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九章 精彩表演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九章 精彩表演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夏青石本來也不想在這個時候找唐風的茬的,畢竟今天是老爺子的壽辰,鬧出一點不愉快實在是說不過去,但無奈他一向自恃狂傲,眼里哪里容得下沙子,看到唐風這般不尊自己,心里壓著的火最終還是發了出來。

    誰料唐風如此沉的出氣,自己這么一說,反而顯得是不尊重老爺子。

    “唐風,我的好侄女婿,你還真是給我面子哈。”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就別假惺惺的了,你公然和我們夏家作對,究竟是何居心!”

    但凡是一般的小事情,夏青石還是很看得開的,無奈安北的國際會展中心項目關系重大,萬一失敗對于青石創投來說簡直就是滅頂之災,他就是有再大的度量也無法坐視不理。

    而他這么一開口,眾人的目光從唐風的身上轉移到了他身上,一邊坐著的夏家老爺子這時臉色也不好看了,自己的七十壽辰,誰想到鬧出這檔子事。

    “青石,今天是爸的壽辰,工作上的事咱們下來再說!”

    一旁的老大夏東明見勢不好趕忙起身勸慰,他年紀大心思重,自然城府也深,看到自己三弟這樣不由得為他捏了把汗,惹惱了老爺子,誰都沒好果子吃!

    夏青石扭頭看了一眼說話的大哥,嘴上撇過一絲不屑,對于自己這個大哥他從未放在眼中,今天這事一出,他這時候倒像是個人了,也不知道在這兒給自己裝什么好人。

    “大哥,你別站著說話不腰疼,你知道我那個安北的項目有多重要嗎?事關青石創投的生死,一旦青石創投倒了,爸當初給我的那幾十億算是打了水漂了,你不急我急著呢!”

    眼見自己的七十大壽壽辰就要被攪了,夏家老爺子夏良儒面露不悅,抬手指著對面發火的夏青石。

    “青石,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商人世家,沒有人能將利益拋在腦后,也正因為如此,他們夏家才能如此長盛不衰的屹立在林州。

    聽到老爺子問話,夏青石感覺機會來了,收起了發怒的神色,走到了父親面前,彎下腰輕聲開口。

    “爸,對不起,是兒子剛才失禮了,今天是您其實大壽的好日子,只不過剛才看到這個唐風想起了自己公司的一些事,心中難以壓制火氣,這才出了這檔子事兒……”

    這一幕被眾人看在了眼中,剛剛還怒火萬丈的夏青石此時竟然臉變得如此之快,著實讓眾人驚訝,連站在一旁的夏東明都楞了!

    自己這個三弟,城府真是深的可怕,就連自己都沒看出來,這是他在設計,經過剛剛這么一鬧,夏家老爺子自然在心中向著的是自己的親兒子夏青石,如此一來夏素琴一家子的印象自不而然的就會受到影響,這一手簡直玩的爐火純青。

    “算了,今天這日子,把手上的工作先都放了放,等今天過了,咱們再好好說這事兒……”

    老爺子的臉色已然是不悅到了極點,心中對于自己這個外孫女婿的印象也打了折扣,他是商人,公然和自己后人的公司對抗,那不就是在打自己的臉嗎?別說其他的,在林州這地方,幾遍是商界鱷也不敢這么找他們夏家人的麻煩,沒成想這還算是自己家人的孫女婿這么不知道好歹。

    惶恐的點了點頭,夏青石一邊賠禮一邊退了下去,他初步的計劃這算是達成了,只要將自己二姐這家人在老爺子的印象之中減分,就已經算是達成了第一步的目的。

    雖然這出有些像是鬧劇的一幕已經結束,但屋內的氣氛卻已經是沉了下來,空氣之中似乎都彌漫著一股子火星子味兒。

    往下的退的同時,夏青石佯裝似乎想起了什么,挪到了夏素琴身側,低聲說道,“二姐,今天是爸七十大壽的日子,你也是第一次回來,一定也給爸準備了禮物吧?有的話就趕緊拿出來,也讓爸高興高興。”

    雖然他故意壓低了聲音,但此時無奈氣氛尷尬,沒有人說話,因此他一開口,周圍其他人都聽得到。

    夏素琴的臉瞬間拉了下來,為難的看了一眼自己三弟,她此時自然不知道自己這一直喜歡憐愛的三弟憋著法子等著害自己呢。

    眼見自己二姐臉色不對,夏青石有些納悶,之前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才對啊,那副畫也確實經過一系列的計劃,讓他們拿到手的才對,此時他二姐這表情,有些不對啊?

    難不成她們真的發現了什么?

    不可能!

