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二章 抓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二章 抓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舉杯仰起頭,夏東明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酒水入口的時候他的眉頭就大皺了起來,心里將自己那個三弟夏青石恨死了,簡直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貨色,本來是打算自己處理這件事的,沒想到來了酒店之后讓他出了這么一個餿主意,這下倒好,偷雞不成蝕把米不說,還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喝完酒,他趕緊找理由抽身離開,在宴會大廳旁邊的包間內找到了自己弟弟夏青石,連聲責問之下問出了酒中藥究竟是什么。

    問清了藥物的名稱,他趕緊讓人出去拿解藥,心里也是惱火的不行,這個缺德的三弟別的藥不放,放的居然是讓男人無法克制自己的椿藥!

    而這邊唐風識破了這兄弟倆的小把戲,心中也不由得沉了下來,夏家號稱林州的名門望族,來之前想到過這些富商之家的人可能不好相處,但是萬萬米有想到,這幾個人居然如此的卑鄙,拿這種把戲來戲弄自己,簡直沒有一絲大家的風范!

    不過好在經歷過這個小插曲之后。他們兄弟倆心中雖然記恨唐風,卻也一時半會之間騰不出手來,畢竟夏東明被夏青石的一番計策弄得去醫院找藥了……

    而這邊宴席很快結束,很快除了夏家的本家人之外,其他的人盡數離開。

    場內只剩下不多幾個人之后,夏良儒招手讓唐風過去,說起了之前夏青石之前在家里提起的那件事。

    不是別的,自然是安北國際會展中心項目的那件事,唐風自然也毫無保留,一五一十的將實情說了出來,畢竟說到底不是自己找他夏青石的麻煩,而是他們做事實在有些過分,如果真讓他們那樣搞下去的話,老城區那幾條街道的人都不能活了!

    聽完唐風的敘述,夏良儒自然也不好再說什么,其實在他的心里也知道自己這個小兒子的脾性,雖然學歷很高,人也很聰明,但是心術似乎有些不正,可惜孩子現在已經長大了,有些事情他他也不想再去插手。

    最重要的是他再怎么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而唐風所代表的那些人都只不過是一些陌生人而已,大義滅親這種事情在這個金錢至上的社會,似乎他也做不到。

    而林州這邊唐風處亂不驚有條不紊的應付著,安北那邊,王志高坐在自己辦公室內,紅著臉打著電話。

    “我不想聽你們解釋,我給你們兩個小時,給我查清楚唐風在出安北的時候,有沒有帶那副畫,明白沒有!”

    安北市局那邊的刑警隊長唯唯諾諾的答應著,誰讓人家是自己的上級呢,這個命令聽也得聽,不聽也得聽。

    盡管這件事處理起來很是麻煩,但也不得不硬著頭皮上。

    而王璞玉那邊下了出租車,來到了郊區自己租住的一個老舊小區內。

    所謂狡兔三窟,她們這些做賊的,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因此在很久之前她便給自己準備好了這樣一個住處,以防萬一那天出事了能夠有個地方落腳藏身。

    王璞玉手中拿著古畫,很是低調的進了這座在安北郊區八十年代的老式居民樓。

    進了居民樓有些陳舊的,散發著一股子霉味的樓道,懸著的心放了下來,長出了一口氣,她到了三樓,拿出鑰匙,準備打開鎖著的老式木頭門,開門前,她低頭看了看地上,自己的腳印很是清晰,因為樓道很臟,有很多灰塵。

    眉頭皺了皺,王璞玉退了兩步踩在之前的腳印上,王相反方向,也就是對面房間門口走了幾步,接著擦掉了自己房間門前地上的腳印,而后這才放心打開鎖……

    進入房間,看到的一副有些陳舊的擺設,這家人早已經搬出去好幾年了,市區的房價雖然節節攀升,但這里的房子因為年代久遠,很難出手,被她租了下來。

    將古畫放在客廳的茶幾上,一把掀開沙發上的布罩,坐了下來。

    她有些失落,也有些疲憊,小眼哥到現在還關在警局里,據說遭到了很嚴重的毒打,這些事情自然不會向外公布,消息都還是信得過的人給她打聽出來的。

    心里郁悶難清,她開始有些懊惱,也許是她失策了,將這幅畫在唐風心中的地位高估了,現在看來此次的計劃是失敗了,拿這件東西威脅他,讓他找人放掉小眼哥,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靠在有些梆硬的老舊沙發上,王璞玉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而另外一邊,安北市局的刑警隊內,一幫技術人員將唐風這幾天的行走路線全部找了出來,接著調取了沿路所有的監控錄像,一個接著一個的看。

    王志高要求的是查出來昨天唐風買到那副畫有沒有帶回家,今天早上離家去往林州的時候有沒有帶那副畫,這個問題對于經驗豐富的老警員來說都有些頭疼,那幅畫不過在很小的一個盒子里裝著,視頻顯示的很清楚,昨天唐風從古玩市場是將那副畫帶回了家的,而且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的其他事情,那么這一點就可以證明畫是被他安全的帶回了家的。

