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五章 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五章 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著雖然面熟,但此時這小姑娘褲子膝蓋處都擦破了,唐風也顧不上說其它的,“那……你感覺傷勢重嗎?不行的話我送你去醫院。”

    出了車禍,唐風沒有貿然上去攙扶人家姑娘,因為這種情況下萬一有哪里骨折的情況,自己不知道上去拉一把人家,會使得傷勢加重,反而對人家不好。

    姑娘緊皺著眉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膝蓋,搖了搖頭,“我還急著去上班呢,要是耽誤了,這個月的獎金又沒了!”

    沒有正面回答唐風的話,小姑娘看起來很是沮喪,不斷揉著自己的膝蓋。

    蹲在地上想了半天,唐風還是沒想起來這個姑娘自己到底在哪見過,索性當做自己不認識。

    “沒事,這是我的責任,誤工費不行的話我賠給你,你先說你有沒有傷著哪里,如果感覺不好的話我現在趕緊送你去醫院。”

    著急走,唐風不想在這里跟她在浪費時間,林州距離安北并不近,時間都是計算好的,耽擱的多了恐怕到時候不能按時到達。

    林音和夏素琴坐在車里,心里也著急,一方面是因為怕到林州晚了,另外一方面是怕這個姑娘萬一傷的重了。唐風需要擔責任不說,那就更耽誤時間了。

    “小風,那小姑娘沒事吧?”

    把頭伸出車窗外,夏素琴關切的問道。

    “姑娘,你感覺怎樣?不行的話我就送你去醫院,要沒事的話,我這邊還有事呢,得趕緊走。”

    唐風有些著急,蹲著身子對面前坐在地上的姑娘說道。

    王璞玉自然知道唐風一家今天著急趕時間,也正因為如此,她才故意這樣。

    “你急什么,我不得看看自己哪里不舒服嗎?你撞了人還理直氣壯的,別看你有錢我就怕你!”

    俏臉一翻,王璞玉裝出一副生氣的模樣,瞪了一眼唐風,喃喃說道。

    “行行行,你先看,不行我就送你去醫院,你放心,不管怎么樣我都會負責到底,你不用擔心這些。”

    畢竟是自己撞了人家,唐風也不好把話說的很難聽,加上人家又是一個看年紀不過二十左右的小姑娘,心里也不由得軟了下來。

    王璞玉見時機已經差不多,心中暗暗沉了口氣,開口對眼前的唐風說道。

    “算了吧,現在看著這傷勢也不是很嚴重,我朋友在前面的出租房二樓,你幫我叫一下,我看你們也著急走,就不麻煩你們了,免得也耽誤你們時間。”

    稍微有些意外,唐風站了起身,“你真沒事?就只幫你叫你朋友就行?”

    “嗯,幫我叫一下我朋友就行,我又不是碰瓷的,不跟你要錢。”

    點了點頭,唐風也沒往別處想,“行,你朋友在哪,我去幫你叫。”

    “就在前面路口左轉第三棟別墅,你去喊小麗就會有人出來了,見著她你就說我受傷了,讓她趕緊過來,這樣就行。”

    答應下來,唐風沖車里的林音和岳母打了個招呼,邁步她說的地方走去。

    王璞玉看著唐風轉過路口不見了身影,心中寒笑一聲,接著大喊了一聲,整個人抱住了小腿。

    “我的腿,我的腿好疼!”

    “流血了,啊,我的腿好疼!”

    支走了一個人,王璞玉的機會自然是來了,眼看車里還有兩個人沒有下來,于是乎她開始現場表演苦肉計!

    車里的林音和夏素琴聽到車前的小姑娘此時好像痛苦的喊著,于心不忍,兩人一左一右下了車,蹲下身緊張的查看這小姑娘的傷勢。

    “姑娘,你感覺哪里不合適,快給我說,我是醫生,可以幫你看看。”

    林音堂堂的醫學博士,一般的跌打損傷自然不在話下。

    王璞玉抱著自己的小腿,眼淚都從眼角流了出來,小腿處往外流血,林音作為一個醫生,一眼就看出來這不是假的,恐怕是剛才那一撞真的傷到了腿。

    “我的腿好疼,是不是要斷了,你們能送我去醫院嗎?”

    “我不訛你們,不要你們的錢,你們送我去醫院就行。”

    眼看這小姑娘疼的淚眼婆娑的,林音和夏素琴互相看了一眼,兩人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小姑娘,那我們現在就扶你上車,馬上送你去醫院,這樣好不好?”

    王璞玉流著眼淚點了點頭,林音和夏素琴趕緊上前,緩緩的將她扶了起來,慢慢的攙扶坐到了車后面,眼看唐風一時半會不見人影,后面的小姑娘又哭的厲害,林音索性自己開車,猛踩油門往醫院趕去。

    眼見自己成功坐到了車上,王璞玉再度寒笑一聲,自己的機會來了!