    他在心里否定了這個可能,之前那個讓唐風拿到那副畫的計劃簡直天衣無縫,他絕對不可能發現什么蛛絲馬跡才對,而且整個過程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自始至終唐風都沒有懷疑過什么,應該沒有問題才對。

    而一邊的夏素琴此時陷入了兩難的境地,自己三弟在她眼里似乎也只是隨口的一問,而且好像也是為了她好,這么多年沒回家,按理來說也是應該給老爺子帶禮物才對,畢竟今天不是普通日子,人一輩子能有幾個七十歲?

    但是,準備好的古畫被人偷了不是?現在三人手上哪里還有禮物?

    說者無意聽者卻有意,一邊的唐風看到夏青石滿是期待的眼神,似乎感覺到了一絲不對,他怎么就知道今天回來夏素琴一定帶禮物了?

    隱隱覺得不對但是此時時間緊迫,他也沒有來得及多想,往前跨了一步,笑呵呵的說道,“夏總還真傻關心我們吶,沒錯,今天是外公的七十大壽,岳母大人作為女兒,自然是要為老爺子準備禮物的,現在各位都在,媽,那我就代替您將禮物送給外公?”

    尷尬加難為情,夏素琴此時額頭都在冒汗,夏家人是很在乎這些禮節性的東西的,萬一今天真要拿不出什么,恐怕又得被人抓住不放了,最關鍵的老爺子也很有可能會不開心,唐風出來救場,她也沒辦法,只能是點頭答應下來,至于他能拿出什么,就看造化了。

    “好,替我送上……”

    有些心里沒底的應了一句,唐風微笑頷首,轉身到了夏良儒面前,微笑開口。

    “老爺子,您家有面粉嗎?”

    不僅僅是夏良儒被問的楞了,周圍人也是一臉的懵,不是說好送禮物的嗎?上來就問人家有沒有面粉,這是要干什么?

    一旁的夏青石更是嗤笑一聲,嘲諷似的說道,“怎么?侄女婿是個廚子不成?準備現場做碗面?”

    這話一出,全場哄笑起來!

    所有人都用嘲笑的眼神看著唐風,沒有覺得夏青石說的哪里有問題,這林子大了什么都有,沒準唐風還真是個廚子,想為老爺子現場做一碗長壽面呢。

    面試不由得冷了下來,夏良儒擺了擺手,讓下面的人去拿面粉。

    “面粉自然是有,年輕人,你要真想給我做碗面,那就算了,我們夏家的廚子手藝都不錯,你就算了吧……”

    言語之中帶著一股不滿的語氣,但唐風并沒有理會,笑了笑沒有說話,往后走了幾步靜待去拿面粉的人。

    兩分鐘左右的時間,取面粉的人來了,也就是在這兩分鐘的時間里,夏素琴的臉紅到了脖子根兒,說實話她也根本不知道唐風要面粉是為了做什么,但是這短短的幾分鐘內旁人那眼光卻讓她都有些堅持不住了。

    不遠處的唐風接過一小袋的面粉說了聲謝謝,然后將夏良儒面前的人往后招呼了一下,在他們夫婦面前騰出了一大片空地,而后在眾人各式各樣的目光之中,將那一小袋雪白的面粉倒在了空地的中央,然后拍了拍手將袋子仍在一邊,站起身笑著問了一句。

    “老爺子,今天是您七十大壽對吧?”

    夏良儒到現在也不知道這個外孫女婿究竟要做什么,扭頭和老伴兒對視了一眼,點頭說道,“沒錯,今天是我七十大壽。”

    “好,您請看!”

    說話間唐風轉身右手一揮,原本在地上堆著的面粉瞬間似乎像有了生命一般成股的移動了起來,就如同被什么東西吸引著一樣,緩緩地飄向空中,而后在眾人驚訝不已的目光之中,自空中而下形成了兩行字。

    “從古尊稀尊上壽。”

    “自今以始樂余年。”

    那懸浮在空中的面粉就如同有了生命一般,自空中組成了一個一個洋洋灑灑的大字,簡直比魔術更加的令人震撼!

    夏良儒是個有文化的人,看著眼前空中懸浮著的十四個字,心中被震撼的同時,也是萬分的開心,這兩句詩句無疑是對自己七十大壽最好的祝福語,不僅僅詩句意境悠長,滿含文化氣息,且此種呈現方式著實讓人眼前一亮,此前他哪里見過這般陣勢?

    屋內靜了幾秒鐘,唐風再度右手一揮,面粉隨之灑在了地上,與此同時抱拳說道,“晚輩恭祝外公長命百歲,壽比南山!”

    此時激動的心情再也按捺不住,夏良儒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輕拍手掌,“好!好啊!”

    此時,一旁夏青石的臉卻徹底的拉了下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