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六章 發現被偷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六章 發現被偷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夏東明坐在沙發上,眉頭不禁皺了皺,在此之前他是不知道這個消息的,多少年了自己這個妹妹都沒有消息,沒想到在自家老爺子大壽的這天要回來。

    他作為夏家的長子,在商海之中沉浮多年,為人城府較自己的弟弟要更深不少,喜樂不行于色,從他的眼中,你永遠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微微抬起眼瞼,瞥了一眼自己這個親三弟,心中其實掀起了巨大的波瀾,但臉上究竟是沒有露出什么表情。

    “哦,這么多年了,她還回來做什么。”

    表面上兩人都是風平浪靜,實際上二人各懷鬼胎,都在想他們夏家的女兒祧這個特殊的日子回來是為了什么?

    夏青石手中端著一杯茶,緩緩地坐在了自己哥哥身邊,笑了笑,“哥,你說,她現在挑這么個特殊的日子回來是為了什么?”

    長子夏東明老成持重,他自然聽得出來弟弟這話中的意思,微微笑了笑,“青石,小的時候你姐對你不錯吧?那你現在覺得,她今天回家,是為了什么呢?”

    兄弟之間眼神的交流很是復雜,在自己三弟夏青石的眼中,大哥夏東明學歷雖然不及自己,但心思卻很重,夏青石說這話的意思也沒有別的,只不過就是為了讓自己大哥也知道自己二姐今天要回來的消息,讓他心中多少有個準備。

    “哥,二姐這么多年沒消息,你心里真的不覺得她可憐?”

    “哼,夏家幾代人中哪里出過她那樣不知廉恥的東西,這么多年沒消息也是她心中知道,我們夏家這個門容易出可不容易進!”

    夏東明看了一眼窗外,接著寒聲說道,“青石,老爺子和咱媽人老了,老人家心都會軟,但是你最好給我記住,當年她夏素琴出這個門的時候說的是什么話,夏家人中千萬不能有這樣的人,不要覺得她小的時候對你好你就動惻隱之心,明白嗎?”

    看到自己的話終于起到了作用,而且似乎作用還不小,夏青石滿意的點了點頭,“大哥,你放心,夏家人就該遵循家規,我們這個大家族之所以能夠長盛不衰,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么簡單的道理我還是懂的。”

    嗯了一聲,夏東明瞟到自己女兒在叫自己,打了聲招呼起身離開了。

    而一旁的夏青石看著自己大哥離去的背影,不禁滿臉笑意的抱著雙臂……

    林州市區距離不遠的國道上,賓利疾馳著,林音此時心情也不覺沉了下來,畢竟多少年沒有見過親的外公外婆,想想不多久之后就要看到他們了,心中緊張的同時也激動不已。

    但最多的還是擔心,雖然老媽嘴上不說什么,但她其實都知道,當年自己媽媽是被夏家趕出去的,這么多年之所以沒有聯系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此次回去很有可能會發生一些無法估計到的事情,至于外公外婆是否能夠原諒她們并且接受,真的還是一個未知數。

    “媽。你說這次回去,外公外婆能原諒你嗎?”

    鼓起勇氣,林音還是問了出來心中的顧慮。

    當車駛入林州境內的時候,岳母夏素琴就已經不說話了,表情嚴肅的坐在后排,氣氛似乎已經冷了下來。

    “說什么呢你!”

    唐風不由得輕喝出聲,岳母的臉色早已經說明了一切,林音現在問,其實是在給她壓力,讓她承受不該有的負面情緒。

    深深的吸了口氣,夏素琴睜開眼睛,“小風,沒事的,這個問題我已經想過很多年了,所有好的不好的結果我都能接受,畢竟當年是我太年輕,傷了家里長輩的心,這都多少年了,我連一個電話都沒有打回去過,說實話我這個做女兒的不稱職……”

    話中聽出了一些意思,唐風回頭看著自己岳母,“媽,您別想那么多,外公外婆年紀都大了,俗話說的好人老了之后心腸都會軟下來,您畢竟是他們親生女兒,而且現在他們就是不看你的面子,看到林音也應該開心不是嗎?老人都喜歡孫子輩,您就別多想了。”

    安慰的話自然沒有多大的作用,但好歹也有一絲的慰藉。

    “沒事的小風,你說的我都懂,媽這么大年紀了,其實無論哪種結果我都無所謂,只要看到兩位老人身體沒什么大礙,我心里也就安穩了,至于他們是不是會原諒我,其實已經不怎么重要了……”

    點了點頭,林音和唐風半天都沒再說話,而后面的夏素琴扭頭看著窗外熟悉也陌生的林州,這個地方已經有二十年沒再回來過了,多年的發展讓林州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和夏素琴印象中的故鄉已經完全不同。

