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五章 施壓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五章 施壓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里是市局,因此大廳內的空間很大,而且還配備有接待人員,唐風和高安夏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有警察認出來了唐風。

    這倒不是因為別的,之前唐風協助安北警方抓獲境外雇傭兵的那件事,市里的警察基本沒有人不知道。

    “唐先生,你來了,來,休息室坐。”

    一個負責接待的女警員先迎了上來,滿臉笑意說道。

    高安夏抱著雙臂,豐盈的胸脯呼之欲出,連衣衫似乎都遮掩不住,司令家千金的氣質此時表露無遺。

    “沒看出來,你人緣還真不錯,到哪兒都有人認識你呢……”

    女警看著一臉傲慢的高安夏,這個姑娘她不認識,但是直覺告訴她,這人的身份一定也不會簡單。

    “沒有,唐先生之前和我們合作過,安北市局的警察,沒有幾個不認識他的。”

    尷尬的笑了笑,兩個人都是女人,女警自然聽得出來高安夏言語之中的酸味。

    沒開口答高安夏的話,唐風看著那女警員。

    “今天你們這里有沒有抓一個小姑娘?”

    一邊說著一邊往休息室走,畢竟開了好幾個小時的車了,況且站在大廳里說話也不方便。

    這話一說出來,女警員的臉上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表情變化,頓了幾秒,“唐先生你先到休息室坐,我去找我們領導。”

    擺了擺手讓她去,唐風和高安夏坐在了休息室的椅子上。

    “說吧,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天到晚的桃花運就這么泛濫,處處跟人家小姑娘打交道。”

    一路上高安夏的口氣都有些不對,聽著就有些火藥味兒,唐風自然知道她這還是在生自己的氣,畢竟這種家境出來的千金大小姐,哪里遇到過倒追男的被拒絕的事?

    女警員出去之后,唐風將門關上,輕嘆了口氣,有些生氣的說道,“我這次是真真正正被算計進去了,有人把我擺了一道……”

    將實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告訴身邊的高安夏,唐風換來的不是別的,是高安夏肆無忌憚的笑!

    看著她狂笑不止的模樣,帶著一股子幸災樂禍,唐風坐在旁邊也是邪火頓生,人心就是人心吶,隔著肚皮,神仙也難看透。

    “哎呦喂,滋滋,稀罕啊!”

    “我們這么厲害的唐先生,居然被人算計了?真是讓人不敢相信……”

    笑了半天,高安夏扶著急速起伏的胸口,緩著氣嘲笑般說道。

    “喂喂喂,行了啊,人有失策馬有失蹄,人在江湖走,哪有不挨刀的道理不是?你就別笑了……”

    這次被王志高算計的事,唐風倒沒覺得有什么,畢竟人家在暗處自己在明處,而且這種小人你本身就很難提防,可謂是防不勝防。

    “行行行,我知道了,也明白了,所以你著急的從林州趕回來就是為了救那個偷你畫的女賊啊?”

    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唐風不置可否。

    兩人在休息室說著話,接待的女警找到了審訊室,推門進去,王文澤坐在桌前,抱著雙臂,審訊依舊在繼續,這可是市領導交代下來的,不得不抓緊辦。

    “王隊,唐風來了……”

    進來的女警在耳邊耳語了一句,王文澤瞬間整個人差點沒跳起來。

    “什么?他怎么來了?”

    王文澤不由得有些頭皮發麻,這個人可不是自己能對付得了的,他有真本事不說,身后的背景硬的跟什么一樣,而且現在不知道這人來的真實意圖是什么,內心之中不由得有些擔心。

    女警搖搖頭,王文澤伸手將襯衣的紐扣解開一顆,深吸了口氣,說了聲,“走!”

    ……

    幾分鐘后,休息室的門被打開,王文澤一臉笑意的走了進來。

    “唐先生,您怎么來了?失敬失敬吶,您可是我們警隊的偶像,來之前怎么也不打聲招呼我去接你?”

    說著上前雙手拉住了唐風的手使勁的握著,那一副矯情獻媚的模樣惹得身邊的高安夏直笑。

    盯著面前這個年輕人看了幾眼,似乎有點印象,但就是記不起來,安北警隊的人他認識的也不算多,劉局倒是挺熟悉的,只不過此時都已經是晚上了,人家大概是下班回家了。

    看著唐風有些疑惑的神色,王文澤握著的手尷尬的停了下來,壓低聲音提醒了一句,“市刑警隊隊長,王文澤……您可能沒太大的印象,但是我可是記得您啊!哈哈!”

    抽回手,唐風示意讓他先坐,而后直接開門見山,“王隊,今天你們市局是不是抓了個人,誰抓的我不清楚,但是肯定抓人了對吧?”

