,。

    “掌柜的,我說句您不愛聽的話,您這鑒賞的功夫?”

    說的很隱晦,其實意思就是在問掌柜你這看的到底靠不靠譜。

    呵呵一笑,習慣性的扶了扶眼鏡,掌柜的一指鋪面內的物件,“看到了嗎?全是文玩,我做這行少說半輩子了,祖傳的手藝,再者說了,這范寬距今都上千年了,他的畫作造假的本來就不多,而且贗品要想做的跟真的一樣,那技術難度也不低,我估摸著,現在的手段還很難做到高水平的仿制。”

    “行,那就麻煩掌柜你了,這是辛苦費,您拿著,我就不打擾了。”

    說著唐風拿了兩千塊給了掌柜,然后接過畫作就開始裝盒子。

    “小兄弟,慢著慢著不要著急,你還沒告訴我這幅畫到底你是多少錢買的呢?”

    掌柜的這般詢問,眼神很是期盼,似乎對這幅畫很感興趣,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唐風。

    “一百萬,貴嗎?”

    隨口一笑,唐風伸出了一根手指頭,說道。

    “一百萬?我沒聽錯吧?”

    掌柜的瞬間驚的差點眼鏡都掉了,張大嘴巴重復了一遍,顯然對這個數字很是意外。

    “怎么?掌柜的有什么疑問嗎?”

    唐風一邊將古畫裝進盒子里,一邊笑著問道。

    “小兄弟,進來說話,進來說話,來來來!”

    那掌柜的硬是把唐風拉進了柜臺里面,搬了一把椅子讓唐風坐下,而后接著又泡了杯茶放到了面前。

    “小兄弟,武夷山新茶,我朋友給我帶的,你先嘗嘗?”

    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唐風沒有直接去端茶杯,而是抬頭看著突然殷勤起來的掌柜。

    “掌柜的,咱都是爽快人,別婆婆媽媽的,有什么話直說,我老婆還等我呢。”

    支支吾吾半天,掌柜的坐到了唐風跟前,端起茶自顧自的喝了一口,“小兄弟,你剛才說你這東西是你花一百萬買的?我的意思呢,如果可以的話,我出五百萬。”

    伸出了一只手,掌柜的正色說道。

    仰天一笑,唐風擺擺手,“不好意思啊掌柜的,這東西我有用,要不然我還真就賣給你了。”

    說完這話,掌柜的表現出了一副極為心痛的樣子,頓了頓后抬手又伸出三個指頭。

    “八百萬,怎么樣?小兄弟,說實話這畫頂天也就是一千萬,那還要在大拍賣行的手中才能拍出來,在你的手里,八百萬已經不少了,你再考慮考慮?”

    說話間柜臺上有人來了,唐風扭頭一看,居然是林音和岳母,起身招呼兩人進來,唐風也沒藏著,將剛剛買到的畫遞給了二人。

    “媽,這是我剛買到的一幅古畫,這位掌柜的也幫我鑒定過了,是北宋畫架范寬的真跡《溪山行旅圖》,你和小音看看。”

    眼看著唐風絲毫沒有轉手的意思,掌柜的顯得有些著急了,起身走到唐風背后拍了拍。

    “小兄弟,八百萬真不少了,你花一百萬買的這幾分鐘一轉手可就是凈賺七百萬吶,考慮考慮?”

    林音和岳母將古畫展開看了一眼,內心都受到了不小的震撼,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唐風離開這一會兒居然能買到這么厲害的畫家的古畫,雖然兩人辨別不出真假,但唐風剛剛說了找人鑒定過了,確實是真的。

    而一邊掌柜的話也讓林音和夏素琴一陣心驚,剛剛一百萬入手的現在就有人話八倍的價格搶著買,這完全就可以證明這幅畫的價值有多高。

    “掌柜的,不瞞你說這畫我真不能賣,打擾了,那兩千掌眼的錢你拿著,我們得趕緊回家了,你忙著吧。”

    說完起身,和林音岳母三人帶著盒子里的畫出了古玩鋪面,往外走去。

    但唐風沒有看見的是,古玩市場頂樓的柵欄邊,蔡德章面露陰惻惻的笑,往下看著,而剛才還因為沒有買到唐風手中的畫而一臉沮喪的戴眼鏡掌柜,此時嘴角上揚,和頂樓的蔡德章對視了一眼。

