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七章 母女團聚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七章 母女團聚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兩人趕緊上前將夏素琴一把扶住坐在了車后邊的路邊。

    “媽,你先別急,畫沒了就沒了,你別急出個好歹來啊!”

    林音擔心的眼淚都快出來了,可能沒有人能體會到這次回家對夏素琴來說有多重要,連她這個做女兒的,其實也并未能夠替她分擔多少。

    “對啊媽,你先別急,出了事咱們一起想辦法,您這樣一著急倒下了,不就更耽誤回家了嗎?”

    說著話,唐風的手機響了,是短信的提示音。

    拿出手機一看,是短短的兩行字,“想要拿回這幅畫,先放了我的小眼哥,不然的話,這副畫你永遠別想再見到!”

    小眼哥?

    唐風再腦海之中回憶了一遍,似乎好像并不認識叫這個綽號或者名字的人,這個人讓自己放了他,著實有些不明所以。

    簡單的想了一下,唐風回了一句,“畫我可以不要,因為它已經失去了價值,但是你記住,等我回到安北,我會親手抓住你,你明白,我有那個能力。”

    遠在安北出租車上的王璞玉氣的一撇嘴,狠狠地將手機砸在大腿上,她沒有想到這個唐風居然這么決絕,絲毫沒有商量的余地。

    看了一下時間,眼見馬上已經到中午了,唐風蹲到岳母身前,“媽,時間不早了,咱們出發吧,不然耽誤了時間,顯得不怎么好。”

    “至于禮物的事情,你大可放心,到時候我會讓外公滿意的。”

    如今他的話夏素琴自然是深信不疑的,雖然不知道如今的他什么都沒有怎么讓老爺子高興,但她就是寧愿相信。

    “好,小音,扶我起來,咱們走。”

    林音扶起夏素琴,唐風到前面開車,繼續朝著市區內的夏家別墅開去。

    ……

    此時,夏家別墅內,一家之主夏良儒和自己的老伴坐在客廳中間的上方,一向嚴肅,不茍言笑的夏良儒今天也是笑意滿面,已經七十歲的他看到眼前這兒孫滿堂的場景,不僅心生一種前所無憂的滿足感,這么多年了,他不分晝夜的操持這個家,今天回頭一看,努力真的沒有白費。

    在正式的壽宴開始之前,長子夏東明帶著一家老小,跪在夏良儒的面前,接著夏東明的小孫子拿著之前精心挑選的一方硯臺送了上去。

    看到自己的重孫子可愛的一扭一扭的將這方古硯拿到了自己身前,夏良儒和自己老伴兒笑的都合不攏嘴,將小重孫摟在懷里,親呢的親了一口。

    “祖爺爺,這是硯臺,祝您延年益壽,壽比南山……”

    祝福的話一說,夏家老爺子更是笑的停不下來了,連連說好。

    看到大哥一家準備了這樣一出兒,夏青石感覺到了壓力,也同時看向自己這個長相比較憨厚的大哥,這直接印證了那句“知人知面不知心”。

    自己這位大哥的心思和城府,還真的是重到自己都只能望其項背……

    看到大哥敬完,夏青石扭頭招呼了一聲,讓旁邊的人將早上剛剛準備好的佛頭拿了上來。

    唐朝佛頭,價值連城!

    夏青石抱著盒子,深吸了一口氣,走到了老爺子面前,跪倒。

    “爸,孩兒祝您壽與天齊,長命百歲,身體健康!”

    而后磕了兩個頭,這才起身。

    “好好好,青石啊,你有心了。”

    將裝在盒子中的佛頭抱起來,夏青石一臉的開心,“爸,這是我專門花時間為您挑的禮物,也不知道您喜不喜歡。”

    說完,邁步上前,將盒子放在了桌子上,親手打開。

    夏良儒看到佛頭頭頂的時候已經知道這個佛頭并非是俗物,且年代久遠。

    “爸,這是唐朝佛頭,流失海外多年,這次我高價把他買回來送給您,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重重點了點頭,在夏家老爺子的心中,這個小兒子一直都是有文化有知識高學歷的一個青年,今天他的這個做法也著實很令他滿意。

    “青石啊,這件事你做的對,我們夏家如今說句不謙虛的話,在林州這邊土地上,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大企業了,作為一個企業家,你有這樣的胸襟,有這樣的責任感,我很開心,也很滿意。”

    夏青石聞言謙恭的一笑,這無疑是他想要看到的結果。

    躬身之后退下,接著便是各種大公司的老板和代理人給夏良儒送上禮物。

    看著眼前一個個為自己的壽辰而來,并且都送上了祝福,夏良儒不斷的笑著點頭,而一旁的老伴兒剛開始臉色還很好看,慢慢的竟在一旁悄悄抹起了眼淚。

    “今天這日子,你在那哭什么……”

    送走一撥人,夏良儒扭頭有些不滿的問自己老伴兒道。

    “今天你都七十歲了,這么多人過來,可唯獨素琴沒見影子,二十多年了,我們都這么大年紀了,再過幾年她還不回來,可能等到我死都見不上女兒了……”

    夏良儒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今天這日子,你提她做什么!”

