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四章 女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四章 女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房間里此時就只有兩人在,暖暖的的燈光下,唐風的這句話讓林音俏臉一紅。

    “你再胡說我就打你了哈!”

    吹著頭發,林音紅著臉嬌羞的回了一句,轉過身不好意思再看唐風。

    從床。上坐起來,一日的疲憊在洗完熱水澡之后更添幾分,“喂,你是我老婆,咱們可是合法夫妻,你服務服務你的老公我這有什么問題嗎?”

    “你還胡說,我又不是賣。身的,憑什么讓我服務你?”

    佯裝責備的看了唐風一眼,林音將吹風機放好,雙手撥弄自己的長發,一挺胸之下,上。身豐。盈之態盡顯無遺,據唐風不多年的經驗判斷,起碼在36c往上。

    他是個正常男人,面對的又是自己的合法妻子,哪能沒有一點想法,“那你不服務我,我服務你也行啊……”

    說著起身到了林音身后,伸出雙臂從后環抱住了林音纖細的腰肢。

    瞬間,雙手透過絲綢睡衣感受到了一種極為熟悉的觸感,加之絲綢本身就很順滑,給人的感覺更為美妙空玄。

    林音的睡衣不僅是絲綢的,還是一體式的,剛剛洗完澡身上散發著誘人的香氣,那是一種極為好聞的香味,不濃不淡,似乎恰到好處。

    上下探索一會兒,唐風雙手搭在林音的胸前小腹處,伸手慢慢將紐扣一顆一顆解開……

    輕柔的睡衣自腰間滑落,一副絕佳的美女胴。體呈現在唐風面前,那誘人的香肩泛著緊致的光澤,兩人的距離不過寸許而已,他清晰的聽到了林音呼吸頻率的變化。

    “燈……燈還沒關,你等一下……”

    雙手不斷地游走,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林音似乎有些堅持不住,扭轉身子面對著唐風,眼神迷離的說道。

    “沒事,不用關。”

    說完,唐風沒給林音閃躲的機會直接吻了上去。

    溫熱。

    滑膩。

    舒服。

    一時間唐風甚至不知道用手何種形容詞來描述此時的感覺,這不是第一次,但卻勝似第一次,在燈光的映照下,林音的胴。體美輪美奐,簡直猶如一件絕美的藝術品,那傲挺的女人器物晃的唐風呼吸都不穩起來。

    接下來,將林音環抱起身放在床。上,他迎了上去。

    唐風那看似一般的身體之中本就蘊含著常人難以比擬的能量,在這一刻能量似乎找到了釋放的機會,猶如火山噴發一樣猛烈。

    每一次的身體接觸又像是隕石撞地球一般,必將擦出一些火花,林音雖只是一個人間的普通女子,但二十出頭的年紀,更何況她的身體算不上強壯卻很健康,這樣的年紀這樣健康的體魄,就如同是一顆灑滿汽油的麥草垛,但凡有合適的火星,她就能熊熊的燃燒起來。

    好在林音的床質量是最好的,唯一發出聲音的,便是林音。

    “你叫這么大聲,就不怕樓下咱媽聽到?”

    故意停下動作,唐風戲謔的看著身下的林音,逗樂的問道。

    林音本身半瞇著眼睛,感覺到唐風動作突然停住,林音睜大了眼睛,滿是柔情的往上看著唐風,整張臉泛著潮。紅。

    “不怕,這房間的隔音效果很好,當時買的時候專門找驗房師看過的。”

    聽到這話的瞬間,唐風猛地發力,林音瞬間喊了出來,眼神之中露出乞求滿足。

    “你……你就不累嗎?”

    作為一個醫學博士,關于男女夫妻這方面的事情,她自然也是知道一些的,這么長時間了唐風仍舊不喘氣,這簡直有些讓她意外,雖然之前已經有過兩次的經驗。

    “不累,怎么,你陪不住我了嗎?”

    唐風笑道。

    “你沒聽到一句話嗎?”

    “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田,我陪你!”

    伸出雙臂將唐風的腰攬住,林音抬頭親了一口,用暖軟的聲音說道。

    “好啊,你這個醫學博士居然也知道這樣粗俗的話,那我今晚就讓你知道知道,是牛厲害,還是田厲害……”

    ……

    林家別墅二樓上演著“大戰”,而窗戶外面的景觀樹上,王璞玉壓低了身子,靜靜的如同一只捕獵的鷹一般,眼睛睜的圓溜,死死的盯著林家別墅。

    她一直視為榜樣的小眼哥到現在都關在警局中沒被放出來,這個背后的真兇唐風卻在這里過他的好日子,這讓她難以接受,而且她自心中看不起唐風,那么大的一個男人卻給人家做了上門女婿,別看你現在人模人樣的住著大別墅,但那都是別人的,和她的小眼哥相比,更是一星半點都比不上!

