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六章 誘惑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六章 誘惑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個王文澤只不過就是個小蝦米,估計也不敢自作主張就放人,因此唐風也沒有難為他,擺擺手示意讓他出去打,自己重新坐回位置,和高安夏說著話。

    而王文澤這邊出了休息室,直接將電話打給了王志高,其實他的直接上級應該是市局的劉局長,但這件事是王志高親自督辦的,因此也就沒有必要再給劉局長說了。

    電話接通,此時王志高剛剛回到自己家。

    “喂,王書。記,唐風來了,現在鬧著讓我放人呢,我一個人招架不住……”

    剛剛回到家屁股都沒坐熱的王志高聽到這話,火兒一下子就起來了,坐在沙發上想了想這才說道,“他現在來要人,我估摸著可能是那個女賊聽到了什么,也怪我們當時大意,沒有注意到這點,現在看起來唐風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計劃,事已至此,這臉皮算是撕破了……”

    王志高的內心一時間起了波瀾,宦海沉浮多年,他深知冤家宜解不宜結,現在唐風怕是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如此一來,兩人之間的關系算是徹底的涼了。

    “那王書。記,現在他要人,我放還是不放?只要您說不放,我這邊就是遇到再大的困難,也不會放這個王璞玉走,我就不信他唐風敢把我怎么樣!”

    說話很是硬氣,但王志高是什么人,知道王文澤其實已經有些犯怵了,思索了片刻,借坡下驢的說道,“好啦,王隊長,這事兒也不難為你了,放人吧,這個女賊跟這件事沒有太大的關系,放不放其實都無關緊要,他既然要人,就給他。”

    心里還真不相信這個王璞玉放了有什么影響,為了這個人,犯不著和唐風正面起沖突。

    王文澤得到授意,懸著的心算是落回了肚子里,不由得慶幸王志高答應了,不然的話,自己等會可不好辦了。

    關上手機深吸了口氣,王文澤擠出一絲笑容,推開了門,“唐先生,讓你久等了……”

    “請示好了嗎?是你現在放人呢,還是我明天去請律師?”

    端坐在椅子上,幾年的軍人生涯讓唐風養成了這樣的習慣,直到現在也改不了。

    “放,放人,唐先生既然都開口了,那肯定得放。”

    王文澤笑著,討好般的說道,他們這些人就是這樣,算是個小領導,但是卻是誰都不敢惹,誰也惹不起。

    聞言還算滿意的點了點頭,唐風和高安夏同時站了起來,“那行,就麻煩王隊長趕緊放人,時間不早了,我們現在就帶人走。”

    點了點頭,王文澤出了門去,到了審訊室門口,招呼手下把王璞玉放出來。

    而已經在審訊室待了好幾個小時的王璞玉哪里想到,鬼使神差般的,自己又無緣無故的被放出來了。

    “好了,沒事了,你現在可以離開了。”

    身邊的警察給她解開了手銬,王璞玉一邊揉著自己手腕,心中不解一臉疑惑的出了審訊室,走過通道,下到了一樓大廳。

    遠遠的,夜晚的大廳內站著兩個人,一男一女,那個男的王璞玉自然認識,是唐風。

    “別愣著了姑娘,下來吧,你沒事了。”

    心中一瞬間一股子暖流穿過,看著不遠處的唐風,王璞玉有些愧疚的低下了頭,之前一直記恨唐風,但是沒想到事情是這樣子,自己冤枉了別人,好在陰差陽錯算是幫了人家一把,但這并非是她樂意,而是誤打誤撞。

    眼看著這個年紀不大的姑娘走到了自己身邊,唐風臉上劃過一絲笑,“不錯啊小姑娘,把我哄的團團轉,最后在眼皮子底下把畫偷走,不簡單吶……”

    聽到這句不知是夸贊還是責難的話語,王璞玉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了頭,怯生生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拋開她的所作所為不說,她也只不過是個孩子。

    “對……對不起……”

    簡單的說出了一句道歉的話,唐風和高安夏不由得對視一眼,同時笑了出來,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高安夏柔聲說道,“好了姑娘,上車說吧。”

    看得出來,唐風和這個不認識的女人對自己沒有惡意,王璞玉跟著二人上了唐風的那輛賓利慕尚。

    發動車子,唐風漫無目的的在市區的街道上開著。

    聊著聊著,王璞玉的戒備心理消除了,話匣子也打開了,詳細的將自己為什么要偷唐風的東西,以及得手后到被抓的前因后果,還有被抓前聽到的王志高和王文澤的對話內容,全部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

    聽完這一切,唐風深深的吸了口氣,王瞎子那事兒的確是自己較真兒才抓人的,但是至少到現在看來,唐風并不覺得他做錯了,畢竟是他帶人拆的房子。

    而簡單的將話一說開,王璞玉也明白了,同時也理解,只不過讓她沒想到的是,她一直敬重的小眼哥改行之后,居然會做這樣的事……

    而兩人說的差不多后,一邊的高安夏也才徹底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經過,不由得心中為唐風捏了把汗,世道險惡,人心叵測,你觸動了人家的利益,自然免不了被人暗算。

    “唐風,老城那邊的事,你真的一定要管下去嗎?”

