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九章 博弈(中)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九章 博弈(中)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之前聯系好的送水車司機打來的電話,帶著一肚子的怨氣。

    他們六輛車從加水站出來,按照唐風之前說好的路線行進,車子剛剛進入老城區域,六輛車的輪胎接連爆胎,他們下車檢查,發現爆掉的輪胎上面都無一例外的扎著釘子。

    顯然是有人故意為之!

    司機們后背冷汗直冒,少有恐懼,更多的是憤怒。

    一只輪胎幾千塊,被人故意扎爛,每輛車的損失都在小一萬左右,他們拉一趟水的錢只不過也才一千而已……

    他們打電話告訴唐風,一個個問唐風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要不然怎么別的地方都沒事,一進老城車胎就被扎了?

    不置可否,唐風答應給司機們應有的賠償,只不過內心之中的邪火也在慢慢的升起。

    一路上有些沉默,不多時之后,高安夏跟著唐風到了司機們出事的地方。

    六輛車組成的車隊停在路邊,幾乎每輛車的輪胎都被扎爛了一只到兩只,沒有一輛車能夠幸免。

    黑壯的頭車司機是領頭的,剛才打電話的就是他,眼見唐風到來,趕緊擠上前去,哭喪著臉,喃喃說道,“老板,六輛車,十幾只輪胎扎爛了,水是送不了了,我們損失都不小,您看……”

    強壯的黑壯男自己此時神色頹唐,唐風心里明白,他們這些開貨車的,收入全靠給別人拉貨,一個男人背后可能就是一整個家庭,一只輪胎被扎,估計一兩天就白干了,現在這種情況,他又如何能不管?

    “我知道你們的難處,出來干活都不容易,運費不會少你們的,輪胎錢我出,你先叫修理工來,把車胎換了。”

    重重的拍了拍黑壯男子的肩膀,示意讓他不要心急。

    黑壯司機得到口頭承諾,緊鎖的眉頭這才舒展開來,招呼其余幾個司機聯系人換輪胎。

    沿著路邊走了不遠,唐風表情凝重,這幫人鐵了心的給自己找麻煩,也不拋頭露面,不正面接觸,如此一來,自己拳頭捏的再緊,也沒地方使勁。

    心中不由得冷笑了一聲,游戲只不過剛開始,好戲還在后面。

    好在送煤氣的小公司都是小三輪或者摩托車送氣,這幫人不好下手,總算是沒遇到什么太大的問題。

    下午時分,送水車修好了,唐風每人先給了五千,自己的車在前面開路,提防再遇到什么事耽誤看時間。

    路邊一直待命的混子們看到唐風的車在前面開路,為了安全起見,也就沒再繼續使壞。

    市區一家日式私人會所內,王志高換上了便裝,盤腿坐在榻榻米上,小桌周圍同樣坐著兩人。

    這兩人算得上和唐風是老相識,鄭世豪和夏青石!

    “鄭總,不得不說人民群眾的智慧是無窮的啊,這辦法一出,我看唐風是沒法子應對了,哈哈!”

    桌邊的王志高端起清酒往三只酒杯中注滿,洋溢著得意而又自信的笑容。

    端起酒杯,三人碰杯,鄭世豪一飲而盡。

    老城的水管和天然氣管道都是他派人弄斷的,他是個記仇的人,唐風之前打了他的臉,讓他丟盡了臉面,這仇他一直壓在心中,如今遇到了好時機,他又怎么會錯過呢?

    “領導客氣了,我鄭世豪這幾年能在安北混,那不都是仰仗您照顧嗎?如今有用的著我的地方,那肯定得出力不是?”

    “再者說了,這個唐風可是跟我有仇啊,不輪是為我還是為您二位,我當然都得出手。”

    話很受用,王志高滿意的點點頭,如今有了鄭世豪出力,事情似乎正在向他們預料和希望的方向發展。

    “夏總,初次見面,日后多指教,我鄭世豪是個粗人,說話直,只希望日后我們能有機會合作!”

    舉杯,鄭世豪有意在和夏青石接近,畢竟這種大企業的老板,他有意接觸。

    “鄭總自謙了,不說別的,我們現在可就是在合作啊,你放心,這次的事我夏青石也不會讓你和你的手下們白白受累,只要項目順利進行,我給鄭總這個數……”

    說著,夏青石伸出了五個手指頭。

    五百萬。

    數字倒沒有讓鄭世豪完全興奮起來,但畢竟也不是個小數目,也不至于自己的手下白干幾天。

    “夏總這么客氣就是在打我鄭某人的臉了,出力是我應該的,您就別破費了。”

