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三章 這是個局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三章 這是個局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全身的神經瞬間緊繃了起來,她豎著耳朵呆呆的聽著外面的動靜。

    很明顯,剛才的那一聲響是有人踹門而入的聲音,同樣的,王璞玉心中明白,外面有警察!

    其實想來很簡單,平常人哪里有這樣開門的。

    站了起來,她將古畫塞到了沙發縫隙中,躡手躡腳的走到了門口,把耳朵貼近木門,探聽外面的動靜。

    而外面的王文澤破門之后直接帶人沖了進去,但是結果有些意外,他們花了幾分鐘的時間找遍了整個房間,卻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發現。

    聞著房間內帶著酸臭的霉味,王文澤不禁罵了一句娘。

    王志高隨后進了房間,臉拉著,冷冷的問了一句,“人呢?”

    一眾警員搖了搖頭,將目光轉向一邊的隊長王文澤。

    “沒找到……”

    王文澤倒沒有垂頭喪氣,畢竟他是這群人的頭兒,兵慫慫一個,將慫慫一窩,別人可以喪氣,可以沮喪,但他不行。

    王志高冷哼了一聲,“王隊,這就是你一個經驗豐富的刑警隊長該有本事?”

    說完,扭頭出了散發著難聞氣味的房間,而一眾警員看著自己隊長挨訓受氣,肚子里都為他打抱不平,但是畢竟領導在,有氣也不敢出。

    命令手下的人將現場恢復如前,王文澤一擺手,讓手下人撤。

    貼在門板上的王璞玉的聽到對面房間的動靜小下來之后,心里長出了一口氣,她萬萬沒有想到這些警察居然來的這么快,看來這幅畫實則對唐風的意義不小,要不然他怎么這么著急就找人抓自己呢?

    “真是一個虛偽的臭男人!”

    她在心里暗罵了唐風一句。

    王文澤一腳跨出了防盜門,最后一個警員將門重新鎖上。

    王志高沒有走,就站在門口的拐角處,看到王文澤出來,招手讓其他警員先下樓,而后讓王文澤到自己身邊,悠悠說道。

    “王隊長,你的能力我早就知道,這個女賊一定要給我抓到,你明白嗎?”

    人在屋檐下,王文澤沉著臉點了點頭。

    “我知道你和你的手下們一定都覺得我很難伺候,這會兒這里沒人,我也實話告訴你,王隊長,這個女賊偷走了唐風手中的那副古畫,害的我整個計劃泡湯了,安北國際會展中心項目本就進行的很艱難,這次計劃的失敗一定程度上會讓這個項目的開發更加的艱難,加上王瞎子現在被抓進去了,局勢對我們很不利,可能我說的有些多,但是王隊長你要明白我的意思,我之所以給你說這么多,你應該清楚我的苦心才對……”

    王文澤驚詫的抬起頭,看著面前一臉平淡的王志高。

    “市局副局的位子一直空著,如果這次任務完成的好,我會考慮讓這個位置不再繼續空下去。”

    話說到這里,王文澤明白了,這是領導有意要拉攏自己,說到底自己只不過是個小隊長而已,能得到這樣的機會,說不動心是假的。

    “王書。記,我明白您的苦心,這個唐風一直狂妄自大,以為自己認識幾個人就厲害的不行,國際會展中心項目我有所耳聞,是惠及安北上百萬人的好項目,他為了給自己爭取一些利益,居然阻攔項目開發,簡直是自信過頭了。”

    很滿意的拍了拍王文澤的肩膀,王志高笑著說道,“是啊,這個人背景在那里擺著,我一時間也拿他沒辦法,因此才和夏青石夏總想出了一個計策,只要他把那副畫送到夏家老爺子的手中,那么便一定會得罪夏家老爺子,我們從而得到夏家整個家族的支持,沒想到啊沒想到,半路之中出來一個這樣的女賊,生生給攪黃了……”

    王文澤在一邊聽著,點點頭,安北的賊幫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個王璞玉是賊頭的親傳,而那個王瞎子同樣是賊頭的徒弟,前幾天因為唐風的緣故,王瞎子為王志高辦事卻被抓進了局子,這個王璞玉很有可能這件事記恨在心,半路偷走了那副看起來很珍貴的畫……

    想到這里,他明白了,接著正色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的推斷一字不漏的給身邊的王志高說了一遍。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僅僅一門之隔的旁邊,王璞玉聽得一清二楚……

    聽到一半的時候,王璞玉就明白了過來,自己一直敬重的小眼哥居然是為和這個王志高辦事才進去的,而且整個事件的始作俑者不是唐風,而是藏在背后的人。

    自己錯了!

