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一百五十一章 虛情假意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一百五十一章 虛情假意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夏家老爺子平時雖然不喜歡人多喧鬧,但七十大壽卻也沒有辦法不熱鬧,像今天而言,雖然請的人不多,但都是不得不請的人,房間里滿滿當當有幾十號人。

    得到他的命令,夏東明招呼手下的人準備車,而后對眾人說道,“今天各位來給老爺子祝壽,我作為夏家的長子,非常感謝大家,這樣,馬上我們安排車輛,各位請到酒店入席,我們略備薄酒,聊表心意……”

    在屋里的都是林州和周邊市州的商界大鱷以及代表,聽到夏家長子的話,紛紛點頭答應。

    “好,那就請各位移步至別墅院門,我已經備好了車。”

    雖然大家基本都是自己開車來的,但是這夏東明既然都開口安排了,眾人也不好拒絕,紛紛起身往外,而夏東明招呼了自己妻子一下,十分懂禮數的到了夏良儒和鄭云青身邊,攙扶起了二位老人。

    唐風,夏素琴以及林音,自然跟在隊伍的最后面出了房間。

    來到院門口,夏東明準備好的車隊已經一字排開,清一色的奔馳商務,看起來那氣勢就很是震懾人,從這一點也許可以看出來這夏家的實力。

    先讓兩位老人上了前面的頭車,而后看著車開走,眾人才在夏東明和夏青石的安排下,挨個上車。

    而夏素琴和唐風以及林音,則被晾在一邊,足足等到所有的客人都走了之后,夏青石才驚呼了一聲,拍了一把腦袋沖三人走了過來。

    “哎呀二姐,剛才實在是人太多了,把你差點都給落下了,這樣,你和侄女和我坐一輛車走,來!”

    打開最后一輛黑色奔馳的車門,夏青石笑著說道。

    夏素琴的心中自然一直將這個二弟當親弟弟般親昵的看,畢竟小的時候她就最寵愛這個家中最小的孩子。

    “青石,都是自己家人,哪用得著那么客氣。”

    說著動身,走到車前,她先行一步上了夏青石的車。

    緊接著林音也上去了,唐風自然沒有多想,看著林音上車之后也想上去,但此時夏青石發話了。

    “哎哎哎!你干嘛去?”

    前一秒還笑著的臉此時拉了下來,一如往常辦公室內那一張嚴肅至極的臉。

    “我的車也是隨隨便便的人就可以上的?”

    唐風有些意外,倒不是因為他夏青石的這個態度讓自己感到有什么,而是在這么一件坐車的小事上,這個青石創投的老總居然都和自己計較,如此看來,自己之前還真傻高看這個年輕的老總了。

    “那夏總的意思是?”

    唐風收回腳,笑著問道。

    “這車只能坐三個人,你沒看到之前走的車都是只拉三個人嗎?”

    “真是不好意思啊侄女婿,沒車了,要不你就打個出租去吧,反正也不遠。”

    車里的林音看到是自己這個三叔在故意刁難唐風,剛想說話便被自己母親一個眼神堵了回去。

    “好,堂堂的青石創投老總既然都為這件小事開口了,我唐風也沒什么好說的,我有車。”

    說完轉身朝自己的車走去,留夏青石在車邊直瞪眼,剛才大哥夏東明的話他自然是相信的,等待時機,就大哥的城府,今天還玩不過你一個唐風?

    發動車子,唐風跟上了前面的車隊。

    ……

    十幾分鐘之后,車隊停在了市區一家高檔酒店門外,清一色的豪車車隊停在酒店門外,連出入酒店的人都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到了,要知道平時能夠出入這些酒店的人,可都不是一般人。

    下了車,仰頭一看,皇城國際大酒店!

    幾個大字映入唐風的眼簾,這個酒店之前也有過耳聞,似乎是周圍幾個市里僅有的一家五星級酒店,經過酒店管理委員會五星級評定的。

    兩位老人在前,眾人在后,林音看到唐風將車停好之后便拉著母親夏素琴跟唐風走在了一起,三人走在隊伍的最后,進了酒店。

    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上了十八樓的宴會大廳。

    大約五六十人的樣子,坐了七八桌,大概是之前就聯系好的緣故,人一到,兩位老人換上唐裝,坐在首席,服務員便開始上菜,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所有的菜品便全部上齊。

    “諸位,今天是夏某七十歲的生日,我這人老了,不喜歡過于熱鬧的環境,因為七十大壽也不過請了諸位幾十人而已,今天各位開懷暢飲,別有顧慮,喝醉了住在這里,我們為大家訂了房間,來,我先干為敬!”

    許久未曾喝酒的夏良儒起身先干了一杯,下面的基本都是晚輩,哪里還敢坐著,紛紛起身舉杯,和老爺子共飲了一杯。

    老爺子象征性的敬了大家一杯之后,剩下的事自然就交給了自己的兩個兒子,而混跡商界多年的夏東明自然也是老道的很,從服務員手中接過酒,左右看了一眼,從第一桌開始,挨個的敬酒。

    眼看此時也沒有什么其它事了,而時間也已經是到了下午,唐風的肚子已經餓了,顧不上什么形象,撒開膀子吃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桌子菜匯集了全花夏幾乎所有的菜系的名菜,雖然和滿漢全席沒法比,但也算得上一桌盛宴了。

    唐風吃的很香,那一副狼吞虎咽的樣子惹得一邊的林音不斷的出聲提醒。

    幾分鐘的時間,不知道夏東明是怎么挨個走的,第一桌敬完之后閃身到了夏素琴身邊。

    “素琴,這么多年沒見了,哥今天敬你一杯!”

