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七章 詭異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七章 詭異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生理本能的反應正在無限的增長,唐風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沖動,高安夏不同其她人,身份特殊不說,曾經為了替自己洗脫罪責不顧一切,面對這樣的一個女孩,他內心之中不想如此簡單的發生關系,怕因此傷害了她。

    “我覺得你在玩火……”

    胸口不斷的起伏,胸膛內的那團火似乎就要壓不住了,最為原始的沖動看似單一,但也是人最難克服的東西。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就是火,我今晚也要晚……”

    高安夏的聲音帶著一股子讓人骨頭都酥掉的魔力,唐風使勁咽了口唾沫,雙手微抬,抵住了她的腰肢。

    絲滑的睡衣無法遮掩太多,盡管隔著衣物,唐風也感受到了一層薄薄的睡衣底下那滑膩的肌膚,吹彈可破,凝如羊脂……

    “我用僅存的理智勸你最后一句,現在停下還來得及。”

    男人就是男人,帶著雄性動物特有的基因,沒有幾個可以拒絕異性的主動求歡。

    唐風不是圣人,更不是迂腐的儒人。

    感覺到了雙手握住了自己纖細的腰肢,高安夏先前本就不怎么平穩的呼吸似乎更加的不穩起來,呼呼喘著氣,由于距離很近,唐風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她鼻翼之間呼出的溫熱氣息。

    這無疑是個釋放欲望的催化劑!

    “唐風,你知道,我愛你,很愛很愛,但是我知道,你有老婆,但是能遇到你我很開心,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她林音占有了你那么多,我只要今晚,過了今晚,以后我們就是朋友,如果你以后不離婚,我便絕口不提感情這件事,怎樣?”

    伸出雙臂環抱住了唐風脖子,高安夏的眸子深不可測,但隱約的,卻又透著一股子渴望和失落,這是唐風以前在這個司令千金身上從未見過的。

    未再答話,唐風雙臂猛然之間攬住了她的腰,隨即一發力,高安夏此時再不復平日的高傲,輕哼了一聲,緊接著便被猛地扔在了床上。

    柔軟的床讓高安夏不僅身體陷了進去,心也隨著面前男人的到來陷了進去……

    閉上眼睛,高安夏嘴角帶著一絲淡淡的笑,靜靜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

    唐風隨之躺在了她的身邊,感受到了來自男人身上特殊的氣息,高安夏隨之輕柔的轉身,再度伸手攬住了唐風的脖頸。

    “我……”

    剛準備說什么,唐風的口被兩瓣溫熱的柔唇堵上,他睜著眼睛,看著面前這個有些癡迷沉醉的姑娘,腦海中不由得想起第一次和她見面的情景。

    事到如今,唐風不再躲閃,放下心中的雜念迎了上去。

    柔軟,濕熱,舒服……

    這是他剎那間的感覺。

    房間里空調開著,空氣卻似乎依舊燥熱。

    高安夏老練又羞澀,瘋狂而又含蓄,唐風另一只手沒閑著,伸手,往前一把抓住了那讓人驚嘆而又神往的事物!

    “嗯……”

    高安夏身子不由得一陣輕顫,輕哼了出聲。

    唐風驚嘆,平時看的不怎么真切,真正上手之后才發現,絕對有D+!

    繼續往下游走,順手便扯掉了那薄如蟬翼的睡衣,大床兩頭的燈亮著,隱隱綽綽的看不真切,唐風親吻的同時眼神不禁下意識的往下看,舌頭猛然的傳來一絲輕微的刺疼。

    高安夏阻止了他想看的真實的好奇心!

    與此同時,感覺到了自己腹部的一絲輕撫,有些意外,她竟然也主動替自己解開了睡衣……

    這一刻,連日來的陰霾情緒消失的無影無蹤,翻身上馬。

    進入的那一刻,唐風感覺到了一絲阻塞,心臟不由得猛然劇烈跳動了一下!

    她似乎是初次。

    后背傳來指甲的抓撓感,很疼。

    他身體強壯的讓高安夏有些慌亂,雙手胡亂抓著唐風的脊背,那因為發力而不斷鼓起又松脂循環往復的澎湃感,讓她不由得癡迷沉醉,進而乖爽的迎合起來。

    房間里回蕩著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神經徹底的放松了下來,高安夏居然有些恍惚,她何曾想過這一天來的如此的突兀。

    時間很長,長到她有些不想讓大腦清醒下來……

    ……

    房間里的大燈打開,現場一片狼藉,被子不知什么時候落到了地上。

    望著床單上那一抹鮮紅,似乎像是一朵桃花盛開,美麗而又驚心動魄。

    相擁而眠,兩人未再說一句話。

    ……

    唐風是被手指上的劇痛疼醒的,那疼痛像是有人在拿著鋸條不斷鋸著自己手指一般,讓他混沌的大腦瞬間清醒了過來。

    額頭的冷汗已經打濕了半個枕頭,他坐了起來,舉起右手。

    疼痛是從無名指傳來的,十指連心,當年在部隊因為戰友失誤,自己挨了一槍,就連那疼痛似乎在這面前,都是兒戲!