    大致觀察了一眼,那個之前看到的小盒子似乎在后面的一個布袋中,可能因為貴重的緣故和其他的東西還沒放在一起。

    這簡直就是天賜良機,王璞玉沒有等待,等著林音車子拐彎的瞬間,夏素琴的眼神飄忽的時間,眨眼間出手,將那幅畫拿到了手,與此同時將自己早就準備好的假畫,一張空白的畫紙放到了里面。

    這一系列的動作完成,王璞玉只不過瞬間就已完成。

    她沒有異能,卻有著十幾年的做賊經驗,這一切對她而言,只不過是正常操作。

    而直到這個時候,夏素琴和林音絲毫沒有覺察到什么、林音依舊心急如焚的開著車,往醫院趕去。

    眼看東西已經到手,雖然腿上故意摔出的傷還在不斷的陣痛,但卻已經不重要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腿,拍了拍前面林音的駕駛座。

    “那個……美女,我腿又不疼了,不用麻煩你們了,讓我下車吧,我自己去醫院就行。”

    林音眉頭大皺,心里沒有懷疑反而很是愧疚,這要是碰上一般人,這事兒估計不出錢根本就沒法解決,沒想到自己今天碰上的這姑娘這么善良,受了傷還這么客氣。

    “沒事姑娘,我們把你送到醫院吧,你一個人又受了傷,也不方便。”

    林音沒有立即停車,而是安慰的沖后面的姑娘說道。

    “那行,前面就是市醫院,你們去忙你們的事,我有朋友在里面上班,有她幫我就行,你們趕緊回去吧。”

    林家別墅本來就在市區,市醫院距離也不遠,幾分鐘的時間,車子已經停在了市醫院的門口。

    王璞玉一瘸一拐的下了車,愣是客氣的讓林音和夏素琴去忙他們自己的事。

    林音和夏素琴實在是拗不過,最后拿了幾百塊錢,硬是塞給了她,這才駕車返回。

    ……

    站在醫院門口。王璞玉終于站直了身子,看著遠去的車子,她面露寒笑,一切都在自己的計劃之中,拿走了你們最為重要的古畫,到時候你們打開盒子什么都沒有,我看你們到時候臉往哪兒放!

    惦著手中的古畫,王璞玉心中算是舒服了一點,這畫最少也值個幾百萬,到時候不信唐風不找。到時候,自己就掌握主動權了,他的小眼哥應該也能被救出來。

    如此一來,她的目的算是達到了。

    而另外一邊,幾分鐘之中,林音駕車返回了原地,唐風百思不得其解的站在剛才的地方,車子和那姑娘都不見了,而那按照那姑娘的說的去找了一圈,最后并沒有發現她要找的人,愣是站在人家面前院門外喊了半天,那個什么小麗沒喊出來,倒是讓自己挨了頓罵。

    等了幾分鐘,自己家的車回來了,林音停下車,唐風坐了上去。

    “怎么回事?你們到哪兒去了?那個小姑娘呢?”

    林音一邊掉頭,一邊欣慰的說道。“剛剛你走了之后她的傷勢嚴重了,沒等來你我就開車把她送到了醫院,這不剛剛回來。”

    “我一走她的傷勢就嚴重了?”

    唐風哭笑不得,但是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對了,你給人家姑娘叫的人呢?怎么沒見?”

    “快別說了,我可能沒找對房子,在人家別墅前喊了半天,還被人罵了一頓,真是夠了……”

    一邊說著,唐風有些感覺好笑。

    “沒事了,反正她也到醫院了,應該沒事的,我看傷勢也不是很重,我和媽走的時候也給了她錢,你也不用再想這事了。”

    點頭答應了下來,唐風靠在副駕駛上,看著一邊的林音開車。

    “技術有長進啊,那今天你開車把,我腰疼,先躺會兒。”

    唐風一說腰疼,林音的臉唰的一下就紅了,伸手打了唐風一把。

    “誰讓你逞能的,活該!”

    “做男人難吶,我都這樣了你還不關心我兩句,媽,你給評評理!”

    扭頭看向后面,夏素琴是個過來人,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女兒女婿都是年輕人,思想開放,晚上喜歡做那事沒壞事,還能增進感情。

    “小音,女人就得有個女人的樣子,讀了博士了一天還沒個正形,讓著小風點!”

    林音哼了一聲,“媽,你偏心!”

    一路上這樣打鬧著,車子終于在中午時分進了林州地界,夏家的別墅位置就在林州市區中間,林音開著車,直奔夏家別墅。

    而此時夏家別墅內,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夏家的長子夏東明和小兒子夏青石早就到了。

    “大哥,我姐要回來的事,你知道不知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