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八章 博弈(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八章 博弈(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群瘋子究竟想干什么!”

    高安夏也有些意外,這個王志高在很久之前就已經認識了,那自然都是因為他爸爸高光世的原因,但那個時候一直到剛剛,她從未覺得這個人能夠做出這樣的事來。

    “想做什么?想做什么還不是一眼就看的出來,錢和權勢,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錢和權勢!”

    說著唐風上了自己車,一發動車子,剛準備走,高安夏一屁股坐了上去。

    “老城那邊你就別去了,事情復雜,你去了也沒轍。”

    高安夏一瞪眼,“你讓我幫你忙來的,現在又這么說,究竟幾個意思?”

    吐出口氣,唐風一踩油門,“那你就跟我一起淌渾水吧!”

    車子十幾分鐘的時間就到了老城,到了自己家樓下停住,唐風先下了車,樓道口早就站著不少人。

    父親唐建國從人堆里走出來,臉色有些難看,看樣子昨晚睡得并不怎么好。

    “爸,怎么回事?”

    發漲的眼袋,眼珠布滿血絲,父親這幅模樣唐風許多年未曾見過,自從記事起,父親已儼然不再像是一個曾經吒咤風云做過大軍區司令貼身警衛的模樣,整日以酒澆愁,消極處世。

    母親的去世對他打擊太大。

    睜著發紅的眼睛,唐建國精神卻似乎格外的亢奮。

    “凌晨的事,幾個混混痞子模樣的人撬開井蓋,下到里面把供水管道和天然氣管道給弄斷了,現在這邊要拆遷的一共三條街道,全部斷水端氣……”

    樓道口看到唐風回來的鄰居們也接著三五成群到了跟前,一個個如霜打的茄子,臉上難有往日的神采。

    “小風啊,管道被破壞了,供水供氣公司的人打了幾十遍電話都沒人來修,看來這回他們是成心的,串通好了。”

    老人終歸是老人,心氣和精神哪里還經得起折騰,斷水端氣意味著基本的生活都快成問題。

    “大叔大嬸,爺爺奶奶們,大家先別急,現在是著急也沒用,我們慢慢想辦法。”

    “困難總比方法多不是?”

    話是這樣說,但唐風心里一時間也拿不出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案。

    “爸,咱們先去現場看看吧,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看到兒子眸子里閃出的堅毅的光芒,唐建國重重的點了點頭。

    事發地離唐風的家不遠,遠遠的都看到路面上被水打濕的地方還未完全干透,隱隱看的出來水管被破掉之后噴出的水柱足足有十幾米遠。

    水已經不再繼續往出涌,那倒不是管道被修復,而是閥門被關了。

    站在被挪開的井蓋前,一絲難聞的氣味入鼻,唐風看了一眼,仰頭看了看天。

    太陽照常升起,新的一天開始了。

    “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嗎?”

    一邊往回走,唐風問道。

    “沒人認識,報警了,來人看了幾眼,拍了幾張照片就走了,畢竟算不上大的刑事案件,他們有理由置之不理。”

    有些氣憤,王志高和夏青石這幫人為了利益,可真的什么都做的出來,弄出這種不大不小的事情,讓你投訴舉報都沒辦法,畢竟管道是供水公司管的,人家找種種理由延遲修復,旁人說的了什么?

    再者說,閻王好送,小鬼難纏,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有了第一次,那么自然就會有第二次,這對于王志高那幫人而言,絕對是個好辦法,有幾個人經得住這般的折騰?

    “蒼蠅不咬人,但是惡心人卻是真的,爸,這件事難辦了。”

    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兒子的看法,唐建國眼神不由得暗淡了三分,前不久6000塊的補償款拿出來之后,這三條街道上的人已經有幾家動搖了。

    那是幾家經濟條件不錯的,和唐建國也都熟悉,兒孫們不愿老人家繼續住在這里遭罪,沒告訴任何街坊就把人接走,繼而簽署了拆遷合同。

    千里之堤毀于蟻穴,有一家人動搖,掀起的浪濤便會引起更大的波浪。

    難道唐風這次真的要妥協不成?

    “怕什么,王志高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什么人物了,我現在就給爺爺打電話,讓他找人給這個姓王的敲敲警鐘,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高安夏一邊說著,掏出手機,卻被唐風一把抓了過去。

    “這件事就不要讓高老費心了,從始至終我都沒有打算將這件事告訴他,上年紀了,少操心好點。”

    聞言,高安夏鼻孔中呼出不忿的氣,“他們這么欺負人,我看不下去,建什么安北國際會展中心有用嗎?半個老城的人都要失去自己摯愛的家園,以此來換取GDP的增長?他們還要臉么?”

    這樣的口吻似乎更像是以前認識的那個高安夏,唐風聞言嘜頭苦笑了兩聲。

    事情發展的越來越難控制,倒不是唐風和自己父親一定要什么,那么給10000一平又能如何?每年春節時火車擠的跟什么一樣,為什么?不就是想回家嗎?那里有親人,有家的味道。

    這里沒了,失去的不僅僅是一座座鋼筋混凝土制成的房子,是幾代人的記憶,是家。

    “那你說現在該怎么辦?”

