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章 神奇發現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章 神奇發現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他此時心里比誰都清楚,老爺子這個時候心情比什么時候都要好,老爺子是什么身份的人?什么樣的好東西沒有見過?

    就拿今天來說,光古玩字畫就不知道收了多少,但是真正讓老爺子心中感到滿意的,似乎并沒有幾個,這個唐風還真是有備而來,變戲法一般的耍出這么一出,卻著實讓老爺子打心里開心,這是他夏青石萬萬沒有想到的事。

    輕輕招了招手,夏良儒讓唐風和林音過去。

    二人聞言,自然也不會拒絕,身邊的夏素琴急忙催促了一聲,讓二人到了兩位老人身前。

    “小風啊,說實話,你看今天外公收了多少禮物?沒有一件不是價值連城的,可是,這些東西再珍貴,那都用錢買的到,但是你這個不同啊,確實是用心了,外公心里高興!”

    看到一旁的老伴兒如此開心,母親鄭云青一顆懸著的心頓時也放了下來。

    “外公過獎了,我這只不過是變戲法而已,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讓老人家開心一下。”

    林音扭頭紅著臉看著唐風,眼前這個男人似乎越來越靠的住了,每每在危急的時刻能夠化險為夷。

    “云青吶,之前我們在歐洲旅游的時候買的那一對鉆戒還在吧?兩個孩子這么有孝心,我也不能虧待孩子,讓人去把那對鉆戒拿來,就當做是我們倆給孩子的結婚禮物了。”

    看到老伴兒真正的從心里接受了這兩個孩子,鄭云青心里高興的不得了,連連點頭,而后讓自己身邊的人下去拿鉆戒。

    不遠處的夏青石臉都成了青色,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這唐風來了之后絲毫不提那副畫的事情,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趁眾人的目光都不在自己這邊,他找了個機會出了別墅,到了后院的花園里,拿出手機給王志高打了過去。

    電話一接通他便直接責問起來,“王書。記,你事兒是怎么辦的?那個唐風那天到底有沒有發現什么?”

    電話里的王志高此時正在自己辦公室內處理事情,老城那邊的拆遷最近讓他焦頭爛額。

    “夏總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嗎?”

    王志高那天一整天都是在安北的古玩市場的,也是看著唐風將那副畫買到的,整個計劃滴水不漏,沒有一絲的馬腳露出來,他自信的認為,這個計劃若是換做自己那肯定也發現不了問題。

    況且看當時唐風的一系列動作和表現,根本沒有發現破綻的意思。

    夏青石此時心中憋著火,“姓王的我問你,那天你確實是親眼看到唐風沒有任何懷疑的將古畫拿走的?”

    王志高滿腹疑惑的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怎么了夏總,難道計劃有變?”

    “唐風來了之后,根本就只字不提那副畫的事,到現在了還沒而且看他那樣子,根本就沒有將那副畫送給老爺子的打算,王書。記,這樣下去恐怕老爺子對他的印象好了,以后更難對付!”

    坐在辦公室內的王志高哪里知道事情的原委,摸了摸額頭,“不對啊夏總,那天確實沒有出問題,我保證,你知道這件事我們是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這事兒我肯定得上心不是?”

    聽到電話里王志高的語氣,夏青石似乎覺得他沒有說謊,既然他沒有說謊,那為什么今天來了之后只字不提那副畫的事呢?

    他百思不得解,只能無奈地回到了房間,事情發展到了這步,他倒像是陷入了被動的局面,但是隨即掛掉電話的他冷笑了一聲,嘴角揚起,這里再怎么也是自己夏家的地盤,你一個外來的人,再怎么還能翻天不成?

    回到房間,夏良儒和鄭云青手中各拿著一個小盒子。

    這方形的小盒子看起來似乎并不起眼,但是他夏青石識貨,知道這盒子里面的鉆戒是什么價值,那是爸媽去歐洲旅游的時候從一個貴族的爵士手中買到的,據說單單歷史就有數百年,且上面鑲著的鉆石足有二三十克拉,而且還并非是一般的鉆石。

    總之他知道的雖然不多,但就是知道這對鉆戒不一般,當初爸媽買的時候似乎是給自己結婚準備的,萬萬沒有想到,居然送給了自己的仇人!

    心中邪火亂竄,他的眼神之中惡意泛濫,周圍人一眼便看得出他有些不悅。

    “三弟,你也是個做大事的人,凡事要沉得住氣才行,你呀,就是氣量太小,若是胸懷大一些,定然能成大事……”

    親兄弟之間自然相互很是了解,遠遠的看到自己的三弟情緒不穩,夏東明面無表情的走過去,拍了拍自己三弟的肩膀,勸慰說道。

    夏青石轉頭看了一眼自己大哥,毫無感情的笑了笑,更加有些不悅的說道,“大哥,別站著說話不腰疼,你氣量大,我倒想看看,到時候她們三個都被老爺子接受了,你怎么辦!”

