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章 博弈(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章 博弈(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未曾反應過來,唐風已然抓住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混子染成葡萄紫的長發,重重往后一扯,接著往前一推,那混子身子軟的如同一張薄紙一般,腦袋重重的和車窗玻璃來了一個近距離的“接觸”,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他身子軟綿綿的倒了下去,一時間只覺得天旋地轉,如一灘泥一樣趴在了地上。

    突如其來的劇變讓幾個混子措手不及,但他們幾個能得到鄭世豪的信任來這里做事,自然都是混子里面較為機靈的,一人倒下,其余三人面面相覷不過幾秒便反應了過來。

    遇上麻煩了!

    流氓分很多種,他們這些人屬于流氓中還算有勇有謀的一類,其中一個寸頭男吼了一聲。

    “我先拖住他,你們把耗子拖上車,咱千萬不能干的不干不凈!”

    唐風知道這些人得到的命令自然是干凈利落的辦事,不要被人抓住把柄,因此即使遇到了這個硬茬子,他還保持了頭腦的一定清醒。

    夜色籠罩了街道,昏暗的燈光打在唐風臉上,看不到一絲的表情。

    那寸頭男子剛剛說完,其余二人朝車里的司機喊了一聲,趕緊將地上趴著的伙伴往車上抬,無奈的是他們這次遇到的是唐風。

    猛然之間抬腳,那寸頭男子臂膀剛剛抬起來,還未擊出第一拳,只覺得頭頂之上似乎有千斤重物砸到了一般,整個人身子瞬間卸力,又好像聽到了自己脖頸出傳來的脆響,接著以重物墜地般的速度,面部朝下砸到了地上!

    眨眼間完成的動作,一氣呵成,沒有一絲的拖泥帶水,而那兩個抬伙伴的混子看到領頭兒的被一腳踏的不省人事,亡魂大冒!

    恐懼會讓人渾身戰栗,喪失反應力和基本的力量,這二人便是如此。

    “你們兩個要是想活命,就聽我差遣,不然……”

    沒有說出后果,但現實的后果就躺在他們面前,這是赤裸裸的威脅,卻讓他們心中生不出一絲要反抗的想法。

    二人互相看了看,腿開始發抖,手上不由得松了開來,剛剛抬上車一般的紫毛混子重新被扔到了地上。

    “撲通!”

    “撲通……”

    兩聲膝蓋接觸硬地面發出的響聲,二人怕了,跪在了唐風面前。

    先沒說話,唐風敲了敲窗戶,車里的司機抖如篩糠,直愣愣的看著唐風,方向盤自然還在他手中,但是機會在面前,他卻不敢動。

    “誰派你們來搞破壞的。”

    他心中早已經有了推測,但推測畢竟只是推測,他需要明確知道這些混子是誰的人。

    這樣他才好進行下一步。

    跪在地上的二人面面相覷,將頭低到了地上,肉眼可見的身子抖著,卻不敢回唐風的話。

    鄭世豪交代過,誰要是是敢出賣他,保證讓他一家子都活不成。

    叛徒誰都憎惡。

    “不回話,好,把你們兩個同伴扶上車。”

    二人不敢不聽,吃力的將已經昏死過去的兩人抬上了車,然后遵照唐風的意思,上車坐下。

    坐上副駕駛,唐風撇眼看著司機,“去郊外水泥廠。”

    司機聽到這個位置,先是愣了愣,他感到了恐懼,這個時間,去廢棄的水泥廠做什么?

    不祥的預感撲面而來,但他不敢拒絕,比哭還難看的笑著,發動車子,直奔郊外。

    車內空氣似乎凝結了一般,昏死過去的二人漸漸有了意識,卻沒有了繼續打架的能力,如一攤爛泥,無法再扶上墻。

    半個鐘頭。

    這個地方唐風之前來過,早已經廢棄,很偏,無論白天黑夜,幾乎沒有人會想起來這個地方。

    讓還沒事的三人把躺著的二人拖進廢棄的廠房,唐風將長安車開到廠房門口,大燈直接對著里面。

    刺痛人眼的白光將黑暗驅散,五個混子感覺到了一絲殺氣,卻毫無辦法,像一條條擺放在案板上的活魚,等待著……

    站在五人面前,唐風依舊面沉如水,臉色不變。

    “你們現在告訴我,是誰讓你們來的,我可以放你們走,每人五十萬,夠你們花很長時間。”

    還能站著的三人驚恐的睜大了雙眼,看唐風的眼神像是看待死神一樣。

    “哥,哥,我們真的不敢說,不然……不然我們真的會死的很慘……”

    開車的司機先開了口,這也恐怕是他最后悔的一次開口。

    腳背踢在了他的太陽穴處,直接將他踹的腦袋發懵,但這也僅僅只是開始,唐風接著上前,不緊不慢的抓住了他的胳膊,發力。

    “嘎巴……”

