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四章 狂妄的王志高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四章 狂妄的王志高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車子飛快的行駛在高速公路上,那條短信的內容一直在唐風的腦海中重現,他開始有些感謝偷他那副畫的姑娘,但更多的還是氣憤。

    其實從一開始他就知道那個王志高不是一個好人,但是沒想到,這個人居然這般的陰狠,到了現在實則想都不用想,這一系列的局無非就是他聯合背后的利益集團給自己設的,目的也很簡單,盡快的讓安北老城區的國際會展中心項目動工。

    想到這里,他不由得猛踩油門,車子如風一般往前竄去,如今萬幸的是這個女賊的出現打亂了王志高等人的計劃。

    他這么著急的趕回去,不為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救那個姑娘出來。

    而另外一邊,王璞玉像犯人一樣被警察押著上了警車,這些人似乎對她有深仇大恨一般,下手無比的重,絲毫沒有顧忌她是一個女兒身。

    上了警車,一左一右都有警察坐著,她被夾在中間,絲毫沒有反抗的機會,王文澤就坐在副駕駛上,冷漠的臉上藏著一絲得意。

    為王志高辦成了事,他的仕途看起來一片光明。

    警車一路上飛馳電掣般,很快到了市局,她被幾人押著進了審訊室,看著那冷冷的鐵門,王璞玉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有些慌了。

    警察和小偷從來都是對立面存在的,自己的身份從來都不干凈,這些人想要抓到自己的把柄,實在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了,這一次進去,出來的機會萬分的渺茫,她剛才清楚的聽到王志高和王文澤的對話,自己的出現打亂了這個領導的計劃。

    于情于理,這個人又如何放的過自己呢?

    卻說另一邊,唐風還在半路上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他冷靜下來想了想,這件事愈發的難解決,不找別人,恐怕是很難處理好了。

    電話沒打給別人,直接撥到了高安夏的手機上。

    夜色朦朧,高安夏扶著爺爺,正在山間的小路上,微風徐徐吹來,貌似有些秋初的寒意。

    “喂,安夏。”

    看到手機屏幕上出現唐風這個名字時,她不禁有些意外,但更多的還是激動,甚至于賭氣似的故意讓手機多響了幾聲,這才按下了接聽鍵。

    “唐先生,你怎么記得起給我打電話了?”

    都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她高安夏堂堂江南軍區司令的千金,放下自己高傲的身段去愛他,居然沒被接受,這事不論她什么時候想起來,都很是氣憤。

    “最近有些忙,高老還好吧?”

    藍牙耳機里傳來高安夏有些耍性子似的話語,不過好在唐風有些心理準備,倒也沒覺得有什么。

    “好,唐先生親自醫治過的,好得很。”

    “安夏,我怎么聽著你說話有些不對?跟有意見似的。”

    山間漫步的高老聽到了孫女語氣的變化,停下腳步詢問。

    “安夏,是唐風吧?”

    高安夏點了點頭,繼續對電話里的唐風說道,“哪里不對了,我能有什么意見,你可是我們高家的大恩人,又是我名義上的師傅。”

    女孩子的脾氣唐風現在是越來越明白,因此并未放在心上,淡然笑了笑,“沒意見就好,我等會到安北,出來吃個飯。”

    有些意外,“吃飯,唐先生怎么想起請我吃飯了?不會又有什么事吧?”

    唐風尷尬的一笑,頓了兩秒,“安夏,沒啥事,你要答應我等會到家里接你,不答應的話就算了,你這樣說話我還真有些不習慣。”

    心中暗罵了一句,高安夏將“不去”兩個字掛在嘴邊想了想,還是咽了回去,這個男人也不知道哪里來的魅力,著實吸引著他,說不清道不明。

    “等會你接我吧,我在家等你。”

    “嗯。”

    掛掉了電話,唐風搖頭笑了兩聲,這個姑娘還是往常的公主脾氣,不過他也不傻,高安夏對自己的心思他一直都明白,她語氣態度越是如此,其實只能越證明她很在乎。

    ……

    市局的審訊室內,一張黑色的辦公室,后面三個人。

    王志高,王文澤外加一個記錄員。

    “砰!”

    猛地一拍桌子,王文澤怒目而視,寒聲問道,“王璞玉,我認識你,安北賊幫的慣犯,今天坐在這里了,你心里也就不要抱什么僥幸了,你涉嫌的案件多了,這次偷的古畫更是價值上百萬,我實話告訴你,進來了就別想出去了!”