    “提她做什么?她不是你的女兒嗎?難道你的眼里只有你的兒子嗎?二十多年前你把她生生趕出家門,你就不想想自己心有多狠嗎?就是為了你們夏家的聲譽!良儒,我們都是老人了,聲譽難道真的還那么重要嗎?”

    老伴兒的一番話,讓夏良儒的臉色更難看了幾分,不過他沒有生氣,話說到了心坎里,如今想起來,當年的自己確實是心狠,這么多年過去了,如今的他和當年的自己心態已經截然不同,人到七十古來稀,說心底話,這么多年,他也有些想自己女兒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唐風將車停在了別墅大門前。

    夏素琴扭頭看向窗外,爸媽住的房子還是以前的房子,他們喜歡這種有歷史感的東西,因此這么多年了,房子沒換,甚至連外墻的顏色似乎也沒變。

    此時的夏家別墅,張燈結彩,好不熱鬧,且門口人來人往,賓客很多,看穿著打扮都是上流社會的人物。

    “媽,下車吧,說不定外公外婆心里也想著你呢。”

    點了點頭,夏素琴深呼吸了一口氣,用紙巾擦了擦眼角,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接著唐風和林音也下了車,三人站在別墅大門口。

    三人站著,門口的一個看門的老者往外瞅了幾眼,突然情緒激動地走了過來。

    眼看這人向自己走來,夏素琴不由得迎了上去。

    “小姐,是你嗎?”

    那看門的老者神態緊張,顫抖著身子問到。

    “老王?你……你還在我們家?”

    老王,二十多年前就負責給夏良儒家看大門,這么多年了,夏素琴沒想到他居然還在,只不過印象中的老王還只是個中年男人,同樣是退伍軍人,身姿挺拔,但現在的他,老態龍鐘,依然是一位老人了。

    “是啊小姐,二十多年了,你可算是回來看看了……”

    小的時候老王就在自己家做事,夏素琴兒時沒少讓他抱,感情還是極深的。

    眼淚不自覺就流了出來,“老王,我爸媽呢……”

    “在里面,在里面,你等著我馬上進去告訴他們。”

    本來想攔住的,但看到老人情緒很不錯,夏素琴伸起的手不由得又放了下來,而老王則邁著輕快的步子,甚至感覺自己年輕好幾歲一樣小跑進了別墅。

    而屋里的人看著看門的老王急匆匆的跑了進來,不由得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都知道他和老爺子關系不一般,因此也沒人敢說他,任憑他走到了老爺子面前。

    “老王,這么匆忙做什么?”

    情緒激動的緣故,老王喘著粗氣。

    “小……小姐回來了!”

    這話一說出來,夏良儒“噌”的一聲站了起來。

    “你說什么?”

    老王繼續重復了一遍,“小姐回來了!”

    身旁的老伴兒聞言有些發愣,緩緩地扶著扶手站了起來,“老王,是素琴回來了嗎?”

    “是,是小姐回來了!”

    正說著,夏素琴已經走到了別墅門口,而也就是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二十多年了,夏素琴終于又看到了自己爸媽!

    父親夏良儒相比于二十多年前,老了不少,而他身邊的媽媽,則已是滿頭銀發!

    呆呆的看了好一會兒,夏素琴眼淚涌了出來,高喊了一聲,“爸!媽!”

    一向嚴肅的夏良儒看到女兒,此時也不由得心軟了下來,畢竟她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當年趕他走其實也是出于壓力,出于無奈,雖然當時看著他很是絕情,但沒有人知道他也舍不得,卻不能表現出來。

    “素琴?”

    老伴兒起身之后,緩緩地邁著步子往前走去,迎住了女兒,而夏素琴看到母親向她走過去,疾跑幾步一把抱住了過來的母親!

    “媽!是我!是我啊媽……”

    母女兩一時間抱在一起,痛哭起來,這幅場面讓一旁的外人們都不覺有些感動,夏家的事他們多少都知道一些,如今母女團聚,也不失為一件皆大歡喜的事。

    看著眼前這幕,夏良儒狠了狠心,閉上眼深吸了口氣,冷聲開口道,“你回來做什么!這里不是你的家!”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