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八章 針鋒相對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八章 針鋒相對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本身屋里的氣氛一下子被夏良儒的這句話給破壞了,還在哭著的夏素琴抬眼看向不遠處的父親,輕輕的將母親推開,而后一邊抽泣著一遍說道,“媽,二十多年了,您和我爸的身體還好吧?”

    夏素琴的母親叫鄭云青,是林州鄭家當年的大小姐,如今年近七旬,卻也并非是一般的老人可比,定了定神,抹了把眼淚,強自壓抑著情緒扭頭看著自己老板夏良儒。

    “我和你爸身體都還好,素琴,快,快過來坐,坐媽身邊。”

    母女兩人對自己的無視讓夏良儒內心不由得產生了一種憤怒和不滿,其實他嘴上是很強硬,但今天家里來了這么多外人,當年女兒又是被自己趕出去的,現在改口無疑是對自己當年的的否定,這無論如何是他無法做到的。

    “云青,今天是我七十大壽的日子,你讓這個不孝的女兒進來什么意思!”

    進來之前夏素琴心里還抱有一絲的希望,但沒成想,二十多年了父親還是沒有原諒自己,不禁恍惚之間淚眼朦朧。

    鄭云青轉瞬之間表情變了,怒目而視,“良儒,二十多年了,當年的事,就這樣過了不行嗎?你別忘了,她也是你的親女兒!”

    一旁的夏東明和夏青石冷眼旁觀,心中不禁冷笑連連,在對待夏素琴回來這件事上,兩兄弟之間居然很是意外的達成了共識。

    夏素琴淚眼滂沱,過了四十歲的她已然許久沒有這樣情緒崩潰過。

    “爸,當年的事已經過去了,我今天回來沒別的意思,也不奢求您能原諒我,以前是我太年輕,做的事讓您失望了,今天是您七十歲的生日,我就想著回來看看您和媽,您不原諒我,沒有關系……”

    夏良儒再怎么說也已經是七十歲的老人了,淡泊名利倒也算不上,但往日在乎那些旁人眼光如今也早已經不再看重了,之所以還不愿意當面原諒女兒,無疑也是在心里無法越過那道坎兒。

    輕身坐回椅子上,夏良儒輕出了幾口氣,他沒有想到,女兒會這么說,人家都說女兒是爸爸的貼心小棉襖,在他的心中其實一直都最喜歡這個女兒的,也正是因為如此,當年她跟了那個窮小子才會惹得他那般絕情相對。

    老伴兒鄭云青與此同時也坐在了身邊,柔聲勸道,“良儒,這么多年了,女兒好不容易回來一次,你就給個好臉色不行嗎?難道你想讓我死了都再見不到女兒一面嗎!”

    眼見底下此時外人們已經是議論紛紛,夏良儒默不作聲,沒有回老伴兒的話。

    看到自己父親沒有說話,夏素琴知道其實這是他已經在妥協了,只不過父親一向是個固執到底的人,不愿意說軟話而已。

    “小音小風,快,這就你們的外公外婆,快問好!”

    “爸,媽,這是我的女兒和女婿。”

    唐風和林音聞言穩定了一下情緒,走到了兩位老人面前,躬身問好,“外公外婆好!”

    激動的鄭云青此時急忙抹了一把眼淚,這么多年沒見了,自己女兒也做了母親,還給自己帶回來這樣一個端莊秀麗的外孫女,簡直把她高興的不知道怎么辦,連忙起身上前扶起了兩人。

    手忙腳亂的上下搜尋了一番,她從衣服口袋里拿出了兩個紅包,塞到了唐風和林音的包里。

    “外婆,我都這么大了您還給我紅包……”

    林音顯得有些害羞,低頭說道,而一旁的外婆鄭云青則是笑吟吟的摸著林音的臉,柔聲開口,“多大你是也是我的外孫女,第一次見你,哪能不給你點小禮物?”

    看著面前這位年近七旬的外婆,唐風不禁都有些敬佩,言談舉止看的出來從小受過良好的教育,風度翩翩絲毫不像是一個老人。

    給完紅包,鄭云青扭身看向夏良儒,“你這個做外公的,連孫女和孫女婿都不認嗎?孩子連外公都叫了,你就不表示一下?”

    這么一說,夏良儒從身邊的包內拿出紅包,這是今天專門給小輩們準備的。

    招手一揮讓二人過去,林音看著自己外公臉色不好,扭頭看了看唐風,回應了一個沒事的眼神,林音率先一步走上前去。

    夏良儒將紅白塞進林音的包里,目光長久的落在他這個外孫女身上。

    他內心不禁生出無限的憐愛之情,這個外孫女多像自己女兒年輕的時候,端莊漂亮,那精致的臉蛋像玉石雕刻的一般……

    “多大了?”