    高安夏雖然一直生活在社會的上層,但是也正因為如此,她比唐風更明白那些資本家的丑惡嘴臉,為了利益最大化,他們可以做出任何丑越底線的事。

    唐風開著車,轉頭看了一眼副駕駛的高安夏,鄭重的說道,“不是我非要管,但是你想想,這件事我不去管的話,那些街坊們怎么辦?現在雖說補償款增加到6000了,但這點錢對于如今高昂的房價而言,只不過是揚湯止沸,無法解決日后他們的生活問題,再者說了,那片地方,不光他們,連我都有感情,他們憑什么想拆就拆……”

    “發展歸發展,總不能以犧牲老人們的利益去換發展,沒那個道理。”

    知道唐風的脾氣,高安夏沒有再往下問,他決定了的事情,沒有人能改變。

    “這樣吧,我們先去酒店,你和小姑娘住下,她這次算是幫了我的大忙,我得好好感謝她。”

    王璞玉連連擺手,“不用不用,風哥,我之前那么誤會你,最后還偷你東西,我之所以幫了你的忙那純屬是巧合,你千萬別那樣說,我現在心里已經很不好受了……”

    “沒事,這些事已經過去了,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你和這個姐姐先住下,有什么事我們明天再說,好吧?”

    唐風心里有著自己的計劃,這個小姑娘身手如此了得,保不齊在阻止老城拆遷這件事上能派上用場,而且更深層的一點原因是,這個姑娘看起來年紀也不大,一直做賊總不是長久之計。

    都這么說了,王璞玉也不好意思再說什么,坐著唐風的車到了市區的一家高檔酒店。

    開了兩間房,唐風一人一間,高安夏和王璞玉兩人一間。

    來回開了幾百公里的車,唐風安頓好兩人之后早早的回了自己房間,洗完澡躺在床上,雙手枕在腦后,想著接下來該怎么做。

    如今夏家老爺子的壽辰馬上結束了,夏青石那邊和王志高聯手,馬上老城拆遷一事又會繼續進行,老街坊鄰居們的態度其實唐風想都不用想,那肯定是不同意,但是怎么樣用一種柔和的方式解決這件事,就難辦了……

    畢竟夏青石那邊是強大的資本壓力,王志高這邊又代表著衙門和官家,公然對抗,可不是一個好辦法。

    到了這個時候,唐風才慢慢的明白過來,人越往上層走,拳頭能解決的事越少,武力是一個人的能力,但是到了這個階段,很多事情就不是打一架能解決的了……

    聲望,權利,背景,能力,人際關系,金錢等等這些東西才是真正決定一個人能力大小的關鍵所在!

    思緒剛剛到了這里,房間門響了。

    有些意外,扭頭看了一眼墻上的表,已經過了凌晨一點了,這個點兒怎么還有人敲門?

    “誰啊?”

    唐風爬起床,用睡衣裹住了自己的身體,起床準備開門。

    “我,開門。”

    門外傳來高安夏的聲音。

    “這么晚不睡覺干嘛?”

    屋外的高安夏抬高了聲調,開玩笑的說了一句,“查房!”

    門應聲而開,唐風站在門口,不禁猛吸了一下鼻子,門外的高安夏一身睡衣,那長期健身而保持近乎完美的魔鬼身材映入了眼簾……

    酒店提供的睡衣輕薄絲滑,強烈的視覺沖擊刺激著唐風的神經,體內有一種原始的力量支配他僵硬的站在原地。

    隱隱約約的,他毫不費力的看到了她豐盈的胸脯,傲慢的挺立著,似乎在和唐風示威一般。

    兩條修長白皙的長腿一半裸在外,那纖纖玉足更是直接連鞋都未穿……

    面對面的高安夏面頰微紅,斜靠在門邊,眼睛直直的盯著唐風,就像是要冒出火焰一般。

    “今晚,你是我的……”

    說著,光著腳踏進了唐風的房間,順手關上了門。

    唐風本就在門邊,她一進來,兩人之間的距離近乎為零。

    溫熱的氣息柔弱的撲在唐風臉上,帶著一縷清香,只接刺激著本就興奮的神經。

    “我有老婆了。”

    “所以我說,只是今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