    唐風左手緊緊的捏住右手無名指處那枚戒指,想趕緊將它取下來,檢查無名指究竟是因為什么發出劇痛,但一試之下,他瞬間懵了!

    戒指似乎長在了手指上一般,根本無法取下來!

    睡意全無,他借著燈光,重新又試了一次,但同樣無濟于事,戒指好像和手指長在了一起,深入肌膚與骨頭連在了一起,幾次嘗試之下都無可奈何。

    很久未曾有過的心慌,戴上這枚戒指時,唐風就覺得哪里不對,總覺得這枚戒指有些不一般,加上它有些奇怪的來歷,此時不由得讓他的心中生出無數的臆想……

    幾次的嘗試吵醒了一旁睡著的高安夏,睜開惺忪的睡眼,她隨手拉過睡衣擋住了自己身體,揉著眼睛問道。

    “怎么了?”

    沒有應,唐風呆呆的看著自己有些疼的發抖的右手,額頭和后背的冷汗往外冒著,臉上也因為這劇痛變得蒼白起來。

    看著唐風這般,可不像是鬧著玩的,高安夏一瞬間也醒了。

    “你怎么了?臉色這么差?”

    使勁捏著自己右手,唐風喃喃道,“手指疼,不知道為什么。”

    看著額頭的冷汗和已經是汗水打濕的后背,高安夏看得出這不是鬧著玩,一把抓住他的右手。

    乍一看沒有任何的異常,手指也沒有發紅腫脹的跡象,“哪根手指疼?”

    “無名指。”

    說話的聲音已經帶著顫音,認識唐風這么久以來,她從未見過唐風這樣過,哪怕再重的傷,眉頭都沒怎么皺過,今天這個樣子,她意識到了可能真的是疼到極點了。

    聽到是無名指,高安夏下意識的也去取這枚戒指,但試了兩次,戒指似乎已經和骨頭長在了一起!

    “這什么戒指,怎么這么緊?”

    唐風搖了搖頭,壓低聲音說了句,“這枚戒指有問題……”

    有些和西游記中孫悟空帶的緊箍咒有些像,這枚戒指戴的時候并不感覺緊,沒想到只戴了不到一天,這么詭異的事情就發生了。

    “戒指有問題?”

    高安夏一頭霧水,坐在床上定了定神,趕緊穿好睡衣下了床,到衛生間用涼水打濕了毛巾,拿來給唐風手指敷上。

    “你等我一下,我去隔壁把衣服穿上,趕緊去醫院!”

    看的出她是真急了,也不等唐風答不答應,直接奔出了房間,跑隔壁穿衣服去了。

    劇烈的疼痛讓他的腦袋開始發懵,有些艱難的下了床,拉開窗簾,外面天色朦朦朧朧剛剛亮,時間還早。

    高安夏很快回來,幫唐風把一衣服穿上,兩人出了酒店。

    到了大門口,“你給那姑娘打招呼沒?”

    高安夏顯然有些不高興,“都什么時候了,你就操心你自己吧!”

    說了一聲從唐風的口袋里拿出車鑰匙就打開了駕駛門。

    眼看唐風沒有上車,眼神如寒冰一樣冷,不由得嘆了一聲,“我給她留紙條了,讓她醒了先別走,我們還會回來,電話也在上面留著。”

    說完,唐風這才彎腰上了車。

    十分鐘左右,到了醫院,還沒到上班時間,醫生都還沒來,護士先給唐風打了針鎮痛劑,這比斷骨都要疼上不知多少倍的劇痛才稍稍減弱了幾分。

    就在兩人都松了口氣的時候,衣服兜里的手機振動傳來,沒怎么放在心上,唐風拿出手機,按下了接聽鍵。

    聽筒里傳來的聲音有些耳熟,但說話的人情緒似乎有些激動,言辭有些錯亂,但說了幾遍之后,唐風瞬間從醫院走廊的長椅上站了起來。

    “你說什么?他們居然敢這么干!”

    一旁的高安夏看到唐風剛剛打了鎮痛緩和下來,突然情緒如此激動,不由得心里也是一驚,跟著站了起來。

    “好,我知道了,我現在馬上就過去,真是無法無天了!”

    說完,掛掉了電話,一把將手臂上還扎著的點滴針扯掉,捂著往出冒血的針孔就往外走。

    “發生什么事了,你這么著急干嘛去!”

    心中擔心,高安夏跟在身后埋怨道。

    “他們把老城我們家附近的供水管道和天然氣管道全斷了,就天不亮時候的事,再這么下去,天知道會出什么事……”

    唐風的臉色很難看,立住身子低聲回了一句,而后繼續往前走。

    “王志高敢這么干?他不要命了吧……”

    冷哼了一聲,“說是一群混混干的,王志高這只老狐貍,為了政績什么事都干的出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