    ……

    另外一邊,王璞玉一瘸一拐的進了市醫院,她的腿其實是真的受傷了,為了真實到讓林音和唐風相信,也為了能夠救出小眼哥,這點傷痛她可以忍受。

    當然,她之所以這樣做,自然不是心中喜歡小眼哥,而是心懷感激,人小隊哦時候誰對她好,長大以后自然會記得很清楚,她和他的小眼哥就是這樣。

    在醫院中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她便一瘸一拐的一個人出了醫院,懷中揣著那副古畫。

    她拿出手機,快速的打著字,與此同時叫了一輛出租車,她心中知道懷中這幅畫的價值,得趕緊找個地方把它藏起來才行,萬一被唐風發現再殺個回馬槍,那自己都沒地方哭去。

    手機屏幕上顯示出一串漢字,上了出租車之后,他按下了發送鍵。

    幾乎是在同時間,唐風的手機響了。

    隨意的拿出手機,唐風看了一眼手機屏幕,整個人臉色頓時變了。

    “你的古畫在我手上。”

    簡單的幾個字,讓唐風眉頭大皺,腦中思緒飛快的轉動,忽然之間,他想到了什么,扭過頭看著林音,那表情讓林音都有些吃驚。

    “怎么了?”

    一拍頭,唐風喃喃說道,“林音,剛才那個姑娘,是個賊……”

    林音一愣,顯然有些不明所以,“你說什么?”

    唐風靠在座椅上,顯然也有些意外,萬萬沒有想到,真的是防不勝防,這幅畫最后居然會被人從自己的眼皮底下拿走,而自己卻還不知道!

    “剛才那個路口撞到的姑娘,給我們演了一場戲!”

    此話一出,林音一腳剎車將車停在了路邊,一臉驚慌的看著唐風。

    “她是個賊?”

    “沒錯。”

    唐風點了點頭。

    “不會吧,她是賊就是唄,跟我們有什么關系,再者說了,這個人我覺得其實挺不錯的,只要沒偷我們……”

    話說到一半,林音的臉色也變了,直勾勾的看著唐風。

    “她給我們演了場戲?那她不會偷了我們的東西吧?”

    夏素琴其實也覺得有些不明所以,剛才那個小姑娘上車之后就坐在她的身邊,總共就那么幾分鐘的時間,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才對,那可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啊。

    “不會吧,剛才那個姑娘看著也不像啊,再說了,她上車之后就坐在我跟前,一直規規矩矩的,也沒見有什么啊……”

    唐風深呼吸了一口氣,“媽,真正技術高超的賊,不亞于一個技藝高超的藝術家,媽,我估計她在你面前拿走你的錢包你都不會有什么感覺的……”

    說完,唐風打開車門下了車,那個發短信的人他猜都猜的出來是誰,也是到了現在他才想起來,為什么剛剛那個姑娘似乎看著有些面熟,不是因為別的,她之前其實就見過!

    只不過當時一時間沒有想起來,加上她的傷確實是真的,打消了自己心中多半的疑慮,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居然上了這么一個小姑娘的套!

    一邊走到后備箱前,一邊回了一條短信,“你想干什么?”

    然后打開了車的后備箱,大致看了一眼,林音和夏素琴此時也意識到了不對,扭過頭看著唐風。

    而唐風的目光環視幾圈之后,落在了那個木盒上。

    木盒還放在原地,沒有動過的痕跡,而且盒子也是之前的盒子,但是想來想去,唐風覺得不對,拿過盒子放在手中,夏素琴的臉色瞬間變了。

    這個禮物是給林音外公的,其實不為別的,就是為了討老人家的歡心,都說人越老越孩子氣,她這么投其所好就是為了讓老人家開心,從而能夠在心里對自己的印象好起來,但是萬萬沒有想到,出問題出在了這個上面。

    緩緩地打開木盒,目光往里面一掃,唐風閉上了眼睛。

    畫被掉包了!

    眼見自己女婿的臉色不對,夏素琴急忙也下了車,從唐風的手中將木盒子接了過去,眼見里面還有東西,趕緊拿了出來,展了開來……

    毫無懸念,畫沒了,現在的只不過是一副空白的畫卷!

    夏素琴腦子懵了,“嗡”的一聲差點一個不穩暈倒在地,二十多年沒回家,第一次回來居然空著手,別的不說,恐怕這一點會成為不少人的話柄,她的那個大哥和三弟,巴不得家里的老人不原諒自己,他們的想法她想的明白,自己一旦被家里人接受,夏家的家產他們就得少分一些。

    而夏家別墅內,夏青石還不知道,自己的計劃其實已經算是泡湯了,那副畫,不會出現在老爺子的面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