    人到中年,夏東明自然穩重的多,知道自己三弟年輕氣盛,也沒有生氣,“我知道你心中有氣,覺得這件事我站著看著,就是不出力,想坐收漁翁之利,我告訴你吧,你錯了,古話說的好,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個唐風我們都是第一次見到,對他根本談不上了解,如何下手?像你剛才那樣魯莽?”

    仔細一想,自己大哥說的話似乎并不好聽,但是說到底確實是這么回事,深吸了一口氣,夏青石笑著看著大哥,“哥,那你說怎么辦?你也知道我這從小就脾氣不好,容易急,這件事我想聽聽你的建議……”

    看到自己的話起了作用,夏東明老謀深算的笑了笑,再度意味深長的拍了拍自己三弟的肩膀,轉身去抱自己孫子了。

    看著自己大哥離去的背影,這個中年男人的城府一時間讓年輕的夏青石有些感到恐懼,自己學歷高起點高,幾年來公司做的順風順水,幾乎成了林州的一大美談,他自己也是十分的驕傲,從不把像大哥這樣的傳統商人放在眼中,但是剛剛看到大哥那深不見底的眸子,冷的讓人直哆嗦……

    ……

    “小音,小風,你們倆的婚禮我和你外婆都不知道,這么多年了也沒見過你們,過去的事呢,你們可能也知道,咱們也不多說了,無論對錯跟你們都沒關系,你看,這兩枚鉆戒是我和你外婆送你們的新婚禮物,來,拿著……”

    將方盒輕輕打開,鉆石那獨有的閃耀光芒便入了眼簾,唐風對此倒沒有很驚訝,畢竟修仙者在仙界什么樣的東西沒有見過,這些鉆石也就是凡人看著比較稀奇而已。

    而一邊林音作為一個女人,對鉆石自然是情有獨鐘,看著那珍貴的鉆戒,不由得鼻子一酸,眼淚就出來了。

    “哎……外婆給你禮物你還不開心?哭什么,拿著!”

    柔聲說了兩句,林音抹了抹眼淚,伸手接過了外婆鄭云青接過去的鉆戒。

    “來,戴上,讓外婆看看好不好看。”

    林音一邊擦著眼淚一邊笑著,將鉆戒帶在了無名指上,鄭云青看著面前這個長相十分清秀的外孫女,心里喜歡的不得了,拉過她的手,親昵的看著。

    “好看,我孫女的手就是好看,真是配的上纖纖玉手的稱呼,小風啊,以后可不許欺負我們家小音,不然我可饒不了你!”

    唐風剛剛接過外公夏良儒的鉆戒盒子,聞言扭頭笑道,“外婆你放心吧,小音可厲害著呢,在家都是她欺負我。”

    林音撅著小嘴伸手打了一把唐風,“在外婆面前還敢撒謊,在家明明是你欺負我好不好!”

    兩人親昵的爭執讓兩位老人看在眼中樂在心中,這足已證明兩人的關系是很好的,看到晚輩感情和睦,他們自然是開心的不得了。

    而將那方盒子拿在手中之后,唐風隱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和林音鬧了一會兒,夏良儒擺手讓兩人先下去,唐風這才有了機會仔細的看看著手中盒子里裝的那枚鉆戒。

    他專門背轉過身,緩緩的打開盒子,耀眼的光芒讓人一看便知這戒指上鑲著的鉆石不是俗物,但如果僅僅是因為表面這些特殊的表征,唐風自然不會放在心上,真正讓他感覺到不對的,是自從這鉆戒拿到自己手中之后,拿著它的手臂麻酥酥的,似乎它渾身散發著某種特殊的能量,但究竟是何種能量,他此時一時間也說不上。

    感覺到能量的存在,唐風大喜過望,未曾想到今天來這里會有這樣的收獲,剛才聽夏良儒說,這對鉆戒是從歐洲旅游時從一為貴族爵士手中買回來的,那說不定這東西真是一件多年之前流傳下來的東西也說不上。

    由于房間里人很多,唐風也不能長時間的凝神感知,知道了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東西之后,便將盒子蓋上,回到了夏素琴和林音的身邊。

    過了一會兒,長子夏東明走到了父親夏良儒面前,躬身開口,“爸,媽,酒店那邊已經安頓好了,可以的話就招待眾賓客去酒店吧……”

    點了點頭,夏良儒看時間也不早了,也到了開宴席的時間了,于是說道,“好,你安排吧。”

    答應了一聲,夏東明折身回返,路過三人面前時,眼神隨意的瞥了一眼唐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