    這是王璞玉第一個反應,她費盡心思想要報復唐風,沒想到最后發現是自己錯了。

    巨大的愧疚和失落涌上心頭,但緊接著她猛地想到,唐風似乎也被圈在了一個局里,到現在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人設計了。

    想到了這里,王璞玉深吸了一口氣,耳朵貼在木門上時間有些久了,他側著身子,雙手一推木門,準備讓自己脫離木門。

    但就是這不經意的一推,有些年代的木門似乎有些脆弱,發出了“嘎巴”的一聲。

    心臟“砰”的一跳,熱血在心臟劇烈的跳動之下涌上腦袋,讓王璞玉有些懵的同時又急于保持清醒。

    而門外正準備走的王文澤,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他伸出食指放在嘴邊,示意王志高不要江湖,掏出手機給下了樓的警員發了條信息,讓他們悄聲上來,而后蹲下身,仔細的又查看了一遍地上的腳印。

    不看不知道,再看之下,王文澤不由得拍了自己一把。

    這痕跡很顯然被認為的破壞改造過,自己堂堂警官大學畢業有著多年經驗的刑警隊長,居然被這樣一個小小的女賊給騙了!

    簡直有些奇恥大辱的感覺,他沖王志高做了手勢,讓他退到一邊,自己的手下上來的很快,不過一分鐘的時間內,眾人便又到了王文澤的身邊。

    簡單的說明了情況,警員們各司其職,幾乎沒有經過什么深思,木門重新被破開,而王璞玉逃無可逃,她自己也知道這一點。

    雖然經驗豐富,技藝超群,但無論如何也沒有通天的本事,當她在手機屏幕上打下一行字,剛剛按下發送鍵的時候,王文澤氣憤的如同一條餓狼般沖了進來,將站在客廳正中的王璞玉一把按倒,其后跟來的警察給拷上手銬,帶走了。

    而房間外背著手看著這一幕的王志高冷冷的笑了笑,這一趟總算自己沒有白來,隨行的警員將放在客廳內的古畫拿到王志高面前,看著這古畫,王志高一把抓過,狠狠地攥在手中……

    ……

    林州,酒店內,唐風的手機響了。

    “你被下了套,那副古畫是王志高做局讓你拿到的,他們都是壞人,你小心,我可能走不掉了……”

    還是剛才那個號碼,不過前后信息口穩的反差有些大,唐風有些不明白。

    但他隱約覺得,這條信息中說的話,似乎很是耐人尋味,不像是在說著玩兒。

    借口上廁所,唐風走到衛生間,這里很安靜,他拿出手機給那個號碼打了過去電話。

    電話響了幾聲,隨即被掛斷,聽著手機中傳來的盲音,唐風心頭的疑云驟生,之前在拿到那副畫的時候他就覺得有些不對,但是只是一種感覺,自己當時想了很久也沒有發現究竟是哪里有問題。

    天衣無縫的局!

    猛然反應過來的唐風不禁渾身發冷,這冷自然不是因為他怕了,堂堂的修仙者,對這些普通人自然生不出一絲的懼意。

    真正讓他感覺冷的,是人心!

    當面一套背后又是一套,為了達到目的,精心的為自己布了這樣一個天衣無縫的局!

    呆呆的站在衛生間的鏡子前,看著里面的自己,唐風的心態一瞬間似乎有些改變了。

    他要改變安北,改變江南,乃至改變整個華夏!

    而需要做到這一點,則需要自己足夠強大,到了現在他也才更加的明白,只有自己足夠的強勢,那些螻蟻一般的人才不會也不敢對自己這般設計!

    肩膀處傳來輕撫,他扭頭,林音一臉笑意的站在面前。

    “我看你上衛生間這么久,過來看看。”

    妻子愈發的溫婉迷人,他輕笑了一聲,輕聲說道,“我得趕回安北,你和媽在這里多住幾天,我不在的時候,你照顧好媽。”

    林音有些錯愕,“怎么剛來就要回去?”

    “安北有事,我必須得回去。”

    這么長時間的相處下來,林音自然清楚他的脾性,決定了的事,別人說什么都沒用。

    “好吧,你真的有事我也不能攔著,你到前面跟外公外婆打聲招呼再走吧……”

    摸了摸林音的頭發,唐風快步走到前廳,跟兩位老人道了別,夏良儒對唐風的印象很好,執意想留他多住幾天,但最后被唐風謝絕了。

    ……

    出了酒店大廳,林音送到了門口,看唐風上了車,囑咐了幾句,才依依不舍的讓唐風走。

    心中百感交集,再者自己也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的人,一踩油門,車子如風一般消失在林音的視線當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