    警局里忙活著,王志高在辦公室里坐了一會兒實在是心急的不行,于是乎讓司機開車,親自到了安北市局的刑警隊。

    小會議室內,一眾警員坐在底下,投影幕布上一段一段的播放著唐風昨天至今天在公共場合出現的身影。

    王志高在市局領導的陪同下,進了會議室。

    一眾警員起身行禮,王志高擺手讓人坐下,自己站在幕布下,一臉的陰郁。

    畫面一點一點的推進,終于,當畫面播放到今天早上唐風出門的時候,一個可疑的人出現了。

    眾人的眼睛都睜大了,死死的盯著畫面,生怕錯過什么,而王志高則眉頭大皺,畫面角落出現的那個女子,看著似乎有些面熟。

    王璞玉!

    這個人不僅僅是王志高有些面熟,會議室內一眾警員都認識這個姑娘,王璞玉,安北賊頭的親傳弟子,是警方多年的監視對象,這就像是一個笑話,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賊,但你就是抓不到她做賊的證據,也正因為如此,這會議室內的一眾警員才會對這個女子如此的熟悉。

    接著往下看,眾人似乎慢慢的明白了怎么回事,而王志高是聰明人,從這個女子出現,他就想到了什么,果然,隨著畫面的不斷推進,這個王璞玉碰瓷兒,支走唐風,然后又上了車,隨后車開走,畫面轉換到了公路和市醫院,王璞玉下車,一般人可能看不出什么,但要是仔細一看之下,還是能夠看出一些蛛絲馬跡來。

    別的不說,如果這姑娘是正常走路被車撞了,訛人的事可能不會出現,但肯定會讓肇事者送自己去醫院,而這個姑娘在醫院門口下了車之后卻不再讓林家母女送自己去醫院,這一點足夠引起眾人的懷疑。

    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她的懷里似乎多了一點東西,技術人員將上車前后的畫面進行比對,的的確確發現了這一點。

    看到這里,王志高點燃了一根煙,壓根兒都恨得癢癢,一拍面前的桌子!

    “去,挖地三尺也要把這個女的給我找出來!媽的!”

    他心里此時可憋著氣,天衣無縫的計劃,卻半路殺出來這么一個人,害的自己謀劃了那么久的一個局,生生被攪了。

    周圍的一眾警員點頭答是,刑警隊長王文澤率先帶隊出了警局。

    如今這年頭,安北市內監控密布,找個東西不容易,找個人可還是很容易的。

    隊長在半路上走著,技術人員就把王璞玉下了車之后的行蹤給找了出來,接著將信息發給了刑警隊長王文澤。

    看著手機屏幕上的一行字,刑警隊長將手機遞給了身旁的王志高。

    “王書。記,你看一下,這就是一個小時之前王璞玉行蹤消失的位置。”

    王志高看了一眼手機屏幕,位置信息是安北郊區的一個老舊小區。

    “走,抓住她,王隊長,這個賊幫的人平時囂張跋扈,你們沒證據不能抓人這些我不管,但是這個小女賊,你這次必須給我一個交代,我要讓她進去之后就出不來!”

    心里憋著火,王志高惡狠狠地咬牙說道。

    王文澤點了點頭應了下來,這其實不是一件難事,普通人人家沒犯罪你自然不能把人家怎么樣,但是這個王璞玉不一樣,賊頭的徒弟,偷了不知道多少東西了,給她找麻煩簡單不說,也算不上自己徇私枉法,而且也算是給社會清除了一個毒瘤。

    而此時在沙發上坐著,犯迷糊的王璞玉哪里想得到,警察這么快就找上了們,還如此精準的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警車在距離小區很遠的地方就停下了,一眾警員下了車,在王文澤的帶領下,很快到了王璞玉進入的那棟單元樓。

    監控只能拍到王璞玉進入了這棟樓,但是具體是那一個房間,在幾樓他們卻不知道,因此王文澤在樓道口冷靜了一下,總不能挨家挨戶的去敲門。

    當他蹲下身想法子的時候,樓道口地上的一串腳印讓他不由得一拍腦袋!

    這老舊的小區應該很少住人了,因此也沒有人打掃,地上落著一層厚厚的灰塵,而這層灰塵也暴露了王璞玉的行蹤!

    一擺手,王文澤率先進了樓,一眾人跟在身后,來到了三樓。

    在三樓左邊的門前,眾人停住了腳步,因為王璞玉的腳印顯示她進了這間房。

    “快!開鎖!”

    王文澤閃身讓開鎖的技術人員上前,準備不叫門直接強行抓人,而開鎖的人技術很是嫻熟,幾十秒的時間便打開了鎖。

    王文澤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讓身后的手下準備,而后抬腳,一下子踹向了木門!

    “砰!”

    木門應聲打開,而對面房間的王璞玉瞬間坐了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