    結果無疑是兩人最想看到的,唐風上鉤了,一切都在按照之前設計的在進行。

    眼看唐風出了古玩市場上了自己的車,蔡德章轉身沖里面招了招手,不多時,一個手端著兩只高腳杯的中年男人緩步沖其走去,面露微笑。

    “蔡老板,精彩,真是精彩至極啊,好久沒有看到這樣的好戲了。”

    蔡德章謙虛的雙手從那人手中端過酒杯,“領導啊,這還不是你安排的好?這人啊,有的時候就怕防不勝防,這演戲吧,有的時候真起來,連我都覺得它就是真的,天衣無縫,說真的,我還真是佩服領導你的觀察力啊。”

    酒杯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

    “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嘛,這個唐風我還真是有些犯怵,可惜啊,人都是有缺點的,他的缺點就是太相信自己,所以這個看似有些風險的計策實則最適合他的口味。”

    “高,領導真是高,我蔡德章今天也算是開了眼了。”

    “來,領導里面請,我最近新收到一個寶貝,看領導你喜不喜歡……”

    王志高在蔡德章的邀請下,進了守一堂。

    王志高和夏青石的計劃此行已然成功了一大半,進了守一堂的門,王志高沒做別的先給夏青石將電話打了過去。

    “夏總,這邊一切順利,唐風已然上鉤。”

    林州青石創投的總裁室內,夏青石安逸的靠在真皮沙發上,輕蔑的笑了笑,“王書。記果然是能人,這事簡直做的是天衣無縫啊,只要唐風順利的將那幅畫送到我父親面前,我相信,更是會有一場好戲上演的。”

    站在守一堂內蔡德章的私人書房內,王志高看著窗外就要落下的紅色夕陽,心頭的疑惑更是濃重了不少。

    “夏總,其實我心里一直搞不懂一件事,既然……那幅畫是真的,那如果明天他安然將古畫送到了老爺子面前的話,老爺子不該高興才對嗎?”

    上千年的古畫,還是出自名家之手,那價值自不用說,像夏家老爺子那種見多識廣的人,而且偏偏還喜歡收藏,那看到這幅畫應該更加高興才對,正因為如此,王志高才有了心中這個疑問。

    “王書。記,有些事你還是不知道為好,總之你只需要相信我,我們家老爺子看到那副畫,一定不會原諒我那個姐姐,而且保不齊還會有更大的動靜。”

    王志高心中很是不滿,但這個夏家的實力自然不是自己能夠比擬的,確實惹不起。

    “好吧,那我就等夏總的好消息,只要唐風這邊的阻力一消除,老城那邊的拆遷進度我肯定能夠保證……”

    掛掉電話,總裁助理很適時的將水端到了夏青石面前。

    “夏總,安北老城那邊的事這兩天是不是放一放,等老爺子生日過完您在繼續盯?”

    “嗯。先放兩天吧,明天就是老爺子生日,等這幾天忙完了之后我再繼續盯進度。”

    ……

    唐風這邊出了古玩市場,開車拉著母女二人直接回了家。

    惦記著唐風的人自然不止王志高和夏青石兩個人,從唐風早上出門開始,那個在大門口一閃而過的小姑娘就在他們車后面形影不離,只不過這姑娘跟的很緊卻絲毫不會讓人看出來,這也和她從小在老賊家生活,接受老賊的教育不無關系。

    眼看著唐風買到了自己心儀的古畫,王璞玉更是小臉冷厲,這個唐風害的小眼哥到現在都沒能從警局出來,他自己卻在這里閑逛,簡直讓她殺了唐風的心都有了。

    之前還準備正面和唐風理論,給他一個厲害,現在知道唐風買到了一副古畫,而且還是要送給一個很重要的人,王璞玉的心中不由得產生了另外一個絕佳的法子。

    偷!

    她王璞玉想偷的東西還從未失手過,這十多年的磨礪可不是說著玩的,現在想要偷一幅畫,對她又豈是一件難事?

    回了家,夏素琴下廚做了飯,吃完之后已經天黑了,三人大致商量了一下,唐風便帶著林音上了樓,兩人交替著洗完澡,他“大”字型的往床上一躺,閉著眼睛對著林音說道。

    “老婆,來吧,給我服務服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