    當時王璞玉發的信息并沒有告訴唐風是誰抓的他,但是大致猜一下,只能是安北的警方抓的,市局是底下所有警察的直接上級,到這里問無疑最省事兒。

    王文澤下意識的眼神在躲閃,摸了摸頭,呵呵笑道,“唐先生,您問這個干什么?”

    一擺臉,唐風正色答道,“既然問了自然是有用,你就說,今天是不是抓了個姑娘,二十歲左右。”

    這話一出,王文澤知道,這無疑指的就是王璞玉了,感覺到了壓力,這人可是王書。記說了要嚴辦的,現在這唐風來,天知道是要救這個姑娘,還是要追究古畫被偷那件事現在還搞不清楚,萬一是來救的,自己這人微言輕的,恐怕不好說話……

    為難的笑了笑,王文澤起身踱步,“唐先生,我們這安北雖然說治安不錯,但是市局每天抓的人也不少,坑蒙拐騙無所不有,您這樣問,我還真沒法回答……”

    唐風眼神有些冷了下來,同時也站起了身,“王隊長,恐怕你心里比誰都清楚我問的是誰吧?這個馬虎眼就不用打了,我再問你一遍,這個姑娘是誰抓的,現在人在哪!”

    語氣一冷,王文澤手心汗都出來了,難辦的是兩邊都不敢得罪,這可著實是要了親命了!

    “唐先生,您別急,別急嘛,這人呢,是我們抓的……”

    “不過她是個女賊,還是個慣犯,我們市局盯著好幾年了,今天總算是給抓住了,您找這個人有什么事嗎?”

    此時王文澤心中不禁是祈禱,就希望唐風是來找這個王璞玉興師問罪的,那樣一來自己就好辦多了……

    而一邊的唐風聽到這個回答,心里的石頭算是落了底。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一聲,重新坐回了位置上。

    “王隊長,這么說,現在這個人還在你們手上了?”

    “是……”

    點了點頭,唐風繼續說道,“那行,放人吧。”

    語氣霸道,絲毫沒有將王文澤放在眼中的意思。

    “什么?放人?”

    王文澤一愣,眼神都變了,但隨即覺得自己的反應似乎有點過頭了,勉強笑了兩聲,訕訕說道,“唐先生,這恐怕不妥吧?這個姑娘是個慣犯,況且據我們調查,她還偷了您的畫,數罪并罰,放到法院那邊估計少判不了……您這一來就讓放人,這不是讓我為難嗎?”

    王文澤說的是實話,這現在自己要把人放了,鬼知道王志高那邊會把自己怎么樣。

    “王隊長,你好歹是警校畢業的吧?不懂法律嗎?誰告訴你人家姑娘偷我畫了?你們抓人的時候問都沒問,就說人家偷我的?那我現在鄭重的告訴你,那副畫不是她偷的,是我送她的,現在,可以放人了嗎?”

    王文澤被唐風幾句話說的懵了,看來這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好端端的這唐風怎么就來救這個王璞玉了呢?難不成當時他和王志高之間說的話被她聽到了,然后告訴唐風了?

    使勁咽了口唾沫,王文澤勉強硬氣的說了一句,“唐先生,是這樣,就算您那畫不是她偷的,可是她之前偷的東西也不少了,沖這一點,也不能放她走不是?”

    這倒是個說得過去的理由,但是唐風今天來勢在必得,這個姑娘能把自己騙了的同時在岳母和林音的眼皮子底下偷走畫,恐怕平時偷東西就更不會留下什么蛛絲馬跡了,他們這時候抓人,更多的是因為這副古畫,而并非以往的盜竊。

    和高安夏對視了一眼,唐風再度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王對,有證據嗎?”

    “我實話告訴你,你們為什么抓這個姑娘我心里清楚的很,少拿那些說辭敷衍我,我今晚把話放這兒,你要是不放人,好,可以,我明天會請國內最有名的律師為她辯護,到時候你小小的一個隊長,我怕你成了別人擋箭的擋箭牌,死的一點價值都沒有……”

    渾身的冷汗下來了,王文澤是個明白人,唐風這話一說,他不由得想起了王志高剛才走之前說的那句話,“王瞎子不過就是我的一條狗,主人遇到危險,自然是狗先往上撲……”

    萬一唐風到時候真找個金牌律師來,找自己執法的漏洞,最后王璞玉無罪不說,自己恐怕屁股上反而會惹上不少麻煩!

    但是放人的話,王志高那邊又怎么交代?

    一時間,王文澤被夾在中間,連喘氣都覺得困難。

    “唐先生,您別急,別急,我現在就給領導打個電話,您稍等一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