    三人相談甚歡,酒過三巡,鄭世豪面紅耳赤,整治老城那幫人的辦法是他想出來的,效果如今看起來很讓人滿意,因此他很是得意。

    ……

    另外一邊,給每家每戶都把水送上之后,已經是深夜時分,打發走了司機,唐風和高安夏驅車回昨晚住的酒店。

    洗漱洗澡,上床,倦意襲來,唐風倒頭便睡。

    高安夏回了自己房間,王璞玉還沒睡,兩人簡單說了幾句,也和衣而睡。

    高安夏果然遵守諾言,再沒進入唐風的房間,昨晚的激情讓她一整個白天都感覺異樣,那是一種被征服的感覺,但是她同樣明白,那是第一次,更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太陽照常升起,新的一天開始,唐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接電話。

    這次倒不是送水車被扎胎,而是下水道被堵上了……

    靠在酒店床上,唐風淡然的聽著電話里大伯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訴說著,心頭波瀾不驚。

    這雖不是意料之中的事,但發生卻并不讓人感到意外。

    一旦無底線起來,還真是足夠讓人厭惡!

    從床上坐起來,慵懶的走到衛生間洗淑完,換上衣服,站在鏡子前深吸了口氣。

    出門的時候沒叫高安夏,昨天跟著自己累了一天,想讓她好好休息。

    車子行駛在市區,不多時停在了市委門口。

    登記后進門,一切似乎都極其的順利。

    見到王志高并不難,但很顯然,王志高對唐風的到來很意外。

    秘書開門,踏入辦公室的瞬間,唐風就看到了坐在辦公桌正在看報的王志高。

    “王領導,好久不見。”

    先行開口,唐風滿臉帶笑,卻并非是善意的笑,他來,就是想讓王志高清楚一下,有些事還是不要做的好。

    “唐先生您來了,可真是稀客啊,小李,去給唐先生泡茶!”

    招呼秘書倒水,王志高讓唐風落座,表情上卻絲毫看不去有什么異常。

    混到這一層,沒點演技似乎還是不行的。

    “不用麻煩了王領導,我來說幾句話就走,你讓你的秘書先出去忙。”

    聞言頓了頓神色,王志高擺手讓小李先出去,而后走到了唐風眼前。

    內心中自然十分的得意,自己找到鄭世豪可謂真是一步好棋,今天早上唐風這態度,估計是被整的沒辦法了,昨晚鄭世豪又讓自己手下去把下水道給堵上了,還堵了一個結實,這下老城這三條街道,用不了幾天就會是臭氣熏天,還沒自來水和天然氣!

    陽光從窗戶照進來,打在王志高的臉上。

    “王領導,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是鐵了心要拆我們家那幾條街道?”

    唐風沒別的意思,就是要問清楚,明人不做暗事,你王志高只要承認下來,那日后就是對著干的敵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似乎早有預料,王志高油滑的笑著,“唐先生這話是怎么說的,你看,這項目也不是我敲定的不是?現在人家上面逼著呢,我這邊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你們那邊竭力的阻攔,真的很讓我難辦啊唐先生!”

    冷笑了一聲,唐風站了起來,“王志高,既然你承認了,那我們之間也就沒什么可說的了,不過我有一句話提前告訴你……”

    暫時停了一下,唐風扭頭用狠厲的眼神看向一邊站著的王志高。

    “你在我的眼里,還真構不成威脅,我得罪的人不少,但是你們就是捆在一起跟我作對,我連眼皮都不抬一下,王志高,好自為之。”

    說完,轉身,開門,出了市委大院。

    王志高一時間愣在當場,這個人自信的讓人覺得可怕,但是這話從他嘴里說出來,和那眼神相配合,卻讓人連一絲懷疑的感覺都生不出來。

    事已至此,他捏了捏拳頭,是絕路也得往前走了。

    上了車沒開多遠,高安夏的電話來了,用不悅的語氣問他在哪。

    拗不過她的性子,唐風驅車到了酒店,接上高安夏,直奔老城。

    十幾分鐘后,車子像往常一樣停在樓道前,和昨天一樣的情形出現,一幫老頭兒老太太站在自己家樓道前議論著什么,一個個臉色都不怎么好。

    下了車,大致說了幾句,基本和電話里說的情況沒有什么出入。

    唐建國擠過人群把兒子拉到一邊,低聲問他準備怎么辦。

    唐風心中早有對策,輕輕一笑沒說話,只說當下最要緊的是處理這些麻煩事。

    人群疏散,唐風帶著高安夏回了自己家,簡單的將之前自己的臥室收拾了一下,住了進去,一整天沒再出門。

    晚上,唐風硬讓高安夏回了酒店,然后自己進屋睡覺,一過十二點,穿衣出門。

    月亮被烏云擋住,是個月黑風高的夜。

    在街道的隱蔽處貓著,沒有意外,凌晨兩三點的時候,幾個混混痞子,開著一輛小破長安進了街道,在之前破壞的下水道前看了看,折身準備按照老大鄭世豪的計劃,一棟樓一棟樓的砸供電箱。

    沒想到眾人還未上車,一個黑影站在了破長安車前,冷漠的看著他們,就像是黑夜之中一匹餓狼盯著他們一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