    夏東明似乎喝的也不少,臉上紅撲撲的,身邊的岳母夏素琴見到自己大哥來了,趕快起身。

    “大哥,多年沒見,你也老了……”

    兒時夏素琴和大哥的感情倒一般,倒不是不好,而是夏東明比她年長好幾歲,從小便受家庭環境的影響,老成持重,不茍言笑,因此相比于三弟夏青石而言就感情就淡了許多。

    “都快五十歲的人了,也該老了,來,素琴,我們喝一杯。”

    接過桌上的酒杯,夏東明倒了兩杯酒,遞了一杯給夏素琴。

    “媽。你平時不喝酒的,要不……”

    林音眼見她媽要喝酒,柔聲勸道。

    “今天不一樣,你大伯接的,媽心里高興。”

    說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好在夏家有錢,喝的都是最貴的茅臺醬香酒,味道不是很辣。

    “哥,你喝酒都上臉了我記得你年輕的時候從不這樣,少喝點,身體最重要。”

    將酒杯放下,夏素琴囑咐了一句,大哥夏東明一臉欣慰的點了點頭。

    “爸也原諒你了,這次回來就在家多住幾天,好好玩玩,以后也常回來,陪陪爸媽,畢竟他們年紀也大了。”

    兄妹之間多年不見,說話卻也是如同當年一樣,絲毫不見外。

    說完,轉到了林音和唐風身邊,夏東明將酒放在桌上,聽到動靜,林音作為一個晚輩,自然沒有不起身的道理,于是拉著唐風站了起來。

    “大伯。”

    很是乖巧的叫了一聲,實則林音作為一個高水平的知識分子,心里并不怎么喜歡這種場合。

    “嗯,小音吧,打你出生到現在,大伯也沒有去看看你,真是不像話啊,來,今天借你外公壽辰的機會,陪大伯喝一杯!”

    林音為難的看了一眼唐風,但人家畢竟是長輩,又這么多年沒見,拒絕實在是有些不禮貌,唐風也沒辦法,這就是酒桌文化,流傳千年的東西,沒人能改變。

    眼看唐風沒說話,林音硬著頭皮主動給夏東明倒上酒,兩人一起舉杯。

    “大伯祝你以后工作順利,來!”

    說完夏東明一飲而盡,林音艱難的舉杯,仰著脖子喝了下去。

    這邊喝完,夏東明定了定神,轉過身看著唐風。

    “小伙子很精神,以后對小音好點,女人嘛,都是用來疼的,不過話說回來,男人還是要把事業看重一些,別做一個沒用的人,知道了嗎?”

    儼然一副大人的口吻,讓唐風聽著心里有些不爽,畢竟自己活得年頭比他夏東明長了百年不止。

    “好,那大伯,我們喝一個?”

    喝酒自然是躲不過的,好在唐風根本不懼這個,喝多少都無所謂。

    微笑點了點頭,夏東明撇艷瞅了瞅桌上的酒杯。

    “你我都是男人,就不用這么小的酒杯了,來,服務員,給我來幾個大酒杯!”

    說完招手讓服務員換酒杯,不過幾十秒的時間,一個身穿服務員服裝的姑娘端著托盤來了,上面放著幾個酒杯。比剛才的大了一倍。

    面不改色的從姑娘手中的托盤上取下兩只酒杯,一只遞給唐風,一只拿在自己手中,而后端起酒瓶,挨個倒滿。

    “來,咱們一飲而盡,也算是咱們認識了!”

    夏東明舉杯到嘴邊,唐風察覺到了一絲不對,這人臨時換酒杯,絕對有問題!

    心念一動,唐風暗運氣息,猛擊夏東明頭上的墻壁,沒有等他喝下去,上方的墻壁被唐風靈氣一擊之后落下了灰塵……

    “大伯,先別喝,酒里有臟東西。”

    說著伸手攔住了就要喝下去的夏東明,轉手將自己手中的酒杯遞給了他。

    “大伯,你是長輩,這杯酒既然碰過杯了,那就不能倒,你喝我這個干凈的,我喝這杯不凈的。”

    說完一飲而盡,而手中端著酒杯的夏東明則愣住了。

    呆呆的舉著酒杯,半天沒動靜。

    “大伯,怎么了?這酒怎么不喝啊?”

    夏東明心里苦啊,這杯酒專門是給唐風準備的,哪里想到這突然會出這事兒,似乎也太巧了,晚不來早不來,偏偏這個時候空中落灰塵,真是要了親命了!

    “喝,我喝!”

    干笑幾聲,夏東明手都有些顫抖,藥是自己三弟準備的,天知道喝了之后會發生什么,但此時似乎沒有放下酒杯的理由,前面是萬丈深淵也只能是硬著頭皮往下跳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