    她躲在這里,就是在等一個時機,等待一個報復唐風,讓他知道厲害的機會。

    而此時夏青石則剛剛回到了自己的家,作為林州名門望族夏家的小兒子,他想要成為夏家未來的接。班人,需要做的東西還很多,他必須讓自己旗下的公司足夠強盛,還必須讓父親夏良儒對他的印象加倍的好,而目前來說,這兩樣東西,他都不如自己的大哥夏東明。

    他坐在偌大的客廳內,早有女傭將備好的茶水和香煙放在了身前的桌上,他疲憊的靠在沙發上,點上了一支香煙提神。

    “老金那邊回電話了沒有,他之前說的那個佛頭,怎么樣了?”

    夏青石話剛說完,臥室的門被打開,白天總裁辦公室的總裁秘書一身蕾絲裝,出現在了視線中。

    “回電話了,佛頭明天早上送過來,老金說保真,你們之間那么多年的交情了,他靠的住。”

    女秘書坐在了夏青石身旁,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腿上。

    “那就好,明天老爺子生日,我還得靠著這個佛頭,討老爺子的歡心呢,老大那邊的人說,大哥準備的東西可不差……”

    生在這樣一個大家族內,親情似乎是一個表面的東西,脆弱的如同一張薄紙一般,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血緣像是個笑話。

    “青石,你處處小心,事事謹慎,每天過的好累,什么時候,你才能好好的休息幾天,你都好久沒有給自己放過假了。”

    “如今老爺子年事已高,大哥那邊巴不得老爺子趕緊死從而他早點繼承家產,你不懂……人有的時候為了錢,什么事都做的出來,我以前的時候也覺得親兄弟之間,大家和平相處對誰都好,可惜啊,我想這樣,別人不想,我現在每天過的如履薄冰,你以為我想這樣嗎?”

    “可能我一次不小心,大哥就會將我置于萬劫不復之地,讓我永遠爬不起來,聽著跟講故事一樣,但這可都是真的……”

    女秘書聞言憐愛的撫了撫夏青石的頭發,“放心吧,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你那個多年不見的姐姐,不會成為你的阻礙,只要到時候他們把那副畫拿出來,老爺子的那脾氣,估計直接趕出家門都是輕的,畢竟那副畫,可是老爺子最為忌諱的東西,他們拿著去做禮物,簡直是觸了逆鱗,不會給他們好果子吃的。”

    從唐風進入安北古玩市場開始,便被人設計了局,一環套一環,密不透風,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能輕而易舉的用一百萬拿到那副宋代的古畫。

    只不過唐風怎么也想不到,那副畫確實是真跡,但如果拿到夏家夏良儒的面前,卻會引起一場不小的禍端!

    “嗯,這一點我倒是不怎么擔心了,只要明天他們順利的將畫送給老爺子,老爺子那邊估計永遠都不會再讓她進家門了,到時候以老爺子的力量對付那個唐風,還不像碾死一只螞蟻一般簡單?”

    “現在就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夏青石將秘書一把摟進懷中,按倒在了沙發之上……

    ……

    天色漸明,王璞玉從景觀樹上跳下,她心中早就有了一個計劃,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創造一個機會。

    早上鬧鐘響起,將睡夢中的林音和唐風叫醒,兩人起床洗漱完下了樓,岳母夏素琴早已經把早飯做好,三人坐在周邊將早飯吃完,唐風和林音將前一天就收拾好的東西搬上車,三人整理好自己的隨身物品,鎖好門,駕車出了院子。

    王璞玉早就等候在院外,看到唐風的車出來,揉著眼睛,靜靜的等待著,她剛好站在院子不遠處的路彎處,等到唐風的車快要到自己跟前時,她腳下一蹬,自行車不緊不慢的往前駛去,轉過路彎的瞬間,她將時機拿捏到了極致,使得唐風開的車在轉彎前根本就看不到前面彎道處有人。

    這別墅遠處平時車本就不多,唐風也沒有在意什么,就在轉彎的瞬間,一個小姑娘騎著一輛粉紅色的自行車出現在了眼前!

    電光石火之間,唐風一腳剎車踩了下去,好在車速不快,加上新車的制動系統不錯,車子瞬間停在了原地。

    但即便如此,那輛粉紅色的自行車還是撞在了車前的保險杠上,小姑娘尖叫了一聲,摔在了地上!

    楞了楞神,唐風這才意識到,自己這個老司機,居然撞人了!

    趕緊拉上手剎,打開車門沖下了車,兩步跑到那摔倒在地上的姑娘身前,彎下腰,唐風關切的問道,“小姑娘,你沒事吧?”

    王璞玉呲牙咧嘴的抬起了頭,“都撞了你說能沒事嗎!”

    唐風微微皺了皺眉,這個姑娘,似乎有些面熟,好像在哪見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