    高安夏出乎意料的自動站到了老城人這邊,看到她氣憤的樣子,讓唐風都有些意外。

    “先回去再想辦法。”

    回到自己家樓下的時候,遠遠便看到樓道口前的空地上黑壓壓聚集了幾百人,眉頭輕皺了一下,加快腳步走上前去。

    “小風,你說,這現在怎么辦?沒事沒氣,我們這幫老頭兒老婆子,生活都成問題了……”

    “是啊小風,他們明著不行就來陰的,這是活活想熬死我們!”

    也不知道為什么大家會一股腦兒的找自己,但是都是街坊鄰居,大家又都是一條戰線,這層關系又自不而然的將唐風也帶進了這個圈。

    眼看這么多人老找自己兒子,唐建國面對著眾人不好說什么,但是看得出來眼中多了幾分愁慮,畢竟這事兒棘手,辦得好則以,辦不好又會讓人戳脊梁骨,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打心里不想讓兒子插手。

    唐風舉起手往下壓了壓,將眾人的聲音先摁住,“各位,大家先不要著急,我們一起想辦法,總不能坐以待斃不是?”

    人群中不時傳出嘆息的聲音,如今局勢就是人家已經開始動真格了,辦法越來越低賤,可以用不擇手段來形容。

    看著往日里和藹可親的鄰居們大爺們臉上陰霾不消,唐風心里也難受,這里不比新市區那樣大家住在一棟樓里一輩子老死不相往來,平日里感情都是很好的。

    他們不開心,唐風也跟著心里難受,都是看著自己長大的長輩,于心何忍?

    “這樣吧,最近幾天我們先租車拉水,找小販送煤氣罐將就,先把這些天過了再說。”

    這個方法說出來,現場卻出乎唐風意料的安靜,只有少數幾個人應聲支持,大多數人低著頭不說話。

    “大爺大媽們,這個辦法有什么問題嗎?”

    唐建國在一邊臉色早已經黑了下來,這些人街坊中沒有一個是壞人,但是租車拉水送氣無疑是筆不小的開支,這群從艱苦日子里過來的人,買菜都得精挑細選,為幾分幾毛和菜販子斗智斗勇,如今讓他們出這份錢,又怎么會舉雙手贊成呢?

    再者說,有的老人住在五樓六樓,接了水也搬不上去……

    靠在兒子耳邊,將這些問題逐一說出,唐風不禁苦笑出聲。

    想了想,既然決定和他們斗下去,唐風便沒有收手的意思,咬了咬牙,“租車拉水送氣的錢我出,大家安心回去,就這幾天的事,過了就好了,天塌下來有我在!”

    聽到這話,人群嘈雜起來,議論聲持續了一兩分鐘,這才安靜下來。

    “小風啊,這錢怎么只讓你一個人出呢,你盡心盡力的為大家著想,我們都看在眼里……”

    有人推辭,但其實大部分人沉默。

    “就這么說定了,大家回去休息吧,在這兒干站著也沒用。”

    ……

    人散了,唐建國從兜里掏出香煙,點燃了一根。

    “你為街坊辦好事,我沒意見,但是爸說一句話,量力而行,別逞強。”

    唐風和高安夏坐在沙發上,點了點頭。

    接下來就是聯系車輛和人員的事,唐風出了門和高安夏跑了小半天,租了六輛送水車,送煤氣罐的小公司一直都有,找起來倒不困難。

    太陽直射這座城市的時間,唐風聯系好了一切,包括臨時找了數十位搬水的工人,一人每天兩百,日結。

    坐在回去的車上,唐風隱隱覺得手指又開始疼了起來,且有愈發加重的趨勢。

    鎮痛劑的效果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減弱,這種疼痛說不上來的難受,副駕駛上的高安夏看到唐風的手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臉色蒼白,額頭有冷汗滲出。意識到不妙,她硬讓唐風停下,換自己開車,而后直奔醫院。

    醫生接診,一個小時的時間做了五六項檢查,所有的檢查單擺到醫生面前。

    中年無須的男醫生扶了扶厚厚的眼睛,嘴角撇出弧度,“看這檢查單,沒什么問題啊……”

    一旁的高安夏瞬間火了,“你眼睛瞎了是不是,人都快疼暈了,沒問題?你就只會看檢查單是不是?給根骨頭狗都會!”

    拉了拉高安夏,唐風歉意的沖醫生笑了笑。

    男醫生一臉的怒意,但看著一臉兇厲的高安夏,呢喃兩句沒再說出什么。

    “醫生,檢查不出來就這樣吧,給我點止痛藥就行。”

    男醫生瞥了唐風一眼,冷漠的哼了一聲,沒說話,鬼畫符般在處方單上寫了幾行字,拍在了桌子上。

    高安夏見勢就要發作,硬被唐風拉著出了去,到藥房取了藥,找護士給自己打了針,疼痛這才被壓下去。

    剛剛喘了口氣,唐風的手機振動著。

    是六輛送水車的領頭打來的。

    看著唐風接完電話,高安夏心揪了起來,她清楚的看到,唐風脖頸處的青筋暴露,眼睛射出瘆人的寒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