    骨頭斷裂的聲音傳出,緊接著是他鬼哭狼嚎一般的哭嚎。

    整個左臂以一種扭曲的角度耷拉著,顯然已經骨折。

    起身,他再次站到了幾人身前。

    “誰派你們來的。”

    經歷了這一切的唐風好似一個沒事人,臉上平靜的看不出一絲的表情變化,再度發問道。

    站著的還剩兩人,他們再度跪了下來,乞求幸運女神能夠降臨。

    但不到兩秒鐘,其中一人再度重復了司機的下場。

    不過他斷的是腿。

    二人的慘叫讓最后一人精神接近奔潰,看著唐風緩慢的向自己走來,一瞬間周身抖的止不住,仰著頭呆呆的看著唐風。

    “大哥,饒了我,你饒了我,我說,我都說……”

    地上的寸頭恢復了神智,聽到自己同伴就要交代,沙啞的喉嚨發出一絲帶著威脅性的話語。

    “猴子,不能說,不能……”

    話未說完,他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似乎斷掉了一般,徹底的昏死了過去。

    收腿,唐風含笑看著剛才說話的那人,從包里拿出手機,打開了錄音功能,遞到了那人嘴邊。

    “說,說了我給你們每人五十萬,你帶他們去治傷。”

    那人眼淚和鼻涕流了一眼,帶著哭腔慢慢的說了出口。

    果然,是鄭世豪。

    關掉手機,唐風站直身子深吸了口氣,轉身往地上扔了一張銀行卡。

    “里面有三百萬,多出來的是你的,帶他們去治傷。”

    說完,轉身離開。

    那人呆呆的看著唐風的背影,驚恐過后是渾身的疲軟,他顫顫巍巍的拿過那張卡,心中百感交集,這人,冷的像殺手,卻似乎又像個好人,他不禁在想,如果做他的小弟,一定比現在混的更好!

    ……

    一個孤單的身影出了郊區,進到了市區,漫天的烏云將月亮徹底的擋在了身后,夜黑如墨。

    走到半路,唐風使出身法,如風一般飛奔在街道邊上的人行道上,像一個鬼魅。

    他要讓這個敢于三番五次的人徹底的在自己世界里消失。

    武力不能解決一切,但武力足夠強大的時候,掌握幾個人的生死還是可以做到的。

    凌晨時分,唐風出現了安北有名的皇家一號門口。

    只身進了豪華的旋轉門,大廳內燈火通明,水晶燈發出柔和的光亮,前臺的姑娘看到客人進來,機械笑了笑,“先生,一位嗎?”

    “鄭世豪在哪。”

    前臺小姐被唐風冷冷的語氣嚇住了,下意識的開口,“鄭總在皇后……”

    話被身邊的另一個小姐打斷,她穿著還算不夠暴露的接待服,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

    “先生,您是鄭總的朋友……”

    唐風已經轉身,他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

    不遠處站著幾個西服男子,看著來人似乎有些眼熟,警惕的往唐風身前走去。

    伸手,其中一男子攔住了唐風去路。

    “你找鄭總有事嗎?”

    訓練有素,說話一樣干脆利落。

    “滾。”

    平靜地,唐風嘴里蹦出了一個字。

    幾人感覺受到了極大的侮辱一般,但畢竟是在自己家的場子,還未分辨出來人真正身份,因此并未就此翻臉。

    “先生,來玩的話我們歡迎,鬧事的話……”

    緩慢的磚頭,臉上帶著一如既往的平靜。

    “滾。”

    第二個“滾”字說出來的時候,幾人已經斷定唐風是來找麻煩的。

    兩人上前,伸手準備直接將唐風架出去,但剛一伸手,兩人小腹處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劇痛,臉色驟然成了茄子色。

    好歹是退伍軍人,他們難以置信卻無法抗拒生理上的劇痛,不由得彎下了腰。

    其余幾人見勢不對,以極快的反應速度出手,拳腳相加。

    這是真正的拳腳相加,這幾人配合很是默契,同時出手,拳和腿同時擊出,上盤和下盤兼顧,換做一般人,根本無法同時接住。

    可惜的是,他們遇到了唐風。

    兩聲清脆的骨裂聲傳來,那三人幾乎同時倒地,再無站起的機會。

    前臺的小姐看到這一幕,驚慌的同時不忘拿起內部座機,準備給樓上的人報信。

    扭頭,撇了一眼,美女緩緩的將座機重新合上。

    到了電梯口,按下了四樓,不多時的等待,唐風站在了四樓的電梯口。

    遠遠的,鄭世豪披著一件外套,慌慌張張的自皇后廳的門口出來,帶著小跑。

    樓下還是報了信,可惜,晚了。

    “鄭總,好久不見。”

    鄭世豪感覺一股涼意從腳底升起,快速傳遍了全身,如墜冰窟的感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