    看了半天,他問出了第一句話。

    夏素琴也不禁松了口氣,他能這么問,已經說明心里接受這個外孫女了,只要能接受,那以后的事便能有機會了。

    “外公,我今年二十五歲。”

    一個人的表情可能會騙人,但他的眼睛卻騙不了人,一旁的唐風清晰的從夏良儒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柔軟,都說隔輩親,林音這個外孫女無疑是得到了兩位老人的愛意。

    眼見老爺子有了原諒夏素琴的矛頭,夏青石有些幸災樂禍,卻也更加的坐立難安,移步到了自己大哥身邊,將他的兒子和小孫子支走。

    “大哥,二姐今天要是真的被老爺子接受了,你知道意外著什么嗎?”

    實則夏東明的心中何嘗不著急?她回來意外著日后夏家的家產繼承問題又會多一些麻煩,夏家不是一般的小家庭,就如同古代的皇家一樣,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親兄弟親手足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青石,你著急什么?我想,你如此心思縝密的人,之前也知道你二姐要回來的事,肯定不會什么都沒有準備吧?”

    瞥眼看向自己的三弟,夏東明冷笑說道。

    尷尬的笑了笑。“大哥,我是準備了,但是說句你不愛聽的,這事兒我們兩個可是一條戰線,你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吧?”

    他的意思很明確,既然要把夏素琴趕出家門不讓老爺子原諒她們,那就不能他夏青石一個人出力,畢竟是兩人得利的事情,憑什么他一個人出力?

    夏東明將自己的小孫子重新抱進懷里,直接沒有回答他的話!

    臉有些黑的回到知道位置,夏青石面色緩緩地轉變過來,深呼吸幾次調整了自己的情緒,而后緩步走向自己的二姐夏素琴。

    “二姐!”

    快到跟前時,他喊了一句,夏素琴猛的回過頭,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三弟。

    “青石?”

    “二姐,我是青石啊!”

    佯裝出一副難受的表情,夏青石上前拉住了夏素琴的手。

    夏素琴腦海之中一時間回憶涌起,想起了兒時她這個三弟和自己玩耍的情景,那個時候她最喜歡自己這個三弟,二人的關系是最親密,那時候他還小,最喜歡跟在她這個二姐身后,如今多年不見,當初那個小男孩如今也成了大人。

    “青石,二十多年沒見,你也是個大人了……”

    重重的點了點頭,夏青石抽泣說道,“二姐,這么多年,你還好嗎?”

    “好,二姐都好,多年沒見,你也是個大人了。”

    兩人說了幾句,夏素琴轉身招呼林音和唐風過來。

    “小音,小風,這是你們三叔,快問好。”

    唐風聞言走了過去,看著滿臉難受的夏青石,沒有說話,一旁的林音彎腰問了一聲,“三叔好!”

    “好,好。二姐,這是你的女兒?”

    夏素琴點了點頭,不覺有些自豪,林音長得漂亮不說,學歷拿出去那也沒的說。

    “哎呀,長得真像二姐年輕的時候,有氣質!”

    夸贊了一句,他將目光落在了唐風的身上,表情雖然沒變,但眼神之中不覺多了一絲冷厲!

    “這位是?”

    夏素琴笑了笑,“你侄女婿,叫唐風。”

    “小風,怎么還不跟你三叔問好?”

    看到唐風沒開口,夏素琴輕聲問了一句。

    站在原地頓了頓,唐風面無表情的正色開口,“夏總好。”

    回到地球已經有時間了,過久了正常人的生活,但他沒忘記自己的身份,堂堂的修仙者,你夏青石這種奸商小人,如何讓自己開口叫你一聲三叔?

    夏青石的面色瞬間黑了下來,他心中還憋著氣呢,這個唐風讓自己在安北的項目久久不能開始,自己還沒找你算賬呢,你倒先給我臉色看了?

    “小風,說什么呢,這是你三叔,家里人叫什么夏總?”

    有些生氣的責問了唐風一句。

    “沒事二姐,年輕人嘛,對了二姐,你剛才說他叫什么?”

    “叫唐風啊,青石,你們認識嗎?”

    沒有作聲,夏青石松開了自己二姐的手走到了唐風面前,臉上的神色恢復了原本的模樣,當著眾人的面,冷聲開口。

    “唐風是吧?我沒猜錯的話,就是你在安北故意找人攔著你三叔我的項目不讓動工是吧?”

    “你可真是給你三叔面子啊!”

    此言一出,客廳內幾十號人的目光瞬間聚集在了這個并不認識的年輕人身上,連夏良儒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去。

    看著周圍人都看自己,唐風微微一笑,絲毫沒有緊張和懼意,“夏總,今天是老爺子的壽辰,工作上的事,就不要說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