    其實這么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王志高看都不想多看一眼,如今這么上心,那是因為心中有一絲的怨氣,說白了更多的是報復心理。

    要不是她半路偷走了畫,現今唐風已然得罪了夏家老爺子,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若得到夏家老爺子的支持,夏青石那邊的力量無疑會成倍的增長,到時候處理起唐風來,便簡單多了。

    可惜的是,所有的計劃都穩步進行,但最后卻被這個女賊給破壞了。

    審訊室有些冷,還沒有到深秋,冷氣卻已經打開了,她穿的有些單薄,此時已經感覺到了冷。

    “警察辦案得講究證據,你們憑什么說我是慣犯,那副畫你們怎么就知道是我偷的而不是其它的來歷呢?”

    堂堂的王志高還沒想到這么一個乳臭未干的姑娘會如此的伶牙俐齒,拉了拉衣服角,低聲說道,“證據?我想你心里比誰都清楚自己所做過的事,姑娘,若你今天沒偷這幅畫,可能警察一輩子都不會找上你,畢竟你這種小嘍啰,根本不值得一提,可惜你偷了那副畫,破壞了我整個計劃,你說,我能放過你嗎?”

    咽了口唾沫,王璞玉看著對面一臉平靜的王志高,心中不由得火起,“你少在這里嚇唬我,小眼哥就是為你辦事才被抓進去的,你要還算有點良心,就讓人把他放了!”

    到了這會兒,王璞玉心中最擔心的還是他的小眼哥。

    王志高有些疑惑,身邊的王文澤解釋道,“小眼哥就是王瞎子。”

    他這才恍然大悟,仰著脖子笑道,“哈哈,原來你做這一切都是為了王瞎子啊,可惜啊,他就是我的一條狗,主人遇到了危險,自然是狗往前撲了……”

    王志高說的是實話,當時拆房子的命令是自己下的,只不過讓王瞎子動手而已,可惜最后唐風一直抓著不放,自己也只能是犧牲掉王瞎子,來換取自己的安全了。

    “卑鄙!下流!惡心!你有時間也把你的心肺腸子掏出來看看,恐怕都黑了爛了!”

    高聲的謾罵對王志高自然起不到什么作用,他依舊端坐在那里,笑著看著面前發火的小姑娘。

    “我實話告訴你,這次你犯到了我的手里,就別想再出去了!”

    說著起身,走到門邊時,扭轉過身陰狠的笑著對王璞玉說道,“對了,我還得告訴你一句,你的小眼哥之所以在里面受盡折磨,那都是我的主意,不為別的,就是想挑起你們賊棒和唐風之間的矛盾,可惜啊,你還真上鉤了……”

    說完之后,開門揚長而去,王璞玉瞬間無力的靠坐在椅背上,渾身軟的像是一灘泥,她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黑暗。

    在這之前她一直都認為自己是個小偷,這就已經是骯臟的職業了,但是當今天他看到從門口出去時王志高那副得意的嘴臉時,一瞬間,她覺得這些人才是真正的骯臟!

    王文澤拍了拍桌子,“老式交代你的事情,可能還會少判你幾年,看到墻上那幾個字了嗎?”

    王璞玉無力的抬起頭,墻上赫然寫著幾個字,“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你別問了,我一個字都不會說的,你說的所有我都不承認!”

    ……

    車子很快到了高家別墅門前,因為實在是著急的緣故,唐風沒下車進去,直接給高安夏打了一個電話讓她出來了。

    天已經徹底的黑了,別墅門前的路燈亮著,只看到高安夏高挑的身姿大踏步的往外走來,唐風打開車門下了車。

    “好久不見。”

    高安夏走到車邊,看著唐風笑了笑,抱著胳膊說道,“怎么,我都來了,你還不準備發揚一下紳士風度,給我開個車門?”

    無奈的笑了笑,唐風走到副駕駛門邊,拉開了車門。

    上了車,唐風發動車子,直奔市區,高安夏上車之后,很明顯散發著一股子極其好聞的香味,似乎是在出門前有意噴的。

    “唐先生,準備去哪吃飯啊?”

    扭頭看了一眼,唐風有些尷尬的一笑,“不好意思啊安夏,我這會兒找你出來,還真是有事,等咱把事辦完了,我再請你好好吃一頓,你看怎么樣?”

    高安夏實則心里早有準備,但依舊表現出一副失望的神色,“哼,我就知道,你沒事的時候,又怎么會想起我呢……”

    知道她這是公主脾氣,唐風也沒回話,開著車直接就進了安北市局的大院。

    “我一個朋友被抓了,最近事情太多,你如果愿意的話,就跟我一起進去,算是幫我一個忙了。”

    坐在車里,唐風正色開口。

    高安夏眼神溫柔的看著唐風,低聲說道,“我什么時候拒絕過你?”

    兩分鐘后,兩人站在了市局的大廳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